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益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89年5月19日於鄭南榕喪禮上於總統府自焚殉道的詹益樺

詹益樺(1957年2月22日-1989年5月19日),台灣嘉義縣竹崎鄉人,民主進步黨基層黨工,台灣獨立運動參與者,他的朋友都暱稱他為「阿樺」。1989年5月19日在參加鄭南榕喪禮時,詹益樺帶著預藏的汽油總統府前引火自焚自殺身亡,繼鄭南榕之後以自焚履行自己「台灣獨立」的政治理念。他的朋友曾心儀在他過世後所出版的紀念專書中,明確地稱詹益樺為「台灣建國烈士」。

背景[编辑]

詹益樺在龍華工專(現為龍華科技大學)肄業後,曾經擔任遠洋漁船船員,1985年一次船難意外使詹益樺來到紐西蘭南島的納爾遜,接觸到自由、安詳、和平,令他十分歡喜感歎。「在紐、、很多地方,都有那樣的樂土 – 人活得像人、活得有尊嚴的綠色城鄉。只不過,那時的台灣,離那樣的境界非常遠」[1]。在紐西蘭的短暫生活給詹益樺相當大的影響。

在回到台灣後,詹益樺開始成為黨外運動的義工,熱心支持各種活動。1985年底台北縣長選舉,詹益樺首次為黨外所推出的縣長候選人尤清助選。不久又前往許榮淑的雜誌社工作,然後又前往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工作。

1986年10月10日,詹益樺第一次上街頭參加遊行示威,參加包圍台電的反核遊行,舉著「我們反對核子廠!」的海報,默默地跟在謝長廷洪奇昌後面呼口號[2]。在同年12月2日許信良闖關回國的「桃園機場事件」中,詹益樺在進入中正機場外圍時遭軍警毆打,並被監禁在桃園縣蘆竹鄉的海湖軍營十幾個小時。詹益樺眼睛紅腫、頭部也因而受傷,這個事件一方面引起他極大的憤怒,另一方面也讓他進而認清國民黨的本質,改變了詹益樺的一生[2]。在12月3日的對外記者會上,詹益樺表示:「我這一生,絕對不讓這種代誌再次發生在我身上。」

之後詹益樺又參加1987年6月12日反對《國家安全法》的抗爭與1988年一月的「許曹德蔡有全台獨案」聲援活動。他後來自焚以後,過去與他相處較親近的朋友,把他長期來的蛛絲馬跡湊起來,普遍認為,詹益樺在蔡有全被收押、二度入獄後,趨向主張採取強烈抗爭。隔著牢牆,他寫信向蔡有全表達對他的欽慕,向他吐露心聲,談工作計畫,感謝蔡有全給他精神上的鼓勵[3]

1988年5月20日的「五二○事件」中,台灣農民為不被重視的農業北上請願,詹益樺不但開著宣傳車衝出重圍援救同志,為了抗議立法不公,詹益樺甚至憤而拆下立法院的招牌[2]

1989年,詹益樺前往高雄縣,投入戴振耀組織的高雄縣農權會從事地方性草根運動,在高雄縣六龜甲仙美濃旗山大樹內門等地區協助農民爭取權益。「常年過著苦修式的生活,有時甚至以宣傳車為床,從不叫苦,如此感心令大家感動不已」(邱斐顯 2005)。

詹益樺經常扛著喇叭走在抗爭隊伍之前。[4]

在詹益樺現在留下來的極少數信件中,他曾經這樣表示:

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他。[5]

鄭南榕自焚對詹益樺的影響[编辑]

除了農運,詹益樺也涉足環保運動原住民運動以及工人運動。反核、拉吳鳳銅像、苗栗客運抗爭、高雄客運抗爭,都有他的身影[3]。1989年4月7日,鄭南榕於自由時代雜誌社內自焚身亡,詹益樺在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非常激動,並於同日的日記中寫到:「我願與上帝同在;不願屈服在槽下,鬥陣吃饙,作為一個快樂的豬。」[2]

《台灣建國烈士詹益樺紀念專書》裡則記錄著詹益樺的下面這幾句話:

過去懦弱的我,曾有死亡境,但再生的意志力,能順然睜眼掙脫掉,清醒後一片茫然恐懼,直冒冷汗。但此回期間中,只有一次夢與鄭南榕再相會,清醒狀況與以往不同,心靈似扳開我去接受它。(引自呂美親 2007)

詹益樺也曾說:「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

顯然,鄭南榕的死亡對於詹益樺的人生態度,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

在總統府前自焚殉道[编辑]

