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作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董作賓
董作賓
中華民國第一屆中央研究院院士
性別
籍貫 河南南陽
研究領域 中國上古史甲骨學考古學
經歷
代表作

《甲骨文斷代研究例》
《殷墟文字乙編》

董作賓(1895年3月20日-1963年11月23日)[1],原名作仁(入學後名),字彥堂,號平廬。河南南陽人。知名文史學者,在考古學殷商史文字學書法篆刻藝術等方面頗有貢獻。曾任福建私立協和大學國立中州大學教授,國立中山大學副教授,臺灣大學文學院和臺灣省立師範學院教授。1951年1至1955年8月,任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2]

生平[编辑]

1923年入新成立的國立北京大學國學研究所為研究生,開始研究甲骨文。1925年,至福州,任協和大學國文系教授,翌年改任中州大學文學院講師。1927年,南下廣州,任中山大學副教授。1928年,受聘為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編輯員,前往小屯調查。史語所從該年至1937年,針對河南安阳殷墟發掘甲骨15次,董作賓參加了前7次和第9次發掘[3],將收集到的甲骨文分為五期:盤庚武丁時代、祖庚祖甲時代、稟辛康丁時代、武乙文丁時代、帝乙帝辛時代[4]。被譽為甲骨學四堂之一。1947年任美國芝加哥大學中國考古學客座教授。[5]1948年回國。[5]1949年,隨國民政府遷臺。1950年擔任《大陸雜誌》發行人並編《臺大文史哲學報》。

董舉家來台之後,生活貧困,家中十餘口,食指浩繁[6]。1955年8月,他应香港大学之请,赴香港大学东方文化研究所任研究员[7]。1958年,胡适由美抵台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后,力邀董作宾返台,史语所成立“甲骨学研究室”[8],由董作宾担当主任主持工作。1959年忽膺中風,不能言語,“入臺大醫院治療三月而愈,然自後語言即告蹇澀”。1963年心臟病發去世,這天是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身亡之日[9],安葬於台北市胡適公園[10]

腳注[编辑]

  1. ^ 農曆生日為三月初一。
  2. ^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历届所长">
  3. ^ 石璋如:〈董作賓先生與殷虛發掘〉
  4. ^ 董作賓:《甲骨文斷代研究例》
  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E3.80.8A.E5.8F.A4.E4.BB.8A.E6.96.87.E9.81.B8.E8.A8.BB.E3.80.8B.E7.AC.AC.E4.B8.89.E5.8D.81.E4.B8.83.E6.9C.9F的引用提供文字
  6. ^ 岳南《南渡北歸》:“董作賓在臺大考古人類學系兼課後,有幾位要好的同事經常看到他每次下課回家,都從校內的小賣部買一包花生米邊吃邊走,且吃得很香甜的樣子,就問他為何總是買花生米吃?董說講完課後肚子就有點餓,吃幾個花生米充饑,別的買不起,花生米便宜些。對方不解地問,為何不拿到家中再吃?董一邊用手指捏著花生米往嘴裡送,一邊不好意思地笑笑說:‘我家食指浩繁,拿回去,這包花生米就不是我的了。’”
  7. ^ 1956年,董作宾在香港发表《甲骨学前途之展望》一文,以忧伤的笔触写道:“展望世界,甲骨学的前途,甚是暗淡。甲骨学的沉闷,也就是中国史研究之消极停滞,茫无端绪了。”
  8. ^ 据石璋如说:“就编制而言,成立室而非组,是因为在组织规程中,室可大可小,大者可与所平等,小者可附属于所。不过这时我们也没有想太多。”李敖曾表示:“董作宾丢掉史语所所长以后,无组可归,于是专门成立了一个甲骨学研究室,这是为了脱离李济的压力、挽回自己面子的一个伏笔他也预备有朝一日脱组而出,另成立甲骨学研究所。可是所未成而身先殁。”(《从蔡元培到胡适——中研院那些人和事》)
  9. ^ 據石璋如回憶:“到11月23日,董作賓先生也過世了,恰逢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身亡日,我們說董先生是大人物,能與甘迺迪同日過世。董先生的身體底子並不壞,只是不愛運動,而且董先生既忙著《大陸雜誌》社的事,又擔任所長,去香港任教回臺又擔任甲骨文研究室主任,事情非常忙,因此同仁曾勸他裝假牙,但他忙到沒有空去。牙齒不好就吃不好,連帶消化不好影響建康。董先生要是早日治好牙齒的問題,身體就容易養好了。”(《从蔡元培到胡适——中研院那些人和事》)
  10. ^ 董作賓(已故)的個人資料-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網站
OracleShell.JPG 甲骨學四堂
羅雪堂 | 王觀堂 | 董彥堂 | 郭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