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西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喀喇契丹
西辽

 

1124年-1218年
西辽位置图
西辽疆域图
首都 虎思斡耳朵
常用語言 契丹语汉语[1]突厥语波斯语
主要宗教 佛教伊斯兰教
政体 君主制
菊儿汗
- 1124年-1143年 耶律大石
- 1143年-1150年 萧塔不烟
- 1150年-1163年 耶律夷列
- 1163年-1178年 耶律普速完
- 1178年-1211年 耶律直鲁古
- 1211年-1218年 屈出律
歷史
 - 耶律大石建国 1124年
 - 被蒙古帝国征服 1218年
面积 约250万 平方公里
今屬於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中国
 俄羅斯
 蒙古国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黄河文化 長江文化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约前21世纪–约前16世纪

约前17世纪–约前11世纪

前11世紀
|
前256
西周 前11世紀–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戰國 前476–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汉 前202–9
9–23
玄漢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6
蜀漢
221–263

229–280

266-420
西晋 266–316
东晋
317–420
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1912至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台灣)
China.svg 中国历史年表
River-ili-3.jpg

新疆歷史
系列条目
哈萨克斯坦历史
Kazachstán-pahýl-obrázek.svg
游牧时期
斯基泰
前10世纪–前3世纪
康居
前10世纪–前1世纪
匈奴 91年–380年
柔然 330年–555年
突厥汗国 552年–745年
葛逻禄 665年–744年
基馬克汗國 743年–1220年
乌古斯叶护国 750年–1055年
喀喇汗国 840年–1212年
西辽 1124年–1218年
蒙古帝国 1206年–1368年
金帳汗國 1368年–1446年
哈萨克汗国 1456年–1847年
后游牧时代
土耳其斯坦总督区 1867年–1918年
阿拉什自治共和国 1918年–1925年
苏维埃自治共和国 1925年–1936年
苏联加盟共和国 1936年–1991年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 1991年至今
主题

西辽(1124年-1218年[註 1]),又称喀喇契丹,是契丹耶律大石建立的国家。耶律大石原本效力于辽天祚帝,在辽朝即将灭亡之际出奔。1124年,耶律大石称王,到达可敦城(今蒙古国布尔干省青托罗盖古回鹘城[註 2])建立根据地。1132年,在叶密立(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额敏县)称“菊儿汗[註 3]”,西辽帝国正式建立。随后耶律大石向新疆蒙古高原中亚西亚地区扩张,建都于虎思斡鲁朵(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玛克东南布拉纳)。在1141年的卡特万之战,击败塞尔柱帝国联军,成为中亚霸主,将威名远播至欧洲高昌回鹘西喀喇汗国东喀喇汗国花剌子模先后臣服于强盛期的西辽。耶律大石死后,历经萧塔不烟耶律夷列耶律普速完三代君主后,到耶律直鲁古时期,由于长期对外战争,使西辽的国力走向衰落,最终被屈出律篡国。蒙古帝国崛起后,1218年,西辽被蒙古帝国灭亡。

国名[编辑]

西辽的开国君主耶律大石建国号为“辽”,以表示沿承辽朝,因别于先前耶律阿保机所建的大辽,被称为西辽。[6]此外,西辽在史书中还有后辽、[7]西契丹、[8]喀喇[註 4]契丹、黑契丹[10]等称呼。

历史[编辑]

早期耶律大石的活动[编辑]

西辽的建立者耶律大石是辽朝开国君主耶律阿保机的八世孙,字重德。耶律大石精通契丹语汉语,擅长弓马骑射。1115年,耶律大石中进士翰林,因契丹语称翰林为林牙,耶律大石又被称为大石林牙或林牙大石。后历任泰州祥州刺史,辽兴军节度使[11]

历经200多年统治的辽朝国力逐渐走向衰弱,取而代之的是女真族建立的金朝。在金军势如破竹的攻击下,辽朝节节败退。1122年,金军攻克辽中京大定府泽州,辽天祚帝如惊弓之鸟,从居庸关鸳鸯泺(今河北省张北县安固里淖)到白水泺(今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黄旗海),再到女古底仓,一路仓皇逃跑至夹山(今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附近)。数日后,宰相李处温南京(今北京市西南)都统萧干、耶律大石等拥立秦晋国王[註 5]耶律淳为帝,建立北辽[14]耶律大石被视为肱骨之臣,官至太师[12]而一心想收复燕云十六州北宋也与金朝缔结了海上之盟,南北夹击辽朝,但被耶律大石、萧干两次率军击退。[15][16]同年,耶律淳病死,其妻萧德妃临朝称制[17]1123年春,金军攻破居庸关,北辽王朝危在旦夕,耶律大石决定挟持萧德妃投奔天祚帝。天祚帝因耶律淳被立之事杀萧德妃及外甥耶律常哥,由于耶律大石的辩解,才使天祚帝赦免了其余众人。[18][19]

耶律大石在辽天祚帝帐下任都统一职,1123年,率辽军进攻奉圣州,驻军于龙门山东二十五里处。金朝都统完颜斡鲁完颜照立完颜娄室马和尚等率军攻打,耶律大石战败被完颜娄室俘虏,所部投降。完颜宗望用绳子绑着耶律大石,强迫他作为向导,率军袭击了天祚帝位于青冢泺(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南)的大营,俘获了天祚帝之子秦王耶律定、许王耶律寧和嫔妃、公主、从臣多人,获取辎重车万余辆。[20][21][22][23]同年9月,耶律大石跟随金朝西征,带领家眷自金营逃出,率领一支部队投奔天祚帝。[註 6][25][26]

1124年,在得到耶律大石的部队和阴山室韦首领毛割石的援助后,辽天祚帝认为反攻的时机已经来临,决定亲自出兵收复燕州云州地区。耶律大石认为金军气盛,应当养精蓄锐,不能贸然出击,天祚帝不听,坚持出兵。[27]耶律大石知道天祚帝无法完成复兴辽朝的大业,又害怕得到天祚帝的猜忌,于是杀掉萧乙薛坡里括后自立为王,率领铁骑200[註 7]出奔。[29]耶律大石走后,辽天祚帝虽然取得一些战役的胜利,但不久便被金朝所败。1125年,辽天祚帝在投奔西夏的途中被俘,辽朝灭亡。[30]

可敦称王[编辑]

耶律大石率军从夹山出发,北行三日渡过黑水爱毕哈河),途中遇到白鞑靼人首领床古儿,床古儿给予耶律大石四百匹马,二十头骆驼,若干只羊的援助。耶律大石一路向西北,于1124年到达可敦城,召集威武崇德会蕃大林紫河等七个军州的长官和大黄室韦敌剌王纪剌茶赤剌也喜鼻古德尼剌达剌乖达密里密儿纪合主乌古里阻蔔普速完唐古忽母思奚的纠而毕十八个部族的首领举行大会。在大会上,耶律大石慷慨激昂的指出先祖创建辽朝的艰难以及由于金朝对于辽朝侵略,造成天祚帝流亡在外、生灵涂炭,号召各军州和部族驱逐仇敌,复兴大辽。[29]由于可敦城是辽朝的西北边防重镇,边防军队不得随意征调,军队在战乱中得以保存,[31]并且此地还拥有可骑乘的战马数十万匹。[32]耶律大石安置官吏,整顿兵马,磨砺武器,得到精兵万余人。[29]

耶律大石在可敦城建立根据地后,积攒实力,不断派使者联络白鞑靼人、西夏以及南宋,从外交上孤立金朝。1125年夏,西夏联络耶律大石攻取金朝的山西诸郡。[33]同年末,耶律大石派使者联络南宋,提议合力攻打金朝。[34]1127年,白鞑靼人与耶律大石通好,拒绝将马匹卖给金朝。金太宗派使者问罪,双方关系紧张。[35]1129年,耶律大石率军攻取了金朝的北方二营。次年,金太宗派耶律余睹石家奴拔离速征讨耶律大石,但由于诸部落不同意出兵,大军行进至兀纳水后收兵。[36]

