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衛隊第12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親衛隊第12師
12th SS Division Logo.svg
經一輪比賽中挑選出來的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徽章

存在時期 1943年至1945年
國家/地區  納粹德國
部門 武装党卫队
種類 裝甲师
進行曲 前进!前进!吹响嘹亮的号角

親衛隊第12師「希特勒青年團」德语12. SS-Division „Hitlerjugend“)是隸屬武裝親衛隊的师團,活躍於東西兩線。作為武裝親衛隊的一师,是紐倫堡審判中的戰爭犯罪組織。特別是由於諾曼第戰役中第一日所展現的兇殘行為更確立它的污名。

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是唯一主要由希特勒青年团成員組成的师團,應徵入伍的都是在1926年出生的,軍士及軍官都是東線中富有經驗的老兵。

組成及訓練[编辑]

與您一樣,徵募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成員的海報

將武裝親衛隊和希特勒青年团組合的構思是由中將Gottlob Berger在1943年所提出的,他和希姆萊商議有關論點,希姆萊隨後成為了熱心的擁護者。

希特拉批准了一份將所有於1926年出生的团員編為一師的計劃書,他自己亦熱衷於有關概念。1943年2月10日,官方發佈了一項建立希特勒青年团师的批示。Berger自薦為該師指揮官,但希姆萊選擇了第一阿道夫·希特勒警衛旗隊裝甲師(LSSAH)的老兵,團隊長弗里茨·維特

官方舉辦了新部隊徽章設計比賽,幾千個作品中入選作品中的勝出設計繪出了希特勒青年团的如尼字母sigrune交錯於代表“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擲彈师的鑰匙。由1943年九月一日開始,多達16000名团員入伍及完成六個月的基本訓練並列入希特勒青年团装甲擲彈师訓練維持於比利時Beverloo市,該師收到改組為装甲师的通知,重新定名為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由於很多新兵都很年少,所以以糖果代替基本的配給。在同年十月下旬,最終定名為十二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

成長於納粹黨宣傳之下的希特勒青年团,狂熱於忠誠納粹的理想,但卻缺乏任何軍事才能。為了提供一個熟練的骨幹部隊作指揮,警卫旗队的老兵分派到希特勒青年团师作為軍官或軍士。訓練是與別不同的,維特領悟到該師要儘快進入作戰狀態,忽略規則而重視作戰方案以及實彈射擊訓練,鬥志異常地高。同時師中彼此的信賴和尊重,使人員之間的關係更為密切。

1944年3月,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被認為已預備服役並移到下諾曼第卡昂,組成德國装甲預備軍之一的裝甲兵團西隊

1944年,整個春天該师繼續在卡昂周圍訓練,熟悉卡昂及附近地形。並證明了這對未來的數個月起了巨大的作用。5月27日,維特慶祝36歲生日以晉升到旅隊長。一個装甲擲彈兵敘述為「和平的節日氣氛」,但這很快便破滅了。

1944年六月初,該师已進入作戰狀態。並有81輛豹式坦克A/G型和104輛四號坦克H/J型,配備追獵者式戰車/L70驅逐坦克,三輛原型旋風式防空坦克,以及一些20毫米,37毫米和88毫米高射炮野蜂式自走炮黃蜂式自走炮SIG 33榴彈炮及可拖行的標準砲兵部件。

反坦克部隊黨衛隊第12反坦克,則並未進入作戰狀態以及追獵者式戰車數量不足。

諾曼第戰役[编辑]

1944年6月6日,D日,西線盟軍發動了霸王行動,為求侵佔諾曼第。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以及第二十一装甲师,是最近灘頭的装甲部隊。由於需要希特拉的批准,青年团装甲师直至1430才到達前線。該師推進至劍海灘朱諾海灘附近的範圍,但不斷的遭到盟軍攻擊機戰鬥機的牽制。青年团装甲师的先鋒部隊到6月6日2200時才到達接近Evrecy的集合地點。

7月7日,旗隊長庫爾特·邁爾(「裝甲梅耶」)武裝親衛隊第25装甲擲彈师團,與武裝親衛隊高级突击队中队领袖Max Wunsche的武裝親衛隊第12装甲團的第2營一起,由砲兵支援為了碾碎加拿大步兵和裝甲車的進攻並到達幾英里外的海岸邊。以梅耶的說話來說,他們正「把小魚拋回海中」。儘管他們在Authie擊毀許多加拿大人的坦克以及侵擾一個北新斯科細亞高地連,他們不能突破前進的加拿大人。梅耶在東線曾依賴快速的打擊使他的部隊處於優勢,但在諾曼第戰役中,由於雙方都要探視周圍環境,有些的偵察才是進攻要素。在梅耶開始計劃攻擊前的1小時前,第25團已被強迫向加拿大先頭部隊的側面發動襲擊。

