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十五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作者 黃仁宇
出版地  美國
語言 英文
出版者 Yal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日期 1981年
媒介
頁數 278
ISBN 0300025181
《萬曆十五年》
作者 黃仁宇
出版地 美國
語言 中文
出版者 中華書局
媒介
頁數 264
ISBN 9787101052039(中国大陆)
9578876017(台湾)

萬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Th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是歷史學家黃仁宇最负盛名、也是體現其「大歷史觀」的一部明史研究專著。其著作主旨在書中末段看出:「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

內容概要[编辑]

一般史家認為的明朝滅亡之起點,如萬曆十年(1582年張居正去世,萬曆二十年(1592年援朝鮮之戰,萬曆三十一年間的「妖書案」,接下來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起的「三大案」(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的薩爾滸之敗等。與這些年份相比,萬曆十五年(1587年)雖然有海瑞戚繼光的去世,但終究只是無足輕重的一年,也即如其英文版的書名:無關緊要的1587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但黃仁宇提出與其他史學者不同的看法,指出此一年似是無重大動盪,實際上可能卻是明朝發展至盡頭而步向滅亡的一年。黃仁宇引用典籍,特別是《神宗實錄》,就此年中發生的立儲之爭和一連串使萬曆帝感到大為不快的問題作分析,研究發生在萬曆帝身上的變化。黃仁宇指出,雖然最後萬曆帝在種種問題上妥協,但他由此怠政三十三年,可能是他對抗無效之後,對文官集團的一種報復方式。由此可以理解,明朝的皇帝表面看是有其無限權力,但終歸也要受到傳統文化和文官集團的掣肘。

另外書中還提到海瑞戚繼光李贄等人,也是受到傳統文化的掣肘,而得不到有意義的發展。對海瑞,黃仁宇形容「他虽然被人仰慕,但没有人按照他的榜样办事,他的一生体现了一个有教养的读书人服务于公众而牺牲自我的精神,但这种精神的实际作用却至为微薄。」;對戚继光,黃仁宇評「戚继光的求实精神,表现于使革新不与传统距离过远。」;而對李贄,黃仁宇也評說李贄不過是反映明朝在儒家倫理文化趨於僵化下,思想界的苦悶和困局。

目錄[编辑]

  1. 自序
  2. 第一章 萬曆皇帝
  3. 第二章 首輔申時行
  4. 第三章 世間已無張居正
  5. 第四章 活著的祖宗
  6. 第五章 海瑞——古怪的模範官僚
  7. 第六章 戚繼光——孤獨的將領
  8. 第七章 李贄——自相衝突的哲學家
  9. 附錄及後記
  10. 附錄一
  11. 附錄二
  12. 參考書目
  13. 《萬曆十五年》和我的大「歷」史觀
  14. 陶希聖讀後記

出版概況[编辑]

本書原寫作語言為英文,初稿成於1976年夏季。本書的出版曾遭遇「無數挫折」。英文稿在美國多家出版社輾轉,均因風格新異而不被接受。商業性質的出版社認為,本書雖然提及宮廷生活、妃嬪間恩怨,但又因海瑞而涉及明朝財政,因李贄而涉及中國思想,應屬於學術著作。而大學出版社則認為這書既不像斷代史,也不像專題論文,實在是不倫不類,也不願承印。只有耶魯大學出版社毅然排除成見,答應出版。1981年耶魯大學出版社(Yale University Press)印行(ISBN 0300028849),並獲得美國國家書卷獎(American BookAwards)1982年1983年歷史類好書兩次提名。

簡體中文版於1982年5月由北京中華書局出版(250頁,ISBN 7-101-01491-7),由其好友廖沫沙題箋,印在封面。後來陶希聖很欣賞這本書,就在1985年6月其主持的臺北食貨出版社印行正體中文版(ISBN 957-8876-01-7),並為之寫讀後記附於書後。2006年,为纪念此书问世30周年,中华书局又重新校订出版了简体中文“增订纪念版”。本書除中文外,亦被翻譯成法語德語日語出版。

內容敘事探討[编辑]

歷史學家江政寬認為《萬曆十五年》中,黃仁宇對人物的刻畫往往帶有一點心理史學的影子,在以往,人物的心思一向是文學家馳騁的領域,黃仁宇雖然去揣測人物的想法、動機等,但不能意味這非歷史研究,因為黃仁宇的推論或想像皆有廣博的史料支撐,故應將之可視為「以文學手法撰成的歷史著作」。也因如此,冰冷的歷史在黃仁宇的筆下生動的展現在讀者的眼前。不過黃仁宇的敘事體仍有其缺點:第一點、黃仁宇勾勒人物心思的筆法是經由「結果論」而產生的,因為歷史已經發生過,所以黃仁宇才有能其推斷,這與心理學家所使用的方式不同,因此黃仁宇的推斷是否妥貼,還有待商榷。第二點、在歷史想像的部分黃仁宇用的是「肯定」的語句表達,因此人物在無形中就被附加上了黃仁宇想像的性格,顯然太過武斷而不夠謹慎,可謂歷史想像發揮過了頭。

黃仁宇在書成後,寄往劍橋。李約瑟看完後,寫信給他說:「哎呀,一切靠抽稅而轉移!」[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黃仁宇,《中國大歷史》中文版自序,台北聯經,一九九五年出版。

文章[编辑]

  • 〈《萬曆十五年》今再登香港舞台〉,大公報網訊,2006年9月15日。
  • 〈《萬曆》學生專場怪現象〉,大公報,2006年9月19日。
  • 〈從黃仁宇到胡恩威的《萬曆十五年》〉文匯報,2006年4月30日。
  • 江政寬:〈歷史、虛構與敘事論述〉,收錄于 盧建榮 主編:《文化與權力─台灣新文化史》(臺北:麥田出版,200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