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親衛隊第2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親衛隊第2師
SS-Panzer-Division symbol.svg
「狼之鉤」標誌(Wolfsangel)

存在時期 1939 - 1945
國家/地區  納粹德國
部門 Flag Schutzstaffel.svg 武裝親衛隊
種類 裝甲師
格言 「我的榮譽是忠誠」
(Meine Ehre heißt Treue)
參與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 保羅·豪塞爾武裝親衛隊一級上將

親衛隊第2師「國家」德语2. SS-Division „Das Reich“,或又譯為「帝國師」)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納粹德國武裝親衛隊的一個裝甲師,國家師在武裝親衛隊38個師中被認為屬精英單位,其代表符號為「狼之鉤」(Wolfsangel)。

國家師參與了入侵法國的行動,也投入過東線幾場主要戰鬥中,包括在庫斯克會戰的普羅霍夫卡戰役裡與蘇軍的第5近衛戰車軍團戰鬥。之後,國家師被送往西線,投入諾曼底的戰鬥,並參與了突出部戰役,最終於匈牙利和奧地利戰鬥至戰爭結束。

戰爭結束後,紐倫堡法庭視親衛隊為犯罪組織,而國家師也因其於法國格拉訥河畔奧拉杜爾犯下的屠殺行動被起訴。

歷史[编辑]

戰爭初期與親衛隊特務部隊[编辑]

1939年8月,阿道夫·希特勒組建了「阿道夫·希特勒衛隊」和親衛隊特務部隊(SS-Verfügungstruppe)兩支準軍事單位,它們皆隸屬於國防軍陸軍總司令部的指揮下。當戰爭爆發時,德軍共有四個團級親衛隊部隊,分別為:「希特勒衛隊」(Leibstandarte)、「德意志」(Deutschland)、「日耳曼尼亞」(Germania)以及自奧地利組建的新團—「元首團」(Der Führer,然而該團並未做好戰鬥準備)[1]。在波蘭戰役中,儘管親衛隊部隊渴望戰鬥的熱誠並未令人懷疑,但幾個事件中仍可看出其戰鬥效率不高。國防軍最高統帥部的報告中指出,親衛隊特務部隊常冒著不必要的風險暴露自己的位置、莽撞行事,招致了比陸軍還要高的傷亡率。它們同時也表示,親衛隊特務部隊訓練不扎實,其軍官也不適任[1]。對此,親衛隊特務部隊則表示自己被國防軍命令進行零碎的戰鬥,令它們無法作為一個完整編隊來行動,而裝備亦不適當,讓它們難以完成被交代的任務[1]。親衛隊最高領導人海因里希·希姆萊堅持親衛隊特務部隊應以它們自己的方式來編組,並聽從自己部門下的指揮官的命令,而最高統帥部則嘗試將親衛隊特務部隊完全解散之[1]。希特勒則不願同時得罪陸軍和希姆萊,他的處置方式是下令親衛隊特務部隊組編而自己的師,但仍必須聽從陸軍的指揮[1]

1939年10月,「德意志」、「日耳曼尼亞」和「元首」等團組成了親衛隊特務師(SS-Verfügungs Division)[1][2],參與了1940年進攻西線的戰鬥。親衛隊師第一項任務是攻擊荷蘭中部戰線和鹿特丹[3],在奪取鹿市後,該師連同其他陸軍師展開攔截法軍的行動,迫使後者往泽兰安特衛普退卻,接著掃蕩德軍佔領地中各個被孤立的口袋敵軍部隊。親衛隊師接著被轉往法國,用於撕裂敵軍堅強的運河防線,並參與了攻下巴黎的行動。戰役結束時,該師已往西班牙邊境進發。

東線:1941年[编辑]

1941年,東線的國家師。

法國戰敗後,該師被佈署於法境,準備投入進攻英國的行動。「日耳曼尼亞」團則從該師中調出,作為新組建的親衛隊師—第5師「日耳曼尼亞師」(後改名為「維京師」)的核心,而取代其第3團位置的則是從骷髏總隊調來的親衛隊第11團。重組的部隊採用了摩托化師的裝備,並重新命名為親衛隊摩托化步兵師「國家師」(SS-Infanterie-Division (mot.) Reich)。1941年3月,國家師被調往羅馬尼亞參加入侵南斯拉夫希臘的行動。同年4月,國家師在南斯拉夫戰役中奪取了南國首都—貝爾格勒[4][5]。 1941年4月12日早,親衛隊上尉弗里茲·柯林根堡(Fritz Klingenberg)與他的摩托突擊連自潘切沃沿著多瑙河沿岸往貝爾格勒前進。強渡該河後,柯林根堡帶著僅六名部屬繼續往貝爾格勒市中心前進。很快地進入該城後,柯林根堡遭遇到20名南軍士兵,但不費一槍一彈,後者就投降了。獲得些許增援後,「國家師」的分遣部隊守住該城、擊退南軍的反擊,之後在該國大使館上升起了大面的卐字旗,宣告此城已落入德軍手中。兩小時後,貝爾格勒市長抵達大使館,向柯林根堡代表本城已投降。隔天,大規模德軍抵達該城。由於奪取貝爾格勒的功績,柯林根堡受獲騎士鐵十字勳章[6]。 奪取貝爾格勒後,國家師轉調到波蘭地區,參加即將展開的對蘇作戰—「巴巴羅薩作戰」。東線入侵階段期間,國家師依附於德國中央集團軍下,並參與了斯摩稜斯克附近的葉利尼亞戰役以及進攻莫斯科的行動。儘管德軍在對蘇戰爭初期尚算順利,但對於武裝親衛隊來說已經付出了極高昂的代價,國家師已損失了60%的實力,但還是參加了莫斯科會戰,在蘇軍的反攻中受到重創,6月時尚有2,000人實力的「元首」團在現在已減少到35人上下。國家師自看得見蘇聯首都的位置,因天氣、大量的損失和敵軍的反攻而被迫後撤[7]

