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韻之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サヨンの鐘
假名 サヨンのかね
平文式罗马字 Sayon no kane
描繪莎韻之鐘始末的同名電影劇照。照片右邊為飾演莎韻的李香蘭、左為另一日本演員三村秀子飾演的莎韻同學ナミナ(松村美代子)

莎韻之鐘,或譯莎鴛之鐘莎勇之鐘;該故事發生於1938年台灣日治時期台北州蘇澳郡蕃地リヨヘン社(已遷村,1960年轉移至今宜蘭縣南澳鄉金岳村[1]),一名泰雅族少女沙韻·哈勇(サヨン,sayon)因協助日籍教師田北正記搬運行李,不幸失足溺水。而台灣總督為了褒揚其義行,頒贈予當地的紀念桃形銅鐘,該鐘即稱莎韻之鐘。

本僅為短短一則地方新聞的泰雅族少女溺水意外,經刻意報導後,被台灣總督府用來宣揚理蕃政策的成功,並與國歌少年雙雙成為皇民化政策的宣傳樣本。[2]

事件經過[编辑]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日軍於兵源不足下,開始徵召各地日本青年,組織持續進犯中國的軍隊。在被日本統治的台灣方面,首波被徵召對象,除了駐守台灣的台灣軍之外,就是為數頗眾的駐台警察。而這些於各地擔任警察任務的日籍青年,一旦接到徵召令,就必須馬上離職出征,開赴以中國華北為主的中日戰爭戰場。

1938年(昭和十三年)9月,一名於該台灣原住民村落內南澳蕃童教育所從事教職的警手[3] 田北正記,接到了由台灣總督府發布的從軍徵召令,並立即依法離職前往中國戰場。因南澳一地位於台灣宜蘭山區,教育所教師田北正記特商請[4][5]莎韻(泰雅語:Sayun Hayun 日語:サヨン)協助搬運行李。

9月27日,兩人在行經宜蘭山區途中,不但遇到颱風,還在過渡武塔南溪時,碰到溪水暴漲。在天候惡劣下,田北正記雖順利離開宜蘭,但是同行的泰雅族17歲少女莎韻卻在暴風雨中不幸於南溪便橋上,失足落水失蹤。經當地警所營救後,除了發現所背負行李外,並無莎韻任何行蹤。

報導[编辑]

9月29日,台灣第一大報《台灣日日新報》刊出簡要新聞報導,標題為「番婦渓流に落ち,行方不明となる」(蕃婦落溪,行蹤不明)。該報紙於此報導中,以數行文字簡單說明學生莎韻為了送別田北警手,搬運其行李下山經南溪時,失足墜落南溪中而導致下落不明。

經多日搜尋未果後,同年11月26日,莎韻所屬之半官方性質女子青年團團體,特地舉行盛大的「少女莎韻追悼會」,開始被炫染成為「愛國行為」。參加者除了莎韻親友同學及女子青年團團員、蕃童教育所教員、警手、警佐之外,台灣統治中央機關總督府,還由理蕃課長率領多位官員前往參加。而已於華北戰場與中國作戰的田北正記也從中國戰場派發電報表答感激與懷念之意。

贈鐘與宣揚[编辑]

鹽月桃甫油畫:莎韻之鐘

12月6日,台北州知事藤田傊治郎,於巡視泰雅族部落時,聽聞此事,特地前往莎韻墓地祭祀致意。除了慰勉家屬、公開讚賞莎韻之「進誠奉公」精神,特地還做了一首詩。不但要求所屬為之宣傳,也向台灣總督府報告。至此,莎韻事蹟引起多數官員重視。

翌年的1939年,《台灣愛國婦人新報》元月號刊出一則報導:《番界銃後哀話-乙女サヨンの死》。該長文詳細報導霧社事件後,泰雅族利有亨社被強迫遷移至南澳後的皇民化現況,並以莎韻、田北正記師生情誼為報導主軸,除了讚賞莎韻「為國捐軀」外,也報導了藤田知事贈詩經過。

1941年2月20日,由全台高砂族青年代表領銜演出的「皇軍慰問學藝會」於台北公會堂演出,其中以藤田知事詩文為藍圖的「サヨン少女を思ふ」歌曲為最受矚目的表演項目。由莎韻之同學ナミナ泰雅語日文演唱的女聲[6]獨唱,因曲調優美,歌詞感人,獲得了現場一致讚賞,而這裡面還包括台下觀眾之一,台灣總督長谷川清。在特地深入了解故事來龍去脈後,長谷川總督決定表揚此少女,並以此做為皇民化教育的宣導教材。

1941年4月14日,長谷川總督於總督府親自接近莎韻家屬與少女青年團團員,並頒贈一座刻有「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愛國少女莎韻之鐘)字樣的銅鐘給相關人員,而至此,「莎韻之鐘」一詞成為台日兩地爭相報導的新聞報導。

1943年,因大戰爆發,殖民當局為強化原住民地域認同感,預定將利有亨(日語:リヨヘン)地名改為和風地名「鐘ヶ丘」,即取自莎韻之鐘之典故[7],但未實現即戰敗。

皇民化宣傳[编辑]

