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共和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尼德蘭七省共和国
Republiek der Zeven Verenigde Nederlanden

1581年–1795年
国旗 国徽
格言
Concordia res parvae crescunt[1]
拉丁语:团结让再细微的事都会茁壮)
國歌
Wilhelmus van Nassouwe
《拿骚威廉颂》
荷兰共和国位置图
1789年荷兰共和国的领土范围。
首都
常用語言 荷兰语
主要宗教 新教英语Dutch Reformed Church天主教
政体 聯邦共和國
省督
- 1581–1584 威廉一世(首任)
- 1751–1795 威廉五氏(末任)
大行政长
- 1581–1585 保卢斯·布伊斯(首任)
- 1787–1795 劳伦斯·皮特(末任)
立法機構 国会
- 国务院 国务院
歷史時期 中世纪/近代
 - 荷兰独立宣言 1581年7月26日
 - 法荷战争 1672年–1678年
 - 英荷战争 1780年–1784年
 - 巴黎条约 1784年5月20日
 - 法兰德斯战役 1793年–1795年
 - 巴达维亚革命 1795年1月18日
人口
- 1795年估計 1,880,500[2]
貨幣 荷兰元
今屬於  荷蘭
 比利时
注:实际为海牙(政府所在地),或阿姆斯特丹(文化和经济中心,最大城市)

尼德蘭七省共和國荷蘭語De Republiek der Zeven Verenigde Nederlanden英语Republic of the Seven United Netherlands),又稱聯省共和國,中文俗稱荷蘭共和國,是1581年-1795年期間,在現在的荷蘭比利時北部地區(弗兰德地區)所存在的一個國家,這段期間也是著名的荷兰黄金时代。其前身是1579年成立的烏得勒支同盟。1794年9月,法國軍隊開始入侵荷蘭,荷蘭共和國滅亡。1795年1月,法國在荷蘭共和國的領土上建立了一個名為巴達維亞共和國的傀儡國家。

雖然荷蘭共和國有共和國之名,但領導階層仍為貴族統治,公民並無選舉權,嚴格來說並非世界上第一個現代化民主國。而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的現代化民主國是確立憲法、總統直選與任期限制制度的美國、歐洲第一個現代化民主國是法國

歷史[编辑]

直到16世紀之前,低地國家-包含今日的荷蘭、比利時以及盧森堡,由神聖羅馬帝國之下的荷蘭公國統治。

大多數的低地國家被勃艮第以及哈布斯堡家族統治,公元1549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大舉擴張權力以保證獨裁統治,於是七省聯合起兵反抗統治而爆發革命,查理之子是為西班牙皇帝腓利普二世,延續其父高昂稅率的政策以及中央集權的統治方式[3],終於八十年戰爭爆發。

公元1579年尼德蘭北部七大行省簽訂條約建立烏特勒支同盟,他們受到反西班牙勢力的軍隊支持,直到1581年尼德蘭和腓利普簽訂和約而獨立。翌年,七省邀請法國安茹公爵來領導他們,卻在公元1583年公爵奪取安特衛普失敗後離開尼德蘭,在次年七月十日奧倫治家族的沉默者威廉暗殺後,法國亨利三世以及英國伊麗莎白一世聯合進攻尼德蘭,然而在戰局未果之下荷蘭和英國簽訂條約和解。

1648年共和國才正式承認和法國為和平狀態,然而法國大革命後,在1795年,拿破崙征服荷蘭建立起傀儡政權,新的共和國成立-巴達維亞共和國

1813年荷蘭脫離法國拿破崙統治下再次獨立,在1814年英荷條約中,確立國號為「尼德蘭聯省共和國」以及「尼德蘭聯邦」,隔年共和國聯合奧屬尼德蘭(南尼德蘭)、盧森堡以及列日組成荷蘭王國,加強荷蘭的力量,為的是怕法國死灰復燃,隨後比利時就在法國的鼓動下獨立,而那時荷蘭在歐洲的本土大致就和今日的荷蘭差不多(再扣除盧森堡的面積)。

經濟[编辑]

