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蒯越(?-214年),字異度東漢末年荊州南郡中廬人,蒯良之弟。為人足智多謀,魁杰並有雄姿。是荊州劉表的重要謀士,被劉表譽為臼犯之謀

生平[编辑]

預料其果[编辑]

蒯越乃荊州南郡望族之一、蒯家的代表人物,年輕時頗具名望。昔日大將軍何進亦因為聽聞他長於計略,於是聘請他作東曹掾。蒯越曾勸何進要先發制人,儘快把宦官殺掉,但何進猶豫不決。蒯越因而預料何進必會敗亡,於是便向何進申請出求為汝陽。果不其然,何進最後為宦官所害, 蒯越卻轉危為安。

佐平荊州[编辑]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北軍中侯劉表應朝廷命詔赴任荊州刺史,卻對當時的局勢感到徬徨,因此就在宜城筵請蒯越及其兄長蒯良與同蔡瑁共謀大略。

其時劉表問道:「此時宗賊橫行,民眾不附,袁術南陽又蠢蠢欲動,禍亂至今已經難以解決。我又希望在這裡徵兵,但怕民眾不願從軍,兩位有何對策?」

兄長蒯良首先提出只要當政者能夠並行仁義,百姓自然會樂於歸附,徵兵亦不再會是問題。

但蒯越不認同蒯良的說法,而表示:「平世的統治者都是重視仁義,亂世的統治者則會重視權謀。士兵亦是貴精不貴多的,重點在於能夠得到他們的忠心及支持。袁術為人勇有餘而智謀決斷不足,蘇代貝羽都是一介武夫,根本不必憂慮;然而,宗賊的首領則大多貪婪殘暴,其部下對他們也心存憂慮。我手下有些具備修養及能力的人,只要派遣他們到宗賊首領處加以利誘,宗賊首領們必定率眾而來。然後閣下只要把握時機,誅殺那些殘暴無道的,再安撫收編他們的部眾。如此一來,本州的軍民和百姓,都會因為閣下的恩德而扶老攜弱而至。屆時閣下軍民歸附,就要佔據南面的江陵,並且扼守北境的襄陽,那麼荊州八郡只要傳遞檄書就可以平定了。以後,即使袁術等人再擁兵而至,亦無能為力矣!」

劉表聽完後即大加讚賞蒯越的計策有如臼犯的謀略一般,並採納了他的計謀。

其後,蒯越總共誘使得五十五個宗賊頭目(一說十五人),劉表依從蒯越之前的建議,把他們一併殺掉,吞併他們的部眾。然而,當時江夏賊黨張虎、陳生仍然據守襄陽,劉表於是又派蒯越及龐季前往游說,張陳二人被說服而答允出降。劉表於是大致得到了荊州的支配權,自此理兵襄陽。而蒯越亦因功而被拜為章陵太守、封樊亭侯。

聲望攝人[编辑]

曹操勢力逐漸強大後,蒯越與蔡瑁就成為了當時有名的親曹派。建安五年(公元200年),袁曹雙方在官渡對峙時,蒯越曾勸劉表不應支持袁紹,而該結交曹操。劉表最後雖無幫助曹操,卻亦無應袁紹的請求而共討曹操,因而間接助長了曹操官渡之戰的勝利。

最初,黃祖劉表陣營中最有力的反曹派人士。基於黃祖一向為劉表所倚重,又是荊州的大族出身,故黃祖等尚能與親曹派抗衡,遏制著蒯越的勢力。然而,孫權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春天西伐黃祖,黃氏兵敗被殺,荊州境內的反曹派代表於是意外地逝亡。而以蒯越為首的親曹派的實力從此大增。

同年秋天,曹操亦正領十三萬大軍南侵。八月,劉表病逝,蒯越於是與蔡瑁等人擁立了劉表的次子劉琮為繼任人。當曹操移軍至新野時,劉琮本有意聯兵劉琦劉備共抗曹操,但遭到蒯越和傅巽等人反對,最後劉琮唯有順從諸權臣的意願而投降曹操。後來,當曹操聽聞蒯越歸降後,就高興得不得了,立即寫信給荀彧說:「我不因為得到荊州而高興,卻因為得到異度(蒯越)而高興。」從而可見蒯越的聲望和才幹,以及其冠絕荊襄的影響力。曹操安頓在江陵後,就大肆封賞親曹派人士,而蒯越就在此時獲封九卿之一的光祿勳

病逝托家[编辑]

自投降曹操以後,蒯越就再沒有甚麼顯著的表現。

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蒯越病危,於是寫信給曹操請他代為照顧家小。曹操回信答道: 「我不會辜負你所托,好好照顧你的家人,自言問心無愧。孤王以往亦常受人委託,你絕對可以放心。蒯越你在天有靈,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評價[编辑]

劉表:「子柔之言,雍季之論也。異度之計,臼犯之謀也。」

曹操:「不喜得荊州,喜得蒯異度耳。」

傅子》:「乃蒯通之後,深中足智,魁杰有雄姿。」

兄弟[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陳壽,《三國志‧魏書‧董卓袁紹袁術劉表傳第五》
  • 傅玄,《傅子》
  • 司馬彪,《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