整備:1942年[编辑]

歷經一番血腥戰鬥的國家師於1942年被送往法國整備,編制為裝甲擲彈兵,有些兵力留在東線,組成了「奧斯登多夫」戰鬥群(Kampfgruppe Ostendorf),該戰鬥群一直到6月才與師部重新會合。

1942年11月,國家師部份士兵執行了阻止法國海軍將其艦隊自沉於土倫的任務,但以失敗告終。不久,該師再度重新命名,取作親衛隊裝甲擲彈兵師「國家」。

重返東線:1943年[编辑]

1943年4月,國家師利用繳獲蘇軍的大量T-34,組成了親衛隊第2戰車團。

1943年初,國家師調回東線戰場,協助重組哈爾科夫一帶的中央防線。第三次哈爾科夫戰役後,國家師連同其他數個師被投入於大規模的進攻作戰—「堡壘行動」,德軍將自兩方夾擊蘇軍中央突出部,而國家師隸屬於南部的部隊。行動展開後,國家師推進了突出部南方約64公里,但攻勢行動沒多久就結束了。不久,蘇軍展開了「別爾哥羅德-卡爾科夫攻勢」,國家師受命阻滯其行動,與骷髏師一起,國家師對蘇軍兩個突破德軍防線的戰車軍團發動反攻。這場戰鬥中德軍親衛隊師摧毀了大量的蘇軍裝甲車輛,約超過800輛戰車,但隨後蘇軍獲得增援,擋住了德軍的反攻。

1943年7月於庫斯克,國家師的虎式戰車

經過短暫而激烈的戰鬥後,國家師再度進行重整工作,這時國家師已被轉為裝甲師,正式全稱為「親衛隊裝甲師『國家』」(SS Panzer Division Das Reich)。改編期間,國家師留下其部份單位於東線,名為「國家戰鬥群」(Kampfgruppe Das Reich),又名為「蘭姆丁戰鬥群」(Kampfgruppe Lammerding)。該師修整期間調往西線,並參加了圍剿法國境內游擊隊的行動,其中還發生了格拉訥河畔奧拉杜爾的屠殺事件(見下)。

1943至1944年期間的冬季,蘇軍對中央戰線發動了大規模的冬季攻勢,包圍了眾多的德軍單位,國家戰鬥群即為其中一支,親衛隊第2裝甲軍發動突擊,勉強救出了國家戰鬥群的幾支單位。1944年2月,該戰鬥群轉調法國加入該地的國家師,同樣地,國家師留下了一支小單位於東線,並命名為「魏丁格爾戰鬥群」(Kampfgruppe Weidinger),隨後撤退至赫梅利尼茨基捷尔诺波尔。國家師的大部份單位轉駐於法國南部城鎮圖盧茲以北的蒙托邦,取得新裝備和在當地訓練新兵。

諾曼底與西線之戰:1944年[编辑]

1944年8月12日,於莫爾坦附近的國家師,部份裝備了SdKfz 251半履帶車

當國家師接獲駛往諾曼底戰場的命令後,因為受到英軍SOE特種部隊和法國地下反抗組織的阻擾而延遲了15天才集結完成,這15天對盟軍是否能在諾曼底戰役獲得勝利頗有影響[8]

在盟軍入侵法國諾曼底後,國家師受命阻滯盟軍的推進,並於圣洛附近與德軍精銳的裝甲教導師對抗美軍。國家師下的戰車車長恩斯特·巴克曼在此役中出名,他在一場小型戰鬥中摧毀了大量的美軍戰車,該戰地即被稱之「巴克曼之角」。國家師收復了莫爾坦(Mortain),但之後又因為盟軍欲將該師連同其他德軍單位包圍於「法萊斯口袋」的企圖逐漸明朗化,國家師被迫撤退。有賴於國家師與親衛隊第9師的奮戰,許多德軍部隊才得以逃出口袋、朝東方撤退。

