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蒋彦永(1930年10月4日 ),浙江杭州人,中國當代著名外科醫師。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軍階。持不同政見者;他在SARS事件中率先向外界披露中國大陸的嚴重疫情而闻名。另外,他担任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和中华医学外科学会北京分会委员。

蒋彦永学术著作甚丰,发表过《原发性腹膜后肿瘤的外科处理》等40多篇论文,并有《胃肠病学手术》、《普外手术并发病与局部解剖关系》、《原發性腹膜後腫瘤外科學》等专著问世。

經歷[编辑]

蒋彦永出身于杭州的金融世家,祖父蒋抑卮曾留学日本,是当年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为主的商业银行——浙江兴业银行的创办人。父亲继承祖业,成了银行家。

1949年進燕京大學醫學系預科,195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並轉至協和醫學院(燕京大學醫學系併入協和),1957年畢業後分配到解放軍總醫院工作,文革期間(1967年12月)遭下放到青海军马场勞改直至1971年10月,1972年重返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1980年代出任外科部主任,擅長腹膜后巨大肿瘤手术,曾為高官和平民動手術治療癌症,以其精湛醫術與拒收紅包贏得“清廉醫生”美譽。其後升為301医院院长,因拒绝赞同镇压1989年学生运动,被迫在1993年退休。[來源請求]

揭發非典[编辑]

2003年4月3日,時任衛生部長張文康公開稱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國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蔣彥永得悉言論後在翌日把掌握到的真實情況──包括他身處的301醫院與302醫院、309醫院的確診和疑似病例告訴給兩家媒體(央視國際頻道與香港凤凰卫视)反映未果,四天後美國媒体《華爾街日報》與《时代周刊》得悉後主動找到蔣,蔣透過接受訪問從而把國內疫情公開,因而引发舆论之重视,中国政府公开了SARS防治工作的情况;同月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華調查疫情,病例數字與蔣彥永掌握的基本相似,並引起政治局高層重視,促進全面公佈病例數字之餘,並同時免去張文康孟學農職務。

2004年8月,蔣彥永榮獲菲律賓麥格塞塞公共服務獎。據官方網站報導,蔣彥永「勇於揭露SARS疫症真相,從而拯救了不少生命」。

政治立場[编辑]

1990年代初,蔣彥永寫過一封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的信件但沒有引注意,2004年3月人大政协两会期间,通過李銳向当局写信要求正名六四天安门事件。这封信在互联网上流传着若干版本,但其真实性均存在争议。1989年發生在北京六四事件中,曾經不斷有中國人民解放軍使用達姆彈鎮壓民眾的說法,並且在因鎮壓而去世的學生身上發現此类子弹残留弹头的紀錄。時任解放軍301醫院外科部主任的蔣彥永便曾親自加以證實。[1][2]

据外电报道与蒋友人、家人透露,2004年6月1日蒋彦永和妻子华仲尉从住所前往301医院途中被当局“带走”,但是中国政府声明否认此事。华仲尉女士在被禁两周后获释,蒋彦永医生本人也已于2004年7月19日被释放,此后一直对他实行监视居住,处在软禁状态。2005年3月22日重獲行動自由,但以非程序方式告知了诸多限制措施,如不得接受采访[3]。有消息稱,蔣彥永是受到軍方內部審查。2005年7月,蔣彥永準備與太太前往美國加州探望女兒蔣瑞時被禁止出境。蔣彥永提出解除與301醫院的所有關係、讓他退出解放軍部隊但未獲准許[4][5],但蔣彥永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稱生活和科研没有受到任何限制。SARS後露面比較少是因為對流行病了解很少,沒甚麼好說[6];而不能接受採訪的原因是先要得到醫院批准[7],否則就違背了軍隊有關紀律。

蒋彦永医生的堂兄蒋彦士中華民國官僚,曾在台湾担任总统府秘书长、教育部长和外交部长。[8] 有人认为,这层关系可能加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对其的怀疑。[來源請求]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