耶律大石西征及称帝[编辑]

经过休整,耶律大石的军事实力得到壮大。1130年3月,耶律大石以青牛、白马祭告天地、列祖,准备西征。耶律大石先派使者送信给高昌回鹘首领毕勒哥,阐明两国先代的友好并要求借道去大食。毕勒哥得到书信后,迎接耶律大石至宫邸大宴三日,临行前毕勒哥亲自护送耶律大石出境,赠送耶律大石马匹六百、骆驼数百、羊三千只作为礼物,并约定交出人质,作为耶律大石的附庸国[37]

耶律大石率军离开高昌回鹘,进入吉尔吉斯境内,遭到了当地的抵抗,但双方未发生大规模的战争。[5]耶律大石率军继续西进,到达叶密立。大军所到之处望风披靡,获取骆驼、牛、马、羊等辎重无数。[38]1131年春,金朝统帅粘罕及耶律余睹率领云中、燕、云州汉军、金军1万人攻打耶律大石的根据地可敦城,但遭到失败。[39]耶律大石到达叶密立后,虽然与高昌回鹘发生过摩擦,[40]但基本得到了当地突厥部族的支持,户数达到4万。[5]1132年[註 8],耶律大石在新建成的叶密立正式称“菊儿汗”,群臣又尊汉号为“天祐皇帝”,建元延庆,追尊祖父为元皇帝,祖母为宣义皇后,册封萧塔不烟为昭德皇后,西辽帝国正式建立。[41]

建都虎思斡耳朵和征金受挫[编辑]

西辽帝国建立后,耶律大石开始酝酿向周边地区扩张。1132年,耶律大石亲率大军向南进发,高昌回鹘再次臣服于西辽。随后耶律大石率军越过天山,沿塔里木盆地北向西推进,与东喀喇汗国发生冲突。西辽军被东喀喇汗国阿斯兰汗阿赫马德·伊本·哈桑的军队击败,损失惨重。耶律大石撤军后向七河地区进发,收编了当地的契丹人和突厥人,共16000帐,使西辽军队的人数增加了一倍。耶律大石率军驻扎于西辽与东喀喇汗国边境地区,等待时机准备反攻。[42]

1132年,阿赫马德·伊本·哈桑去世,其子伊卜拉欣二世继任。伊卜拉欣二世软弱无能,原本臣属于东喀喇汗国的葛逻禄康里人趁机袭击他的部属和牲畜,进行劫掠。伊卜拉欣二世不能控制住国内的局势,于是派使者请求耶律大石进入八剌沙衮(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馬克東)接管他的国家,使他“摆脱这尘世的烦恼”。耶律大石接到请求后,率军进入东喀喇汗国首都八剌沙衮,“登上那不费分文的宝座”。耶律大石将伊卜拉欣二世降为夷离堇·土库曼(意为土库曼王),保留了他对喀什噶尔(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和田地区的控制,东喀喇汗国成为西辽的附庸。由于八剌沙衮附近是可耕可牧的肥沃地区,耶律大石决定建都于此,将八剌沙衮改名为虎思斡耳朵(意为强而有力的宫帐),并改元康国。耶律大石随后又派军队战胜了吉尔吉斯人,征服了别失八里(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吉木萨尔县境内),康里人不久也臣服于西辽。[5][4]

1134年4月,耶律大石任命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为兵马都元帅,敌剌部前同知枢密院事萧查剌阿不为副元帅,茶赤剌部秃鲁耶律燕山都部署,护卫耶律铁哥都监,率军7万征讨金朝。在战前的誓师大会上,耶律大石用白马青牛祭天,指出先祖创业艰难,是由于后代君主耽于享乐致使社稷倾覆。中亚并非久居之地,应当荣归故里,复兴大辽。他又劝谕萧斡里剌要与士卒同甘共苦,赏罚分明。作战时要选择水草丰富处扎营,谨慎用兵。但由于西辽与金朝两国相隔遥远,西辽军队行进万里一无所获,兵马损失惨重,不得不撤军回国。[43]另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1135年,耶律大石再次率军攻打金朝,金熙宗派粘罕迎战。金军进入沙漠后与西辽军征战三昼夜不分胜败,但金军粮草断绝,人马冻死很多,加上本为契丹人的副将临阵倒戈,致使粘罕大败而归。但此段史料的真实性待考。[44]

征服河中地区及花剌子模[编辑]

自1137年起,耶律大石开始了第二次扩张。1137年,耶律大石率军向察赤(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费尔干纳盆地泽拉夫尚河流域进兵。同年5至6月,在忽毡(今塔吉克斯坦苦盏)遭到了西喀喇汗国可汗马赫穆德·伊本·穆海默德的抵抗。西喀喇汗国战败,马赫穆德败逃回撒马尔罕。1141年,西喀喇汗国与葛逻禄人爆发冲突,马赫穆德向宗主国塞尔柱帝国求援。塞尔柱苏丹桑贾尔动员伊斯兰诸国参战,集中了呼罗珊锡斯坦伽色尼马赞德兰古尔等国的军队近10万人[註 9],单单阅兵就耗费了半年时间。同年7月,桑贾尔率军渡过阿姆河,进入河中地区,葛逻禄人急忙派使者向耶律大石求救。

耶律大石写信给桑贾尔替葛逻禄人说情,但桑贾尔十分傲慢的回信命令耶律大石加入伊斯兰教,并称自己的军队能用箭截断敌人的须发。当耶律大石听完桑贾尔的使者读完书信后,下令拔下他的一撮胡须,然后给他一根针让他当场示范,使者不能做到。耶律大石说既然针不能截断胡须,那那个人又怎么能用箭折断须发呢?于是下令进兵,双方在撒马尔罕以北的卡特万草原对峙,西辽的军队中有契丹人、突厥人、汉人和蒙古人[42]耶律大石观察了战场的地形后,让军队背靠达尔加姆峡谷安营。两军于1141年9月9日展开会战,战前耶律大石指出桑贾尔的联军人多少谋,如果全力进攻,他们就会首尾不顾。耶律大石派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招讨副使耶律松山等率兵2500攻打联军右翼,枢密副使萧剌阿不招讨使耶律术薛等率兵2500攻打其左翼,耶律大石亲率部队攻打中军;[46]桑贾尔的联军右翼是埃米尔库马吉,左翼是锡斯坦国王,他自己亲率中军,有战斗经验的老兵负责殿后。[4]

在战场上,锡斯坦贵族作战英勇,但西辽军队中的葛逻禄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迫使桑贾尔的联军败逃。桑贾尔和马赫穆德逃奔至泰尔梅兹,桑贾尔的妻子、左、右翼统帅和伊斯兰法学家胡萨姆·奥玛尔·伊本·阿布杜·阿齐兹·伊本·马扎·布哈里均被俘虏。[47]桑贾尔的联军损失惨重,[註 10]仅达尔加姆峡谷就装下1万名死者。[1]辽史》记载塞尔柱帝国联军的阵亡者横尸数十里。[46]卡特万之战后,塞尔柱帝国的势力退出河中地区,西辽成为中亚霸主。耶律大石随后率军进入撒马尔罕,立马赫穆德之弟伊卜拉欣·伊本·穆海默德为桃花石汗,继续让其统治西喀喇汗国。[4]耶律大石还派大将额儿布思出兵花剌子模,在该地烧杀抢掠,迫使花剌子模沙阿阿拉丁·阿比兹向西辽臣服并且每年缴纳价值3万金第纳尔的货物和牲畜。[5]耶律大石在撒马尔罕驻扎90天后,至起儿漫(今乌兹别克斯坦卡尼梅赫镇)巡行后班师返回虎思斡耳朵。1143年,耶律大石去世,在位20年,庙号德宗。[46]