國家師先是跨越塞納河,接著撤至德國本土的齊格菲防線之後。國家師接著參與了「突出部戰役」,將穿越阿登森林,往安特衛普進發,行動自1944年12月16日發起。在通過默茲河37公里後,國家師於12月25日在马奈一帶被阻滯,並漸漸被盟軍的反攻所擊退。

終結:1945年[编辑]

攻勢終止後,國家師轉調回德國重整,接著又參與了德軍的新攻勢—昆拉德行動(Operation Konrad),以突破蘇軍對布達佩斯城的包圍。這攻勢同樣也被遏止,國家師又被迫西撤,於3月中加入巴拉頓湖的攻勢。攻勢又遭失敗,國家師也繼續連續征戰數星期,邊打邊退,從維也納撤退至林茲以北,最後於當地在1945年3月時向美軍投降。

功勳[编辑]

國家師成員共有69位騎士鐵十字勳章、151位金質德意志十字勳章和29位荣誉勋饰獲得者。其中,有三位是寶劍級、10位是橡葉級騎士鐵十字勳章擁有者。隨著時間過去,該單位越來越多的更高級的勳獎獲得者,令該師超過其他武裝親衛隊師。

該師的戰車團(親衛隊第2戰車團)在111星期的戰鬥中誕生了20名騎士鐵十字勳章、17名金質德意志十字勳章獲得者,以損失500輛戰車的代價,摧毀了敵軍1,730輛戰車與突擊砲[9]。該單位在其戰鬥全期共摧毀敵軍超過2,000輛戰車,超過其他所有的德軍野戰師[10]。前元首團團長、亦是第2戰車團最後一任團長奧托·魏丁格爾(Otto Weidinger)也撰寫了5冊國家師的戰史,並加以出版。

戰爭犯罪[编辑]

國家師於1944年6月10日在法國利穆贊地區屠殺了642位格拉訥河畔奧拉杜爾的村民。指揮該師第4裝甲擲彈兵「元首」團第1營的親衛隊少校阿道夫·戴克曼在本次屠殺中附有主要責任,他表示這是對蒂勒附近的法國游擊隊公正的報復,後者還綁架了親衛隊少校海爾穆特·坎普菲(Helmut Kämpfe),即便當時德國已因為馬基(Maquis,法國於二戰組建的反納粹游擊隊)造成40名士兵傷亡而在「蒂勒屠殺案」中殺害了99名法國人。德國當局曾有意見要將戴克曼因屠殺案而起訴,但在那之前該人即於戰鬥中陣亡。1953年1月12日,此案於波尔多召開軍事法庭審理,審理當時曾參與的200人中、現今亦存活的65人。僅21人到場,其中7人為德國人,另外14人為阿尔萨斯的法籍德裔人。2月11日,20名被告被宣判有罪。2011年12月,德國警察動身前往該師六位前成員(皆85或86歲)的家中,以確認當時這些人扮演了怎麼樣的角色[11]

指揮官[编辑]

戰鬥序列[编辑]

1941–1942[编辑]

  • 「德意志」親衛隊步兵團
  • 「元首」親衛隊步兵團
  • 第11親衛隊步兵團
  • 第2親衛隊砲兵團
  • 第2親衛隊突擊砲
  • 第2親衛隊摩托化營
  • 第2親衛隊偵搜營
  • 第2親衛隊戰車獵兵
  • 第2親衛隊工兵營
  • 第2親衛隊信號營
  • 第2親衛隊火箭砲營
  • 第2親衛隊補給營
  • 第2親衛隊醫護營
  • 第2親衛隊後備營

1944–1945[编辑]

  • 第2親衛隊戰車團
  • 第3親衛隊裝甲擲彈兵團「德意志」
  • 第4親衛隊裝甲擲彈兵團「元首」
  • 第2親衛隊裝甲砲兵團
  • 第2親衛隊摩托化營
  • 第2親衛隊偵搜營
  • 第2親衛隊戰車獵兵營
  • 第2親衛隊突擊砲營
  • 第2親衛隊高射砲營
  • 第2親衛隊工兵營
  • 第2親衛隊信號營
  • 第2親衛隊火箭砲營
  • 第2親衛隊補給營
  • 第2親衛隊整備營
  • 第2親衛隊醫護營[13]

資料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Flaherty, p 149.
  2. ^ Windrow, pp 7-8.
  3. ^ Flaherty, p 152.
  4. ^ Flaherty, p 163.
  5. ^ Blau (1953), 5–7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Svolopoulos (1997), 288
  6. ^ Heaton, Colin D. Invasion of Yugoslavia: Waffen SS Captain Fritz Klingenberg and the Capture of Belgrade During World War II. World War II Magazine. [17 March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5 April 2009). 
  7. ^ Flaherty, p. 168.
  8. ^ 參見Vickers的著作
  9. ^ Fey p351.
  10. ^ Weidinger, Otto: Division Das Reich, Munin Verlag.
  11. ^ Ex-SS soldiers face massacre charges
  12. ^ dasreich. 
  13. ^ feldgrau.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