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云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葛雲飛
葛云飞

大清誥授振威將軍提督銜
浙江定海鎮總兵
籍貫 浙江紹興府山陰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鵬起,一字雨田,號淩臺
諡號 壯節
出生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
浙江山陰縣
逝世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
(1841年10月1日)
浙江定海縣
墓葬 葛雲飛墓
親屬 (父)葛承升
(子)葛以簡葛以敦
出身
  • 道光三年(1823年)同武進士出身
著作
  • 《名將錄》
  • 《製械製藥要言》
  • 《水師緝捕管見》
  • 《浙海險要圖說》
  • 《詩文集》

葛雲飛乾隆五十四年-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即1789年-1841年10月1日),字鵬起[1],一字雨田[2],號淩臺,浙江省紹興府山陰縣天樂鄉山頭埠村(今屬杭州市蕭山區)人。清朝将领。以武進士開始軍旅生涯,在浙江任職多年,官至定海鎮總兵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在定海英軍作戰,壯烈殉國。身後朝廷追諡壯節,入祀昭忠祠。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葛雲飛出生在浙江山陰縣天樂鄉山頭埠村一個下級軍官家庭。父葛承升,武举出身,在家賦閒多年。葛雲飛在父親的影響下,自幼讀書習武。他對歷代愛國將領非常仰慕,讀《宋史·岳飛傳》時,对岳飛“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3]的名言讚賞不已,曾對人說:「此举其大者而言耳,非谓武将可以爱钱也。」[4]他還把漢代明代11位名將的事迹編寫成《名將錄》,籍以鞭策自己。

軍旅[编辑]

道光三年(1823年),葛雲飛中式癸未科三甲二十一名武進士[5]。授官守備,在浙江水師服役。任內盡心職守,微服巡視近海,抓捕盜賊。他曾偽裝成商船,引誘海盜,拿獲極多。海盜甚至有「莫逢葛,必不活」的說法。[6]

道光七年(1827年),署黃巖鎮中營守備,護理中軍遊擊[7]。道光八年(1828年),任溫州鎮標中營守備,次年署提標右營遊擊。道光十一年(1831年),署定海鎮標中營遊擊,同年實任黃巖鎮標右營遊擊[7]。道光十三年(1833年),署乍浦水師營參將。道光十五年(1835年),任福建烽火門參將。同年署浙江瑞安副將,次年正式任職[7]

道光十八年(1838年),葛雲飛署任定海鎮總兵,次年實授。不久,因父喪丁憂歸里。[8]

守備[编辑]

道光二十年(1840年)鸦片战争期間,英軍進犯定海,總兵張朝發戰敗,定海失守。巡撫烏爾恭額、提督祝廷彪命守孝中的葛雲飛墨絰從軍[9]。閩浙總督鄧廷楨也薦其可用。於是葛雲飛再署定海鎮總兵,主持收復定海。

葛雲飛籌畫先守後戰,扼招寶、金雞兩山要害,列砲於江岸,建造土城,召集舊兵訓練,士氣逐漸振奮。次年,欽差大臣琦善擅自與英國代表義律在廣東簽訂《穿鼻草約》,以香港島換取定海。欽差大臣伊里布命葛雲飛率所部渡海收復失地,然後釋放俘虜,并與壽春鎮王錫朋、處州鎮鄭國鴻同往。此後,裕謙接替伊里布,改議戰守。葛雲飛認為定海三面環山,臨海一面缺乏屏障,建議在海邊建築土城,并在竹山、曉峯嶺增設砲臺,又在五奎山、吉祥門、毛港設置防禦工事,互為犄角。然而,裕謙以耗費巨大加以拒絕。葛雲飛又申請預支自己三年養廉銀作為經費,裕謙認為葛雲飛借此要挾,對其更加不滿。不久,裕謙親至定海,見葛雲飛以青布包頭,身著短衣草鞋,奔走於烈日之下;又聽聞其巡洋捕盜,臂膀受傷,竟搶奪盜匪刀刃反擊,方才嘆服葛雲飛之忠勇。[10][11]

殉國[编辑]