耶律大石的西征事迹被传到欧洲,正逢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于是在欧洲流传着东方世界有一位神秘的祭司王约翰,是基督教的捍卫者。[48]俄语阿拉伯语拉丁语古英语中国的发音类似于“契丹”,都是受耶律大石西征的影响。[3]而耶律大石的名字也成了西辽帝国的代称,在耶律大石死后,金、西夏、南宋等国家对西辽的后代君主皆称为“大石”。[49]

三才图会》描绘的西辽人形象

萧塔不烟及耶律夷列的执政[编辑]

耶律大石去世后,其子耶律夷列年幼,遗诏命皇后萧塔不烟临朝称制,改元咸清,称感天皇后。[50]1144年,金熙宗得知耶律大石去世的消息,派粘割韩奴为使劝降西辽。正值萧塔不烟在外出猎,粘割韩奴见到她不下马跪拜,反而让她下马接诏。萧塔不烟命人将粘割韩奴拉下马,粘割韩奴痛骂不止,萧塔不烟发怒,派人将其杀死。[49]萧塔不烟在位7年后,还政于子耶律夷列。[50]

1150年,耶律夷列即位,改元绍兴。耶律夷列在位期间普查首都虎思斡耳朵内畿18岁以上成年男子的人口,共84500户[註 11][51]1156年,西喀喇汗国大汗伊卜拉欣三世与葛逻禄军队长官艾亚尔伯克发生冲突,双方在饥饿草原发生战争,伊卜拉欣三世战败被暴尸荒野,[42]其子阿里·本·哈桑继任,称恰格雷汗。恰格雷汗随后对葛逻禄人展开报复,杀死其首领比古汗。葛逻禄的拉钦伯克和比古汗之子向花剌子模求助,而恰格雷汗则向西辽求援。耶律夷列派东喀喇汗国土库曼王伊卜拉欣·本·阿赫马德率军1万前去救援,双方隔粟特河对峙。经撒马尔罕的宗教人士调节,双方签订合约,恰格雷汗恢复了葛逻禄首领的军事职务,双方撤军。[1]耶律夷列在位13年,于1163年去世,庙号仁宗。[51]

耶律普速完执政时期[编辑]

耶律夷列去世后,其子年幼,遗诏命其妹耶律普速完临朝称制,改元崇福,称承天太后。[52]为彻底解决葛逻禄人的隐患,1164年,耶律普速完命西喀喇汗国克雷奇汗马斯乌德布哈拉和撒马尔罕两地的葛逻禄人迁往喀什噶尔地区,但引发葛逻禄人的暴动。布哈拉长官默罕穆德·伊本·奥玛尔一面安抚葛逻禄人,一面派使者向西喀喇汗国求援。葛逻禄人丧失警惕,最终得到毁灭性的打击,势力在河中地区衰落。[42]次年,西辽军队进入呼罗珊,劫掠了巴尔赫[53]巴尔赫臣服于西辽,并向西辽缴纳土地税。[42]

1170年,西辽和喀喇汗国集结军队对花剌子模展开进攻。花剌子模沙阿伊尔·阿尔斯兰派葛逻禄人阿亚尔伯克迎战,双方在阿姆河畔遭遇,花剌子模战败,阿亚尔伯克被俘。不久伊尔·阿尔斯兰去世,其幼子苏丹·沙赫继任,其兄阿拉丁·塔乞失投奔西辽。塔乞失以花剌子模的财宝和按时缴纳年贡为条件,换取了耶律普速完的支持。1172年,耶律普速完命丈夫萧朵鲁不率军护送塔乞失回国,苏丹·沙赫和其母图儿罕闻讯逃走,西辽加强了对花剌子模的控制。但菊儿汗频繁派使者到花剌子模,每次都索要大量贡金,有些使者甚至不遵守外交礼节,这都让塔乞失大为恼火。塔乞失下令处死一位对他无礼的契丹贵人,并与契丹使者相互谩骂。在得知这一消息后,苏丹·沙赫投奔西辽,向耶律普速完解释说自己得到了花剌子模百姓和军队的拥护。耶律普速完命萧朵鲁不率军护送苏丹·沙赫回国,塔乞失下令决阿姆河河堤,放水冲毁道路,阻止西辽军队的前进。萧朵鲁不将苏丹·沙赫护送至呼罗珊,苏丹·沙赫攻下梅尔夫萨拉赫斯图斯,在此立足,至1193年才被塔乞失吞并。[5][53]

耶律普速完执政时期,西辽与金朝也有接触。1175年,粘拔恩部首领寅特斯和康里部首领孛古率3万户背叛西辽,投靠金朝,使西辽对谦河(今叶尼塞河上游)一带的控制力减弱。[54]1177年,金熙宗派监察御史完颜觌古速巡边,随行的契丹人挼剌招得雅鲁斡列阿四人投奔西辽。[55]

耶律普速完与其丈夫的弟弟朴古只沙里私通,后将丈夫萧朵鲁不贬为东平王,罗织罪名杀掉。驸马之父萧斡里剌发动兵变,率军包围皇宫,用箭射死耶律普速完和朴古只沙里。耶律普速完在位14年。[52]

耶律直鲁古时期的衰落[编辑]

耶律普速完死后,耶律夷列次子耶律直鲁古杀死长兄后即位,[5]改元天禧[56]耶律直鲁古在位期间醉心于游猎娱乐,不理政务,[57]并不断向周边各国发动战争,使西辽的国力走向衰弱直至灭亡。[4]

卡特万之战后,塞尔柱帝国的势力不但完全退出河中地区,对呼罗珊地区的控制力也日趋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古尔王朝。实力强盛的古尔王朝不但占领了原本向西辽纳贡的巴尔赫,还借巴格达哈里发的名义向周边地区扩张,与西辽的附庸国花剌子模发生冲突。花剌子模沙阿阿拉丁·塔乞失向西辽求助,耶律直鲁古派大将塔阳古率军西征,于1198年4月至5月渡过阿姆河,向呼罗珊地区进兵,花剌子模也准备进攻赫拉特。西辽军队军纪败坏,在进入呼罗珊后到处烧杀抢掠,但在夜间遭到了古尔王朝及当地军民的袭击,许多士兵在强渡阿姆河时被淹死,此战西辽损失12000人。耶律直鲁古得知战败的消息大为震惊,向花剌子模派使者索要每个死者1万金第纳尔的损失费,但遭到塔乞失的拒绝,并且塔乞失出言不逊,触怒了耶律直鲁古。耶律直鲁古出兵攻打花剌子模,再次遭到失败,花剌子模进兵至布哈拉并一度攻下该城,不久撤军回国。[42]

1203年至1204年,古尔王朝和花剌子模再次爆发战争,花剌子模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向西辽求援。耶律直鲁古派塔阳古率军1万支援,西喀喇汗国可汗奥斯曼·伊本·易卜拉欣也派兵参战。古尔王朝苏丹失哈不丁得知消息后急忙退兵,但在安都淮(今阿富汗安德胡伊)被西辽军队包围。双方展开激战,古尔王朝有5万人战死,西辽军队也损失惨重。失哈不丁败率领残兵约100人败逃回安都淮堡垒,但堡垒的城墙被西辽军队打开一个缺口。在他即将被俘时,西喀喇汗国可汗奥斯曼介入斡旋。在失哈不丁承诺交出大象、马匹等物资及大量赎金后,西辽释放了他。此战西辽虽然取得胜利,但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5]1205年,古尔王朝的巴尔赫总督伊马杜丁·欧玛尔率军攻取了西辽控制下的泰尔梅兹。[42]次年,失哈不丁在远征印度时被刺杀,此后,古尔王朝走向衰落。两个大国两败俱伤,从中渔翁得利的只有花剌子模。[5]为稳住西辽,1206年,摩诃末把从古尔王朝夺取的泰尔梅兹交还给西辽,[42]并由其母亲图儿罕可敦出面,款待了西辽的使臣马合木·太并补交了拖欠西辽的年贡。[5]另据记载,1185年夏,西辽在东线也有借道西夏攻打金朝的行动。[58]