從經濟的角度聯省共和國往往都超乎預期,最大的成功因素可歸因於,其他國家不外乎是以神權統治或著是家族統治,這段期間也是著名的荷兰黄金时代,荷蘭在國際貿易的歷史上居於主導的地位,成為荷蘭殖民帝國(荷兰帝国)以及造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船艦,荷蘭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以及都市化最高的地方。

自由貿易的精神讓荷蘭國力大增,進而邁向現代化的發展,甚至在低地國家出現股票市場[4],荷蘭擁有史上最古老的股票交易所,公元1602年荷屬東印度公司成立,最初成立於鹿特丹,之後股票交易所遷於阿姆斯特丹,當時銀行體系也在低地國家演變,他們和英國的註冊系統連接關係良好,無形之中卻刺激了英國經濟成長。

在公元1590-1712年荷蘭征服了葡萄牙在印度以及東方的大部分勢力範圍,繼承該國殖民地的資產。

政治[编辑]

共和國時代荷蘭是屬於七省所組成的邦聯,可以說他們的政府是相互獨立,各省都有自己的議會制度,起初只是各地領主的協商會議,隨著之後城市經濟力量提升而要求派出代表,在宗教改革期間議會中教士的代表被城市代表所取代。一般而言每個省份設置單獨的宗教會議(澤蘭省除外)、議會代表、高等法院、五位海軍上將以及各省獨立的財政系統。各省大議長負責處理議事流程。[5]

各省在封建時代有以下負責秩序的人:高蘭登公爵(Gelre)、荷蘭伯國、澤蘭伯國、前烏特勒支主教轄區、上愛瑟領地以及其他自由的行政區-菲士蘭省格羅寧根省,而事實上市有八個省分,德倫特省也是一個省分,但是該地實在太過貧窮因而獲得免除向邦聯政府繳納稅款,所以可以推論他們是有國家議會是有代表的,平時每個省份自我管理,各省主要的自治首長(並非正式的國家領袖)被稱做「議長」(raadspensionaris),戰時則派駐「執政」(stadhouder)一職負責指揮軍隊,所以後來執政比議長還要更有權力(因為握有軍權)。理論上各省執政是由該省所屬的各級機關自由任命,但是在奧蘭治家族掌權之後,一切改觀,從威廉一世開始就幾乎總是被多數省選為執政,特別是澤蘭省、烏特勒支省和荷蘭省常會任命同一位執政。在共和派(議會派)和奧蘭治派之間一直有相互較勁的鬥爭存在,有的權勢家族支持奧蘭治親王以及「執政」體系;有的權勢家族支持各省議會,並希望以「真正的共和體制」取代半世襲的執政體制。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訂後,聯省共和國的疆界大致確立,卻立組成分子邦(Generaliteitslanden)統治的地位,分子邦大致上有以下幾個:布拉班特邦(今日的北布拉班特省)、弗蘭德邦(今日的澤蘭省-佛蘭德省)、林堡邦(今日馬斯垂克)、高蘭登邦(今日芬洛,在公元1715年成立)。

之後各省籌組聯省議會(Staten-Generaal)做為中央的機關,正式成為一個聯邦國家,議會會址設於海牙,每一個省在議會中都只有一票的投票權,主要議事項目有講和、條約、軍事以及稅收等事務,另外也負責共和國應該奉行的對外政策。而聯省的大議長除了負責會議的議事流程,也負責與各行政部門交流訊息,在共和國成立之初決定設立外交單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議長成為反對派的領袖。[6]另外議會也控制東印度公司(VOC)和西印度公司(WIC),凡是任何出航等相關事宜都需要各省的同意,當中荷蘭省以及澤蘭省的決定權限最大。

共和國中除了各省議會以及聯省議會還有第三個權力單位-執政。由於該職位並未明確規定其權力範圍,使的共和國事物變得更加複雜,執政原先是國王派駐的行政長官,隨著各省不在對國王效忠後,執政一職的地位變得更加模糊,但因為各省議會的制度並不成熟,因此執政一職被保留用以處理政務,然而如此權力不明的狀態下,執政的權力可以無限上綱,之後的議會為了避免大權旁落,有些省分共設一位執政而有些甚至不設置此一職務。[7]

