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登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莫太祖
大越皇帝
在位期間:1527年—1529年
前任:黎恭皇後黎朝
繼任:莫太宗
An Nan Lai Wei Tu Ce.JPG
《安南來威圖冊》中莫登庸向明朝投降的插圖
朝代 莫朝
時代 南北朝
年號 明德
姓名 莫登庸
廟號 太祖
諡號 仁明高皇帝
其他稱銜 安興王(即位前)
安南都統使(明朝封)
出生 1470年
逝世 1541年(70–71歲)
陵墓 安陵
莫檄
鄧氏好
皇后 阮氏玉璇

莫太祖越南语Mạc Thái Tổ莫太祖,1470年-1541年)名莫登庸越南语Mạc Đăng Dung莫登庸),是越南莫朝開國君主。1527年至1529年期間在位。

祖先[编辑]

莫登庸為陳朝狀元莫挺之的七世孫、莫邃的五世孫。莫登庸祖籍平河南堆(即至靈縣龍洞社),後來其祖父莫萍遷居到了宜陽古齋社(今海防市建瑞縣)。莫萍生莫檄,莫檄則娶同社人鄧椿的長女鄧氏好,生下了三子:莫登庸、莫篤信莫(言厥)[1]

從漁夫到將軍[编辑]

莫登庸年幼的時候家境十分貧困,因此自小從事漁業為生。長大後,以健壯而且武藝高強,考中力士成為宿衛(一說考中武舉成為宿衛[1])。1508年,莫登庸被威穆皇帝任命為天武衛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2][3]

1511年,莫登庸被襄翼皇帝進封為武川伯[4]1516年,因襄翼皇帝暴虐,鄭惟㦃發動兵變將其殺害。[5]鄭惟㦃立黎光治為帝,但不久黎光治就被鄭惟㦃的哥哥鄭惟岱劫持到了西都(今清化),將其殺死。而安和侯阮弘裕得知襄翼帝被弑,舉兵攻打並劫掠了東都昇龍,擁立黎昭宗為帝,遷到了西都。大臣黎廣度不服,投奔了陳暠的叛軍。[6]陳暠叛軍則趁機佔據了東都。黎昭宗發兵鎮壓後,兩位討敵有功的軍閥鄭綏和阮弘裕等人發生衝突,互相攻伐。鐵山伯陳真支持鄭綏,1517年,阮弘裕從清化前往朝見黎昭宗,當時莫登庸正在鎮守山南,陳真建議莫登庸在中途將其截殺,但莫登庸不忍,因此阮弘裕倖免於難。[7]

陳暠之亂失敗之後,黎廣度被押解進京。在莫登庸的奏請下,黎廣度被誅殺。[8]

當時黎昭宗年幼,各地將領擁兵自重,互相攻伐。鐵山伯陳真發兵驅逐了阮弘裕,控制了昇龍。陳真以黎昭宗的名義,令阮公度率步兵、莫登庸率水兵追擊,阮弘裕逃到了淳祐。官軍掘開了阮弘裕父親阮文郎的墳墓,開棺斬首。莫登庸本欲率軍進攻,但收到了阮弘裕寫給他的一封信和一首詩,於是擁兵不戰,阮弘裕得以率軍回到清化。[9]

陳真驅逐阮弘裕後,大權在握,黎昭宗僅僅只是個傀儡。莫登庸也十分畏懼他,令兒子莫登瀛娶陳真的女兒為妻。當時有人創作了一首詩,稱陳真會篡位成為明君。因此國舅褚啓、壽國公鄭侑、瑞郡公吳柄建議黎昭宗殺之。黎昭宗遂誘陳真進入宮殿之中殺害。但陳真的餘黨黃維岳阮敬阮盎等發動叛亂,劫掠昇龍;黎昭宗逃到了嘉林菩提津避難,下令阮弘裕率軍勤王,但阮弘裕按兵不動。[9]不得已之下,黎昭宗想起了莫登庸,於是派遣恭儉侯何文正、檜溪伯黎大堵前往海陽,邀請莫登庸出山,並委之以兵權。莫登庸把黎昭宗迎到了菩提津。莫登庸率水軍駐紮珥河,派人詔諭阮盎等人投降,阮盎回書要求殺死褚啓、鄭侑、吳柄三人。莫登庸遂將三人處死,但阮盎、阮敬等仍舊拒絕歸順。[10]

