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里尔 (东罗马帝国传教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西里尔

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拿着西里尔字母表
本画由保加利亚圣像画家Zahari Zograf1848年作于Troyan Monastery
Bishops and Confessors; Equals to the Apostles; Patrons of Europe; Apostles to the Slavs
出生 826年或827年
东罗马帝国萨洛尼卡(位于今希腊
逝世 2月14日
敬奉 罗马天主教会
保加利亚正教会
马其顿正教会
东正教会
普世圣公宗
信义宗
慶節 2月14日(公历);7月5日(1880-1886年的罗马天主教会历法);7月7日(1887-1969年的罗马天主教会历法)
5月11日(儒略历东正教沿用)[註 1]
7月5日(在捷克斯洛文尼亚),5月24日(在保加利亚马其顿共和国
象徵 brothers depicted together; Eastern bishops holding up a church; Eastern bishops holding an icon of the Last Judgment[1] Often, Cyril is depicted wearing a monastic habit and Methodius vested as a bishop with omophorion.
主保 马其顿保加利亚捷克(包括波希米亚地区和摩拉维亚地区)、斯洛文尼亚[1]

西里尔希腊语Κύριλλος古教会斯拉夫语: Кѷриллъ英语Cyril),也译作基里尔,826年或827年生于东罗马帝国萨洛尼卡(位于现在的希腊[2][3][4][5][6][7][8][9]。他同时被天主教会东正教会封为圣人,被称为“圣西里尔”。他和他的弟弟美多德大摩拉维亚潘诺尼亚斯拉夫人进行过传教活动。他们的传教活动大大影响了斯拉夫人的文明进程,这使得他们获得“斯拉夫人的传教士”的称号。 他们兄弟俩发明了格拉哥里字母格拉哥里字母是第一种用来记录古教会斯拉夫语的字母。[10] 他们死后,他们的学生继续对斯拉夫人进行传教工作。两兄弟都被东正教会授予“Equals to the Apostles”的头衔。1880年,天主教教皇利奥十三世天主教將他们的慶日加到天主教的禮儀曆中。1980年,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布他们与诺尔恰圣本笃同為欧洲的主保圣人[11]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西里尔在西元826年或827年生于东罗马帝国萨洛尼卡。他据说是七兄弟中最小的。根据书《Vita Cyrilli》(《西里尔的生平》)。他的父亲李奥是萨洛尼卡一个级别为“droungarios”官员。她的母亲叫玛利亚,是一个斯拉夫人。[12]。由于萨洛尼卡斯拉夫人很多,西里尔从小就接触到了斯拉夫人的语言,这使得他能够深入了解斯拉夫人的语言特点,这对他以后创作格拉哥里字母大有帮助。

西里尔14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东罗马帝国有权势的大臣Theoktistos成为了他的监护人。Theoktistos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他与贵族Bardas一起在帝国内实施的一系列计划导致了University of Magnaura的产生,西里尔在后来在这个学校学习过。

在中东的传教[编辑]

西里尔对阿拉伯神学的充分了解使他在阿拉伯传教时显得有底气。他被派去与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穆塔瓦基勒用阿拉伯神学去讨论三位一体的原则,同时也去增进东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之间的关系。据说他在传教的过程中学过希伯来语撒马利亚语阿拉伯语

第二个任务(860年)是受东罗马帝国皇帝米海尔三世君士坦丁堡牧首Photius的命令去的。西里尔被派到可萨汗国去阻止犹太教的扩张。因为可萨人信奉犹太教可以免除一些政治纠纷,可萨汗国可汗坚定地将犹太教作为国教,所以这次任务失败了。

回到君士坦丁堡之后,西里尔在大学里面当上了哲学教授,与此同时他的哥哥美多德当上了一个修道院的院长,并且成了君士坦丁堡政界与宗教界的重要人物。

在斯拉夫人中的传教[编辑]

西里尔与美多德Jan Matejko于1885年作

公元862年,大摩拉维亚的君主罗斯季斯拉夫要求东罗马帝国皇帝米海尔三世君士坦丁堡牧首Photius派传教士给斯拉夫人传福音。他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宗教倒不如说是为了政治。罗斯季斯拉夫法兰克王国国王日耳曼人路易的支持下成为摩拉维亚国王,但是他在随后坚持大摩拉维亚公国的独立地位。很多人都误以为西里尔和美多德是第一批将基督教带到摩拉维亚的人,但是罗斯季斯拉夫在给东罗马帝国皇帝米海尔三世的信中明确指出罗斯季斯拉夫的人“已经拒绝了异教和坚持基督教的原则”[13]東正教的说法,在给东罗马帝国皇帝米海尔三世写信之前,罗斯季斯拉夫已经驱逐了罗马天主教会的传道士并且坚定地向君士坦丁堡寻求宗教和政治支持。[13] 米海尔三世迅速选择了派西里尔与美多德去,并且说:“你们来自萨洛尼卡, 所有的萨洛尼卡人都讲着纯正的斯拉夫语”[14]