随着西辽国力的衰落,原本依附于西辽的附庸国纷纷摆脱西辽的控制。1209年春,高昌回鹘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不堪西辽的统治,杀西辽太师僧少监,投靠了新兴的蒙古帝国。[8]1210年,花剌子模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将耶律直鲁古派往花剌子模的收取年贡的图什处以磔刑,公开宣布脱离西辽的控制。[57]西喀喇汗国可汗奥斯曼也因为向耶律直鲁古的女儿求婚遭到拒绝,倒向花剌子模。[5]1211年,葛逻禄部阿斯兰汗投靠蒙古帝国。[57]东喀喇汗国土库曼王穆罕默德三世也起兵反抗西辽的统治,但遭到西辽军队的镇压,穆罕默德三世被俘。[5]而给西辽帝国致命一击的则是乃蛮王子屈出律的背叛。

西辽的灭亡[编辑]

屈出律是乃蛮王塔阳汗之子。1204年,乃蛮被成吉思汗攻灭,屈出律逃亡至西辽,被耶律直鲁古收留。屈出律很快得到了耶律直鲁古的信任,直鲁古将女儿浑忽公主嫁给他,并委托他处理国事。西辽的附庸国纷纷背叛西辽时,屈出律向耶律直鲁古建议自己返回叶密立、海押立(今哈萨克斯坦塔尔迪库尔干)、别失八里地区召集乃蛮旧部,帮助耶律直鲁古镇压叛乱。耶律直鲁古封屈出律为可汗,并赠送他很多礼物。屈出律收集乃蛮旧部,组成军队,劫掠七河地区。同时派使者联络花剌子模沙阿摩诃末,约定双方谁先夺取西辽就占有它的土地。屈出律先击败了西辽的军队,劫掠了耶律直鲁古位于乌兹根的府库,随后又进攻西辽首都虎思斡耳朵,但在真兀赤被耶律直鲁古击败。屈出律返回叶密立,图谋再次进攻。[5]

1210年,耶律直鲁古派军队3万镇压西喀喇汗国的叛乱,攻下了撒马尔罕。在得知屈出律在东部作乱的消息后,急忙将军队调回东部。花剌子模趁机向撒马尔罕推进,会和西喀喇汗国的军队向西辽进攻。联军到达塔阳古镇守的怛罗斯(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附近),塔阳古率军出城交战,双方不分胜负,但在撤军途中,塔阳古被俘,后遭处斩,摩诃末随后将军队撤回河中地区。[註 12]怛罗斯草原之战后,塔阳古败退的士兵返回西辽首都虎思斡耳朵时,当地居民想投降花剌子模,拒绝他们入城。西辽军队的统帅在劝降无果的情况下下令攻城,虎思斡耳朵的居民坚守16天后,城门被西辽军队用大象攻破。入城后西辽军队烧杀抢掠三天,城中被杀的大名绅有47000人[註 13],获取财宝无数。因为耶律直鲁古的府库遭到屈出律的劫掠,西辽宰相马合木·太怕他征收自己的财产,于是建议兵士交出从屈出律处夺取的财产归还给耶律直鲁古。这遭到了诸将领的抵制,他们纷纷带军队离去。[5]

得知西辽军队离散的消息后,1211年秋,屈出律率军8000袭击了正在出猎的耶律直鲁古,窃取了皇位。屈出律惺惺作态,尊耶律直鲁古为太上皇,皇后为皇太后,早晚问候他们的衣食起居。1213年,耶律直鲁古在愤懑中死去,共在位34年。[56]屈出律随后又释放了东喀喇汗国的土库曼王穆罕默德三世,将其送回喀什噶尔,但他不受当地贵族的欢迎,入城时被刺死于城门洞中。由于喀什噶尔不肯归附屈出律,屈出律派兵每逢秋收时节派兵烧毁他们的庄稼。三、四年后,当地百姓因为饥荒不得已而归顺。在占领喀什噶尔后,屈出律下令在每家每户派驻一名士兵,这些士兵毫无军纪,到处烧杀抢掠。屈出律屡次征讨阿力麻里(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霍城县一带)汗斡匝儿无果,最终趁其出猎时将其擒杀。[5]

屈出律原本信奉景教,后在浑忽公主的劝说下改信佛教。他用强制手段强迫西辽当地的穆斯林改信佛教或景教,穿戴契丹人的服装,这引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不满。屈出律征服和田后,下令召集当地的伊斯兰教阿訇讨论教义,教长阿訇阿剌丁·摩诃末极力维护伊斯兰教,屈出律命人将其严刑拷打,强迫他改教,摩诃末不从,被屈出律下令钉死于清真寺的大门上。1218年,成吉思汗派哲别曷思麦里率蒙古军2万攻打屈出律,屈出律闻讯带领随从从喀什噶尔逃跑。哲别进入喀什噶尔后宣布宗教自由,城中居民对屈出律展开报复,大肆屠杀屈出律的军队。[57][59]屈出律逃至巴达克山(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在瓦罕河谷东部的达拉兹峡谷被当地猎户抓获后交给哲别。[60]哲别将屈出律斩首后,命曷思麦里拿着他的首级传示于喀什噶尔、押儿牵(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莎车县)、斡端(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市)等城,城中将领皆率部投降,西辽彻底被蒙古帝国所征服。[59]

后续[编辑]

西遼滅亡後,契丹貴族波剌黑前往波斯克爾曼,于1224年建立了起儿漫王朝,又被称为“后西辽”,这也是契丹人在历史上建立的最后一个政权。1306年,被伊尔汗国所兼併。[61]

 1142年中国形势图,图中浅绿部分(包括虚线部分)为西辽版图

疆域和民族[编辑]

疆域[编辑]

西辽幅员辽阔,统治区域除直辖领地外,包括很多附庸国和附属部族。西辽的直辖领地以虎思斡耳朵为中心,北至伊犁河,南至锡尔河上游,西至怛罗斯,东至巴尔思罕(今伊塞克湖东南)。其附庸国有西喀喇汗国、东喀喇汗国、高昌回鹘和花剌子模,附属部族主要有粘拔恩部(乃蛮部)、康里部和葛逻禄部。

西辽的疆域东至土拉河,包括可敦城周围地区。乃蛮部、克烈部迁至这一地区后,西辽的东部边界退至附庸国高昌回鹘的东部边界;东北至谦河,与吉尔吉斯为邻。1175年,由于粘拔恩部归附金朝,退至阿尔泰山;西北越过巴尔喀什湖,包括康里人活动的地区;西至咸海乌斯提尤尔特高原卡拉库姆沙漠,包括花剌子模在内;南部西段以阿姆河为界,先后与塞尔柱帝国和古尔王朝为邻。中段包括瓦罕走廊。东段以喀喇昆仑山昆仑山阿尔金山为界与吐蕃黄头回纥接壤;东南包括哈密若羌,隔塔克拉玛干沙漠与西夏为邻。[4]

民族[编辑]

西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有从中国内地而来的契丹人、汉人和其他民族,有使用波斯语塔吉克人,使用突厥语回鹘人游牧民族有葛逻禄人、康里人、乃蛮人等,还有从西亚侨居而来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叙利亚人犹太人等。作为少数民族的契丹人和汉人,与当地占多数的回鹘人、突厥人长期相处、通婚,适应了当地的习俗,逐渐融合于回鹘或其他突厥民族中。[62]

政治[编辑]

