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帶資本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透明国际发布的2007年腐败指数地图

裙帶資本主義英语Crony capitalism),又譯為朋黨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密友資本主義關係資本主義,描述一個經濟體中,商业上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企業、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員之間的關係是否密切。這種偏袒可能是表現在法律許可的分配、政府補助或特殊的稅收優惠等等。

裙帶資本主義被認為經常出現在政治上的任人唯親,並滲透到商業世界,存在利己關係的友誼和親情的商人和政府官員,影響到經濟和社會。它破壞公共服務型的經濟和政治理想;多數國家或多或少都有裙帶資本主義,民主國家若有嚴重的裙帶資本主義、其民主制度只是空殼子。

裙帶資本主義在實踐方面[编辑]

在它最輕的表現形式上,在裙帶資本主義下設的市場主體之間會存在相互勾結。雖然仍有輕微的互相競爭,但他們會提出一個統一的戰線,如政府補貼或援助請求(例如同業公會[1]

新加入市場的主體可能很難找到貸款或取得的貨架空間來銷售自己的產品,在技術領域上,他們可能從不與競爭對手協調,銷售網絡將拒絕援助的其他參與者。儘管如此,如當法律造成的障礙較輕時,仍然有被競爭對手“破解”的系統,尤其當行業內的舊經營者已經變得效率低下,而不再符合市場的需求。這時,其中的一些暴發經營者卻可能建立起網絡,以阻止任何其他新的競爭者。這樣的例子包括明治維新後的日本財閥印度印刷媒體韓國財閥三星為代表)、臺灣中國國民黨黨產中國共產黨太子黨[2],以及由強大的家庭控制了大部分投資的拉丁美洲

媒体榜单[编辑]

2014年3月,英国《经济学人》发布的含有23个国家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排行榜指称,香港的裙带资本主义指数最高,富豪财富占GDP的比重接近80%,排名第二的则是俄罗斯,大约为20%,台湾位列第10,中国大陆为19位。《经济学人》表示,国家通过控制大多银行和资源,可以减少裙带寻租的存在。[3]

因为《经济学人》的统计方式过于粗糙,不少人对此榜单提出疑问,并质疑这份榜单的有效性。“全球反腐败”网站作者Eden Schiffmann撰文评论道,“虽然各种榜单看起来总是可笑的并且饱受争议,但这份所谓‘裙带资本主义指数’的榜单可能连裙带资本在这些国家中所占据的比例都没有告诉世人。”《经济学人》自己也在文中承认指数统计方法有“局限性”,例如忽略寻租者是否公开财产,判断寻租重灾区的方式有些粗暴,只计算亿万富翁等。[4]评论员邓聿文指出中国需要解决积重难返的裙带资本主义,“GDP全球第一”对民众而言并无实际价值,《经济学人》对中国裙带资本主义指数的排名具有误导性。[5]还有评论指出,尽管在榜单中,中国排名世界第19位,远远好于人们的印象,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存在“抱团式”腐败,形式多样,行为隐秘,危害甚大。[6]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