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化的一個例子:日本明治時代的東伏見宮依仁親王穿上了典型的西方海軍禮服,配以白色手套、勛章及帽子。
日本最早的西化街道:規劃於1872年的銀座磚瓦街

西方化,又稱西化西洋化歐美化,是指社會產業技術法律政治經濟生活方式飲食語言字母宗教哲學價值方面採納西方文化的進程。在最近多個世紀,西方化在全球都有普遍且促進的影響力。西方化通常是一個雙向的過程,受到影響的社會驅使西方的影響力使之變成更加西方化的社會,以希望獲得西方的生活或它的某部分。

西方化又與文化互滲文化適應相關。文化互滲是指一個社會或文化裡兩個不同族群的持續接觸所產生的轉變[1],接觸以後雙方文化模式的轉變是明顯的。西方化在流行的說法是指西方擴張和殖民主義對當地社會的作用。

例如接納歐洲語言和典型西方習俗的本土人可被稱為文化適應或西方化。取決於文化接觸的處境,西方化可以是被迫或自願的。

跨民族的接觸可對本土文化產生不同程度的控制、壓迫、抵抗、殘存、適應及改變。當本土文化受到強大外來者的破壞,經常都會造成「休克期」。「休克期」是擴張主義和殖民主義時期相互作用的特徵。在休克期,利用軍隊鎮壓民間會導致文化浩劫或文化灭绝,使一個文化被消滅。據康拉德·科塔克所說,「西方人試圖以他們的想像力重塑當地文化,漠視他們所創造的文化模式不適合西方文明以外的範圍這個事實」[2]

西方的定義[编辑]

地域[编辑]

古羅馬人將現今埃及和土耳其的東方文化與西方的西方文化區分起來。在約1000年後,東西教會分裂,羅馬天主教從東正教分裂出來,西方受到影響,西方的定義因而改變。伊斯蘭及拜占庭的學者添加了西方的教規,他們所貯存希臘及羅馬典籍驅使了文藝復興。彼得大帝在法國把西方的意念帶回俄國,使俄國也成為西方的一部分。現今,西方的現代用法包含西歐及中歐的社會,以及他們的親近系譜語言哲學後裔,特別是那些在種族認同和主流文化上源自歐洲文化的國家。

西方文明至少包括北美洲西歐阿根廷澳洲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哥斯達黎加厄瓜多爾墨西哥烏拉圭委內瑞拉新西蘭。北美洲包括美國加拿大加勒比地區。西方的廣義存有爭議,包括以下這些國家:

  • 东欧巴尔干半岛:由於這些國家都是歐盟歐洲睦鄰政策的成員,他們都與西歐分享著一些共同的特性,因此他們都包括在西方的定義裡。這種觀點日益得到支持,特別是在共產主義瓦解及其直接導致的欧洲一体化的影響下。不過,美國政治學家塞繆爾·P·亨廷頓認為,正教會多數的部分歐洲與西方大相逕庭[3]。許多支持這個觀點的人認為巴爾幹半島、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及高加索地區沒有經歷文藝復興及全面的工業革命,這些都被認為是西方的定義。他們又主張,東歐文化沒有受到西歐天主教習俗的熏陶,而是受到正教會和伊斯蘭教的影響。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東歐及巴爾幹半島地區的經濟及生活水平不足以與「西方」持平。
  • 拉丁美洲:拉丁美洲的許多國家有時都被視為西方國家,主要是因為他們的人民在種族上是歐洲人(主要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和當地人的後裔,他們的社會運作模式也高度西方化。許多拉丁美洲的國家都以西班牙語葡萄牙語作為官方語言。除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外,大量來自歐洲其他國家(如德國意大利荷蘭)的移民也移居拉丁美洲[4]。拉丁美洲亦存在著當地的文化和語言。

人口[编辑]

另一種觀點不以地域來定義西方世界,而是以人口來釐定。隨著日漸走向全球化,這種定義也趨向不一。這種觀點強調了以西方人為主的國家裡的非西方人種,反之亦然。例如布爾人是南非的西方人口。

差異[编辑]

將西方世界視為一個統一的集團是不正確的。西方國家及人口之中存在著許多文化、語言、宗教、政治及經濟差異。西方世界會隨著時間變化而作出改變。

西方化的過程[编辑]

歐洲化[编辑]

自1492年後,歐洲化殖民主義逐漸擴張至世界大部分地區,在主要的地區都開拓出殖民地。兩次的世界大戰削弱了歐洲的勢力,殖民地受到民族主義運動鼓舞而紛紛謀求獨立,開始了非殖民化的時期。直至1960年代末,許多殖民地都已自治,這些新的國家採用了西方政治的一些元素,如採納憲法,同時又抗衡西方文化。