莫登庸認為菩提津離陳真餘黨的勢力範圍太近,將黎昭宗迎到了寶洲(屬慈廉縣)。御史臺都御史杜岳、副都御史阮豫反對,被莫登庸殺死。與此同時,鄭綏阮敬等人擁立黎榜為帝,公開與黎昭宗對抗;不久又廢之,改立黎槱為帝。[10]

黎昭宗見莫登庸不能平叛,令阮弘裕前來助陣。阮弘裕領清化兵、莫登庸領山南兵,攻打阮盎阮敬山西,阮弘裕慘敗,自認為不能得勝,率軍先回到了清化,只留莫登庸軍與阮盎等人相持。[10]黎昭宗只得更加重用莫登庸,任命他為提統水步諸營事,掌管討伐阮盎叛軍的所有兵馬。[10]

1519年,戰局開始得到轉機。先是莫登庸在菩提津大破鄭綏的兵馬,鄭綏挾持黎槱退往安朗;不久莫登庸又在慈廉掘開堤壩大破鄭綏軍,擒獲黎槱殺之。以此功績,莫登庸被封為明郡公[11]黃惟岳阮盎阮敬都投靠了莫登庸,莫登庸的勢力越來越壯大。[12]

1521年,莫登庸被封為仁國公,節制十三道水步諸營,掌握後黎朝朝廷的軍權;黎昭宗親自來到莫登庸的邸宅,晉陞莫登庸為太傅;隨後莫登庸率軍前往京北諒源地方鎮壓了陳昇(陳暠之子)的餘黨。[13]次年,莫登庸又鎮壓了黎克綱黎伯孝的叛亂。[14]

篡位的準備[编辑]

莫登庸權勢日熾,欲控制黎昭宗,派女兒進入宮中服侍黎昭宗,實際上是監視黎昭宗的一舉一動。莫登庸封其長子莫登瀛為毓美侯,掌金光殿;莫登庸本人出行的時候則僭用皇帝的儀衛。署衛阮構、都力士明山伯阮壽覃舉等人反對,莫登庸殺之。黎昭宗不能忍,1522年,黎昭宗與范獻范恕等人密謀,與西京的鄭綏秘密相約討伐莫登庸,不久黎昭宗也隻身逃出昇龍,來到山西明義縣的夢山中躲避。莫登庸得知後,派黃惟岳前往追捕,黎昭宗發兵抗拒,黃惟岳被殺。與此同時,莫登庸召集群臣,聲稱黎昭宗被奸臣劫持到外地,擁立昭宗的弟弟黎椿為帝,改元統元,是為黎恭皇[14]

黎昭宗在山西的時候本來前來勤王的勢力很大,但由於聽信宦官范田的讒言導致人心渙散。而鄭綏的部將阮伯紀前來參謁,范田恐其爭權,慫恿黎昭宗將其殺死。鄭綏十分惱火,發動兵變,將黎昭宗劫持到了清化。[15][12]

莫登庸遙廢黎昭宗為陀陽王,並屢次挾持黎恭皇進攻鄭綏和黎昭宗。1524年,黎恭皇晉陞莫登庸為平章軍國重事太傅、仁國公;1525年莫登庸又被封為都將、總率天下水步諸營,在清化一舉攻滅了鄭綏的勢力,擒獲黎昭宗,押往昇龍囚禁。[16]次年莫登庸指使沛溪伯范金榜將黎昭宗殺害。[17]

此時莫登庸的黨羽遍佈朝中,莫登庸決定篡奪皇位。早在1524年被任命為平章的時候,莫登庸就奏請封陳真的兒子陳實為弘休伯,試圖尋求陳真餘黨的支持。[16]到了1527年,在莫登庸的授意下,朝廷派人前往莫登庸的祖籍地宜陽古齋社,給莫登庸加九錫,封安興王。不久又炮製了一首頌揚周公輔佐周成王的詩。莫登庸從古齋前往昇龍,在他的授意下,群臣建議黎恭皇禪位。武睿等忠於後黎朝的大臣不服,辱駡莫登庸,皆被殺。[17][18]

建立莫朝[编辑]

受禪稱帝[编辑]

