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蔡锷
GeneralQaoAoCampañaDeYunnan.jpg
松坡
涤生
其他名號 蔡艮寅(原名)
出生 光绪八年十一月初九
1882年12月18日(1882-12-18)
 大清帝國湖南省寶慶府邵陽縣
逝世 民國五年/大正五年 1916年11月8日(33歲)
Merchant flag of Japan (1870).svg 大日本帝國福冈县福岡市
墳墓 蔡锷墓长沙岳麓山

蔡锷(1882年12月18日-1916年11月8日),原名艮寅,字松坡湖南省寶慶府邵陽縣(今邵陽市)人。清末民初政治家、军事家。曾經响应辛亥革命,後來發動反對袁世凱复辟帝制洪憲帝制護國戰爭以维护宪政,被称为护国大将军[1]

生平[编辑]

清末事迹[编辑]

蔡锷

清朝光绪八年十一月初九(1882年12月18日),蔡艮寅出生于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城东的亲睦乡(今邵阳市大祥区蔡锷乡蔡锷村)。[2]父亲蔡政(字正陵),为农民兼做裁缝。母亲王氏,在家务农。[3][4]蔡艮寅5岁时,其父为生计而举家迁至武冈州的山门大坝上(今洞口县水东乡),不久迁至山门洪庙(今洞口县山门镇)。[2]蔡艮寅6岁入私塾读书,10岁能文。12岁师从樊锥。光绪二十一年四月(1895年),湖南学政江标赴邵阳举行院试,未满14岁的蔡艮寅的文章获得江标赏识,遂补为县学生。14岁时,蔡艮寅又应岁试,名列一等。[2][3][4]

光緒三十年江西材官隊教練官林虎趙世瑄郭人漳、李君、汪律本廖名縉蔡鍔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15岁的蔡艮寅跟随樊锥赴秋闱(乡试)。经督学徐仁铸推荐,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入長沙時務学堂,师从梁启超唐才常等人,受到维新变法思想影響。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转赴上海,入南洋公学,旋于同年(1899年)应梁启超之召,利用時任工部右侍郎袁世凱在百日維新失敗後,給激進民主人士的一千大洋遣散費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大同高等学校,学习政治哲学,并且补习普通科学。在校期间,曾以笔名“孟博”、“奋翮生”,投稿于梁启超办的《清议报》。不久,改入横滨东亚商业学校,和刘百刚吴禄贞创办“励志会”,后又加入唐才常的“自立会”。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随唐才常归国,参加自立軍起義。失敗後,更名“蔡鍔”,再赴日本。在日本先后入成城学校陸軍士官学校学习軍事。[4]

蔡鍔

光緒三十年(1904年),蔡锷毕业归国。1904年(光緒30年)12月,获江西巡抚夏之时聘任为江西续備左軍随营学堂監督,不久改称江西材官学堂監督。1905年(光緒31年)2月,任湖南教練处帮办、湖南武備学堂教官、湖南兵目学堂教官。同年8月,赴广西省,任广西新軍总参謀官兼总教練官,兼随营学堂总理官。同年9月,兼广西巡撫部院总参謀官,10月兼任广西測絵学堂堂長。1907年(光緒33年)2月,广西陸軍小学堂创立,蔡锷兼任总办。同年3月,兼任广西兵備处总办。1908年(光緒34年)4月,任广西新練常備軍第1標標統。1909年(宣統元年)2月,任广西龙州广西陆军讲武堂总办,后改任監督。1910年(宣統2年)7月,任广西混成協協統。[4]

蔡鍔在广西省历任上述軍事要職,其于军校考试与军事无关的诗词歌赋等科目,桂籍学生因不善诗词成绩不佳,遭到除名,而与蔡锷同省的湖南籍学生则无一黜落,因军校经费为广西士绅所筹,学生毕业后也在广西军队任职,护防乡土,因此蔡锷行事被广西士绅视为外省人以卑劣手法迫害本省学生,引发强烈不满,广西士绅及学生群起驱逐蔡锷,令其被迫离开。[5]对于蔡锷遭广西驱逐的原因,另有说法指其积极推进軍队的近代化改革。但是广西省的革命派视蔡锷为清朝的擁護派。1910年10月,革命派主導的驱逐蔡锷運動开始,蔡锷转赴云南省任职。[4]但广西是辛亥革命后少数由原清廷官僚主政的省份,民间心态较为保守,且清末时各省省籍主义横行,因此广西革命党人主导驱蔡一说可信度较低。