缺乏其他部隊的在側翼的支援以及偵察情報,襲擊起初很成功但很快便喪失攻勢。Authie的北新斯科細亞高地連爭取時間為其他連和團建立防禦陣地。反擊開頭的幾分鐘內,青年团装甲师的四型坦克和反坦克炮使The Sherbrooke Fusiliers損失了超過25輛謝爾曼坦克。青年团装甲师設法把部分加拿大先頭部隊推後兩英里,但餘下的北新斯科細亞高地連在沒有砲兵支援和裝甲車下終止了第25裝甲擲彈師團的推進並建立了一個牢固的防禦工事。

根據加拿大戰俘的敍述,青年团成員遭到嚴重的挫敗,並在盛怒下多次槍斃,用棍打死,甚至用貨車輾過走過的北新斯科細亞高地連戰俘。雙方傷亡人數差不多相等。大家都有接近80人被殺並有大約175人受傷和被俘,在一場艱難和血腥的戰鬥中打成平局。

梅耶在阿登修道院(Abbey Ardennes)設立司令部,那兒的塔樓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郊外景色。在6月7日黃昏,當他正部署軍團下一步行動時,而且在修道院外審問另外18個加拿大人並將他們處決。在幾個團的記錄中,總計超過100個加拿大戰俘向希特勒青年团师投降後被殺。梅耶的師團在Authie和Buron附近部署,在適當的位置掩護重要的Carpiquet飛機場。被迫留下遏制北新斯科細亞高地旅,無法在翌日第26裝甲擲彈團的進攻中作出支援。直至7月8日被加拿大高地輕步兵在慘烈的白刃戰中擊退。

6月8日,武裝親衛隊第26裝甲擲彈團在SS-ObersturmbannfuhrerWilhelm Mohnke的指揮下抵達戰場。梅耶的攻勢推後了一部份加拿大先鋒隊伍但另一旅又控制了在德軍防線內兩英里的一些村落。他們在梅耶師團和第26裝甲擲彈團的背後穿過並在西面建立據點。在計劃和調整位置後,第26裝甲擲彈團向Norrey-en-Bessin發動一個有力的猛攻,衝過加拿大部隊並在其及在西面的英國師間撕開一個楔形。由於再一次在缺乏任何加拿大人據點資訊,使青年团步兵盲目地猛烈衝向一個滿天砲火的漩渦之中。

在梅耶的戰鬥後大約8個小時,於0033時發動的這次襲擊,只有最初時的成功。不同的連不能協調他們對加拿大人的進攻。儘管因為青年團步兵不斷的嘗試而引發重大傷亡,加拿大Cameron Highlanders of Ottawa的火砲以及重機槍對潰毀黨衛隊攻勢起了重大作用。而The Regina Rifles盡力防守迫使青年團第一團後退。

在加拿大人的右方,第二團攻擊守衛Putot-en-Bessin周邊村莊的Royal Winnipeg Rifles。他們設法衝入村內並包圍敵方的幾個連,成功將趕出Winnipeg,造成Winnipeg有256人傷亡,其中175人成為俘虜[1]。加拿大裔蘇格蘭人於2030時發動還擊,收復了Putot-en-Bessin,第2團撤離並於村莊的南部建立據點。6月8日黃昏加拿大人正在卡昂和Carpiquet飛機場附近關鍵地區內的穩固陣地守衛,由6月8日至10日的對Norrey-en-Bessin和Bretteville L'Orguilleuse更進一步的攻擊仍不能摧毀加拿大人的防禦。

雙方都遭受龐大的傷亡數字,同時很多加拿大士兵被俘後遇害。SS-Sturmbannführer Gerhard Bremer所指揮的SS-Aufklärungs-Abteilung 12(黨衛隊第12偵察營)參與了6月8日的攻擊,並須負上殺死十多個加拿大俘虜的責任。Bremer據記錄也親自參與有關謀殺。Mohnke的第26裝甲擲彈團的第2團殺死20人,大部分是於Putot的Winnipeg Rifle成員。守衛Putot的Winnipeg Rifle在被俘虜之前已遭受第2團引起的巨大損傷,但被謀殺後的屍體則在村外發現。