而各個城市的管理由執政指派人選,市長、城市委員會以及郡守等官員均由執政選任,通常執政會指派當地大家族的人選出任,久而久之城市的管理者也成為一個階級,他們甚至彼此通婚不讓外人加入管理體系,進而形成一個緊密的利益團體,而這些管理者家族被稱為「攝政」;1650年奧蘭治親王威廉二世過世後留下未成年的威廉三世,導致共和國內22年中沒有執政,各省議會趁機奪取執政的權力,而城市也趁機脫離省議會的控制以爭取自治,城市委員會由攝政選任成員。[8]

之後的美國的憲法深受荷蘭共和國的憲法所影響[9],依據放棄法案也就是聯省共和國實質上的獨立宣言,跟之後美國的獨立宣言如出一轍[10]。大議長處理國會議事程序、交流行政部門訊息以及處理外交事務的任務,正與美國副總統與國務卿的職責精神相符。儘管有諸多證據指出荷蘭憲政影響美國這些立國原則,然而這些事情卻不被普世所認可。

軍事[编辑]

在公元1590-1712年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是為當時的海上霸權國。

然而共和國卻遲到17世紀中葉才開始組建常備軍,為了進行普遍徵兵的工作必須先行人口普查,而上次進行普查卻是早在烏得勒支同盟時,也因此常備軍從成立到17世紀都未建立,畢竟在當時僱傭兵顯得便宜又方便,而這些傭兵直接聽命於執政調遣,而中間管理的軍官大多出身於貴族,執政也擁有軍官的人事權,這些現象都導致執政遠比議會在軍隊受歡迎。[11]

除了聯省會議的常備軍以外,共和國在各個城鎮還有志願民兵組成的武裝力量,負責城市的巡邏以及維持危機時的秩序,其成員大多出身於農民,而這些民兵的軍官由城市委員會任命,這些民兵組織直到共和國被法軍所佔領前都未參加過真正的戰鬥。[12]

宗教[编辑]

共和國成立後宗教事務的處理由聯省議會所決定。[13]

公元1579年1月20日烏得勒支聯盟中決定荷蘭省以及澤蘭省的居民,被允許宗教自由的權利,當時每個省或多或少都有宗教自由範圍的問題,雖然聯盟表示人人都有選擇宗教的自由,沒有人會因其宗教的選擇而被起訴[14],奧蘭治家族的威廉一世在公共事務上擁有強立的支持,很重要的原因在於他相當支持宗教自由的原則,他甚至希望天主教和新教能夠團結成立一個新的聯盟,天主教的單位很快就被各省依公共利益和特權所改成宗教改革後的加尔文主义归正宗教會。[15]

在共和國時代任何人想服務公職,就必須在歸正會的教會宣示,所謂的宗教迫害程度往往取決於該時代和地區的領袖,當時羅馬天主教是被關注的焦點,天主教的信徒成了宗教的敵人,在十七世紀的萊頓,人們如果開放他們的家園給其他人進來服務,則會被罰款一百荷蘭盾(相當一個商人一年的收入),並且被禁止遷徙到城市中[16],透過這幾點可以看出人身以及宗教仍然不是那麼的開放,而且伴隨著經濟因素的決定性影響,歐洲其他地區的宗教難民湧入共和國內。[15]

共和國最初的幾年因為歸正教派出現相當大的爭議,而爭議的主題是關於教義的宿命,最出名的是艦就是荷兰加尔文派于1618年发动政变,召开其多特会议加尔文主义者实施对阿民念主义者的迫害和限制。

在18世纪初情勢有所改變,從原本或多或少的宗教迫害到國家完全限制宗教寬容的政策,其他宗教單位只能在暗中進行沒有教堂的儀式。

衰落[编辑]