另有说法指蔡锷同黄興之間保持着联系,秘密从事革命派团体的组织工作,在广西省任职期間也明確保持着革命派的态度。有说法认为蔡锷于1906年前后加入了中国同盟会;但是,也有说法不认为在广西省期間蔡锷加入了中国同盟会[4]

辛亥革命与二次革命[编辑]

蔡锷

1911年(宣統3年)7月,蔡鍔被任命为雲南陆軍第19鎮第37協協統。同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发,蔡锷同雲南省的革命派人士李根源唐继尧决定举兵响应。10月30日,蔡锷在昆明举兵发动重九起義,将雲貴总督李经羲逮捕,掌握了雲南省大权。[4]

1915年10月,蔡锷(中)与友人戴戡(左)、陈国祥(右)在天津密谋讨袁时合影。10月梁启超在其天津住所召集最后一次秘密会议,梁启超、蔡锷、戴戡、陈国祥、王伯群汤觉顿蹇念益等与会,作出“武装讨伐袁世凯,坚决维护共和国体”的决定。会后,戴戡、蔡锷、陈国祥到山本照相馆合影留念。[6]

11月1日,「大中華国雲南軍都督府」成立,蔡锷被推戴为雲南都督。蔡鍔随即改革雲南的軍事、政治。他清廉与果断的政治姿态使省政面目一新,结束了省内的混乱,成功掌握人心。[4]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蔡锷继续担任雲南省都督。[7]

1912年(民国元年)1月27日,蔡鍔成为統一共和党总幹事。同年8月,脱离統一共和党。[7]1913年(民国2年)5月29日,蔡鍔成为梁启超领导的進步党的名誉理事兼湖南支部長,不久便辞任。但是,此后蔡和梁的关系极为密切。同年7月,二次革命爆发,蔡锷支持袁世凱。但是,袁世凱害怕各地方势力坐大,乃将各地方都督召到北京,进行笼络并監視。同年10月,蔡锷入北京,唐继尧继任雲南都督。[4][7]

1913年(民国2年)10月,蔡锷出任陸軍部编译处副总裁。11月5日,任行政会議議員。1914年(民国3年)5月1日,任参政院参政。同年6月,获授将军府昭威将軍。7月,任陸海軍大元帥統率办事处办事員。12月,任全国经界局督办。[7]

护国战争[编辑]

1915年护国军出征前夕,部分护国军将领合影。左起:第一军秘书长李曰垓、第一军总参谋长罗佩金、第一军总司令蔡锷、第一军参议殷承瓛、第二军总司令李烈钧

1915年(民国4年)11月,反对袁世凱称帝的蔡鍔在梁启超的帮助下逃离北京,回到雲南。12月25日,唐继尧发表雲南省独立宣言。同时组织了讨伐袁世凯的護国軍,蔡锷任護国軍第1軍总司令(第2軍总司令李烈鈞、第3軍总司令唐继尧)。護国战争爆发。[4]

1916年(民国5年)春,蔡鍔率2万人的護国軍第1軍在四川省瀘州、納溪(今瀘州市納溪区)一带击败了8万人的北京政府軍。随后,广西省的陸荣廷发表独立宣言,随后出兵湖南,在5月6日至5月19日进行的武冈衡阳战斗中,决定性的歼灭湖南的北洋军。不久,袁世凱便取消帝制。[4]1916年(民国5年)5月8日,蔡锷出任護国軍軍務院撫軍。[7]袁世凱逝世後的1916年6月24日,蔡锷获北京政府授予将军府益武将軍。7月6日,蔡锷出任四川督軍兼省長。時任國務總理的段褀瑞,更曾以職位相讓,力邀蔡鍔北上。蔡锷因患結核病,蔡鍔赴日本福冈市接受治療。同年8月7日,蔡锷辞去四川督軍兼省長职务。[4][7]

