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于1956年召开,是苏联苏共历史乃至国际共产主义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会上主要发表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批判了对斯大林个人崇拜,还提出“三和”的新理论,对世界形势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苏共二十大的主要内容[编辑]

批判个人崇拜和斯大林[编辑]

苏共二十大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批判个人崇拜斯大林,这也是苏联斯大林时代之后的头等大事,震惊了世界,也造成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和后果。

在苏共二十大的正式议程中,批判个人迷信和斯大林并不显著。时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在宣布大会开幕后还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苏共十九大后失去了杰出的领袖斯大林”,他甚至还提议代表们为斯大林默哀。其在大会的总结报告中,也只是笼统的批判了个人迷信而没有直指斯大林。他说,苏共“坚决反对和马克思主义不相容的个人迷信,因为个人迷信把这个或那个活动家变成创造奇迹的英雄,而缩小了党和群众的作用,降低了他们的创造积极性。个人迷信流行的结果就是降低了党的集体领导作用,优势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损失”。

然而在1956年2月25日,即苏共二十大的最后一天凌晨,赫鲁晓夫却突然抛出了一份长达4小时的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在被紧急召集到会议大厅的代表们的惊愕中,全盘否定了斯大林,揭露了很多苏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负面情况。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是经过中央委员会讨论通过的。赫鲁晓夫主要在报告中批判了斯大林的七大错误。 而且,各社会主义国家后来也慢慢在本国作了公开。

斯大林的宣传画

三和路线[编辑]

在苏共二十大的总结报告上,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提出了三和路线,即“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

  • 报告指出,十月革命的方式在当时是唯一的出路,然而现在的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因此“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道路将越来越多样化”。在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完全可以通过“取得议会中稳定的多数,并且将议会从资产阶级民主的工具转变成真正代表人民意志的工具”,从而“是现社会根本改造的条件”,不用武装起义就夺取政权,这就是“和平过渡”。
  • 报告指出,列宁关于只要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的观点“在那个时期是正确的”,而现在的社会主义阵营已经具备了防止侵略的物质基础,因此“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在目前的形势下,“只有两条路:要么和平共处,要么发动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战争。第三条路是不存在的。”这就是“和平共处”。
  • 报告同时“向资本主义国家领导人建议:‘让我们用实践来证明哪一种制度更好吧,让我们进行不打仗的竞赛吧……我们建议的是为提高所有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而进行的和平竞赛。’”这就是“和平竞赛”。

苏共二十大后,赫鲁晓夫等苏联领导人又不断完善和发展三和理论,其中最主要的两个观点是:

  • “全面彻底的裁军”和“三无世界”。1959年9月18日,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呼吁各国实行“全面彻底的裁军”,他声称“全面彻底的裁军是使人类摆脱战争灾难的途径。”他力主建立一个“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世界”。
赫鲁晓夫和肯尼迪,1961年
  • “美苏合作,主宰世界”。1961年9月5日,赫鲁晓夫同美国记者兹贝格谈到:美国苏联“都是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如果我们为和平而联合起来,那就不会有战争。那时,如果有某个疯子想挑起战争,我们只要用手指吓唬他一下,就足以让他安静下来。”1961年12月30日,赫鲁晓夫在和美国总统肯尼迪的贺电中说道,美苏两国“能够找到为全人类幸福而协调一致的行动和努力的基础”。

各方的反应[编辑]

对于批判个人迷信和斯大林[编辑]

赫鲁晓夫斯大林严厉的批判,在社会主义阵营内产生了强烈的反弹。苏共二十大刚刚闭幕,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就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当局动用军队镇压,造成数百人死伤。同时还爆发了波匈事件,苏联政府出动坦克镇压。大批的共产党员在无比惊愕的同时,对斯大林,对社会主义产生了严重的困惑,怀疑,以致出现了退党潮。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一批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认为赫鲁晓夫的观点“片面狭隘,对其全盘否定斯大林,严重丑化社会主义事业的行为展开了严肃的批评”。这也为中苏后来的关系恶化埋下了伏笔。

但总的来说,揭开了盖子。社会主义的苏联,发生了大肃反,死了这么多人,引起了人们的反思。

对于资本主义世界来说,斯大林这个“社会主义阵营的代表”被苏共自己完全否定,可以算是一个“惊喜”。资本主义世界在趁势猛批社会主义的同时,也大力宣扬自己的意识形态

对于“三和”理论[编辑]

“三和”理论同样也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有些共产党肯定了苏共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以及对社会主义路线的修正。而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一部分共产党指责“三和”理论“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对国际形势盲目乐观,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无产阶级只有通过武装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才能摆脱被剥削压迫的地位,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目标”。

“三和”理论苏共二十二大提出的“两全”理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论战”的主要内容。

影响和结果[编辑]

批判个人迷信和斯大林[编辑]

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对斯大林的批判,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确实起到了解放思想,反对个人迷信和个人独裁的积极作用。邓小平在1956年中共八大中指出,苏共二十大的“一个重要功绩,就是告诉我们,把个人神化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长期以来,苏联的政策完全将斯大林的观点奉为“绝对公理”,严重脱离社会实际,沉于迷信和吹捧,大大阻碍了国家的发展。苏共二十大把斯大林的神像击的粉碎,对冲破教条主义,调动广大干部,党员和民众的主动性起到了很大作用。苏共二十大也打破了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对苏联的盲从,促使他们独立寻找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路线,标志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而对于斯大林的是非功过,至今仍然是争论不休。

“三和”理论[编辑]

斯大林晚年和逝世后不久,资本主义世界和社会主义世界空前对立,朝鲜战争越戰还在进行,国际形势极端复杂,危如累卵。“三和”理论在客观上给凝固而又充满火药味的国际形势吹进了一丝凉爽的新风。在“三和”理论的指导下,两大阵营开始对话,欧洲局势相对稳定,国际形势缓和,一个全新的国际格局露出了曙光。

“三和”理论与后来的“两全”理论,深刻的改变了整整一代苏联人的意识形态。譬如戈尔巴乔夫后来提出的“新思维外交”的理论依据就来源于此。一方面,苏联后来的领导人甚至包括赫鲁晓夫,却没有真正贯彻这个政策,仍旧在搞军备竞赛,在世界上大肆扩张,耗尽了苏联的资源。另一方面,事实证明,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制度在和平状态下发展经济方面有着明显的缺陷,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

外部连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1960年。
  2.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主要文件》,人民出版社,1961年。
  3. 《赫鲁晓夫言论》,世界知识出版社,1965年
  4. 《赫鲁晓夫的政治生涯》,罗麦德维杰夫,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