1989年5月19日是鄭南榕喪禮的日子。當鄭南榕的喪禮隊伍遊行到總統府前的時候,人們看到的仍然是令人熟悉的蛇籠鎮暴警察。鎮暴部隊甚至向和平遊行的民眾噴射強力水柱,引起群眾的憤怒。就在這個時候,詹益樺突然以用預藏的汽油淋在身上,以引火自焚的方式,撲向蛇籠的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用他的身體來向國民黨當局,做最嚴厲的控訴(鎮暴部隊的水柱自始至終未噴在詹益樺身上)[2]

詹益樺自焚以後,大家才知道,他刻意要帶著三個人的照片走向死亡,這三個人是:邱義仁、蔡有全、戴振耀[3]

詹益樺的自焚,讓現場的群眾深受震撼。然而隔日的《聯合報》卻報導詹益樺曾大喊「卡緊(趕快)把火打熄!」,意圖顯示詹益樺的自焚是套招演出。事實上,大喊「卡緊把火打熄!」的人是當時的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李勝雄律師[6][7]

詹益樺的朋友曾心儀曾經在1989年7月10日的《台灣時報》上,用這樣的文字總結詹益樺的這個殉道行動:

他是第一個為台獨信念在總統府前自焚的殉道者。不管有各種人、用各種不同理由不贊成自焚,更以無比痛苦的心情無法接受他這種經過設計的殉道方式;然而,事實上,也確實做了一件最高層次的抗議,死在最具統治者權威象徵的總統府前面——這是人們無法逃避、必須面對的事實。[3]

台獨運動的參與者史明也曾經這樣表示:「詹益樺的犧牲是人民對抗專制、行使『抵抗權』的極致。」[8]

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陳柏偉則有不同於台獨運動參與者(上文提到的曾心儀、史明等人)的意見:

但我認為:只單純從政治運動的角度理解(詹益樺)這麼一個烈士,不僅不夠,直可說是污蔑了他。他所思考的那個獨立的國,絕對不是在抽象中與另一個政治主權互相對抗的抽象的國。他是真真實實地從弱者的社會處境往前思考的;是弱者的處境,而不是擁有權力者的政治分贓。
今日有狂熱者點名左翼對「中國因素」噤聲,我啞然失笑;但如果真有必要回應這種狂徒式的攻訐,我們當然應該好好地回到詹益樺的提問:「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同時記得這些提問的初衷:「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他。」[9]

追思和懷念[编辑]

臺灣嘉義縣竹崎鄉竹崎親水公園內的詹益樺銅像,miin520tw攝於2007年5月19日

2003年5月15日,詹益樺的生前好友陳東騰在蔡有全、周慧瑛家中後院自殺。蔡有全提到他們這些基層兄弟情誼時表示,每到5月19日詹益樺自焚之日,也是民進黨前123位創黨黨員之一的陳東騰,心裡就很難過。1989年鄭南榕自焚後,詹益樺、陳東騰等六個基層黨工那時就決定,他們要在「五一九」鄭南榕出殯當天,於總統府前自焚抗議。因此,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陳東騰想起同志之誼,每每不能自已。

2004年7月10日,詹益樺的生前好友陳真醫師表示:

假如鄭南榕還活著,他會怎麼看待這個早已令人陌生的民進黨,這我越來越沒把握;但如果詹益樺還活著,我敢說:他依然是個反對者。
我們同志多年,一起工作,一起上街頭。大家叫他(詹益樺)「阿樺」。他自焚時,我就近在身旁,一直到太平間,沒有離開一步。熊熊烈燄,讓我一生難忘。烈火焚身時,阿樺手上還拿著一個千輝牌打火機,滾燙的後腦勺被鐵蒺藜勾破,流出一大灘烏黑的血;面容卻十分安祥,彷彿只是在睡覺。
(他)自焚前幾天,突然講些莫名其妙的話,說什麼要諒解他的家人。沒有人知道他在暗示什麼。自焚後,人們也迅速遺忘了他。也許因為他沒有耀人學歷,不會論述,除了充滿文法謬誤的一些簡單日記外,沒有留下什麼。
但我倒記得他常講的一個詞:「心靈刑求」。每次同志見面,少不了要罵上幾句萬惡的國民黨;罵得起勁時,一群人可以這樣耗過一個夜晚。阿樺意見多,卻很少罵;記得幾次他離開痛罵國民黨的人群,一個人走到角落,痛苦地猛搖頭說:「真是心靈刑求!」阿樺認為:國民黨不值得罵,因為它不是不懂是非,而是根本無意遵守;趕下台就好了,整天罵它做什麼?再說,要罵就站到陽光底下公開罵,背後罵皇帝有什麼用?
當年頗能認同這些話。整天聽那些不痛不癢的私下唾罵,實在是一種「心靈刑求」。現在更慢慢覺得,這些話用在民進黨身上其實也一樣:它不值得罵,因為它不是不懂是非,而是根本無意遵守;趕下台就好,罵它做什麼?[10]