戰事之後,SS-Aufklärungs-Abteilung 12部署到Mohnke的團的西面,直至8月6日傍晚Abteilung 12不能將加拿大人迫回海中,但他們有效地制止了加拿大第3步兵師向卡昂的攻擊,而這些第3步兵師正是能夠於D日中達到指定目標的僅有隊伍。

不管青年團的反擊有多兇猛和地區性的勝利,他們不能完成將盟軍趕回大海的任務。當英軍到達並加以支援第3步兵師時,英軍並建立建立一條堅固的防線使他們能在未能再次發動攻勢。盟軍已經牢固於歐洲大陸之上,塵埃落定,最終致使諾曼第得到解放。

6月14日,英國海軍炮火擊中位於Venoix的青年團師指揮站,殺死維特的同時使整師失去指揮。33歲的「裝甲梅耶」被任命為指揮官,成為在交戰兩方中最年輕的指揮官。

超過4個星期,儘管盟軍的先頭部隊的數量和氣勢具壓倒性優勢,他們仍設法阻止所有盟軍攻佔卡昂的嘗試。戰鬥中的慘烈接近甚至超過德軍在東線所遇到的一樣。(同時,梅耶犯上戰爭犯罪,他命令手下不可接收戰俘,婉轉的說,是要把他們殺掉。)而盟軍沒有類似的命令而且大概也沒必要。一次又一次使盟軍部隊驚駭和悲傷的青年團只得慘痛的下場。縱使他們多次分解盟軍的主要攻勢,遭受重大的損失,並於6月的第1個星期,梅耶忽視守住卡昂北面防線的命令又撤出卡昂南筋疲力盡的餘部。由D-日起計,直至7月9日已有4000人死亡和超過8000人受傷及失蹤。

青年團得到一點喘息後,於7月19日亦開始抵抗英裔加拿大人的Operation Goodwood。隨後,青年團離開戰線以作為第一黨衛隊裝甲軍的預備隊。他們認為與其休息和整修,持續的消防隊的行動。8月初,青年團開始加以防衛以遏止兩個盟軍軍事行動, Totalise以及Tractible。在Totalize開始的時候,青年團剩餘的60輛裝甲車要面對加拿大第一軍超過600輛的坦克。儘管這些差異,該師仍設法在行動短期使盟軍停止進攻。

希特勒青年团已縮減到數千人以及只有少量運載車輛,並努力保持Falaise Pocket敞開以幫助落入圈套的德軍逃脫。這段時間,裝甲團指揮Max Wunsche被英軍俘獲。8月20日,袋口崩潰,數以萬計第七軍部隊被俘。潰散的殘餘師團退回塞納河的另一岸。

當他們確立一個兇猛好鬥的名聲之時,那些殺死加拿大戰俘的人將永遠地玷污了青年團的徽章。

由撤退到守望萊茵[编辑]

青年团装甲师得到了短暫的喘息,但沒有任何增援部隊或配備補充的悄況下很快又投入戰鬥,又參與比法邊境間的撤退。1944年9月,全師人數少於2000人,而沒有任何裝甲車及重型裝備。9月6日,庫爾特·邁爾被比利時游擊隊員俘虜。梅耶除去黨衛隊制服而穿上防衛軍制服。在一片撤退的混亂中,青年团無法嘗試營救梅耶。武裝親衛隊一級突擊隊大隊長Hubert Meyer作為了該师的指揮官。

1944年11月,青年团装甲师離開了戰線並轉移到德國Neinburg作重新編配。 大部份需要的增援部隊已轉移到德國空軍德國海軍人員中,重組後的装甲师已不如在1944春所誇耀的一般優秀。該月下旬,當時是武裝親衛隊上級突擊隊大隊長的Hugo Kraas代替Hubert Meyer的職務,而青年团装甲师附屬於武裝親衛隊Oberstgruppenführer 迪特里希黨衛隊第六裝甲軍,正準備守望萊茵(第二次阿登戰役,就是著名的突出部之役),收復安特衛普並企圖以此遏止盟軍推進。