1527年4月,莫登庸接受了黎恭皇的禪位,成立莫朝,改元明德,黎恭皇被廢為泰王。不久脅迫黎恭皇與太后鄭氏鸞一起自殺。[17]莫登庸封莫護(原名武護)為靖國公[19]、中官阮世恩為蒞國公,以他們為左輔右弼。莫登庸怕生變亂,因此在篡位之初一切遵守後黎朝的法度,試圖尋求後黎朝遺臣的支持。可是大多數後黎朝功臣子孫多逃竄外國或隱姓埋名,有的甚至聚眾成匪。[20]阮弘裕的兒子安清侯阮淦率其子弟逃往哀牢寮國),國主乍斗將其安置在岑州,圖謀恢復後黎朝,後來成為了莫朝在國內最大的敵對勢力。[21]次年,莫登庸認為天下逐漸趨於太平,方才開始改革兵制、田制、祿制、地方官制。[22]

1529年,莫登庸以年老為由讓位給兒子莫登瀛,自稱太上皇,退隱到了宜陽縣古齋的祥光殿,以漁為業,遨遊自樂。[23]事實上,莫登庸退隱到古齋時仍遙控著莫朝的朝政,其真正目的是為了為其子莫登瀛的外援。[24][25]

後黎朝遺臣的復興運動[编辑]

1530年,清化人黎意自稱後黎朝宗室的外孫,在椰州起兵,宣佈恢復黎昭宗光紹年號。後黎朝遺臣紛紛投奔其麾下,短短旬月之間各郡縣紛紛響應,兵至數萬人,屯兵馬漆江。太上皇莫登庸親自征討,但屢戰屢敗,只得退回昇龍,留太師麟國公莫國楨防禦。莫國楨退守宋江。

黎意的勢力越來越大,攻入了西都城。莫登瀛得知此事,率軍親征,與莫國楨合兵擊之,被黎意大敗。此時黎意聲名大振,退往椰州享樂。莫國楨得知黎意無備,率師偷襲,將其擒獲,車裂於昇龍。黎意的殘部逃往哀牢投奔阮淦,使阮淦勢力得到壯大;同時阮淦找到了一位名叫黎維寧的人士,自稱是黎昭宗之子,將其立為皇帝(是為後黎莊宗),試圖讓其歸國復位。[21]

為了防止後黎朝遺臣的叛亂,莫登庸下令收繳全國百姓手中持有的槍劍及尖刀等武器,違者依法論處。這在一定程度上使莫朝的治安狀況有所好轉,出現了「道不拾遺、外戶不閉」的情景。[21]

與明朝的關係[编辑]

早在1522年的時候,黎昭宗出逃山西,黎昭宗的母親鄭氏鸞與弟弟黎椿(即後來的黎恭皇)都未及隨行,留在了昇龍。鄭氏鸞派人秘密出使明朝,通告了莫登庸驅逐國主之事。當時嘉靖帝剛剛繼位,派遣編修孫承恩、給事中俞敦詔諭其國,但在龍州聽說安南大亂,只得返回。1525年,黎昭宗遣使赴明朝貢並請求冊封,希望得到明朝的支持,但被莫登庸阻止。次年莫登庸賄賂欽州判官唐清,要求為其所立的傀儡黎恭皇請求冊封,但唐清被兩廣總督張嵿逮捕入獄,冊封之事成為泡影。[25]

1528年,莫登庸篡奪後黎朝皇位之後,遣使赴明廷,聲稱後黎朝子孫滅絕,無人可以繼承皇位;臨終前囑咐讓大臣莫氏權管國事。同時宣稱莫氏得到了群臣擁戴和百姓的擁護,請求明廷冊封其為安南國王。嘉靖帝派人暗中前往安南訪查,得知莫登庸系篡位,因此暗中訪查黎氏子孫,並痛罵了莫朝的使者。莫登庸畏懼,重金向明朝進貢,雙方關係方才和緩。[22]此後不少後黎朝遺臣逃亡明朝通告其篡位之事,請求明廷協助恢復後黎朝,都因莫登庸通過向邊境官員行賄而失敗了。[23]

1533年,流亡哀牢的後黎莊宗黎維寧策劃重建後黎朝,同時派遣鄭惟僚出使明朝,自稱世孫,通告莫登庸篡位之事。1537年,嘉靖帝下令列舉了莫登庸十大罪,令戶部侍郎胡璉高公韶前往雲貴兩廣調度軍糧,以咸寧侯仇鸞總督軍務、兵部尚書毛伯溫參贊軍務,以都督僉事江桓牛桓為左右總兵,準備發兵征討安南,但在嚴嵩張瓚等人的勸說下取消了計劃。不久雲南巡撫汪文盛抓獲了莫朝的間諜,這使嘉靖帝大為震怒,下令依照原來的計劃征討安南。汪文盛傳檄安南,若有擒獲莫登庸父子者,賞賜官爵及白銀萬兩;同時下書莫登庸處,稱若其能夠投降,即赦免其罪。[24]