莎韻之鐘
サヨンの鐘
莎勇之鐘.jpg
基本资料
导演 清水宏
编剧 長賴喜伴
牛田宏
齊藤寅四郎
主演 李香蘭
近衛敏明
大山健二
配乐作曲 古賀政男
制片商 松竹
滿洲映畫協會
台灣總督府
片长 75 分
产地  日本
Merchant flag of Japan (1870).svg 日治臺灣
语言 日文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日本 1943年7月1日[8]
发行商 松竹

因為正值中日戰爭戰事膠著,莎韻之鐘故事成為日本軍國政府宣導的利器,不但台灣日本兩地新聞廣播媒體爭相報導,也介紹莎韻遇難事件的詳細經過。不但如此,總督府開始舉辦一系列相關紀念宣傳活動,如立碑[9]、畫像、話劇、演唱、作曲。畫家鹽月桃甫曾至流興社取材,創作一幅名為「莎韻之鐘」的油畫。

其中,「佳話サヨンの鐘」(佳話莎韻之鐘)的活動紙劇(紙芝居)與「サヨンの鐘」(莎韻之鐘)歌曲為此系列裡面,較受矚目兩項活動。其中,原唱為40年代日本名歌星渡邊はま子的流行歌曲《莎韻之鐘》,該歌曲發行不久後,即風靡等地。後來,更被翻唱為國語歌曲《月光小夜曲》和粵語歌曲《每當變幻時》。事實上,霧社事件罹難之日本警官遺族,也是40年代日本知名歌手佐塚佐和子,也曾在1941年-1945年年間台灣巡迴演唱《莎韻之鐘》。

1941年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為了落實皇民化教育,除了要求知名台灣作家吳漫沙為莎韻立傳外,台灣總督府還特別出資委請民間電影業者拍攝電影《莎韻之鐘》[10]。由李香蘭主演的該電影,於1942年正式於台灣中部的霧社開拍,並於翌年於台、日、華北、上海、滿洲等地上映。而李香蘭除了主演該《莎韻之鐘》電影外,也演唱電影主題曲《莎韻之歌》而稍早之流行歌曲「莎韻之鐘」僅為該電影的插曲。

後續[编辑]

1945年-1980年代間,因為台灣戒嚴,台日斷交等因素,莎韻之鐘故事鮮少人提及,直至2000年之後,該事蹟才再被流傳,亦有不少相關活動。例如:2004年10月份於桃園龜山、南投水里、雲林莿桐;由臺灣文建會主辦,臺北愛樂文教基金會承辦,臺灣原住民原緣文化藝術團負責演出之原住民歌舞劇〈莎韻的故事〉[11][12]

除此,2007年11月23日至24日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亦於宜蘭南澳舉辦名稱為「臺灣的歷史記憶-莎韻之鐘殖民地文化的國際學術會議。會議中,不少臺、日、中、韓學者及事件見証人應邀參加。

2011年8月10日,業餘登山家、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因為尋找莎韻之路而失足身故於南澳束穗山中,亦重新讓台灣探討起該事蹟,甚至有人仿原曲填詞於網路上悼念他。[2]

注釋[编辑]

  1. ^ 耆老回部落 找到家屋圓夢了,2013年10月23日,蘋果日報
  2. ^ 2.0 2.1 林金源,"以德報怨或恩怨不分?"[1],中國時報,2013-05-20 02:04.
  3. ^ 台灣日治時期總督府行政體系中為最基層警察,並代理老師,負責教習原住民日文。
  4. ^ 一說為地方女子青年團強制派遣
  5. ^ 亦有部落嗜老指莎韻是剛好要下山所以順道幫忙
  6. ^ 演唱者為莎韻之同學「ナミナ」,日本名字為松村美代子,亦為泰雅族原住民
  7. ^ 「ウライ社=烏來社 從來の名稱にその儘漢字を當てる 山地名改稱緒につく」『臺灣日日新報』昭和十八年三月九日。
  8. ^ http://www.jmdb.ne.jp/1943/bs000420.htm accessed 14 May 2009
  9. ^ 所立之碑遺跡今仍於宜蘭的莎韻橋、莎韻紀念公園等偶見[2]
  10. ^ 電影工作人員表,[3],因為是在台灣中部之霧社拍攝,因此配役名單中有桜蕃社
  11. ^ 汪其楣編集,伊絲妲那兒舞蹈班製作,張秀美幕後主唱,張致遠攝製
  12. ^ 後來有人將之中譯為「狂風吹襲到高嶺上,獨木橋下水湍急,誰敢去渡過,竟是位青春少女,她有個紅色嘴唇,莎韻是你啊」「暴雨打落了一枝花,哀傷流水似煙消,蕃社森林中,小鳥淒淒啼叫著,為何妳竟回不來,莎韻妳在那?」「清純少女勾人心慟,誰的淚水能喚醒她,寂靜南島上,黃昏來夜已深,雖然鐘不停的響,莎韻聽到沒?」等等歌詞。

參考文獻[编辑]

  • 周婉窈,《莎勇之鐘的故事及其波瀾》
  • 李香蘭,《李香蘭─私の半生
  • 左宜恩,《日本殖民時代的文化神話-以「莎韻之鐘」為例》
  • 李彥輝, 《[莎韻]的故事-原住民歌舞劇-2005.1.24星島日報》
  • 李彥輝,《悼[山之友]-林克孝 2011.8.31 太平洋時報》
  • 林洪謙, 《サヨンの鐘 莎韻之鐘-2011.9.7 太平洋時報》
  • 李彦辉,《也谈【莎韵之钟】 2011.9.28 太平洋时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