1944年12月16日,行動展開。警衛旗隊派佩尔戰鬥群作為先頭部隊衝過敵軍的陣線。希特勒青年团跟隨戰鬥群並製造缺口,但由於德國第十二人民擲彈師發生車禍而動彈不得。當他們到達前線時,遇到駐紮在Elsenborn Ridge的強烈抵抗。儘管作出很大的努力,仍無法移動美軍防線。結果,青年团装甲师被迫轉左並隨著警衛旗隊餘部前進。美軍守衛者阻止了青年团達到其目標,以及在消滅派佩爾戰鬥群後阻止迪特里希軍隊推進。

接近年末,青年团装甲师轉移到南面參與佔領巴斯通的隊伍,並看到巴斯通周圍的劇烈戰鬥。1945年1月18日,青年团装甲师隨著其他德軍被美軍推回原來位置。

奧匈兩境[编辑]

1945年1月20日,迪特里希指揮的第六裝甲軍向西的匈牙利作出攻勢以奪回油田以及開路到布達佩斯,拯救被包圍的45000名武裝親衛隊第6山地軍人員。

當在運輸青年團裝甲師的過程中,武裝親衛隊第4裝甲軍發動了幾次失敗的解圍行動。希特拉青年團裝甲師並排著警衛旗隊作為武裝親衛隊第1裝甲軍的一部份,於1945年2月初,於布達佩斯陷落前幾天到達匈牙利。又投入攻擊艾斯特根橋頭堡,一個由蘇軍於多瑙河附近組成的堅固突出部的戰鬥。青年团装甲师和警衛旗隊都打得很好,而且在2月底便摧毀了橋頭堡。

青年团装甲师接著又參與了春季覺醒行動,藉以重奪匈牙利油田。為了保密這個行動,希特拉不許部隊在進攻前對戰場加以偵察,而於1945年3月6日突然發動進攻。春天的積雪解凍使德軍的攻擊只局限於少而狹窄的道路上,在起初的勝利後,蘇軍的開始反擊和包圍迫使德軍中止計劃。行動失敗後,希特拉失去對武裝親衛隊的信任,並向有關師團人員取回已發出的榮譽袖標。由於對命令的憤慨,迪特里希拒絕傳遞有關指令。

三月中旬,蘇軍在斯圖維森貝格要塞附近的作出強力反擊並把巴爾克集團軍分為兩半並使德軍向維也納撤退。青年团装甲师參與了多個鋌而走險的後衛行動,並於4月13日從維也納撤退。經過奧登柏格Hirtenburg,該师到達奧地利林茨,接近美軍防線。1945年5月8日,10,000個生還者在恩斯河附近向美軍投降。為了表示最後的反抗和對盟軍的藐視,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拒絕如美軍指示在車輛上掛上白旗。

投入的战役[编辑]

戰爭罪行[编辑]

總計,超過100個加拿大士兵被俘虜他們的第十二希特勒青年团装甲擲彈師處決。隨後的事充分地紀錄於Howard Margolian的Conduct Unbecoming: The Story of the Murder of Canadian Prisoners of War in NormandyISBN 0-8020-8360-9)(多倫多大學出版社,1998年)一書中。

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於1944年首次作戰後,交戰雙方都作出暴行(例如加拿大士兵殺害裝甲教導師(Panzer-Lehr Division)中投降的成員,以及在1944年6月8日,Inns of Court Regiment團員虐待和殺害Luxenberger上校)。同一天36個加拿大人被Wilhelm Mohnke的黨衛隊第26裝甲擲彈團處決。同樣,李爾裝甲師的偵察連再殺死了12個戰俘。

在1944年6月7日和6月8日之間,加拿大戰俘在卡昂以南的阿登修道院被柯特·梅耶的黨衛隊第25裝甲擲彈團處決。由於這是梅耶指揮所,他和他的下級,在戰後被起訴。戰爭罪行法庭的證詞中同時指出梅耶己預期在隨後的戰鬥中不再捕獲任何戰俘。

1944年8月9日,一個俘獲的希特勒青年团装甲擲彈兵。加拿大的官方公共資料庫在照片拍攝一個正在討論中的行動的一個月才後加上了對這照片的說明,除了所屬師团外沒有任何有關這戰俘的資料。儘管在青年团已經停止殺害加拿大人,他的傷痕經常推測為毆打引致的。

由6月6日到17日,有很多不利於希特勒青年团的申述。由於他們苛刻的紀律以及在政治上教化和狂熱,在Carpiquet,Authie和Buron附近的戰鬥中,年輕的希特勒青年团擲彈兵都鼓勵屠殺戰俘,有12個党卫队軍官反對相關謀殺,他們的觀點在兩星期內廣泛流行。