西辽的国家机构采用辽朝的“两面制”,即政府分南北两面。[63]定居的农业民族按地区管理,设置州县,中央设南面朝官总理军政事务;流动的畜牧民族,以部族为行政单位,设官统治,中央设北面朝官总领部族军政事务。除直辖领地外,西辽拥有很多附庸国。西辽保留了这些附庸国的独立和制度,让它们享有很大的自立权。西辽在附庸国基本不驻扎军队,只是应附庸国要求,帮助其镇压国内叛乱。菊儿汗发给他们一块银牌作为归顺的标志。西辽根据这些国家的重要性和忠诚程度采取了不同的管理政策:如完全自治的布尔罕王朝[註 14];派沙黑纳(负责监国的少监)常驻首府、监察军政的东、西喀喇汗国、高昌回鹘;派官员按时了解情况,收取年贡的花剌子模。[4]

此外,西辽在直辖地区实行中央集权制,禁止分封土地,[42]但在附庸国保留了封建采邑制伊克塔制);[3]轻徭薄赋,不收取土地税,只向每户收取1个第纳尔的户赋;[42]宗教开放,信仰自由;对附庸国采取羁縻的政策。[4]

经济[编辑]

直辖地区[编辑]

西辽统治的直辖地区随着经济的发展,城镇的数量和规模都得到大规模的发展,据统计,仅伊犁河谷地区,在12世纪城镇数目就达到56个。[64]原有的城镇除虎思斡耳朵外,如怛罗斯、乌兹根、讹答剌(今哈萨克斯坦奇姆肯特阿雷思河和锡尔河交汇处)等,规模都得到成倍的扩大。七河及附近地区灌溉系统发达,当地居民使用铁铧木犁和砍土镘耕作,使用镰刀收割。西辽的农业不仅有谷物种植,还有园艺业、棉花种植和养蚕业,这些行业又带动了粮食加工业和葡萄酿酒业的发展。此外,畜牧业和狩猎业也在西辽直辖地区占有重要的地位。[4]

西辽直辖地区的手工业主要以制陶业、玻璃制造业、矿冶业、制铁业、铜器制造业和石料加工业为主。贸易的货物主要是金、宋的女奴、古玩、丝绸和白毡等;中亚和西亚的珠宝、玉器和香料等。[3]此外,西辽的直辖地区存在奴隶贸易,奴隶主要来源于北方游牧部落(特别是欽察人),多运往河中和西亚地区充當馬木路克[4]

西辽曾按中国内地钱币的形式铸造过自己的钱币,如萧塔不烟时期的感天元宝[65]古泉汇》中记录的康国通宝[28]但西辽始终未统一货币,原喀喇汗国的货币仍被继续使用和铸造,税收以金第纳尔为计算单位。[3]

附庸国[编辑]

由于西辽对附庸国的经济很少干预,附庸国的经济水平要高于西辽的直辖地区。在河中地区、喀什噶尔、和田地区和高昌回鹘都有发达的农业,畜牧业、狩猎业、捕鱼业也是主要行业。

西辽附庸国的手工业主要有河中地区、喀什噶尔和和田地区的玻璃制造业;喀喇汗国的制陶业、金属制作业、织造业和造纸业;高昌回鹘的织造业、五金业、矿业、冶炼业、制药业和香料制作业。喀喇汗国和高昌回鹘位于中西交通的要道,与东方的宋、金,西方的印度阿富汗以及西亚、北非和东南欧都有贸易关系。[4]

西辽附庸国的经济以河中地区的撒马尔干和布哈拉最为发达,其他城市包括喀喇汗国的察赤、忽毡等;高昌回鹘的喀什噶尔、斡端、别失八里、哈密力(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唆里密(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仰吉巴里(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纳斯县)等。[3]

军事[编辑]

关于西辽的军事制度,史料少有记载。西辽的军队中,骑兵是主要兵种,后期有西辽军队使用象军作战的记载。[3]为防止军队叛乱,耶律大石禁止将军直接控制100骑以上的军队,[42]军队都由菊儿汗直接控制,只是在战争期间临时调派若干士兵给某位将军指挥。[4]菊儿汗限制已定居的游牧民族携带武器,参与战争。[28]西辽的军队在对外扩张、守卫边疆、镇压叛乱和维护西辽统治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西辽的附庸国也拥有各自的军队,负责维护治安及维持国家统治。附庸国的军队有时协同西辽作战,有时受西辽的调遣执行任务,但有时也与西辽直接对抗。[4]

12世纪的亞洲,顯示了西遼、西夏、金朝、南宋和西亞及東歐的國家

文化和宗教[编辑]

文化[编辑]

西辽统治下的中亚文化的显著特点就是东西方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加强。西辽官方使用契丹语、汉语和波斯语,民间多使用突厥语。各民族在相互交流的过程中学习不同民族的语言,促进了文化的融合。西辽时期,由于受阿拉伯文化的影响,原来使用的回鹘文字母,逐渐被阿拉伯字母所代替。这一时期西辽的突厥语部族诞生了多位有影响力的诗人,如阿赫马德·亚塞维阿赫马德·本·马赫穆德·玉克乃克阿马克·布哈拉伊苏扎尼·撒马尔罕迪等。[4]

西辽统治时期,汉文化在中亚地区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西辽的君主使用汉文年号庙号,官方语言中也有汉语。[66]在行政、军事、赋税、生产技术、建筑艺术、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方面,汉文化从多方面影响着当时的中亚地区。[4]

宗教[编辑]

西辽奉行宗教自由的政策,改变了过去喀喇汗国法定以伊斯兰教为国教,限制其他宗教的政策。佛教、伊斯兰教、景教、萨满教摩尼教犹太教在西辽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3]

建筑艺术[编辑]

位于吉尔吉斯斯坦的西辽城市虎思斡耳朵、斯莱坚卡镇列别季诺夫卡镇亚历山大古城都发现了西辽时期的民用建筑遗址,在建筑装饰方面,体现了汉族艺术和汉文化与中亚文化融合的特点,如瓦、泥塑和暖炕等。庙宇中有汉族风格的绘画装饰墙壁,佛像不但有汉族艺术的模型,还兼具古代印度艺术的特点。[67]此外,位于托克马克附近的布兰塔和乌兹根的两座大型伊斯兰陵墓,都是至今保存完好的西辽时期的伊斯兰建筑。[68]这一时期河中地区的园林艺术也获得了高度的发展,耶律楚材丘处机写下了不少赞美当地园林艺术的诗歌。[3]

君主列表[编辑]