得到此消息後,莫登庸派遣阮文泰出使明朝,獻表請降。1540年,莫登庸留皇帝莫福海守國(此時莫登瀛已逝世,子莫福海繼位),自己與侄兒莫文明以及大臣武如桂杜世卿鄧文值等四十餘人自縛,經過邊境的鎮南關(今中越邊境的友誼關),前往汪文盛的軍中投降,頓首認罪;並獻上地圖和金銀珠寶等物,請求內屬明朝的欽州。同時割讓高平一帶的安廣、永安州、澌浮、金勒、古森、了葛、安良、羅浮諸洞土地給明朝。明朝遂取消了入侵計劃。[25][26]

莫登庸派遣阮文泰、許三省等人赴燕京獻表投降,明將毛伯等人也來到燕京,奏稱莫登庸投降之事。嘉靖帝準其投降,令廣西布政司頒賜《大統曆》,封莫登庸為安南都統使,子孫世襲此職,安南內政悉聽其管理。[25][26]

逝世[编辑]

與此同時,後黎莊宗派遣阮淦鄭檢鄭公能賴世榮等人已經攻取了西都清化,佔據了南部的大片土地,在西都重建後黎朝。後黎朝的遺臣紛紛前去投奔,支持後黎朝的莫朝地方官員也紛紛倒向後黎朝,越南進入了南北朝時代[26]

1541年,莫登庸逝世,皇帝莫福海(莫憲宗)開始親政。[26] 死後廟號太祖[2]諡號仁明高皇帝,葬安陵An Lăng)。

後世評價[编辑]

由於莫登庸篡奪了後黎朝的皇位,後來又向明朝投降,傳統越南史官不承認莫氏皇位的正統性,並且給予莫登庸非常差的評價。[20]近代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對其評價也不好,稱他為亂臣賊子和賣國賊[27]越共學者們對莫登庸的評價依然非常差,認為莫登庸投靠外國,「非常無恥」。[28]

家族[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大越史記全書》784頁
  2. ^ 2.0 2.1 《大越史記全書》835頁
  3. ^ 《越南史略》185頁
  4. ^ 《大越史記全書》798頁
  5. ^ 《大越史記全書》809頁
  6. ^ 《大越史記全書》810~811頁
  7. ^ 《大越史記全書》814頁
  8. ^ 《大越史記全書》815~817頁
  9. ^ 9.0 9.1 《大越史記全書》817~819頁
  10. ^ 10.0 10.1 10.2 10.3 《大越史記全書》820~821頁
  11. ^ 《大越史記全書》822頁
  12. ^ 12.0 12.1 《越南史略》186頁
  13. ^ 《大越史記全書》824頁
  14. ^ 14.0 14.1 14.2 《大越史記全書》826~827頁
  15. ^ 《大越史記全書》828~829頁
  16. ^ 16.0 16.1 16.2 16.3 《大越史記全書》831~832頁
  17. ^ 17.0 17.1 17.2 《大越史記全書》834頁
  18. ^ 《越南史略》187頁
  19. ^ 19.0 19.1 《大越史記全書》記載靖國公姓莫,缺名。根據《欽定越史通鑑綱目》記載可知,靖國公原名武護,是莫登庸的妹夫,莫登庸即位後賜姓莫。
  20. ^ 20.0 20.1 20.2 《大越史記全書》836頁
  21. ^ 21.0 21.1 21.2 《大越史記全書》837~840頁
  22. ^ 22.0 22.1 《大越史記全書》837頁
  23. ^ 23.0 23.1 《大越史記全書》838頁
  24. ^ 24.0 24.1 《越南史略》196頁
  25. ^ 25.0 25.1 25.2 25.3 《明史·安南傳》
  26. ^ 26.0 26.1 26.2 26.3 《大越史記全書》845~848頁
  27. ^ 《越南史略》197頁
  28. ^ 《越南通史》,明崢著,204頁
  29. ^ 《大越史記全書》833頁

參考資料[编辑]

太祖皇帝莫登庸
前任:
黎恭皇
大越帝國皇帝
1527年—1529年
繼任:
莫太宗

原因:莫朝建立
越南莫朝君主
1527年—1529年
繼任:
莫太宗
空缺期
原因:無
越南莫朝太上皇
1529年—1541年
空缺期
原因:無
下一位相同頭銜:莫茂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