戰後,由於縱容殺死加拿大和英國籍戰俘,梅耶被加拿大軍事法庭判處死刑。起訴的重任落於Jan Jesionek之上。Jesionek是一個由於擅離崗位而被徵召入党卫队的波蘭人。但經過熟慮後Jesionek證詞無疑是不誠實的,1946年一月,詳盡地考慮所有證據後,加拿大少將Christopher Vokes判處梅耶終身監禁。Vokes承認到很難於激烈的戰鬥中分辨出誰殺死敵人或屠殺戰俘。沒有證據證明梅耶命令謀殺加拿大戰俘,但是表面證據清楚地指出許多手無寸鐵的加拿大人被殺害。同時作為指揮官,梅耶雖然無罪但應負上責任。於梅耶在阿登修道院的司令部範圍內射死戰俘的行為最應受譴責。Vokes認為激烈中有戰鬥人員在嘗試投降中遭處決是在所難免。但是有加拿大人於梅耶的司令部內處決的實際證據和德軍證詞是不容忽視的。1954年9月7日,由於幾個在諾曼第面對過他的加拿大和英國軍官的證詞,他在獄中獲釋。

Wilhelm Mohnke的個案最難以理解。他在戰後幾年被英國、加拿大和美國就戰爭中的個別事件指控。第一個個案,1940年,在入侵比利時的一個進攻後,部分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的第2營成員,在SS-Hauptsturmführer 威廉·蒙克的指揮下,錯誤地通報師指揮官迪特里希被殺。造成有名的Wormhoudt大屠殺,為了報復迪特里希的死亡,大約80個Royal Warwickshire Regiment第二營的英軍戰俘被殺。發生了大屠殺後,儘管無法知道Mohnke參與的程度,他本人從未面對這無充分證據的指控 (參見[1])。

有些青年团第26裝甲擲彈團需要為6月8日的屠殺負上責任,在威廉·蒙克接手警衛旗隊加入凸出部之役後,他的手下引發了美國人熟悉的馬爾梅第大屠殺。但是沒有國家成功應召他作出審判。

指揮官[编辑]

  • 武裝親衛隊旅隊領袖 弗里茨·維特(1943年6月24日-1944年6月14日)
  • 武裝親衛隊旅隊領袖 柯特·梅耶(1944年6月14日-1944年9月6日)
  • 武裝親衛隊上級突擊隊大隊長 Hubert Meyer (1944年9月6日-1944年10月24日)
  • 武裝親衛隊旅隊領袖 Fritz Kraemer(1944年10月24日 - 1944年11月13日)
  • 武裝親衛隊旅隊領袖 Hugo Kraas(1944年11月13日-1945年5月8日)

外部連結[编辑]

部隊列表[编辑]

  • 第25 SS装甲擲彈步兵團
  • 第26 SS装甲擲彈步兵團
  • 第12 SS戰車團
  • 第12 SS砲兵團(SS-Panzer Artillerie Regiment 12)
  • 第12 SS摩托化衛隊團(SS-Kradschutzen-Regiment 12)
  • 第12 SS偵察營(SS-Aufklarung-Abteilung 12)
  • 第12 SS反戰車營(SS-Panzerjäger-Abteilung 12)
  • 第12 SS高砲營(SS-Flak-Abteilung 12)
  • 第12 SS工兵營(SS-Pioneer-Abteilung 12)
  • 第12 SS裝甲通信營(SS-Panzer-Nachrichten-Abteilung 12)
  • 第12 SS維修(隊)(SS-Instandsetzungs 12)
  • 第12 SS補給部隊(SS-Nachschub Truppen 12)
  • 第12 SS貿易團(SS-Wirtschafts Battalion 12)
  • 第12 SS戰情報告排(SS-Kriegsberichter-Zug (mot) 12)
  • 第12 SS憲兵連/部隊(SS-Feldgendarmerie-Kompanie/Trupp 12)
  • 第12 SS野戰郵局(SS-Feldpostamt (mot) 12)
  • 第12 SS衛生營(SS-Sanitäts-Abteilung 12)
  • 德國二戰師列表

参考文献[编辑]

  1. ^ Zuehlke, Mark. Holding Juno. [Douglas&McIntyre]. 2005. ISBN 1-55365-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