庙号或尊号 姓名 在位年代 在位年数 使用年号 备注
德宗 耶律大石 1124年-1143年 20 延庆(1132年-1133年)
康國(1134年-1143年)
西辽开国君主,1124年称王,1132年称“菊儿汗”,汉号“天祐皇帝”
感天皇后 萧塔不烟 1143年-1150年 7 咸清(1144年-1150年) 耶律大石之妻,临朝称制
仁宗 耶律夷列 1150年-1163年 13 绍兴(1151年-1163年) 耶律大石之子
承天太后 耶律普速完 1163年-1178年[註 15] 14 崇福(1164年-1178年) 耶律夷列之妹,临朝称制,被萧斡里剌射杀
耶律直鲁古 1178年-1211年 34 天禧(1178年-1211年) 耶律夷列次子,屈出律篡位
屈出律 1211年-1218年 7 天禧(未改元) 乃蛮塔阳汗之子,耶律直鲁古的女婿,西辽灭于蒙古帝国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严格意义上1211年屈出律篡国应为西辽结束的标志,但屈出律篡国后并未改国号,除宗教政策外与西辽时期政治措施相同,并且其为耶律直鲁古的女婿,他执政的7年可视为西辽的延续。[2]
  2. ^ 关于可敦城的位置,元初的张德辉和丘处机在漠北发现了几座契丹古城,但究竟哪座是可敦城,史学家观点不一。陈得芝根据苏联考古资料,参照汉文文献,得出结论:喀拉喀河下游南侧的青托罗盖古城,周约六里,是这一代辽代城址最大的。遗址中有大量辽瓦、器皿,且尚有一座碑座。根据这座古城的方位、规制、遗物判断,应是辽代镇州可敦城。见吉宗安所著《西辽史论·耶律大石研究》第55页。[3]
  3. ^ gur-khan或kur-khan,又译作古儿汗、葛儿汗、葛儿罕、噶儿汗,意为大汗或汗中之汗。[4]又根据古突厥语可翻译为普天下的、英雄的和光荣的汗。[5]
  4. ^ kara,又译作哈喇、哈剌、喀拉,维吾尔语或突厥语中“黑”的意思,此外还有“伟大”、“总”、“最高”的含义。[9]
  5. ^ 《三朝北盟会编》和《契丹国志》均记载为燕王。[12][13]
  6. ^ 关于耶律大石在金营中的生活,《契丹国志》中记载耶律大石投降金朝后与粘罕不和,粘罕想杀掉耶律大石,耶律大石带着五个儿子夜间逃脱,但把妻子留在金营中。粘罕将耶律大石的妻子赐给部落中地位最低贱的人,但他的妻子坚贞不屈,最后被粘罕射杀。[24]宋代学者李心传在《旧闻误证》中质疑过这段材料的真实性。唐长孺在《耶律大石年谱》中指出耶律大石从无投降金朝的意向,所以此段材料不可取,见魏所著《西辽史研究》第59页。[4]
  7. ^ 关于耶律大石出奔时随行的人数,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史》第417页有两种不同的记载,80名家人和部下或极其庞大的部属。[5]而《西辽史》第62页则记载为60名随从。[10]魏特夫、冯家升合著的《中国社会史—辽》第631页认为如果将80人作为耶律大石的亲信,每人再带上他们的随从,总数则接近200人。[28]
  8. ^ 因《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对耶律大石称帝一事描述有误,所以耶律大石称帝时间存在争议,有1125年、1126年、1131年、1132年多种说法。按耶律大石西征开始于1130年春,这被史学界普遍接受。魏良弢认为耶律大石要完成征战、招抚异族、重建叶密立三件事需要耗费两年时间,所以称帝时间在1132较为恰当,见魏所著《西辽史研究》第41页至42页。[4]
  9. ^ 关于卡特万之战双方参战的人数,伊斯兰史料方面所提供的双方人数比例有1:3(10万对30万)或1:10(7万对70万),强调西辽军队数量处于优势,伊本·艾西尔记载西辽联军中包括3万至5万名葛逻禄骑兵,部分伊斯兰史料记载双方兵力对等。《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记载西辽左右翼各2500人,推测中军数量为1万至2万人。[45]按《辽史》中耶律大石的派兵数量和战前训谕,西辽军队的数量应远少于桑贾尔的10万联军。[4]
  10. ^ 关于卡特万之战中塞尔柱帝国联军的阵亡人数,伊本·艾西尔的《全史》中记载为10万人被杀,其中有12000名戴头巾者(伊斯兰教法学家)和4000名妇女,[42]巴托尔德认为塞尔柱帝国联军阵亡3万人。[1]一般认为阵亡人数在11000至10万之间。[45]
  11. ^ 关于耶律夷列时期这次人口普查,魏特夫和冯家升认为84500这个数字是西辽首都虎思斡耳朵内畿能够为军队和徭役服务的18岁以上成年男子的户数,见魏、冯所著《中国社会史—辽》第643页和第659页。[28]
  12. ^ 关于这场战争,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史》中有两种不同的记载,还有一种记载是在1210年,西辽与花剌子模军交战于伊拉米什草原,花剌子模的宗教人士鼓动战士们发动圣战,西辽军战败,塔阳古被俘。见志费尼所著《世界征服者史》第401页至第404页。[5]
  13. ^ 魏良弢认为这个数字过于夸大,见魏所著《西辽史研究》第112页。[4]
  14. ^ 12世纪前期位于布哈拉的独立政体,名义上是西喀喇汗国的附庸,实际是一个贵族城邦共和国。[1]
  15. ^ 西辽受汉文化影响很深,根据中国传统的纪年方式,前任君主被杀,新君主当年即改元,崇福十五年应为天禧元年,对应的耶律普速完执政时间应为1164年至1178年,见魏所著《西辽史研究》第43页至第44页。[4]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巴托尔德. 《巴托尔德文集》. 莫斯科: 苏联科学院. 1963年: 第一卷·第389页 (俄文). 
  2. ^ 黎东方. 《细说元朝》. 上海市: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7年: 第70页. ISBN 9787208025165. "屈出律篡了位,并没有改西辽国号。西辽的种种制度,屈出律没有怎样加以更改。然而,屈出律在文化的类型上距离西辽的历代皇帝很远。"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吉宗安. 《西辽史论·耶律大石研究》. 乌鲁木齐市解放南路348号: 新疆人民出版社. 1996年8月: 第55页、第80页至第81页、第91页、第97页至第103页、第111页、第118页、第120页至第124页、第141页. ISBN 7228039904.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魏良弢. 《西辽史研究》. 银川市解放西街105号: 宁夏人民出版社. 1987年11月: 第39页至第190页. ISBN 7227000443.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志费尼; 何高济(译). 《世界征服者史》. 呼和浩特市新城西街82号: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1年5月: 上册·第71页至第75页、第77页至第78页、第340页至第344页、第378页至第382页、第401页至第404页、第417页至第422页. 
  6.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武汉市武昌区桂子山: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第268页. ISBN 7562222770. 
  7. ^ 《湛然居士集·卷十二·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后辽兴大石,西域统龟慈。
  8. ^ 8.0 8.1 《元史·卷一百二十四·岳璘帖穆尔列传》:时西契丹方强,威制畏兀,命太师僧少监来临其国,骄恣用权,奢淫自奉。畏兀王患之,谋于仳理伽普华曰:“计将安出?”对曰:“能杀少监,挈吾众归大蒙古国,彼且震骇矣。”遂率众围少监,斩之。
  9. ^ 魏良弢. 《喀拉汗王朝史稿》. 乌鲁木齐解放路306号: 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6年1月: 第52页. 