英軍攻佔定海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二(1841年9月26日),英軍數千人又犯定海,葛雲飛傳信大營,請求增援,上級卻疑心其虛張聲勢,令其死守,不要指望援軍到來。葛雲飛令在竹山門、東港浦砲擊敵艦,英軍暫退。葛雲飛以功加提督銜。葛雲飛屯兵海邊土城,王錫朋、鄭國鴻分別防守曉峯、竹山。英軍再次進攻,葛雲飛首當其衝。英軍以山為屏障,砲擊守軍,葛雲飛隔山發砲回應。當夜,英軍乘霧進逼土城,葛雲飛砲中載藥敵船。此後幾日,英軍先後攻佔曉峯嶺、竹山門,王錫朋、鄭國鴻均殉國。八月十七(10月1日),定海縣城陷落。英軍繼而大舉進攻土城,葛雲飛知道大勢已去,將官印交付隨從,率領親兵二百,持刀殺入敵陣肉搏,左沖右突至竹山麓,頭面右手被砍傷,身受四十餘創。最終砲彈洞穿胸背,壯烈殉國。據載,葛雲飛至死仍立於崖石之上,雙手握刀,巍然不倒。此戰共持續六晝夜,終因雙方實力懸殊,清軍幾乎全軍覆沒,三鎮總兵皆殉國。定海義勇徐保夜背負雲飛遺體,浮舟內渡。[12][13]

《清史稿》在葛雲飛等將領傳記之後論道:「海疆战事起,既绌於兵械,又昧於敌情,又牵掣於和战之无定,畏葸者败,忠勇者亦败。专阃之臣,忘身殉国,义不返踵,亦各求其心之所安耳。呜呼,烈已!」

身後[编辑]

葛雲飛死訊上聞,宣宗揮淚下詔,賜金治喪,依照提督例給予卹典,追贈騎都尉兼一雲騎尉世職,諡壯節,入祀昭忠祠,并建专祠祭祀。[14]御製祭文曰[15]

朕惟良臣蹇蹇,昭大義於匪躬;巨典煌煌,沛鴻恩於賜恤。唯忠貞之克篤,斯褒予之重申。爾原任浙江定海鎮總兵提督銜葛雲飛,識邃韜鈐,律嫻步伐。初膺甲第,旋攝水師。薦牘屢登,不愧干城之選;崇階洊陟,疊邀綸綍之榮。邇以螳怒當車,蛙鳴自井。念兵戎之未靖,資驃騎之先驅。叱咤風雲,施壯士天山之箭;超騰矢石,帥丈人地水之師。同仇者一德一心,賈其餘勇;連戰於六晝六夜,誓不空還。軍鵝鸛而皆驚,賊鯨鯢而待掃。方謂金精氣壯,離披麾下之塵;何期石鼓聲沈,倉卒矛頭之慟。忠魂不返,毅魄猶馨。覽奏心傷,為之涕隕。畀殊恩更及其子,式煥新綸;命大吏常恤其家,重頒內帑。秩均一品,義設專祠。於戲!鼓鼙思將帥之臣,易名兩字;俎豆視功宗之禮,炳節千秋。靈如有知,尚其歆格。

著作[编辑]

葛雲飛善武能文,著作有《名将录》、《制械要言》、《制药要言》、《水师缉捕管见》、《浙海险要图说》及詩文集。[16]

家庭[编辑]

葛雲飛對母親張氏十分孝順。其母亦深明大義。葛雲飛在家為父戴孝,在田間躬耕時,接到出征之命。雲飛趕回家稟告張氏,張氏鼓勵道:「金革無避,汝受國恩厚,行矣,勿復疑。」雲飛殉國之後,義勇搶下遺體,運送回鄉,張氏一慟即止,只說:「吾有子矣!」以兒子為榮。[17][11]

葛雲飛有兩子以簡、以敦。雲飛殉國後,朝廷分別賜予二子文、武舉人。後來以簡承襲世職,官至甘肅階州知州;以敦官至守備[18][19]

紀念[编辑]

葛雲飛墓[编辑]

葛雲飛歸葬家鄉,同年墓成,由宗稷辰爲其撰寫行狀,邵懿辰攥寫墓表。[20][21][22]其墓至今尚存,位於蕭山區所前镇三泉王村石板山南麓。1981年,浙江省人民政府重新公佈爲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3]

葛云飞墓在山樹之間。墓以石砌围墙,以石板压顶。墓高4.2米,面宽7.5米,深8米。面阔五间,居中三间内凹,刻有“诰授振威将军追赠太子少保葛壮节公之墓”。正脊刻清文宗御筆“忠荩可風”,两側刻“泉台光宠泽,抔土奠忠灵”。墓前以石板铺地,设石質祭桌。两梢间外凸,与明、次间前室前沿平齐,并封以拦板。兩側設有望柱,高2.65米,上有柱雕狮子。清王端履曾攥聯:“视死竟如归,遇大节不可夺志;临难无苟免,惟杀身乃得成仁”。

三忠祠[编辑]

爲旌表定海之戰中為國捐軀的葛雲飛、王锡朋鄭國鴻三位總兵,清宣宗下詔,待定海收復之後,在當地建立專祠,將三人合祀[24],并在原籍各建专祠[25]。道光二十六年(1856年),中英訂立《退還舟山條約》,英軍退出定海,清廷方得以開始修建三忠祠。由於資金緊張,在原關帝廟啟忠祠附祭。光緒十年(1884年)台州知府成邦干重建。其原址在城內和昌弄庭佐小学內。1989年12月12日,三忠祠被列入浙江省文物保護單位名單。1995年,三忠祠遷往竹山晓峰岭南岗墩,并建立定海鴉片戰爭紀念館。[26]

