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道爾·佛來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蘭道爾·佛來格
File:Randallflagg.jpg
由邁可·惠倫(Michael Whelan)所繪的蘭道爾·佛來格
首次登場 末日逼近
最後登場 黑塔VII 業之門
創造者 史蒂芬·金
飾演者 傑米·謝瑞登
資料
綽號 步行男
黑暗之人
長生不老客
黑衣人
別名 華特·派帝克
華特·歐汀
馬登·寬斗篷
物種 巫師
性別 男性
國籍 狄連

蘭道爾·佛來格Randall Flagg)是史蒂芬金筆下的虛構人物。

佛來格第一次出現於史蒂芬金1978年的小說《末日逼近》,接著也出現在《龍之眼》和《黑塔》中,大多都以『法力高強的魔法師』及『黑暗君王的僕人』的身分出現。

名字與外表[编辑]

就像霍華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的奈亞拉托提普,佛來格有許多名字,其中大多可縮寫為R.F.,例如出現於黑塔III 荒原的試煉中的理查·芬寧(Richard Fannin)以及在耶利哥丘殺掉卡斯博的魯丁·費拉若(Rudin Filaro)。他最早的名字是華特·派帝克,其他還有華特·歐汀、馬登·寬斗篷、力軍恩、步行男。

佛萊格的面貌不兇惡,有著普通的長相,有時候會穿著他當時所在地點的本土衣服,但大部分的時候都穿走美式風格的衣服:藍色牛仔褲,褪色的丹寧連身夾克,鞋跟磨損嚴重的牛仔靴,同時也收集許多徽章,並別在夾克上,有和平標誌,臉上有彈孔痕跡的微笑笑臉和CK標誌(代表血腥之王Crimson King)。

在小說中[编辑]

在《勿忘我》中[编辑]

蘭道爾·佛來格在《勿忘我》中的『1983 盲眼威利』被簡短的提到,以雷蒙·費格勒(Raymond Fiegler,另一個RF)的身分出現,雖然沒有經過史蒂芬金本人的證實,但大多史蒂芬金迷仍然認為雷蒙·費格勒就是佛來格的化身,在《史蒂芬金的世界之完整指南》(Complete Stephen King Universe: A Guide to the Worlds of Stephen King)中有提到『佛來格在各個時代皆有不同的化名,其中大多數的姓名起首字母為RF,雷蒙·費格勒毫無疑問的就是佛來格的化身』。

勿忘我中,一批自稱「追求和平武裝學生」的激進團體把一枚炸彈安裝在大學校區中的演講廳,而炸彈應該在清晨六點建築物空無一人時爆炸,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直到下午1點,炸彈才爆炸,造成6死14傷。

到了12點15分午休的時候,有個年輕女人冒了極大的生命危險試圖自行拆解炸彈,她在當時空無一人的演講廳中待了10分鐘左右,然後有個留黑長髮的男子把她帶走,女子一路抗議。有個清潔工目睹了當時的情況,後來指認那名男子是雷蒙·費格勒──追求和平武裝學生的首腦,年輕女孩則是凱若·葛伯。[1]

凱若·葛伯後來告訴他孩提時代的老朋友:『我很不擅長被別人看到,很久以前有人教我這個竅門。』,『不顯眼的竅門』是佛來格在《龍之眼》中的拿手絕活,凱若還說他牽扯上一個總是會比你預期的更快移動紙牌的男人,他在尋找一些迷惘而憤怒的孩子,並且找到了他們。

在《黑塔》中[编辑]

佛來格大部分的化身皆在黑塔出現,在系列的開始並沒有明說誰是佛來格,直到第三集《荒原的試煉》結尾附近才清楚的顯示。

他出現於《最後的槍客》的第一句:『黑衣人橫越荒漠而逃,槍客緊追在後。』佛來格以華特·歐汀為名字出現於故事中(現在還沒有證據顯示他是佛來格),並展現了他的奇蹟──他復活了一個人。在引領系列的主角羅蘭·德斯欽穿越莫汗荒漠後,他用塔羅牌幫羅蘭作預言,在《最後的槍客2003修訂版》(中文版便是拿修訂版來翻)中,那時華特曾警告羅蘭要小心『長生不老客』。

在談話結束後,華特讓羅蘭睡著,等他醒來,華特已經走了,並放了一個穿著自己衣服的骷髏在原地,嘗試讓羅蘭以為他的老仇敵已經死了,不過,羅蘭並不相信。

在《最後的槍客》中提到的羅蘭童年中,佛來格用的名字是馬登·寬斗篷 (和華特一樣,現在無法知道他就是佛來格),使羅蘭的家鄉墮落敗壞的巫師,他出賣羅蘭的父親史蒂芬,誘拐他的母親嘉珀麗,並和血腥之王共謀讓黑塔倒下。馬登利用他自己與羅蘭母親的不倫關係來刺激羅蘭提早參加槍客成年禮,希望羅蘭會在測驗中戰敗,並永遠被流放西方,然而,他的計畫失敗了,羅蘭通過了測驗並成為了槍客。

