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政治笑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苏联政治笑话(或稱苏东政治笑话),即流行于前苏联和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笑话。这种笑话的来源很多,主要来自于在这些国家生活的人之手,也有一些来自美国西德及其他國家。此类笑话以讽刺苏联-东欧诸国的领导人、政治、经济和生活状态为主,数量极大,讽刺辛辣,广为流传,前美國總統罗纳德·里根还在公众集会上讲过几个这样的笑话,据他所说他还“讲给了戈尔巴乔夫听,然后他笑了”。[1]

在苏联的这种政治笑话的起源时间不详,但在50年代斯大林执政末期就已经广泛出现了。这些笑话最初来自于沙俄时期的政治笑话。[2]在苏联和东欧,政治笑话的泛滥是在60-80年代(尤其是在勃列日涅夫执政后期),和地下出版物一起成为了社会主义阵营中政治异见的一种象征。在“公开化”之前当局一直试图限制政治笑话的传播流动,但效果不佳。

从体裁上,政治笑话一般是段子式或者问答式,问答式也会非常简单,适合一个人为别人讲。著名的“亚美尼亚广播电台英语Radio Yerevan jokes”系列就是典型的问答式政治笑话。

嘲笑领导人的笑话[编辑]

苏联、东欧的重要领导人基本都有进入笑话: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戈尔巴乔夫昂纳克齐奥塞斯库等人都是很经常出现的角色。列宁被讽刺的几率倒很低,因为他的历史形象一直比较好。不过,在1970年列宁诞辰100周年之际,由于官方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相应也出现了不少关于列宁和列宁纪念活动的笑话。

斯大林[编辑]

约瑟夫·斯大林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一般是残暴、猜忌,他和农民生活困苦经常挂钩(考虑到1929年的农业集体化和30年代末的大清洗)。

  • 斯大林去看一场苏联喜剧电影的首映式。在影片播放时他一直快活地大笑,不过在电影结束之时他突然问道:
“好吧,我喜欢这电影。可为什么那个丑角的小胡子和我的一样?”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只有一人怯怯地提议道:“斯大林同志,要不要让演员把胡子剃了?”
斯大林答道:“好主意,枪毙前先把胡子剃了。”

赫鲁晓夫[编辑]

尼基塔·赫鲁晓夫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是无知、粗鲁、愚蠢、秃顶、爱胡扯、爱吹牛皮。这和他本人的以上作风分不开。

  • 赫鲁晓夫前来参观前卫派的美术展览。
“这对该死的绿点和黄点是什么?”
“这幅画,赫鲁晓夫同志,是表现我们英勇的农民在努力完成生产两亿吨谷物的计划。”
“啊……哦……那这堆黑三角和红条条呢?”
“这幅画描绘了工厂中我们英雄般的产业工人。”
“那这个长耳朵的肥屁股呢?”
“赫鲁晓夫同志,这不是画,是镜子。”

勃列日涅夫[编辑]

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一般是爱慕虚荣、权利欲强、喜欢享乐、痴呆、健忘、病入膏肓的。苏联当局努力培养对他的个人崇拜、他本人的“勋章收藏爱好”和他由人捉刀而获得了列宁文学奖的回忆录三部曲也经常是被嘲笑的对象。关于他的笑话是所有苏联领导人中最多的。[3]

  • 在政治局会议上,勃烈日涅夫兴致勃勃地说:“同志们都说我那三本回忆录写得好,哪天给我弄一套,我也读一读。”
  • 在勃列日涅夫访问英国时,首相撒切尔夫人问这客人:“您怎么看丘吉尔?”
“丘吉尔是谁?”勃列日涅夫反问。
回到大使馆,苏联大使评价道:“祝贺你,勃列日涅夫同志,你让撒切尔夫人老实了。她以后再也不敢问什么愚蠢的问题了。”
“撒切尔是谁?”勃列日涅夫反问。
  • 一个苏联人在公众场合对着勃列日涅夫同志的肖像骂了句“白痴”,被克格勃逮捕,判了5年徒刑。他的罪名是:侮辱党和国家领导人判刑1年,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判刑4年。

不过听说他很快就被释放了,因为自从勃列日涅夫同志在联合国发表演说之后,那就不再是党和国家机密了。

安德罗波夫[编辑]

短暂担任过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尤里·安德罗波夫除了克格勃主席的身份经常遭到讽刺之外,他糟糕的健康状况也是老人政治的缩影,故也经常在笑话中出场。

