花蕊夫人 (后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花蕊夫人的图像,来自《百美新詠圖傳

花蕊夫人(?-976年),是后蜀后主孟昶的宠妃,姿色美豔,封慧妃,青城(今成都都江堰市东南)人,徐氏[1]。花蕊夫人是五代十国时著名的女诗人,著有《花蕊夫人宫词》。《全唐诗》中将其诗归为孟昶妃所著。

简述[编辑]

花蕊夫人由其父徐國璋獻給孟昶為贵妃,成為孟昶在原寵妃張太華去世之後最宠爱的妃子,[1]相传其最爱芙蓉花牡丹花,于是孟昶命官民在后蜀都城成都大量种植芙蓉、牡丹,并说:“洛阳牡丹甲天下,今后必使成都牡丹甲洛阳”,因此成都又有“芙蓉城”的别称。“花不足以擬其色”因此号花蕊夫人。[2]又因她非常聪慧,能诗善文,特号慧妃

孟昶日日饮宴,觉得肴馔都是陈旧之物,端将上来,便生厌恶,不能下箸。花蕊夫人别出心裁,用净白羊头,以红姜煮之,紧紧卷起,用石头镇压,以酒淹之,使酒味入骨,然后切如纸薄,把来进御,风味无穷,号称“绯羊首”,又叫“酒骨糟”。孟昶遇着月旦,必用素食,且喜薯药,花蕊夫人便将薯药切片,莲粉拌匀,加用五味,清香扑鼻,味酥而脆,又洁白如银,望之如月,宫中称为“月一盘”。

孟昶在河池上,建筑水晶宫,其中三间大殿都用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不用砖石,尽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内外通明,毫无隔阂,再将后宫中的明月珠移来,夜间也光明透澈。四周更是青翠飘扬,红桥隐隐。从此,盛夏夜晚水晶宫里备鲛绡帐、青玉枕,铺着冰簟,叠着罗衾,孟昶与花蕊夫人夜夜在此逍遥。这晚还有雪藕、冰李,有次孟昶喝醉了,伏在花蕊夫人香肩上,慢慢地行到水晶宮前,在紫檀椅上坐下。此时倚阁星回,玉绳低转,孟昶与花蕊夫人并肩坐在一起,孟昶攜着花蕊夫人白嫩細膩的手,凉风升起,那岸旁的柳丝花影,映在摩河池中,被水波荡着,忽而横斜,忽而摇曳。孟昶回头看花蕊夫人,见她穿着一件淡青色蝉翼纱衫,里面隐约地围着盘金绣花抹胸,乳峰微微突起,映在纱衫里面,愈觉得冰肌玉骨,粉面樱唇,格外娇豔嫵媚。

孟昶後來沈迷於酒色,以致國事日非,後蜀廣政三十年(965年)孟昶投降趙宋,花蕊夫人在亡國之後寫下了悲憤的詩句:「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此诗甚受宋太祖趙匡胤賞識。[1]

傳說花蕊夫人後來成為趙匡胤之妃,因懷念孟昶,畫孟昶挾弓射獵的畫像,奉祀在室內。趙匡胤見到畫像,問她是誰,花蕊夫人詭稱:「所掛張仙[3](一說灌口二郎神[4]),送子之神,蜀人皆知。」宋太祖才未追究。這個說法後來從宮中傳到民間,至今不衰。《十國春秋》也有提到,但無記載成為趙匡胤之妃之事。[1]

據說花蕊夫人在一次打獵時,被趙光義一箭射死,死因成謎[5][6]。該傳說被《十國春秋》斥為無稽。[1]

相关作品[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吳任臣十國春秋第五十卷
  2. ^ 陶宗仪. 《辍耕录》. 
  3. ^ 明·陸深《金台紀聞》、郎瑛《七修類稿》,清·褚人獲《堅瓠三集》卷四
  4. ^ 古今圖書集成·神異典》卷四六引《賢奕》云:“二郎神衣黃彈射擁獵犬,實蜀漢王孟昶象也。宋藝祖平蜀,得花蕊夫人,奉昶小像于宮中。宋藝祖怪問,對曰:‘此灌口二郎神也,乞靈輒應。’因命傳于京師令供奉,蓋不忘昶,以報之也。人以二郎挾彈者張仙,誤也,二郎乃詭詞。張仙乃蘇老泉所夢仙挾二彈,以為誕子之兆,因奉之。果得軾,轍二子。’見集中。”
  5. ^ 宋人蔡絛笔记《铁围山丛谈》卷六说:“国朝降下西蜀,而花蕊夫人又随昶归中国。昶至且十日,则召花蕊夫人入宫中,而昶遂死。昌陵后亦惑之。太宗在晋邸时,数数谏昌陵,而未果去。一日兄弟相与猎苑中,花蕊夫人在侧,晋邸方调弓矢引满,政拟射走兽,忽回射花蕊夫人,一箭而死。”
  6. ^ 徐大焯《燼餘錄》說:趙匡胤因病臥床,趙光義乘機調戲花蕊夫人,但“太祖覺,遽以玉斧斫地。皇后,太子至、太祖氣屬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