在原版的《最後的槍客》(1982年出版的版本)中,華特與羅蘭的對話內容有點不一樣,在原版中,馬登和華特是不一樣的兩個人,而且華特在故事的最後很明顯的死亡了。在後來的2003修正版中,他們兩個被華特本人指出其實是同一個人,而關於華特的骨骸,也被點出可能是假造的。而且在修正版中,華特暗示了羅蘭會遇見梅林。

佛來格第二次出現於《荒原的試煉》接近結尾的地方,在盧德城中,他救了安德魯·奎克,也就是『滴答人』,羅蘭與他的共業之前對抗過他,也因此他當時快死了;奎克在後來成為佛來格的忠實僕人。雖然佛來格當時用的名字是『理查·芬寧』,但這是除了在《末日逼近》裡以外,佛來格的第一次公開出場;他當時的穿著:『暗色連身短外套束在腰際,一條丁尼布長褲,又舊又多灰塵的靴子。』這很符合佛來格一貫的穿著模式(見名字與外表

佛來格於第四集《巫師與水晶球》中再次出現,在這集中,佛來格被羅蘭指名就是馬登,也就是羅蘭的宿敵。在誘使羅蘭及他的共業前往『綠宮』後,他在綠宮中安排『滴答人』對付他們,但是他一下就被殺死了。佛來格後來告訴羅蘭他們最好在事情太遲前放棄追尋黑塔,然後他在槍客們有機會殺他之前就逃走了。但沒有忘了警告他們放棄黑塔,他還保證下次在碰面他不會逃走。這次是他第一次在《黑塔》系列中使用『佛來格』這個名字。

佛來格也出現在《巫師與水晶球》中關於羅蘭的梅吉斯往事中,以華特·歐汀的身分出現,在故事中,他是叛軍法爾森的密使,約翰·法爾森,使基列地滅亡的元兇之一。他把葡萄柚粉紅水晶球交給艾爾卓·瓊納斯保管,艾爾卓·瓊納斯,法爾森在梅吉斯的代理人。而瓊納斯又把水晶球交給庫斯山的女巫莉亞保管。

卡拉之狼》和《蘇珊娜之歌》都有提到華特·歐汀,在《卡拉之狼》中,神父卡拉漢為了逃脫坎墮淫(又稱下等人,血腥之王的使者)的追捕跳出窗外自殺之後,他在《最後的槍客》中的驛站中醒來(那時候傑克和羅蘭才正離開不久),並遇見了華特,華特把黑十三給了卡拉漢;黑十三,巫師的水晶球中最後也最危險的一個;並希望那能在羅蘭後來的旅程中殺掉他。

華特的眼睛睜大,有那麼一會兒,他看起來是真的受傷了。這的很荒謬。但卡拉漢望進黑衣人深邃的眼睛裡,十分確定他是真心覺得受傷。這種確定的感覺讓他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這一切不可能是夢,也不可能是真正死亡前最後一段燦爛的時光。在夢裡──至少在他的夢裡──壞人,可怕的人,絕對不會有複雜的感情。

『我只是聽命於業、血腥之王和黑塔。我們都是。我們被困住了。』[2]

這證明了佛來格仍擁有人性及感情。

在《蘇珊娜之歌》之中,他找上了惡魔之元米亞,一個不顧一切地想要擁有一個孩子的女妖,華特和她做了一個浮士德式的交易,條件是她必須放棄她長生不老的力量並哺育那個血腥之王和羅蘭的孩子。

這個交易就是佛來格滅亡的原因。

死亡

佛來格死於系列中的最後一集《業之門》,在這之前,他真正的目標顯露出來了:和羅蘭一樣,爬到黑塔的頂端並到上面的房間。他相信自己需要莫德瑞·德斯欽這個幫手;羅蘭及血腥之王的兒子;並認為自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成為全能之神。

他一看到還是嬰兒的莫德瑞,便發誓效忠他。但是莫德瑞發現佛來格另有意圖,於是他攻擊佛來格的心臟,讓他完全無法動彈,這時莫德瑞改變形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蜘蛛,直接攻擊佛來格,並在他死之前拔出他的眼珠及舌頭。

與約翰·法爾森的關係

參考文獻[编辑]

  1. ^ 金, 史蒂芬. 勿忘我. 台灣: 遠流. 2006: 501. ISBN 957-32-5855-2. 
  2. ^ 金, 史蒂芬. 卡拉之狼. 台灣: 皇冠出版社. 2月 2008: 565. ISBN 978-957-33-2391-4. 


黑塔系列
黑塔七部曲 黑塔I 最後的槍客》|《黑塔II 三張預言牌》|《黑塔III 荒原的試煉》|《黑塔IV 巫師與水晶球》|《黑塔V 卡拉之狼》|《黑塔VI 蘇珊娜之歌》|《黑塔VII 業之門》|《黑暗塔番外:穿过锁孔的风

短篇小說 伊路莉亞的小姊妹
相關小說 勿忘我》|《失眠》|《撒冷地
人物 羅蘭·德斯欽 | 仔仔 | 蘭道爾·佛來格 | 血腥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