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廷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蔣廷黻
Jiang Tingfu.jpg
政黨
出生 1895年12月7日
 大清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
逝世 1965年10月9日
 美國纽约州纽约市
學歷
經歷
  • 南開大學教授 1923-1929
  • 清華大學教授、历史系主任 1929-1935
  • 行政院政務處處長 1935-1936,1938-1944
  • 中华民国駐苏联大使 1936-1938
  • 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署长 1944-1947
  • 中华民国常駐聯合國代表 1947-1962
  • 中华民国駐美國大使 1961-1965
中央研究院院士
(人文及社會科學組,1958年第2屆)

蒋廷黻威妥瑪拼音:Tsiang Ting-fu;拼音:Jiǎng Tíngfú;1895年12月7日-1965年10月9日)中国历史学家,外交家。

湖南[编辑]

1895年12月7日(清光绪二十一年),蒋廷黻出生在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今属邵东县)楮塘铺(据《蒋廷黻回忆录》,今属廉桥镇),家中有3亩田地,他的父亲还与二伯父共同经营在靖港的铁器店,在晚年曾担任靖港的商会会长。6岁时母亲去世,继母是一位富有的寡妇,对年幼的蒋廷黻相当关爱。[1]。蒋廷黻从4岁起接受旧式教育,他的父亲原计划让儿子到店里当学徒,日后经商;不过最终由二伯父作主,在1906年初,11岁的蒋廷黻进入长沙明德学堂就读,一学期后转入美北长老会湘潭所办的益智学堂,在那里深受美国传教士林格尔夫妇的影响。1911年,16岁的蒋廷黻受洗加入基督教。

留学美国[编辑]

1911年,16岁的蒋廷黻前往美國求学,就读于密苏里州Parkville, Missouri的派克中学,半工半读。1914年进入俄亥俄州欧柏林学院,主修历史学,1918年获得文学士学位。此后曾应基督教青年会之征,赴法国为华工服务。1919年,蒋廷黻回到美国,进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师从海斯教授,攻读历史,1923年获博士学位。

南开与清华[编辑]

1923年,蒋廷黻回到中国,先后任天津南开大学、北京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历史系主任。1932年,蒋廷黻与胡适等人共同创办《独立评论》杂志。作为历史学家,蒋廷黻不赞成中国传统史学研究的考据方法,引进西方现代综合式的历史研究方法。蒋廷黻担任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期间,进行了一项建立现代中国历史学的宏伟计划,要使中国历史的每一个时代都有专门学者和教授研究。为此他一面着力网罗已有成就的学者,一方面积极训练一批年轻的学者,减少他们的授课时数和行政事务,为他们提供良好的研究条件(参考书、助理人员),让他们潜心研究学术。因此,清华历史系中国史研究的形成了阵容可观的教师队伍:中国通史及古代史专家雷海宗,隋唐史专家陈寅恪,元史专家姚从吾邵循正,明史专家吴晗,清史专家萧一山(兼任北大教授),蒋廷黻本人则专攻近代史及近代外交史[2]。他在研究中国近代外交史过程中,形成了一套对近代中外关系变化如何影响中国历史发展的看法,十分重视中国近代对外关系史档案资料的整理工作。他以当时首次影印刊布的清宫档案《筹办夷务始末》为基础编辑了《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上、中两卷),收购散藏于民间的档案,编辑道光咸丰同治三朝《筹办夷务始末补遗》(同治五年以下未编成)。

外交生涯[编辑]

1954年,上Longines Chronoscope接受訪問

1935年12月,蒋廷黻离开清华大学,以非中国国民党员的学者身分加入国民政府,任行政院政务处长。后从事外交事务,1936年至1938年任中华民国驻苏联大使。1945年被任命为中华民国联合国常任代表。1961年11月,蒋廷黻改任中華民國驻美大使,兼驻联合国代表。在聯合國代表任内,最主要的工作在於控蘇案及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權案。1965年10月9日病逝於紐約

家庭[编辑]