位于俄罗斯汉特-曼西斯克的西里尔与美多德雕像

为了这次传教,他们发明了格拉哥里字母,第一个用来给斯拉夫人书写的文字。实践表明,格拉哥里字母非常适合斯拉夫复杂的语言特征。格拉哥里字母今天仍然被许多国家所采用。[13]公元863年,美多德开始将圣经翻译成我们现在称为古教会斯拉夫语的语言。并且到摩拉维亚去推广它。古教会斯拉夫语逐渐演变成了教会斯拉夫语教会斯拉夫语现在是保加利亚东正教会马其顿东正教会俄罗斯东正教会塞尔维亚东正教会与其它斯拉夫东正教教会的礼拜仪式语言。他们的传教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他们在斯拉夫人推广东正教仪式的措施遭到了德国传教士的反对,这使得他们与德国传教士产生了冲突。他们兄弟在摩拉维亚传教的任务终演变成了与萨尔茨堡大主教兼帕绍教区主教Theotmar的争论,Theotmar希望能全面控制摩拉维亚,并且让摩拉维亚人只用天主教会的仪式。

在传教的过程中他们还写成了第一部斯拉夫人民法典

去罗马的旅程[编辑]

圣西里尔与圣美多德在罗马

在867年,教皇尼古拉一世邀请西里尔与美多德罗马。他们在旅行时带着自己的一些弟子和教宗克肋孟一世的遗骨。在经过巴拉顿公国(位于今天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时,他们受到公国国王Koceľ (也可拼成Kocelj或Kozel)的热烈欢迎。他们最后在868年到达罗马,在罗马他们受到了热烈欢迎,这部分是因为于他们将教宗克肋孟一世的遗骨带到了罗马,但是更重要的是罗马教会想在与君士坦丁堡教会争夺斯拉夫人的斗争中取得胜利。[13]兄弟俩受到了在罗马受到了高度评价,他们在摩拉维亚的传教受到了教皇亚德二世的肯定,亚德二世正式批准他们在斯拉夫人中推行新的圣餐仪式。兄弟俩的斯拉夫弟子的任命由两个重要的主教FormosusGauderic颁布。

在知道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之后,西里尔穿上了修士的服装并且于50天后去世了(869年2月14日)。

发明格拉哥里字母[编辑]

克罗地亚出土的Baška tablet可以看出格拉哥里字母的早期形式。

西里尔与美多德以及他们的学生为了将圣经和其他一些典籍翻译成斯拉夫语,创作了格拉哥里字母[4]格拉哥里字母是从9世纪希腊语安色尔字体变来,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斯拉夫人的字母。格拉哥里字母的出现对斯拉夫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早期的格拉哥里字母于863年被西里尔与美多德传播到大摩拉维亚,用来记录政府文件和宗教书籍。格拉哥里字母的发明常常被误认为是西里尔一人的功劳,特别是在880年的书信“Industriae tuae”写到格拉哥里字母是由来自“君士坦丁堡的神学家”所发明的。虽然仅凭这封信无法证明美多德没有参与发明格拉哥里字母,但是却说明了在西里尔与美多德来到摩尔维亚之前斯拉夫人没有自己的文字。

由保加利亚著名雕塑家Stanislav Dospevski创作的圣西里尔与圣美多德

必须要说明的是,西里尔字母并不是西里尔发明的。西里尔发明的是格拉哥里字母,不是西里尔字母西里尔字母是西里尔的学生克莱门特保加利亚第一帝国奥赫里德人文学院格拉哥里字母进行简化而产生的。[15]不过也有一种说法是普雷斯拉夫人文学院希腊字母格拉哥里字母的速写形式上发明了西里尔字母。不管怎样,两个学院的建立都是在西里尔与美多德去世之后的事了。

对他的纪念[编辑]

被教会授予的头衔[编辑]

在西里尔的葬礼上,就有人群在罗马的街道上要求给西里尔封圣。能够在纸上见证的他的最早头衔是1880年教皇利奥十三世在文件Grande Munus上所授予的"Apostles of the Slavs" 称号。1980年,教皇约翰·保禄二世宣布他们是欧洲的主保圣人[16]

以他命名的山峰[编辑]

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利文斯顿岛圣西里尔峰是以西里尔命名的。

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编辑]

位于马其顿共和国斯科普里的圣西里尔与圣美多德雕像
位于汉特-曼西斯克的2006年5月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的圣驾巡游活动

信奉东正教的国家一般将儒略历5月11日(公历5月24日)定为“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而信奉天主教的国家一般将7月5日定为“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

现在,“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 作为公共节日在下列国家庆祝:

  • 保加利亚人们在5月24日纪念西里尔与美多德,节日的正式名称为“保加利亚教育、文化、和斯拉夫文学日”(保加利亚语Ден на българската просвета и култура и на славянската писменост),一个用来纪念保加利亚文化、文学、与西里尔字母的节日。它被人们称为“字母、文化和教育节”(保加利亚语Ден на азбуката, културата и просвещението)。西里尔与美多德被看成是保加利亚国家图书馆的保护人。保加利亚国家图书馆前面就有他们的纪念馆。
  • 马其顿,人们在5月24日纪念西里尔与美多德,节日的名称为“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马其顿文Св. Кирил и Методиј, Ден на словенските просветители)。
  • 捷克,7月5日是“圣西里尔和圣美多德日”(捷克語Den slovanských věrozvěstů Cyrila a Metoděje)。
  • 俄罗斯,5月24日是“斯拉夫文学与文化节”(俄语День славянской письменности и культуры),庆祝斯拉夫文学、文化与字母。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公历中是5月24日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Jones, Terry. Methodius. Patron Saints Index. 
  2. ^ Columbia Encyclopedia, Sixth Edition. 2001-05, s.v. "Cyril and Methodius, Saints";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Incorporated, Warren E. Preece - 1972, p.846, s.v., "Cyril and Methodius, Saints" and "Eastern Orthodoxy, Missions ancient and modern"; Encyclopedia of World Cultures, David H. Levinson, 1991, p.239, s.v., "Social Science"; Eric M. Meyers,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Archaeology in the Near East, p.151, 1997; Lunt, Slavic Review, June, 1964, p. 216; Roman Jakobson, Crucial problems of Cyrillo-Methodian Studies; Leonid Ivan Strakhovsky, A Handbook of Slavic Studies, p.98; V.Bogdanovich , History of the ancient Serbian literature, Belgrade, 1980, p.119
  3. ^ The Columbia Encyclopaedia, Sixth Edition. 2001-05, O.Ed. 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 "Cyril and Methodius, Saints) 869 and 884, respectively, “Greek missionaries, brothers, called Apostles to the Slavs and fathers of Slavonic literature."
  4. ^ 4.0 4.1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Major alphabets of the world, Cyrillic and Glagolitic alphabets, 2008, O.Ed. "The two early Slavic alphabets, the Cyrillic and the Glagolitic, were invented by St. Cyril, or Constantine (c. 827–869), and St. Methodius (c. 825–884). These men were Greeks from Thessaloniki who became apostles to the southern Slavs, whom they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5. ^ Hastings, Adrian.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hood: ethnicity, religion, and nationali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126. ISBN 0-521-62544-0. ". the activity of the brothers Constantine (later renamed Cyril) and Methodius, aristocratic Greek priests who were sent from Constantinople." 
  6. ^ Fletcher, R. A. The barbarian conversion: from paganism to Christianity.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 327. ISBN 0-520-21859-0. 
  7. ^ Cizevskij, Dmitrij; Zenkovsky, Serge A.; Porter, Richard E. Comparative History of Slavic Literatures. Vanderbilt University Press. : vi. ISBN 0-8265-1371-9. ""Two Greek brothers from Salonika, Constantine who later became a monk and took the name Cyril and Methodius." 
  8. ^ The illustrated guide to the Bibl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14. ISBN 0-19-521462-5. "In Eastern Europe, the first translations of the Bible into the Slavoruic languages were made by the Greek missionaries Cyril and Methodius in the 860s" 
  9. ^ Smalley, William Allen. Translation as mission: Bible translation in the modern missionary movement. Macon, Ga.: Mercer. 1991: 25. ISBN 978-0-86554-389-8. "The most important instance where translation and the beginning church did coincide closely was in Slavonic under the brothers Cyril, Methodius, with the Bible completed by A.D. 880 This was a missionary translation but unusual again (from a modern point of view) because not a translation into the dialect spoken where the missionaries were The brothers were Greeks who had been brought up in Macedonia," 
  10. ^ Liturgy of the Hours, Volume III, 14 February.
  11. ^ Egregiae Virtutis.  Apostolic letter of Pope John Paul II, 31 December 1980 (拉丁文)
  12. ^ Kazhdan, Alexander P.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Byzantiu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507. ISBN 0-19-504652-8. "Constantine (Cyril) and his brother Methodius were the sons of the droungarios Leo and Maria, who may have been a Slav." 
  13. ^ 13.0 13.1 13.2 13.3 Vizantiiskoe missionerstvo, Ivanov S. A., Iazyki slavianskoi kul'tury, Moskva 2003, p. 147
  14. ^ Todd B. Krause; Jonathan Slocum. Old Church Slavonic Online Lesson 3. Linguistics Research Center at UT Austin. 
  15. ^ Paul Cubberley (1996) "The Slavic Alphabets" and later finalized and spread by disciples Kliment and Naum in Ohrid and Preslav schools of Tsar Boris' Bulgaria. In Daniels and Bright, eds. The World's Writing System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07993-0.
  16. ^ Egregiae Virtutis. 
  17. ^ Votruba, Martin. Holiday date. Slovak Studies Program. 匹兹堡大学.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