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莫里斯·拉威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拉威尔
全名 Joseph-Maurice Ravel
出生 1875年3月7日
西布勒
逝世 1937年12月28日
巴黎
所屬時期/樂派 浪漫主义,20世纪印象乐派
擅长类型 芭蕾,管弦乐,钢琴独奏曲,室内乐,艺术歌曲
代表作 芭蕾《达夫尼与克罗埃》《波莱罗》,管弦乐《西班牙狂想曲》《圆舞曲》,两部钢琴协奏曲,钢琴《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镜》《库普兰之墓》《鹅妈妈》(四手联弹)《高贵而伤感的圆舞曲》(均有管弦乐版本),弦乐四重奏,小提琴奏鸣曲,声乐套曲《马达加斯加歌曲》,《自然史》
師從 加布里埃爾·佛瑞
學生/受影響人物 沃恩-威廉斯

約瑟夫-莫里斯·拉威爾法语Joseph-Maurice Ravel,1875年3月7日-1937年12月28日),法國作曲家和鋼琴家。生于法国南部靠近西班牙的山区小城西布勒,1937年在巴黎逝世时,已经是法国与克勞德·德彪西齐名的印象乐派作曲家。

他的音樂以纖細、豐富的情感和尖銳著稱,同時也被認為是二十世紀的主要作曲家之一。他的鋼琴樂曲、室內樂以及管絃樂在音樂史上不容忽視。鋼琴曲諸如《Miroirs》和《夜之加斯巴》是經典的作品;管絃樂例如《達夫尼與克羅伊》,還有替穆索斯基編曲的《展覽會之畫》出色的展示了他以音樂表現光影色彩的技巧。對於大眾而言,最熟悉的應是他的《波麗露》,但他本人不十分看重此作品,並一度把它描述為“沒有音樂的管絃樂曲”。

根據SACEM的統計,拉威爾比其他法國作曲家擁有許多忠實的支持者,使他成為至今最受歡迎的法國作曲家。

职业生涯[编辑]

1882年开始学习钢琴。

1889年进入巴黎音乐学院学习。创作《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一译孔雀舞曲)

1901年创作钢琴曲《水之嬉戲》(jeux d'eau)

1901年-1903年三次参加罗马大奖比赛,全部无功而返。创作《F大调弦乐四重奏

1905年其第四次参赛申请遭拒绝。引起巴黎的艺术界和出版界极大不满,当时的艺术家甚至平民爱乐人士站出来声援,行动导致音乐学院的改组,作曲家福莱出任院长。

1907年创作《西班牙狂想曲》

1908年创作钢琴四手联弹《鹅妈妈》(后改编为管弦乐版本)

1911年创作《达夫尼与克罗埃》和《高贵而伤感的圆舞曲》

1917年创作《库普兰之墓

1922年完成穆索尔斯基的钢琴套曲《图画展览会》的配器

1924年创作《茨冈

1928年创作《波莱罗舞曲

1932年在一次车祸中头部受到猛烈撞击,患上失语症并失去作曲能力。

1937年同意进行开颅手术。手术后昏迷,于12月28日在巴黎逝世,终年62岁。

作品风格[编辑]

早年的拉威尔,追求着别具一格的音乐表现,标新立异的音乐。拉威尔和德彪西有着密切的交往,德彪西的印象派作曲手法很自然就深入到拉威尔初期的创作中。到了后期,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拉威尔更倾向于明确的音乐语言,与那种晦暗的乐句划清界限。他还从西班牙的民族音乐中取材,借以丰富自己音乐的表现力。

虽然和德彪西一样是印象派作曲家,但拉威尔的音乐整体来说与前者迥然不同。德彪西的音乐有一种朦胧的意境,诗意的想像。而拉威尔的作品节奏鲜明。他的作品恪守着古典主义传统,但乐思自由奔放。他的代表作《波丽露舞曲》,全曲14分钟,但是主旋律只有一个,在小鼓无休止的三拍子节奏背景上,由各种乐器演奏的两个17小节的旋律不断反复,通过在不同的乐器中过渡,由弱渐强,最后音乐突然滑进了E大调(旋律大调),达到高潮。乐曲造成了和单纯的手法全不相称的独特效果,让人毫不感到单调沉闷,反而有一种乐曲分秒不断在变化的感觉。

拉威爾自評:『嚴格的說,我不是一個「現代作曲家」,因為我的音樂遠不是一場「革命」,我只是一場「進化」。雖然我對音樂中的新思潮一向是虛懷若谷、樂於接受的,但我從未企圖屏棄已為人們公認的和聲作曲規則。相反,我經常廣泛地從一些大師身上吸取靈感(我從未中止對莫扎特的研究),我的音樂大部分建立在過去的傳統上,並且是它的一個自然的結果。我不是一個擅長寫那種過激的和聲與亂七八糟的對位的「現代作曲家」,因為我從來不是任何一種風格的奴隸,我也從未與任何特定的樂派結盟。』

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评价拉威尔是“精巧的瑞士钟表匠”。

影響來源[编辑]

表面上,拉威爾受到眾多樂派的影響:德布西的印象派、來自俄國和西班牙的國民樂派、以及來自美國的爵士樂——他有一名為Blues(藍調)的G大調小提琴奏鳴曲。而他自己曾說,他沒有一首樂曲不受到葛利格(Edvard Grieg)的影響。

拉威爾在1928年寫道:作曲者必須同時注意個人意識和國家意識的兩個層面。那一年,拉威爾到了美國及加拿大,以火車巡迴的方式在25個城市舉辦鋼琴獨奏會。在不情願地把爵士樂當作一種國家主義音樂的情況下,拉威爾促進了美國作曲家的覺醒:“最大的恐懼在於他們發現自己被神秘的力量催促,他們發現必須要停止自己學院教條式的欺瞞自我意識。因此這些小資產階級(布爾喬亞)作曲家開始以歐洲式的風格寫作自己的音樂”。當喬治·蓋希文遇見拉威爾時,他希望可以追隨拉威爾學習。這位法國人說了:“為什麼要當個二流的拉威爾,卻不當一個一流的蓋希文?”。

拉威爾的兩首鋼琴協奏曲在許多方面表現了蓋希文的風格。在G大調的那一首中,拉威爾說莫扎特聖桑是他材料的來源。

他先前嘗試要寫作一首協奏曲:Zazpiak Bat,但從未完成。這首樂曲的標題反映他的巴斯克血統(他母亲是西班牙巴斯克族人),意義是“The Seven Are One”,七表示七個巴斯克省,而此也常被用作巴斯克民族的象徵。現今仍留下的殘篇顯示他受巴斯克音樂的影響很大。然而拉威爾放棄了這個作品,而把裡面的旋律和節奏使用在他的其他作品中。

拉威爾認為他的對位法教授安得烈·佘達惹,在他作為作曲家的技巧上有很大幫助。而作為管絃編曲者,他學習了各種樂器的音色,為了要使作曲時能夠使用不同的效果。這對於他的管絃技法的幫助可以從自己的鋼琴作品和替其他作曲家編曲的作品,例如穆索斯基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

参见[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音樂欣賞十五講》,蕭復興著,北京大學出版社,p.225,引用拉威爾自述。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