1916年11月8日,蔡鍔在九州帝国大学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今九州大学病院)逝世。享年35岁(满33歳)。國會議決為蔡锷舉行國葬,為中華民國成立了以來得到此待遇的第一人。1917年(民国6年)4月12日,国葬在湖南省的岳麓山举行,蔡锷墓至今犹存。[4]袁世凱的次子袁克文更以「軍人模範,國民模範;自由精神,共和精神」為輓聯。民間稱蔡锷為再造共和第一人。

著作[编辑]

遗著被编为《蔡松坡集》。[4]

蔡锷全家福,1915年摄于北京。居中者蔡锷,怀抱长子蔡端生。左侧为如夫人潘蕙英,怀抱三女蔡淑莲。右侧为夫人刘侠贞,怀抱四小女。前排为长女蔡铸莲、次女蔡福莲。

家庭[编辑]

蔡锷共有一妻一妾,育有二子四女,其中两个女儿早夭,其他二子二女长大成人。其妻刘侠贞育有三女,一女成人。其妾潘蕙英育有一女二子,均成人。

  • 妻:刘侠贞
    • 长女:蔡铸莲
    • 次女:蔡福莲(早夭)
    • 四女(早夭)
  • 侧室:潘蕙英
    • 三女:蔡淑莲
    • 长子:蔡端生
    • 次子:蔡永宁

逸事[编辑]

  • 1915年底,在北京的蔡锷在梁啟超的影响下,反对袁世凯称帝,但因周围有袁世凯派人监视,所以表面拥护袁世凯称帝。实际上蔡锷先将母亲和家眷分批安排送离北京,随后经周善培策划,整日在市场、戏院、八大胡同妓院游荡,并假装迷恋妓女小鳳仙,以麻痹袁世凯,使袁世凯减少了对蔡锷的监视。一个月之后,蔡锷装病,先入北京的日本医院,然后串通医院出具证明书,要蔡锷赴天津治病。经梁启超帮助,蔡锷随即潜逃出北京,赴天津[8]后来,蔡锷取道越南回到云南。于12月25日与唐继尧等人宣布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发动护国战争,蔡锷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
  • 小凤仙之母为偏房,受正妻排挤,离家早亡,小凤仙随奶妈四处漂流,以卖唱为生。许姫传所记1951年小凤仙拜访梅兰芳时的口述,小凤仙结识蔡锷时年仅15岁,“那时常听他(指蔡锷)讲些三国水浒故事和做人的道理,又教我识字看书。”实际上蔡锷在北京密谋反袁世凯时,知情人及协助者为其侧室潘蕙英。[9]小凤仙既不知情,也未参与蔡锷逃走之事。[8]
  • 蔡锷在世时,1916年春出版的杨尘因所著章回小说《新华春梦记》中,最先将蔡锷与小凤仙写成知音。但是,张冥飞在这部书的尾批中称:“松坡……自污使老袁不以为虑耳,非真有爱于小凤仙者也。即使真爱小凤仙,亦决不肯以心腹事告之。”并明确称:“作者如此写来,乃是别有用意,阅者勿谓真有其事也。”[8]此后,在各种文艺作品中,蔡锷和小凤仙被虚构并演绎成一段爱情故事的主角。
  • 蔡锷逝世后,各种报刊随即刊登了一些托名小凤仙的挽联、悼文,实际上都是各地好事者所撰写,与小凤仙本人并无关系。比如衡州的王血痕等人就是这样的好事者。上述各种挽联中,有一些流传较广,比如“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又如“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相逢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10][11]陶菊隐在《六君子传》中说:“这是好事者一种通性,总想英雄儿女配合一起,传为佳话。”[8]
  • 根据《李宗仁回忆录》的记述,1910年蔡锷在广西教练新军,其处事不公,先是包庇舞弊违规考入桂军学堂学习的籍学生(清廷规定各地新军应为本省人),后又在桂军学堂(因经费不足)考察学生以决定学生是否能留读时以偏袒的手法(考诗词文章,而非兵法軍事學)再次包庇文學水準较高的籍学生,因此被桂籍学生(李宗仁白崇禧等未来的名将均在此列)发动学潮,得知此事的广西士绅联手将其驱逐,而蔡锷带至广西学堂的湘籍教员也因此离职。[12]
  • 蔡锷与蒋百里同庚,并且为莫逆之交。[13]
  • 朱德晚年在回忆录中写到“蔡锷先生影响我整个前半生,而毛泽东影响了我的后半生”。[14]