  10. ^ 10.0 10.1 布莱资须纳德; 蒋园东(译). 《西辽史》. 上海市河南路: 商务印书馆. 1934年10月: 第62页、第73页. 
  11.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耶律大石者,世号为西辽。大石字重德,太祖八代孙也。通辽、汉字,善骑射,登天庆五年进士第,擢翰林应奉,寻升承旨。辽以翰林为林牙,故称大石林牙。历泰、祥二州刺史,辽兴军节度使。
  12. ^ 12.0 12.1 《三朝北盟会编·卷九》:新城主将四军大王萧干、太师大石林牙以燕王淳病先次并入燕,结谋策立萧后。
  13. ^ 《契丹国志·卷十一·天祚皇帝中》:燕王遣大石林牙领一千五百余骑屯涿州新城。
  14. ^ 《辽史·卷二十九·天祚皇帝三》:(保大)二年春正月乙亥,金克中京,进下泽州。上出居庸关,至鸳鸯泺…三月辛酉,上闻金师将出岭西,遂趋白水泺…丙寅,上至女古底仓。闻金兵将近,计不知所出,乘轻骑入夹山…处温闻上入夹山,数日命令不通,即与弟处能、子,外假怨军,内结都统萧干,谋立淳。遂与诸大臣耶律大石、左企弓、虞仲文、曹勇义、康公弼集蕃汉百官、诸军及父老数万人诣淳府。
  15. ^ 见《三朝北盟会编·卷七》。
  16. ^ 见《三朝北盟会编·卷十一》。
  17. ^ 《辽史·卷二十九·天祚皇帝三》:已而淳死,众乃议立其妻萧氏为皇太后,主军国事。奉遗命,迎立天祚次子秦王定为帝。太后遂称制,改元德兴。
  18. ^ 《契丹国志·卷十二·天祚皇帝下》:保大三年。春正月,金主入居庸关,晡时到燕。萧后闻居庸关失守,夜率萧干及车帐出城,声言迎敌,实欲出奔…辽军从林牙,挟萧后以归天祚于夹山…耶律大石林牙领兵七千到夹山。天祚命杀萧后并外甥常哥,余免本罪。
  19.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及金兵至,萧德妃归天祚。天祚怒诛德妃而责大石曰:“我在,汝何敢立淳?”对曰:“陛下以全国之势,不能一拒敌,弃国远遁,使黎民涂炭。即立十淳,皆太祖子孙,岂不胜乞命于他人耶?”上无以答,赐酒食,赦其罪。
  20. ^ 《金史·卷二·太祖本纪》:(天辅七年)壬辰,复书于宋。师初入燕,辽兵复犯奉圣州,林牙大石壁龙门东二十五里。都统斡鲁闻之,遣照立、娄室、马和尚等率兵讨之,生获大石,悉降其众。
  21. ^ 《金史·卷一百二十一·粘割韩奴列传》:初,太祖入居庸关,辽林牙耶律大石自古北口亡去,以其众来袭奉圣州,壁于龙门东二十五里,娄室往取之,获大石并降其众。宗望袭辽主辎重于青冢,以大石为乡导。
  22. ^ 《金史·卷七十四·宗望列传》:宗望与当海四骑以绳系辽都统林牙大石,使为乡导,直至辽主营。时辽主往应州,其嫔御诸女见敌兵奄至惊骇欲奔,命骑下执之。有顷,后军至。辽太叔胡卢瓦妃,国王捏里次妃,辽汉夫人,并其子秦王、许王,女骨欲、余里衍、斡里衍、大奥野、次奥野、赵王妃斡里衍,招讨迪六,详稳六斤,节度使孛迭、赤狗儿皆降。得车万余乘。
  23. ^ 《辽史·卷二十九·天祚皇帝三》:(保大)三年戊戌,金兵围辎重于青冢,硬寨太保特母哥窃梁王雅里以遁,秦王、许王、诸妃、公主、从臣皆陷没。
  24. ^ 《契丹国志·卷十九·大实传》:大实既降女真,与大酋粘罕为双陆戏,争道相忿,粘罕心欲杀之而口不言,大实惧。及既归帐,即弃其妻,携五子宵遁。诘旦,粘罕怪其日高不来,使召之,其妻曰:“昨夕以酒忤大人,畏罪而窜。”询其所之,不以告。粘罕大怒,以配部落之最贱者。妻不肯屈,强之,极口嫚骂,遂射杀之。
  25. ^ 《辽史·卷二十九·天祚皇帝三》:(保大三年)秋九月,耶律大石自金来归。
  26. ^ 《归潜志·卷十三》引《北使记》:昔大石林牙,辽族也,太祖爱其俊辩,赐之妻,而阴蓄异志。因从西征,挈其孥亡入山后。
  27. ^ 《契丹国志·卷十二·天祚皇帝下》:是秋,天祚得耶律大石林牙兵归,又得阴山室韦毛割石兵,自谓天助中兴,再谋出兵收复燕、云。大石林牙力谏曰:“自金人初陷长春、辽阳两路,则车驾不幸广平甸,而都中京;及陷上京,则都燕山;及陷中京,则幸云中;及破云中,则都夹山。向以全师不谋战备,以至举国汉地皆为金人所有。今国势微弱至此而力求战,非得计也。当养兵待时而动,不可轻举。”天祚斥而不从。
  28. ^ 28.0 28.1 28.2 28.3 魏特夫; 冯家升. 《中国社会史—辽》. 费城: 费城. 1944年: 第631页、第643页、第644页、第659页、第664页 (英文). 
  29. ^ 29.0 29.1 29.2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大石不自安,遂杀萧乙薛、坡里括,自立为王,率铁骑二百宵遁。北行三日,过黑水,见白达达详稳床古儿。床古儿献马四百,驼二十,羊若干。西至可敦城,驻北庭都护府,会威武、崇德、会蕃、新、大林、紫河、驼等七州及大黄室韦、敌剌、王纪剌、茶赤剌、也喜、鼻古德、尼剌、达剌乖、达密里、密儿纪、合主、乌古里、阻蔔、普速完、唐古、忽母思、奚的、纠而毕十八部王众,谕曰“我祖宗艰难创业,历世九主,历年二百。金以臣属,逼我国家,残我黎庶,屠翦我州邑,使我天祚皇帝蒙尘于外,日夜痛心疾首。我今仗义而西,欲借力诸蕃,翦我仇敌,复我疆宇。惟尔众亦有轸我国家,忧我社稷,思共救君父,济生民于难者乎?”遂得精兵万余,置官吏,立排甲,具器仗。
  30. ^ 《契丹国志·卷十二·天祚皇帝下》:天祚遂强率诸军出夹山,下渔阳岭,取天德军、东胜、宁边、云内等州,南下武州,遇金人兀室,战于奄曷下水…乃谋奔夏国。计未决…而金使娄宿驰骑而至,跪于天祚前曰:“奴婢不佞,乃以介胄犯皇帝天威,死有余罪。”因捧觞而进,遂俘以还。
  31. ^ 《辽史·卷三十·地理志一》:镇州,建安军,节度。本古可敦城。统和二十二年皇太妃奏置。选诸部族二万余骑充屯军,专捍御室韦、羽厥等国,凡有征讨,不得抽移。
  32. ^ 《契丹国志·卷十八·大实传》:辽御马数十万,牧于碛外,女真以绝远未之取,皆为大实所得。
  33. ^ 《金史·卷七十三·完颜希尹列传》:希尹上其书,且奏曰:“闻夏使人约大石取山西诸郡,以臣观之,夏盟不可信也。”
  34. ^ 《三朝北盟会编·卷五十八》:夏国之北,有大辽天祚子梁王与林牙萧太师,统兵十万,出榜称:金人不道,与南朝奸臣结约,毁我宗社。今闻南朝天子悔过逊位,嗣君圣明,如能合击金人,立我宗社,则前日败盟之事当不论也。
  35.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八十一》:丁未岁,塔坦之马不入金国,而又通好于达实林牙,金人即遣使问罪塔坦。
  36. ^ 《金史·卷一百二十一·粘割韩奴列传》:(天会)七年,泰州路都统婆卢火奏:“大石已得北部二营,恐后难制,且近群牧,宜列屯戍”…八年,遣耶律余睹、石家奴、拔离速追讨大石,征兵诸部,诸部不从,石家奴至兀纳水而还。
  37.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明年二月甲午,以青牛白马祭天地、祖宗,整旅而西。先遗书回鹘王毕勒哥曰:“昔我太祖皇帝北征,过卜古罕城,即遣使至甘州,诏尔祖乌母主曰:‘汝思故国耶,朕即为汝复之;汝不能返耶,朕则有之。在朕,犹在尔也。’尔祖即表谢,以为迁国于此,十有余世,军民皆安土重迁,不能复返矣。是与尔国非一日之好也。今我将西至大食,假道尔国,其勿致疑。”毕勒哥得书,即迎至邸,大宴三日。临行,献马六百,驼百,羊三千,愿质子孙为附庸,送至境外。
  38.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所过,敌者胜之,降者安之。兵行万里,归者数国,获驼、马、牛、羊、财物,不可胜计。军势日盛,锐气日倍。
  39. ^ 《大金国志·卷七·太宗本纪五》:(天会九年春),粘罕自云中以燕云汉军、女真军一万人付右都监耶律余睹,北攻耶律大石林牙、耶律佛顶林牙于漠北曷董城(可敦城)…曷董城自云中由猫儿庄、银瓮口北去地约三千余里,尽沙漠无人之境。是行也,三路之夫死不胜计,车牛十无一二得还。
  40. ^ 《金史·卷三·太宗本纪》:(天会九年)九月己酉,和州回鹘执耶律大石之党撒八、迪里、突迭来献。
  41.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耶律大石)以甲辰岁二月五日即位,年三十八,号葛儿罕。复上汉尊号曰天皇帝,改元延庆。追祖父为嗣元皇帝,祖母为宣义皇后,册元妃萧氏为昭德皇后。
  42. ^ 42.00 42.01 42.02 42.03 42.04 42.05 42.06 42.07 42.08 42.09 42.10 42.11 苏联科学院. 《吉尔吉斯人和吉尔吉斯地区历史资料》. 莫斯科: 苏联科学院. 1973年: 第一辑·第64页至第73页 (俄文). 