  • 问:为什么勃列日涅夫能出国,安德罗波夫却不能?
答:因为前者安的是电池,后者接的是电线。 (勃列日涅夫用心脏起搏器,安德罗波夫用透析机)

昂纳克[编辑]

关于埃里希·昂纳克政治笑话相当丰富,因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内的知识分子政治异见势力较强,而昂纳克又执政太久。这些笑话大多是表达对昂内克的各种不满和不支持。

  • 埃里希·昂纳克想人民是如何看待他的,所以他化妆微服私访。他在大街上问一个人:“打搅一下,请问您觉得昂纳克怎么样?”
这个人把他引到一个辅路上,确认四下无人能听见他说话,他贴着埃里希的耳朵小声说:“我支持昂纳克!”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系列笑话[编辑]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或称埃里温广播电台)是苏联境内(远不限于亚美尼亚)甚至整个东欧地区都广为流传的笑话,笑话的格式相对固定,为“亚美尼亚广播电台收到提问xxxxxx,亚美尼亚广播电台对此回答xxxxxx”,通常简写为“问答”(Q/A)式笑话。这种笑话的题材其实不仅仅限于政治笑话(还有不少生活笑话),但政治笑话占绝大多数。这样的笑话经常会有很多小系列。在德国电影《窃听风暴》里,斯塔西的头头古毕兹中校就讲了一个关于昂纳克的这种形式的笑话。

  • 问:鸡和蛋哪个先有?
答:从前两个都有。
  • 问:什么是最短的笑话?
答:共产主义。
  • 问:什么是最长的笑话?
答:赫鲁晓夫在党代会上的讲话。
  • 问:猪可以是秃顶吗?
答:我们不回答政治问题。
  • 问:改革的前景是什么?
答:有两种可能的情况。现实的可能是火星人会降临地球帮我们打理一切,科幻的可能是我们能自己完成改革目标。
  • 问:什么是混乱?
答:我们对国民经济不做评论。
  • 问:您能描述以下东德的地理特征吗?
答:一个充满各种瓶颈的坦途。
  • 问: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的区别是什么?
答:大概相当于椅子和电椅的区别。
  • 问:我要去西方国家开会,可是旅费不够。怎么办?
答:在原则上这不是问题。别买返程票就行。[4]

犹太人笑话(拉宾诺维奇笑话)[编辑]

由于历史原因,在苏联曾经对犹太人有着严重的偏见和歧视,尤其是在50年代斯大林执政后期和70年代移民以色列风潮期间。犹太人对歧视不满于是编出了不少笑话。犹太人的奸猾形象也经常出现在笑话之中。前一类笑话中的犹太人一般叫拉宾诺维奇(Rabinovich,因此这一系列经常被称为拉宾诺维奇笑话),后一种笑话中的犹太人则经常叫埃布拉姆。这一类笑话通常和敖德萨(沙俄时代起的犹太人聚居区)、移民以色列(在一段时间中苏联人能够自由移民的国家只有以色列,在勃列日涅夫时代有1/4的苏联犹太人移民以色列)有关。

  • 俄罗斯移民在好莱坞开了家俄式餐馆叫“俄罗斯怀旧”。菜单:
第一道菜-罗宋汤;
第二道菜-油炸包;
甜点-猛敲一下顾客的脖子并怒吼:“滚出去犹太猪!”
  • 在五一节的游行上,拉宾诺维奇举着这样一个牌子走过会场:感谢你,斯大林同志,是你给了我幸福的童年。
党代表找到他:“你在侮辱我们的常识吗?谁都知道当你在童年的时候我们的斯大林同志还没出生呢!”
拉宾诺维奇答道:“这就是我感谢他的原因。”

苏东关系的笑话[编辑]

苏东关系是东欧笑话中特别常见的话题,一般是用来讽刺苏联利用经互会从各个加盟国“剪羊毛”的手段或者对华约国家的入侵(尤其是1968年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入侵)。有些笑话(尤其是波兰的)则直接表达出对俄国的反感。

  • 苏联人造卫星试验中动用了以下力量:
东德的火箭;
罗马尼亚的能源;
捷克的电子设备;
俄罗斯的狗。

苏美关系的笑话[编辑]

苏美关系是苏联笑话中特别常见的话题,讽刺的内容不定,不过经常是针对苏联领导人或苏联体制的。

  • 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互相吹牛,夸耀自己的国家。美国人说道:“我的国家实在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白宫,对总统说:‘总统先生,
我不同意你的现行对内政策!’”苏联人便答道:“嘿,这有什么!我的国家也很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克里姆林宫,对总书记说:‘总书记同志,我不同意美国总统的现行对内政策!’”