纪念[编辑]

挽联[编辑]

  • 孙中山挽蔡锷联:“平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间关马伏波。”[15]
  • 梁启超《挽松坡联》:“知所恶有甚于死者,非夫人之恸而谁为。”《祭蔡松坡文》:“血随泪尽,魂共岁徂,吾松坡乎!吾松坡乎!汝何忍自洁而不我俱。”[16]
  • 康有为挽蔡锷联:“微君之躬,今为洪宪之世矣;思子之故,怕闻鼙鼓之声来。”[11]
  • 朱德挽蔡锷联:“勋业震寰区,痛者番,向沧海招魂,满地魑魅迹踪,收拾山河谁与问;精灵随日月,倘此去,查幽冥宋案,全民心情盼释,分清功罪大难言。”[17]

纪念设施[编辑]

地名[编辑]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朱宗震. 題名 中國歷史名人16 護國大將軍蔡鍔. 出版 台南 : 紅樹林, 1997.
  2. ^ 2.0 2.1 2.2 蔡锷. 邵阳公务接待网. [2012-12-25] (简体中文). 
  3. ^ 3.0 3.1 清代人物传稿 下编 第1卷.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7: 293.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謝本書. 討袁名将 蔡鍔. 蘭州大学出版社. 2007. ISBN 7-311-01125-6. 
  5. ^ 此事见于《李宗仁回忆录》。
  6. ^ 照片上的历史,金黔在线,2011-12-09
  7. ^ 7.0 7.1 7.2 7.3 7.4 7.5 劉寿林等編. 民国職官年表. 中華書局. 1995. ISBN 7-101-01320-1. 
  8. ^ 8.0 8.1 8.2 8.3 小凤仙并非蔡锷知音. 葛献挺. 日本新华侨报网. 2011-09-14 (简体中文). 
  9. ^ 蔡锷后人:将军知音是夫人潘蕙英 非小凤仙,东莞时间网,2011年11月01日
  10. ^ 蔡锷病逝于日本. 历史上的今天. [2012-12-26] (简体中文). 
  11. ^ 11.0 11.1 蔡锷 “共和将军”编书传世. 昆明信息港. 2011-10-08 (简体中文). 
  12. ^ 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李宗仁回忆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
  13. ^ 文武兼备的一代名将,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11月21日,第十版
  14. ^ 朱德. 朱德自述. 国际文化出版公 司. 2009-8-1. ISBN 9787801739186 (简体中文). 
  15. ^ “平生慷慨班都护 万里间关马伏波”——记交大校友、辛亥革命著名将领蔡锷. 中共上海交通大学委员会校报电子版 - 第1364期(2011年10月31日) - 第04版:交大文化·记忆 (简体中文). 
  16. ^ 蔡锷与梁启超的约定. 人民政协报. 新华网. [2011年4月14日] (简体中文). 
  17. ^ 朱德与蔡锷. 袁泉 舒秀敏. 四川科技报. [2010年1月18日] (简体中文). 

参见[编辑]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
前任:
(創設)
雲南都督
1911年11月 - 1913年12月
(1913年9月起由唐继尧署理)
繼任:
唐继尧
前任:
周駿
四川将軍
1916年6月 - 7月
繼任:
(改称督軍)
前任:
(将軍改称)
四川督軍
1916年7月 - 11月
(罗佩金護理)
繼任:
罗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