荷蘭黃金時代末期的大議長安東尼·海因斯英语Anthonie Heinsius。18世紀頭二十年的荷蘭領袖,是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的靈魂人物,任期內見證聯省共和國最後的輝煌與衰落
  • 在荷蘭社會中兩大因素的相抗,一邊是共和派(Staatsgezinden)以及另一邊的支持奧蘭治家族的執政派,削弱了國家團結的力量,在17世纪中葉也就是「第一次無執政時代」(1650-1672年),约翰·德·维特英语Johan de Witt為首的共和派長期大權在握,一直到1672年「災難年」爆發(英法聯手欲消滅共和國),共和派政權垮台,德·维特英语Johan de Witt也被暴民殺死(1672年8月)。緊接著,奧蘭治家族的威廉三世(1689年當上英王)出任執政,這代表經過二十二年的無執政期,奧蘭治家族終於重獲權力。當時他面對著法荷戰爭(同時發生了第三次英荷戰爭)的嚴峻情勢,最後他成功地擊退滅荷聯盟(法國、英國以及明斯特科隆大主教都聯盟圍攻荷蘭)並光復荷蘭國土。
  • 在1688年的光榮革命之後,英荷兩國聯合起來遏止法國擴張的戰爭。儘管1673年後的大規模戰爭都不是發生在荷蘭自己的領土上,然而共和國卻因此背負鉅額的債務。這意味著為了對抗法國的陸權,必須把主要開支花在維持龐大的陸軍,同時減少海軍的支出,削弱荷蘭對英國的海權競爭力。威廉三世於1702年過世後,「第二次無執政時代」(1702-1747年)開始,荷蘭人的愛國心日漸消退。當1713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結束時,荷蘭為了降低財政負負擔而大幅裁撤海陸軍,更象徵荷蘭結束了她的軍事強權,蛻變為純粹的金融霸權
  • 17世紀三次的英荷戰爭以及各國重商主義的崛起,對荷蘭的船運以及商務都造成負面影響;18世紀激烈的貿易以及殖民競爭(特別是英國),直接導致了國家的經濟停滯,因此在1780-1784年的第四次英荷戰爭慘敗給英國。
  • 1694年英格蘭銀行的成立,造成荷蘭和法國在1694-1713年相互競爭領土勢力時,荷蘭人的資金卻源源不絕的往倫敦進來。這是因為英國提供了避免戰禍的可靠保護,進而使歐洲的金融中心在18世紀後期易主:從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轉移到英國倫敦。當共和國在1795年被法國消滅時,荷蘭將近兩百年的金融霸權也同時消失了。

参考文献[编辑]

  1. ^ In full Concordia res parvae crescunt, discordia maximae dilabuntur. Hubert de Vries, Wapens van de Nederlanden. De historische ontwikkeling van de heraldische symbolen van Nederland, België, hun provincies en Luxemburg. Uitgeverij Jan Mets, Amsterdam, 1995, p. 31–32.
  2. ^ Demographics of the Netherlands, Jan Lahmeyer. Retrieved on 10 February 2014.
  3. ^ Pieter Geyl, History of the Dutch-Speaking Peoples, 1555-1648. Phoenix Press, 2001, p. 55.
  4. ^ Arrighi, G., (2002), The Long Twentieth Century, (London, New York: Verso), p.47
  5.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0-14
  6.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2,14,15
  7.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3
  8.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5-17
  9. ^ Alexander Hamilton, James Madison. Federalist Papers no. 20. 1787-12-11 [2008-01-15]. 
  10. ^ Barbara Wolff. Wa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nspired by Dutch?.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1998-06-29 [2007-12-14]. 
  11.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8
  12.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8-19
  13. ^ 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房龍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P12
  14. ^ http://nl.wikisource.org/wiki/Unie_van_Utrecht Text of Union of Utrecht
  15. ^ 15.0 15.1 Israël, J.I. The Dutch Republic: Its Rise, Greatness, and Fall 1477-1806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5
  16. ^ van Maanen, Leiden, De Geschiedenis van een Hollandse Stad, 1574-1795, Stichitng Geschiedschrijving Leiden, 2003

延伸閱讀[编辑]

  • Israël, J.I. The Dutch Republic: Its Rise, Greatness, and Fall 1477-1806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5
  • Reynolds, Clark G. Navies in History.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8
  • Schama, Simon The Embarrassment of Riches: An Interpretation of Dutch Culture in the Golden Age. New York: Random House USA, 198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