反應[编辑]

對西方化的反應包含不同程度的原教旨主義贸易保护主义和擁護。1978年改革开放以前的中國和今天的朝鲜等國試圖奉行孤立主義,但他們仍得採納西方文化的許多面向。在17世紀至19世紀中,身在日本的荷蘭人在傳授西方技能予日本人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美國海軍將領马休·佩里於1852年訪日之前,日本人只向荷蘭商人開放國門[5]。在马休·佩里到訪後,日本開始慎重地接受西方文化,在明治時期雇用西洋人教授西方習俗。許多日本政客都鼓勵日本西化,提出「脫亞論」,西方化在脫亞論裡被描述為「不可避免」且「富有成效」的轉變。

全球化[编辑]

西方化又被看待為全球化的一部分[6]。這個理論主張西方思想帶動了全球化,而全球化則宣揚西方文化,形成西方化的循環。另外,諸如民主憲法等主要的西方政治體制和音樂、服裝、汽車等技術和傳統引入到世界各個部分,被一些非西方國家複製,如日本中國印度等。

全球化的主要特徵為經濟自由化自由貿易)及民主化,以及个人主义文化的散播。這通常被視為是共产主义影響的相反。苏联在1991年解體後,許多前加盟國和盟友開始進行西方化,包括國營企業的私有化

西方化作為全球化的發展顯然而見,民主和自由貿易逐漸散播至全世界。一些人認為西方化是弊病,有人斷言亞洲人民轉向多肉的西方飲食習慣會失去了以植物為本的健康飲食習慣[7]

影響[编辑]

由於歐洲人對美洲和大洋洲的殖民化,美洲和大洋洲的文化、種族和語言面貌不可逆轉地發生了變化。這個現象最為明顯的殖民地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阿根廷巴西新西兰乌拉圭,這些國家的原住民在人群分佈上被外來的殖民者壓倒。殖民國家這種人口壓倒的結果就是原住民的語言、社會及文化邊緣化。即使是仍有龐大原住民人口或原住民與歐洲殖民者混合的國家,邊緣化的現象依然存在,如玻利維亞危地马拉墨西哥秘鲁厄瓜多尔。因為殖民化的關係,美洲、澳大利亚和新西蘭的流通語言有葡萄牙語巴西)、西班牙语拉丁美洲)、法语加拿大魁北克海地法屬圭亞那瓜德羅普馬提尼克聖皮埃爾和密克隆群島)、英语美国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許多本土語言已絕跡或瀕臨絕跡。一些殖民國家不遺餘力地保護和推廣本土語言,如毛利語是新西蘭的官方語言[8],但有人認為這只不過是一種象徵[9]

西方化普及的產物[编辑]

西方化普及的產物與被取代者: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Ed Cairns、Micheal D. Roe. The role of memory in ethnic conflict. Palgrave Macmillan. 2003年: 第57頁. ISBN 0333751337 (英文). 
  2. ^ Conrad Phillip Kottak. Window on humanity: a concise introduction to anthropology. McGraw-Hill. 2005年. ISBN 0072890282 (英文). 
  3. ^ Catherine Evtuhov、Stephen Kotkin. The cultural gradient: the transmission of ideas in Europe, 1789-1991.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年: 第230頁. ISBN 0742520633 (英文). 
  4. ^ The World Factbook. CIA. [19-07-2010] (英文). 
  5. ^ Kaplan、Peggy Martin. Kaplan SAT Subject Test: World History 2009-2010 Edition. Kaplan Publishing. 2009年: P.247. ISBN 1419552678 (英文). 
  6. ^ George Ritzer. Globalization: A Basic Text. John Wiley and Sons. 2009年: 第80頁. ISBN 140513271X (英文). 
  7. ^ Roger Segelken. China Study II: Switch to Western diet may bring Western-type diseases. Cornell Chronicle. 28-06-2001 [20-07-2010] (英文). 
  8. ^ Joshua A. Fishman、Robert Leon Cooper、Bernard Spolsky. The Influence of language on culture and thought: essays in honor of Joshua A. Fishman's sixty-fifth birthday. Walter de Gruyter. 1991年: 第149頁. ISBN 3110128063 (英文). 
  9. ^ Peter Davies、Peter Nicholas Davies. Alien rites?: a critical examination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in Anglican liturgies. Ashgate Publishing, Ltd. 2005年: 第210頁. ISBN 0754651576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