苏中关系的笑话[编辑]

中苏关系也是常见的苏联政治笑话题材,在苏联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和犹太人差不多奸诈。在苏联笑话的流传期间中苏关系极其紧张,特别是在60年代末珍宝岛事件之后到70年代中“黄祸论”在苏联甚嚣尘上的时期还编出了好多假想苏联被中国占领的讽刺笑话,上文犹太人“莫喜和何耶”的就属一例。

  • 问:什么是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
答:乐观主义者学英文;悲观主义者学中文。

在靠近阿尔巴尼亚的罗马尼亚同样存在讽刺阿尔巴尼亚的笑话,因为罗马尼亚人看阿尔巴尼亚人就跟苏联人看中国人差不多。

  • 问:如何停止正在前进的阿尔巴尼亚坦克?
答:打死正在推坦克的士兵。

关于政治[编辑]

作为政治笑话,讽刺苏联、东欧政治生活的内容是相当多的,涉及到党组织生活、等额选举、路线摇摆、老人政治言论控制等等等等。政治笑话经常在重大政治事件之后飞速传播,克格勃的调查报告称,一个政治笑话可以在一天以内传遍一个莫斯科大小的城市。[3]

  • 有人给克里姆林宫打电话:
“你们现在在找苏共的新总书记吗?”
“不!你是谁?傻瓜吗?”
“对,病入膏肓的老傻瓜!”
答:当然,不过美国宪法也保证言论后的自由。

关于经济状况和日常生活[编辑]

和经济有关的笑话一般是讽刺苏联的产品笨重粗劣质量差,工厂工作效率低、市场投机倒把、黑市猖獗、货物不足,社会贫富分化、人浮于事等。关于东德生产的卫星牌小汽车英语trabant的笑话不论在东德还是在保有该车型的其他苏东国家都很受欢迎。例举:

  • 一个日本工人被派到俄罗斯维修日本产的机械。日本人每天工作8小时,不和别人说话。一个月后他的工作期满。在他返回日本之前,日本人眼含泪水地对大家说:“我道歉,我的好工人同志们。我知道工人们应该团结起来,但我有合同在身,我不得不工作,我为没有参与你们的长期罢工而向你们正式道歉!”
  • 勃列日涅夫在向工人们讲话:“很快我们就能生活得更好!”
台下传来一个声音:“我们怎么办?”
  • 问:什么长达两公里并且老吃白菜?
答:莫斯科肉店前排的队。
  • 两个骷髅相遇了,一个问另一个:
“你是死在戈尔巴乔夫的新粮食政策颁布之前还是之后?”
“我还活着。”另一个答道。
  • 问:一辆卫星牌汽车停在红灯前,灯变绿了,车却没动,是怎么回事?
答:地上有口香糖。

关于内务部-克格勃-斯塔西等秘密警察机构[编辑]

讽刺秘密警察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斯塔西)的段子多以调侃这些组织的严刑逼供和无孔不入为主。也有一些笑话是在嘲笑他们的愚蠢。

  • 来了一个格鲁吉亚代表团。他们被斯大林接见,谈话,然后离开,斯大林开始找他的烟斗,找不到。
他叫贝利亚来:“拉甫连季·巴甫洛维奇,去追代表团,找找谁拿了我的烟斗。”
贝利亚赶忙去追代表团。
五分钟后,斯大林在一堆纸下找到了他的烟斗。
他叫贝利亚——“瞧,拉甫连季·巴甫洛维奇,我找到我的烟斗了。”
“太晚了。”贝利亚说,“代表团中的半数已经承认他们拿了你的烟斗,并且加入了‘利用偷烟斗进行暗杀活动的托洛茨基阴谋组织’,而另外一半则在审讯中死掉了。”
  • 一个民主德国的居民被掐掉了电话线,他跑去申诉并询问原因,有关部门告诉他:
“因为您诬蔑了国家安全部。”
“我怎么诬蔑的?”
“我们有记录:您曾多次在电话中声称,安全部窃听了您的通话。”

关于言论、报道管制[编辑]

关于言论管制和新闻审查的政治笑话有一个经典的格式“不是……而是……”,形式为一问一答,可以视为亚美尼亚广播电台笑话的一种。这样的笑话随便更换内容就能造出新的,所以变种很多。