2007年5月19日,「詹益樺追思紀念委員會」選在嘉義縣竹崎鄉竹崎親水公園為詹益樺立碑及建銅像,紀念詹益樺的碑文內容如下:

詹益樺,1957年2月22日出生於嘉義縣竹崎鄉,胸懷愛心與正義感是阿樺的人格特質。1989年5月19日,在鄭南榕烈士出殯行列受阻於總統府前廣場時,阿樺面對著拒馬、鐵絲網及數千名憲警,自焚殉道。詹益樺烈士犧牲年輕的生命,表達了對台灣的大愛,也激勵了台灣民主運動。
阿樺是位有愛心、富正義感、並且在基層默默耕耘的草根工作者——尤其是對弱勢者的服務工作。享年三十二歲的阿樺,把生命的最後四年全部奉獻給台灣的反對運動。他曾參加過環保、反核、農民、勞工、原住民等運動;他南北奔走,積極參與農民運動,深入基層,組訓農民,足跡遍及全台灣。
與阿樺共事過的朋友,對他最深刻的印象是阿樺對真理有種掩不住的渴慕,面對真理擁有的,是單純且真誠的信仰與奉獻。阿樺最後終於用他的青春和生命來實踐真理,來點燃台灣民主之火。阿樺燃燒生命的火焰,正如提燈照路,在台灣人民心中,持續燃燒生生不熄。其對弘揚台灣政治民主之貢獻,永遠流芳。[8]

2006年7月23日下午,詹益樺的父親詹坤輝帶著詹益樺的骨灰、照片、事蹟字卡等,到民進黨第十二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全代會)會場,痛批民進黨開全代會「全是為了私利」[11]。詹坤輝說,當年詹益樺追隨鄭南榕追求民主而自焚,但是詹益樺家屬沒有受到照顧,就連鄭南榕的遺孀葉菊蘭升官後也忘了他們;他更批評民進黨:「你為了你自己、為了自己的地位,大家都說沒有在為阿扁(陳水扁)。阿扁當總統後,我說:台灣要倒楣了。做一個皇帝,手腳要齊。台灣要倒楣了才會選陳水扁。」[12]

和詹益樺相關的文獻資料[编辑]

  • 曾心儀編著,1989,《阿樺:台灣建國烈士詹益樺紀念專書》。臺北縣永和市:編著者自版。
  • 曾心儀,1998,《燃燒的蝴蝶》。臺北縣永和市:著者自版。

資料來源[编辑]

  1. ^ 邱晃泉,2005,〈獨立.奮起.詹益樺〉 [online]。台北:《自由時報》。5月15日 [引用於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1]
  2. ^ 2.0 2.1 2.2 2.3 2.4 邱斐顯,2005,〈撲向蛇籠的火鳥:詹益樺〉 [online]。台北:鄭南榕基金會。4月19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2]
  3. ^ 3.0 3.1 3.2 3.3 曾心儀,1989,〈尋找阿樺的踪跡〉,見《台灣時報》[online]。台北:鄭南榕基金會。7月10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3]
  4. ^ 《牽阮的手》紀錄片試映會
  5. ^ 張千舞,2007,〈誰復記得詹益樺?〉 [online]。台北:《自由時報》。5月19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4]
  6. ^ 李心怡,2005,〈台灣魂 焚而不燬 火鳳凰 撲向蛇籠〉 [online]。台北:《新台灣新聞周刊》。5月26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5]
  7. ^ 呂美親,2007,〈還有一個可以更想念的人:詹益樺〉,見《無界之島電子報》 [online]。台北:台灣北社。5月9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6]
  8. ^ 8.0 8.1 陳金萬,2007,〈用性命愛台灣 悼念鬥士詹益樺〉 [online]。台北:《新台灣新聞周刊》。5月24日 [引用於 2007年6月20日]。全球資訊網網址:[7]
  9. ^ 陳柏偉,2012,〈詹益樺:「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他。」〉 [online]。陳柏偉的部落格。12月24日 [引用於 2013年1月4日]。全球資訊網網址:[8]
  10. ^ 陳真,2004,〈還記得詹益樺嗎?〉 [online]。台北:《中時晚報》。7月10日 [引用於 2013年4月24日]。全球資訊網網址:[9]
  11. ^ 童清峰,2006,〈民進黨全代會廢派保扁〉 [online]。香港:《亞洲週刊》。8月6日 [引用於 2012年7月2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10]
  12. ^ 侯沛吟,2006,〈DPP全代會/當年自焚不聞問 詹益樺父痛罵扁〉 [online]。台北:TVBS。7月23日 [引用於 2012年7月2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11]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