蔣廷黻的原配夫人是唐玉瑞,育有二女二男。1944年,蔣廷黻出任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中國代表。蔣好打橋牌,牌藝精湛;抗战後期,蔣在重庆的桥牌桌上經副署長李卓敏介紹,認識沈維泰之妻沈恩欽,兩人日後傳出不倫之戀。1945年1月,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成立,直接隸屬於行政院,蔣廷黻擔任首任署長。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由李卓敏(後來赴美國任教於柏克萊加州大學,1964年起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校校長)接任副署長後爆發貪污案。[3]1948年7月21日蔣廷黻與沈恩欽在康州(Connecticut)結婚。[4]唐玉瑞不甘於此,一狀告到聯合國,“舉牌在聯合國外面示威抗議”[5],成為當年茶餘飯後的笑谈[6];甚至唐氏經常在蔣演講餐會上公然鬧場;此舉造成蔣極大之精神壓力,以致於健康狀態走下坡,晚年竟無力完成回憶錄

著作[编辑]

蒋廷黻非常重视中俄、中苏关系与东北问题的研究。于1932年写成《最近三百年东北外患史》一书中从顺治咸丰部分,以后又发表有关文章多篇。1938年写成大纲性的《中国近代史》一书,提出中国人能否近代化将关系国家兴亡的观点。蒋廷黻是中央研究院院士。著作还有《蒋廷黻回忆录》(未完成)、《近代中国外交史资料辑要》(上、中)、《蒋廷黻选集》(台北文星出版社),译著有海斯著《族国主义论丛》。

評價[编辑]

吳相湘曾用“經世致用以天下為己任”形容蔣廷黻[7],這說明蔣廷黻勇於任事、較少書生從政的保守軟弱性格,是“今日中国……需要的政治家”。[8]但蔣廷黻的剛愎自用也是政界出名的。1946年,行政院长宋子文與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署长蒋廷黻傳出不合;是年10月,由霍宝树接替蒋擔任署长,隨即爆發貪污案。行总副署长李卓敏(後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校校長)即因贪污被停职。後來蔣廷黻與张群勾结,讓李卓敏無罪脫困。[9]陳之邁在文章稱蔣廷黻“對於淺陋的見解與發表淺陋見解的人,完全沒有耐心、沒有容忍”[10]浦薛鳳稱蔣身段不夠柔軟,“不太適宜任何政體之仕途”[11]張忠紱更直接說蔣“驕橫狂妄,排斥異已,以國事為兒戲”[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蒋廷黻回忆录》第一章,1984年,传记文学出版社
  2. ^ 余世存: 蒋廷黻:瓷器店中一猛牛
  3. ^ 1950年1月16日,蔣濟南在《致蔣廷黻的一封公開信》中說:“你搶了你下屬之妻,與這次貪污案有關。李卓敏想拿實權,你又極無聊,他便投你所好,將沈的妻子介紹與你打牌、跳舞,進一步便同居,又進一步便與沈維泰脫離,由李卓敏將她拉進建國西路五七○號。沈維泰則被你調‘升’到美國去!李卓敏得了實權,便與端木愷、趙敏恆等合伙,強迫你的妻子唐玉瑞與你離婚。不成功,后來到美國又要張平群來辦這事,勸唐玉瑞與你離婚,由上海鬧到紐約,由紐約到墨西哥,醜名處處聞!最后你說墨西哥法庭准予離婚。到了美國,你又利用你的美國汽車夫來欺壓唐玉瑞,以后到巴黎開會或紐美開會,你便與‘沈小姐’雙雙出現在外交場合之下!”
  4. ^ 周谷:《外交秘聞:1960年代台北華府外交秘辛》
  5. ^ 黃蕙蘭:《沒有不散的筵席--外交家顧維鈞夫人自述》
  6. ^ 1949年3月26日《申报》
  7. ^ 吴相湘:《蒋廷黻的志业:经世致用以天下为己任》,台湾传记文学第七卷第六期,1965年12月,第18页。
  8. ^ 《观察》周刊,第一卷第八期,1946年10月19日
  9. ^ 蒋济南:《致蒋廷黻的一封公开信》
  10. ^ 陳之邁:《蔣廷黻的志事與平生》,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
  11. ^ 浦薛鳳:《十年永别忆廷黻》
  12. ^ 張忠紱:《迷惘集》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葉公超
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
1961年—1965年
繼任:
周書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