答:是的,但不是在莫斯科,而是在基辅;不是彼得·彼得洛维奇,而是伊万·伊万诺维奇;不是梅赛德斯·奔驰,而是莫斯科人(注:一种苏联小汽车);不是赢了,而是被偷了。[4]

关于政治笑话[编辑]

在公开化之前的年代讲政治笑话并不是没有风险的。在斯大林时代,如果讲政治笑话遭到检举就会因违反苏联刑法第58条第10款(恶意散布煽动推翻、分裂或削弱苏维埃联盟的言论)处一般3-5年的徒刑,根据历史学家、持不同政见者罗伊·麦德维杰夫的说法,在1953年斯大林死后,当局决定释放因讲政治笑话而入狱的人,而因此获释的人数达20万[5]。赫鲁晓夫时代之后这一惩罚措施被取消,但当局针对不同政见的压制仍然明显存在。克格勃和斯塔西都拥有监控居民言论和行为的部门,政治笑话也是考量点之一。因此就有了关于政治笑话的政治笑话。

  • 有人喜欢说笑话;有人喜欢收集笑话去说笑话;有人喜欢收集说笑话的人。
  • 「勃列日涅夫同志,听说您收集政治笑话,是真的么?」
「是的。」
「那么您现在收集了多少了呢?」
「三座半劳改营。」
  • 向最佳政治笑话大赛获奖者颁奖:一等奖,二十五年;二等奖,二十年;还有两个三等奖,每个十五年。

其他[编辑]

苏联和东欧的政治笑话是不拘泥于以上这几种大致分类的。事实上,任何负面事件乃至正面事件都能产生许多相当幽默辛辣的讽刺笑话。此外,还存在着许多关于苏俄内战英雄夏伯阳和苏联作家尤里·谢苗诺夫所著系列谍战小说《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等作品(均被搬上荧幕)中的主人公"施季里茨"的笑话,这些笑话显然在针对着苏联当局对他们无穷无尽的主旋律宣传。

  • 通过卫星发射到太空的狗这一事实科学地证明了,任何母狗都能升到不可思议的高度。 (注:母狗在俄语是骂人话:狗东西)
  • 两个党员伊万诺夫和彼得罗夫去餐馆庆祝彼得罗夫的生日。他们喝了一瓶伏特加,然后伊万诺夫说:“我亲爱的朋友,你知道热爱着你,我为什么热爱你呢?不是因为你从办公室偷党的财产,不是因为你把丈母娘送进了精神病院,不是因为你每天打你的老婆,不是因为你强奸了了一个十三岁的盲女孩。不,不是因为这些。我热爱你是因为你是个好共产党员。”

影响[编辑]

苏联和东欧政治笑话的兴起在于20世纪60-80年代的威权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里由于高压统治已经结束,而人们的不满仍然受到言论管制的严格限制,所以人们需要用这种政治笑话来表达不满。当时在苏联流行着一种所谓的“厨房政治”现象,几个朋友聚在一家的厨房里(俄罗斯人的厨房兼餐厅)一边喝酒一边讲政治笑话。赫鲁晓夫的下属甚至给赫鲁晓夫本人讲过几个关于他自己的笑话。[6]西欧和美国也极力促成这些笑话,并利用各种手段来传播这些笑话,因为这些笑话本身就表达着对苏联、东欧社会主义政权的不满。苏联解体以后,这些笑话又有了新的形式,转而讽刺新的领导人和问题。

  • 鲍里斯·叶利钦的演讲:“多年来,在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我们的祖国俄罗斯一直处在悬崖的边缘。现在,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赶跑了戈尔巴乔夫,我们伟大的俄罗斯终于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很难说苏联和东欧的这些笑话对这些国家的自由化和最终东欧剧变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但很显然的是,不满不是由笑话产生的;相反,不满才产生笑话。勃列日涅夫时期的经济停滞和戈尔巴乔夫改革所没能纠正的严重衰退状况是政治笑话爆发的最根本原因。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里根讲苏联笑话 - 优酷视频
  2. ^ История революций
  3. ^ 3.0 3.1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政治笑话研究》.冯小伟.《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4. ^ 4.0 4.1 Armenian Radio Answers Questions of Listeners
  5. ^ Ben Lewis,Hammer and Tickle: The Story of Communisim, A Political System Almost Laughed Out of Existence, Pegasus Books, 2009, p74
  6. ^ 《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叶梅利亚诺夫,译林出版社; 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