三忠祠建筑面积580平方米,有前、后大殿及东西厢房等组成。后大殿面阔五间,明间抬梁式,左右次、尽之间为穿斗结构,用七桁,中有三总兵塑像,且立有“新建三忠祠碑记”及“迁建三忠祠碑记”各一通。分别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及1990年代迁建时所立。[27]

註釋[编辑]

  1. ^ 《續碑傳集》冊4卷64,頁641
  2.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史館傳稿,701007730號
  3. ^ 《宋史·岳飛傳》:帝初为飞营第,飞辞曰:「敌未灭,何以家为?」或问天下何时太平,飞曰:「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
  4. ^ 《民国绍兴县志资料·葛云飞传》
  5. ^ 《葛壯節公年譜》
  6. ^ 《郎潛紀聞初筆·卷七》(葛壯節父子名將):葛壯節公雲飛為水師名將,嘗偽作商舟以誘賊,東南海盜,擒刈極多。賊中謂之謠曰:「莫逢葛,必不活。」
  7. ^ 7.0 7.1 7.2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70100649號
  8.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葛雲飛,字雨田,浙江山陰人。道光三年武進士,授守備,隸浙江水師。勤於緝捕,常微服巡洋,屢獲劇盜,有名。洊擢瑞安協副將。十一年,署定海鎮總兵,尋實授。以父憂歸。
  9. ^ 古人居喪,在家守制三載,丧服為白色;如有戰事,須出任軍職者,則服黑衣以代,稱“墨絰从戎”。
  10.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二十年,英兵犯定海,總兵張朝發戰敗失守,巡撫烏爾恭額、提督祝廷彪強起雲飛墨絰從軍,總督鄧廷楨亦薦其可倚,署定海鎮。雲飛議先守後戰,扼招寶、金雞兩山,列砲江岸,築土城,集失伍舊兵訓練,軍氣始振。英人安突得出測量形勢,以計擒之,敵始有戒心。雲飛乘機圖恢復,未果。二十一年,廣東議款,以香港易定海,欽差大臣伊里布令雲飛率所部渡海收地,然後釋俘,以二鎮帥偕往。二鎮者,壽春鎮王錫朋、處州鎮鄭國鴻也。既而裕謙代伊里布,改議戰守,雲飛以定海三面皆山,前臨海無蔽,請於衜頭築土城,竹山、曉峯嶺增砲臺,而衜頭南五奎山、吉祥門、毛港悉置防為犄角。裕謙以費鉅未盡許,則請借三年廉俸興築,益忤裕謙。尋至定海,見雲飛青布帕首、短衣草履,奔走烈日中;又聞其巡洋捕盜傷臂,奪盜刃刺之,始服其忠勇。
  11. ^ 11.0 11.1 《冷廬雜識·卷四·葛壮节公》:山陰葛壯節公雲飛,為定海總兵,以父憂去官。逾年,英夷陷定海,大府以書屬公墨從軍事。公方督耕田間,即趨歸白母,母張太夫人曰:「金革無避,汝受國恩厚,行矣,勿復疑。」遂詣鎮海,請盡出勁兵扼金雞、招寶兩山間,又以計俘夷軍師安突得,夷大驚擾。公設計請乘機收復,巡撫烏不能用。已而有通市之議,大府命公率所部往收定海,而以壽春鎮總兵王錫朋、處州鎮總兵鄭國鴻帥師協守,時道光辛丑二月也。公以南道頭空曠,增築土門。又請自竹山門至摘箬山遍列炮,縣治後曉峰嶺築炮台,以杜侵越;小竹山門下塞其江路,對土城諸島均置防守,使夷舟不得近,謂必如是則定海可固。督師裕謙以費辭,則請借三年俸廉興築,督師怒曰:「是挾我也!」堅不許。
  12.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迨英兵復來犯,砲擊敵艦於竹山門、東港浦,迭卻之,加提督銜。於是雲飛屯衜頭土城,錫朋、國鴻分防曉峯、竹山。雲飛獨當敵衝,敵連檣進突,登五奎山,砲擊紅衣夷目,乃退。次日,敵蔽山後發砲仰擊,亦隔山應之。夜,敵乘霧至,直逼土城,砲中載藥敵船,轟殲甚眾。越日,乃肉搏來奪曉峯嶺,分攻竹山門,錫朋、國鴻皆戰歿,縣城遂陷。敵萃攻土城,雲飛知不可為,出敕印付營弁,率親兵二百,持刀步入敵中,轉鬥二里許,格殺無算。至竹山麓,頭面右手被斫,猶血戰,身受四十餘創,砲洞胸背,植立崖石而死。定海義勇徐保夜負其尸,浮舟渡海。是役連戰六晝夜,斃敵千餘,卒以眾寡不敵,三鎮同殉。
