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侵略歐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蒙古侵略歐洲又名长子西征,是蒙古帝國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后的第二次大规模的西征。1235年开始至约1242年,历时约8年,因由各族宗王长子或长孙(术赤次子拔都、窝阔台长子贵由拖雷长子蒙哥察合台长孙不里等)率兵西征,故称“长子西征”。這場戰爭,名义上由拔都擔任总帅,實際上由速不台領軍,統領军队总数估计在十二万人以上,摧毀了基輔羅斯弗拉基米尔公国東斯拉夫列國,並在蒂萨河之战匈牙利王國,在列格尼卡战役滅了分裂中的中世纪的波兰。1235年春,在遣阔出南征的同时,窝阔台汗又遣拔都贵由蒙哥不里西征。打從13世紀,歷史學家都在爭論蒙古人對東歐用兵在宏觀歷史的重要性。大多數軍事史家都認為,這次軍事行動的目的,在於擴充蒙古帝國的西部疆域,並透過對波蘭及匈牙利帶來致命性的攻擊,令西歐諸國震懾,從而確保蒙古帝國在俄羅斯的領土安全。

征服俄羅斯列國[编辑]

攻灭不里阿耳(bulghars[编辑]

1235年,窩濶台汗命令拔都征服俄羅斯。西征軍的主力由拔都、蒙哥貴由牽頭。

1236年春,贵由、蒙哥率军西向,历夏迄秋,进抵不里阿耳之域,与前来的术赤家族的拔都、唐古等会合。保加尔人早期居住于黑海以北及高加索一带,似为芬种、斯拉夫种和突厥种的混合部落。七世纪,在可萨人的打击下,分两支逃亡。一支留居在亦的勒河(Itil,又作也的里河,即今伏尔加河)上游卡玛河汇流处;令一支西走多瑙河上。蒙古军猛攻袭取了“以阵地坚固和资源丰富而闻名全世的不里阿耳城”,大加屠杀,然后焚毁了这座城市。其冬,蒙古军循河而下。居于乌拉尔河与伏尔加河之间玉里伯里山(Ilberi)的钦察部(为突厥种氏族)主忽鲁速蛮先已遣使归款于蒙古,至是,其子班都察举族迎降。另一部落首领八赤蛮(Bachman)坚持抵抗,他们隐伏在伏尔加左岸的丛林中,不时对蒙古军袭击。1237年初春,蒙古军以猎圈形进行搜索,八赤蛮被迫逃至宽田吉思海(里海)的一个小岛上。蒙哥率军乘风破浪,生擒八赤蛮。附近的阿兰部(Asut)、哈赤儿兀库剌(Qachir Ukula)亦被征服。不里阿耳与钦察部的征服,使西进斡罗思的门户大开。蒙古军队从此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无所顾忌地发起强大多的远征。

斡罗思(Orus)的征服[编辑]

重返弗拉基米尔雅罗斯拉夫·弗谢沃洛多维奇,俄羅斯中世紀版畫。

1237年秋,各王子一起集会,决定从东北斡罗思乘冬直入,穿过莫尔多瓦人地区。1237年12月,抵達位於今日俄羅斯中部梁贊州奥卡河中流的也烈赞侯国。蒙古派出使者,要求投降和纳贡:无论高低贵贱,均需缴纳其所有财富之十分之一。里亚赞人拒绝。蒙古军便包围该城,经过五天激战,1237年12月21日,蒙古军攻克苏兹达尔,并焚毁了这座城市。1238年,又进逼莫斯科,摧毁了这一城市。蒙古军对莫斯科的占领不仅完成了对弗拉基米尔公国的侧翼包围,同时也直接威胁包括诺夫哥罗德公国的北部斡罗思全境。该年2月,蒙古军包围弗拉基米尔城,蒙哥亲自率领主力猛攻,于六天后,1238年2月8日攻克。然后又相继攻陷其余城。之后,由孛栾台率领的蒙古大军立即向北推进。3月4日,尤里二世大公率领迎战的军队在昔迪河地区被蒙古军全歼。由于担心春天将至,冰雪融解,道路泥泞难行,蒙古军便撤军向南行进。在途经小城科泽尔斯克时,蒙古军以为城小易取,发起攻击,却遭到了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城中军民拼死抵抗,直至最后一批抵抗者都英勇牺牲。蒙古军被阻滞城下长达七个星期,并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便撤至顿河下游盆地进行休整。1239年,蒙哥进攻阿速,包围其都城,历时三月之久才攻下(1240年1月)。又向切尔克斯人发起进攻,杀其国王。昔班、不里等部侵入劫掠克里米亚半岛,别儿哥则率军进攻钦察。该年秋,贵由、蒙哥奉诏东还。1240年,蒙古军经过休整后重新西进。入秋后,攻占并摧毁了佩列亚斯拉夫切尔尼戈夫两座城市,又进逼基辅,蒙古军派使者劝降,但使者被杀。于是蒙军大举进攻,数日后(12月6日)攻克该城,大肆烧杀抢掠,彻底摧毁了整座城市。然后蒙古军继续挥师西进,乌克兰右岸一些低级公爵全部臣服于蒙古。