  43. ^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康国元年)三月,以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为兵马都元帅,敌剌部前同知枢密院事萧查剌阿不副之,茶赤剌部秃鲁耶律燕山为都部署,护卫耶律铁哥为都监,率七万骑东征以青牛白马祭天,树旗以誓于众曰:“我大辽自太祖、太宗艰难而成帝业,其后嗣君耽乐无厌,不恤国政,盗贼蜂起,天下土崩。朕率尔众,远至朔漠,期复大业,以光中兴。此非朕与尔世居之地。”申命元帅斡里剌曰:“今汝其往,信赏必罚,与士卒同甘苦,择善水草以立营,量敌而进,毋自取祸败也。”行万余里无所得,牛马多死,勒兵而还。大石曰:“皇天弗顺,数也!”
  44. ^ 《三朝北盟会编·卷一百七十八》:御林牙兵忽然猖獗,干冒陛下。用臣出师之任,臣受命欲谒驽钝之力,尽浅拙之谋以狂巷。耶律潜伏沙党,复反交攻凡三昼夜,其胜负未分犹可为战。奈杜允粮草已断,人马冻死。御林牙兵知我深入重地,前不樵苏後,又粮断所以王师失利,又副将外家得心生反逆,背负朝廷。外家得之反,背有其由也。
  45. ^ 45.0 45.1 Michal Biran. 《The Empire of the Qara Khitai in Eurasian History: Between China and the Islamic Worl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年: 第43页至第44页. ISBN 9780521842266. 
  46. ^ 46.0 46.1 46.2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耶律大石)至寻思干,西域诸国举兵十万,号忽儿珊,来拒战。两军相望二里许。谕将士曰:“彼军虽多而无谋,攻之,则首尾不救,我师必胜。”遣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招讨副使耶律松山等将兵二千五百攻其右;枢密副使萧剌阿不、招讨使耶律术薛等将兵二千五百攻其左;自以众攻其中。三军俱进,忽儿珊大败,僵尸数十里。驻军寻思干凡九十日…又西至起儿漫…康国十年殁,在位二十年,庙号德宗。
  47. ^ 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历史所. 《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史》. 塔什干: 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1955年: 第一卷·第273页 (俄文). 
  48. ^ 巴托尔德; 耿世民(译). 《中亚简史》. 乌鲁木齐市解放南路348号: 新疆人民出版社. 1980年: 第33页. 
  49. ^ 49.0 49.1 《金史·卷一百二十一·粘割韩奴列传》:因曰:“往年大国尝遣粘割韩奴自和州往使大石,既入其境,大石方适野,与韩奴相遇,问韩奴何人敢不下马,韩奴曰:' 我上国使也,奉天子之命来招汝降,汝当下马听诏。'大石曰:'汝单使来,欲事口舌耶?'使人捽下,使韩奴跪,韩奴骂曰:'反贼,天子不忍于尔加兵,遣招汝。尔纵不能面缚请罪阙下,亦当尽敬天子之使,乃敢反加辱乎!'大石怒,乃杀之。此时大石林牙已死,子孙相继,西方诸部仍以大石呼之。'”
  50. ^ 50.0 50.1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子夷列年幼,遗命皇后权国。后名塔不烟,号感天皇后,称制,改元咸清,在位七年。
  51. ^ 51.0 51.1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子夷列即位,改元绍兴。籍民十八岁以上,得八万四千五百户。在位十三年殁,庙号仁宗。
  52. ^ 52.0 52.1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子幼,遗诏以妹普速完权国,称制,改元崇福,号承天太后。后与驸马萧朵鲁不弟朴古只沙里通,出驸马为东平王,罗织杀之。驸马父斡里剌以兵围其宫,射杀普速完及朴古只沙里。普速完在位十四年。
  53. ^ 53.0 53.1 雷纳·格鲁塞; 蓝琪(译). 《草原帝国》.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号: 商务印书馆. 2011年4月: 第215页、第216页. ISBN 9787100028622. 
  54. ^ 《金史·卷一百二十一·粘割韩奴列传》:是岁,粘拔恩君长撒里雅寅特斯率康里部长孛古及户三万余求内附,乞纳前大石所降牌印,受朝廷牌印。
  55. ^ 《金史·卷八十八·唐括安礼列传》:(大定)十七年,诏遣监察御史完颜觌古速行边,从行契丹押剌四人,挼剌、招得、雅鲁、斡列阿,自边亡归大石。
  56. ^ 56.0 56.1 《辽史·卷三十·天祚皇帝四》:仁宗次子直鲁古即位,改元天禧,在位三十四年。时秋出猎,乃蛮王屈出律以伏兵八千擒之,而据其位。遂袭辽衣冠,尊直鲁古为太上皇,皇后为皇太后,朝夕问起居,以侍终焉。直鲁古死,辽绝。
  57. ^ 57.0 57.1 57.2 57.3 多桑; 冯承钧(译). 《多桑蒙古史》. 上海市福建中路193号: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01年6月: 第79页至81页、第84页. ISBN 7806227989. 
  58. ^ 《宋史·卷三十五·孝宗本纪三》:(淳熙十二年夏)丙子,谍言故辽大石林牙假道夏人以伐金,密诏吴挺与留正议之。
  59. ^ 59.0 59.1 《元史·卷一百二十·曷思麦里列传》:帝命曷思麦里从哲伯为先锋,攻乃蛮(即屈出律),克之,斩其主曲出律。哲伯令曷思麦里持曲出律首往徇其地,若可失哈儿、押儿牵、斡端诸城,皆望风降附。
  60. ^ 姚大力. 《屈出律败亡地点考》. 江苏省南京市南京大学历史系元史组: 《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第五期》. 1981年8月. 
  61. ^ 范雅黎. 《浅析哈剌契丹人建立的起儿漫王朝》. 乌鲁木齐市: 新疆师范大学. 2008年11月21日. 
  62. ^ 赵荣织. 《浅谈耶律大石的历史功绩和西辽的历史地位》. 乌鲁木齐市: 乌鲁木齐职业大学社科部. 1981年8月. 
  63. ^ 《金史·卷一百二十一·粘割韩奴列传》:天会二年,辽详稳挞不野来降,言大石称王于北方,署置南北面官僚,有战马万匹,畜产甚众。
  64. ^ 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历史所. 《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史》. 阿拉木图: 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 1979年: 第一卷·第100页 (俄文). 
  65. ^ 黄任恒. 《辽代金石录》. 1905年: 卷一·第21页. "感天钱,金索四曰感天元宝,西辽天祐帝后萧塔不烟称制号感天皇后,疑铸此钱。" 
  66. ^ 陈垣. 《元西域人华化考》. 上海市瑞金二路272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0年12月: 卷一·第3页. ISBN 7532528103. "西辽五主,凡八十八年,皆有汉文年号,可知其在西域,必曾行使汉文。" 
  67. ^ 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历史所. 《吉尔吉斯地区史》. 比什凯克: 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科学院. 1956年: 第一卷·第141页至142页 (俄文). 
  68. ^ 加富罗夫. 《塔吉克民族史》. 莫斯科: 苏联科学院. 1964年: 第276页 (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