  13. ^ 《冷廬雜識·卷四·葛壮节公》:八月,夷再犯定海,眾二萬餘,我兵合三鎮僅四千。飛書大營請濟師,督師疑其張大,戒死守毋望援。公苦戰六晝夜,日僅啖數餅,耆老有煎參以進者,公投諸水與眾共飲之,士卒畢感奮。戊戌,天大霧,夷全隊逼土城。公聞風帆海水聲,知夷艫將至,炮擊焚之。夷倏遁,分道攻曉峰、竹山,曉峰無炮,夷眾奪間道上,並攻破竹山門,遂下薄土城。時土城兵分守他所,麾下僅二百人。公率以拒敵,持短兵奮呼而進,殺戮無算。至竹山門方仰登,一酋長刀劈公面,去其半,血淋漓,徑登,酋駭,乃以炮背擊公,洞胸,穴如碗,前後四十餘創,遂卒。定海義勇徐保夜跡公屍於竹山門,雨霽,月微明,見公半面宛然立崖石上,兩手握刀不釋,左一目睒睒如生。欲負之行,不能起,拜而祝曰:「盍歸見太夫人乎?」負之起,乘夜內渡。
  14.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事聞,宣宗揮淚下詔,賜金治喪,卹典依提督例,予騎都尉兼一雲騎尉世職,諡壯節。
  15. ^ 《冷廬雜識·卷四·葛壯節公》
  16.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雲飛兼能文,著有《名將錄》、《製械製藥要言》、《水師緝捕管見》、《浙海險要圖說》及詩文集。
  17.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事母孝,母亦知大義,喪歸,一慟而止,曰:「吾有子矣!」
  18.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賜兩子文武舉人,以簡襲世職,官至甘肅階州知州;以敦官守備。
  19. ^ 《郎潛紀聞·卷十一》(葛壮节公父子之忠节):葛壮节公父子继世忠节,前卷纪之。顷读先师徐柳泉先生文集,有书公年谱后一篇,尤为详晰。公自号凌台,分字二公子:长曰以简,字小凌;季曰以敦,字小台。公殉节后,宣宗震悼,始用一品例,赏世职。复以文武二举人,分赐二公子,及岁召见,并命入官。小凌官甘肃同知,小台官湖北守备,二公子皆骨鲠有父风。小凌以不肯媚上官,被劾,宣宗念公忠烈,寝其奏不行。小台以安陆营守备擢都司,击河南溃贼有功,文宗赏花翎;咸丰五年,与贼力战,殉难随州,上命以游击例优恤,即前卷所称银枪小葛者也。先是山阴宗侍御稷辰为公建专祠,既成,请匾额,上书“忠荩可风”四字赐之。至是,请以敦祠中,上复俞允。国家轸念死事之臣,若斯其厚,凡为臣子者,所当观感而奋发矣(又公自赞小影云:“外貌桓桓,中心烈烈,智勇兼资,万人之敌。”亦见先生书后中。先生盖谓惟公实克践其言云)。
  20. ^ 《浙江定海震總兵壯節葛公行狀》,《續碑傳集》冊4卷64,頁641-649
  21. ^ 《振威將軍提督銜浙江定海鎮總兵諡壯節葛公墓志銘》,《續碑傳集》冊4卷64,頁649-652
  22. ^ 《葛壯節公墓表》,《續碑傳集》冊4卷64,頁652-655
  23. ^ 葛云飞墓 蕭山文化
  24. ^ 《清史稿·列傳一百五十九》:三镇死事最烈,并入昭忠祠。定海收复,建立专祠,合祀云飞、锡朋,并许原籍各建专祠。
  25. ^ 《清史稿·本纪二十》:冬十月戊戌,敕建定海阵亡总兵葛云飞、郑国鸿专祠。
  26. ^ 三忠祠 浙江省文物局
  27. ^ 三忠祠 定海区文物办

参考文献[编辑]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中華書局點校本。
  • 张世庆,《葛云飞传》,《民国绍兴县志资料》,第1辑,第15册。
  • (清)陆以湉,《冷廬雜識
  • 《續碑傳集》
  • 《郎潛紀聞》
  • (清)葛以简,《葛壮节公年谱》,清道光年間刻本
  • 《葛云飞史料选辑》,《萧山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政协萧山市委员会文史工作委员会、萧山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萧山市文化局合编
  • 《葛云飞史事考略》,王炜常,《舟山文史资料》,第2辑,199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