进掠波兰与匈牙利[编辑]

1241年春,蒙古军兵分两路,主力由拔都及其诸兄弟、骁将速不台率领入侵匈牙利,另一支由拜答儿兀良合台(速不台之子)率领入侵波兰,借以消除主力军在匈牙利时可能来自右翼的威胁。3月,拜达尔率军渡河至克拉科夫附近,一路烧杀抢掠,在即将抵达克拉科夫时突然佯装退却,波兰军不知有诈,全军追击,在赫梅尔尼克遭到蒙古军主力埋伏,惨败而逃。蒙古军直逼克拉科夫,博列斯老四世弃城逃跑,蒙军纵火焚烧该城。随后拜达尔率军进入西里西亚。西里西亚大公亨利集结了西里西亚及波兰军队,还有日耳曼条顿骑士团共三万人,分作五路迎击。蒙古军进逼莱格尼察,亦分五路迎击。4月9日,两军开战,最终波德联军几乎全军覆没,亨利在莱格尼察附近的瓦尔斯塔特被杀。蒙古人从每一具敌尸上割下一只耳朵,据记载共计有九大包,但此战也令蒙古军遭受不小的损失。而在莱格尼查战役之前,波希米亚国王瓦茨拉夫一世已率军约5万人前来参战,蒙古军在一个月的战斗中也损失较大,无把握正面击败文西斯劳斯的军队。为了顺利完成在对匈牙利的军事行动,将瓦茨拉夫一世军队牵制在北面,蒙军便分成许多小部队,向南侵入摩拉维亚,烧杀抢掠,大肆破坏,几乎将该地区夷为平地,使其丧失补给能力。由此,波希米亚人或奥地利人若想介入战局,必须携带足够给养,且有一旦失败便没有退路的危险。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波希米亚人和奥地利人都无法影响蒙古军的战略进程。 随后蒙古军直达波希米亚奥地利边境。波希米亚骁将雅罗思拉瓦镇守奥洛穆克城。蒙古军久攻不下,便兵分几路在该城周围劫掠破坏。雅罗思拉瓦见蒙古军稍有松懈,于6月24日率军乘夜出袭。蒙古军措手不及,伤亡惨重,于三天后退往匈牙利,与拔都主力会合。拔都兵分三路入侵匈牙利。昔班北取波兰与摩拉维亚之间,合丹由东面摩尔达维亚,拔都由加里西亚分道突进。蒙古军进逼佩斯城,贝拉四世征集马扎儿援军六万人出战,蒙古军再次佯装退却。贝拉四世被引至蒂薩河畔,扎营于西岸,分兵约一千人驻守桥梁。入夜之后,拔都所率蒙古军发起进攻,迅速夺取了桥梁,速不台率军涉水而渡,很快包围了匈牙利军营。贝拉四世军队几乎被全歼,他只身逃跑。随后蒙古军攻陷佩斯,纵火焚烧该城,大肆屠杀居民。 当年夏秋之际,蒙古军驻营多瑙河东岸,纵兵劫掠周围地区。其前锋部队已抵达维也纳近郊。此后,蒙古军暂无进一步行动,仅是合丹率军追赶贝拉四世,贝拉四世被迫逃到亚德里亚海一小岛避难。合丹未能俘虏贝拉四世,便返回匈牙利,途中又洗劫了科托尔城。1241年12月25日,蒙古军趁多瑙河结冰,越过该河,攻克格兰。但1241年12月11日窝阔台去世,数月后消息传来,拔都因汗位继承问题撤军东归。合丹军也取道塞尔维亚与拔都会合东返,1243年初,抵达伏尔加河下游拔都驻地。

參看[编辑]

附註[编辑]

參考[编辑]

  • Chambers, James -- The Devil's Horsemen: The Mongol Invasion of Europe
  • Hildinger, Erik -- Warriors of the Steppe: A Military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500 B.C. to A.D. 1700
  • Morgan, David -- The Mongols, ISBN 0-631-17563-6
  • Nicolle, David, -- The Mongol Warlords, Brockhampton Press, 1998
  • Reagan, Geoffry -- The Guinness Book of Decisive Battles, Canopy Books, NY (1992)
  • Saunders, J.J. -- The History of the Mongol Conquests, Routledge & Kegan Paul Ltd, 1971, ISBN 0-8122-1766-7
  • Sicker, Martin -- The Islamic World in Ascendancy: From the Arab Conquests to the Siege of Vienna, Praeger Publishers, 2000
  • Soucek, Svatopluk -- A History of Inner Asia, Cambridge, 2000
  • Sinor, Denis. The Mongols in the West. Journal of Asian History. 1999, 33 (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