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發展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認知發展理論示意圖

認知發展論Cognitive-developmental theoryTheory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是著名發展心理學讓·皮亞傑所提出,被公認為20世紀發展心理學上最權威的理論。所謂認知發展(cognitive development)是指個體自出生後在適應環境的活動中,吸收知識時的認知方式以及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其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的歷程。皮亞傑的研究方法不採用當時流行的等實驗組及多人資料統計的方式,而採用對於個別兒童(他自己的女兒)在自然的情境下連續、細密的觀察紀錄他們對事物處理的智能反應,屬於質的研究。而他這種研究方式,廣為現時兒童心理學家所採用。

認知發展論的理論,可以分成兩階段說明:

  1. 其一是他理論中的重要觀念,這些術語代表其理論的要義或基本概念。
  2. 其二是不同年齡兒童的發展階段觀點。

理論[编辑]

皮亞傑提出認知發展過程或建構過程有四個核心概念:

  1. 組織:指個體在處理其周圍事務時能統合運用其身體與心智的各種功能,達到目的的一種身心歷程。
  2. 適應:在其理論中,指的是個體的認知結構或基模因環境限制而主動改變的心理歷程。在在此過程中會因需要產生兩種彼此互補的心理。
    1. 同化 (assimilation):個體運用其既有基模解決問題時,將遇見的新事物吸納入既有基模,此一新事物及同化在他既有基模之內,成為新的知識。
    2. 調適 (accommodation):在既有基模不能同化新知識時,個體主動修改其既有基模,而達到目的的歷程。
  • 失衡與平衡
    1. 平衡:當個體能輕易同化新知識經驗時,心理上自然會感到平衡。平衡有三種:
      1. 第一種平衡是同化和順化之間的聯繫。
      2. 第二種平衡是個體基模中子系統的平衡。
      3. 第三種平衡是一種調節個體部分知識與整體知識之間關係的平衡。
    2. 失衡:當個體不能同化新知識經驗時,心理上自然會感到失衡。失衡時會產生一內在驅力,驅使個體改變既有基模。

階段觀[编辑]

皮亞傑把兒童的認知發展分成以下四個階段:

  1. 感知运动阶段 (感覺動作期,Sensorimotor,0-2歲)1歲時發展出物體恆存性的概念,以感覺動作發揮其基模的功能。由本能的反射動作到目的性的活動。
  2. 前运算阶段 (前運思期,Preoperational,2-7歲)已經能使用語言及符號等表徵外在事物,不具保留概念,不具可逆性,以自我為中心,能思維但不合邏輯,不能見及事物的全面性。
  3. 具体运算阶段 (具體運思期,Concrete Operational,7-11歲)能根據具體經驗思維解決問題,能使用具體物之操作來協助思考,能理解可逆性與守恆的道理。
  4. 形式运算阶段 (形式運思期,Formal Operational,11-16歲)開始會類推,有邏輯思維和抽象思維。能按假設驗證的科學法則思考解決問題。

這四個階段有以下的特色:

  1. 發展順序不變,但具有個別差異。
  2. 具有普遍性(不具文化特別性)。
  3. 依賴認知發展,……
  4. 可普遍化為其它功能。
  5. 各發展階段都是在邏輯上有組織的整體。
  6. 各階段的順序是自然的階層(所有成功發展的階段都會有前面階段的元素參與合作,但後一階段比起前面的階段,更加不同,而且更加統整)。
  7. 每個階段,在思考模式上會表現出質的不同,而不僅僅是量的差異。

感知运动阶段[编辑]

“在这个阶段,婴儿通过协调感觉经验(例如)与身体的肌肉运动,来建构对世界的理解(如看到和听到的是对世界的理解)。”[2]“婴儿通过对加给客体的身体行动,来获取对世界的知识。”[2]“婴幼儿经过了一个过程,从出生时的本能反射行为,到本阶段结束时,开始出现符号思维。”[2]

年龄[编辑]

感知运动阶段的跨度,大约为从出生到2岁。

表现[编辑]

  • 在最初的几个月中,婴儿的大部分行动都是以天生的有限图示(schemes)(皮亚杰理论中个体能够理解世界的心理结构)为基础,例如吮吸、观看、抓握和推。
  • 在第一年中,感觉运动序列得到改善、组合、协调和整合。
  • 随着他们发现自己的行为对外界有影响,他们的行为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特征[编辑]

  • 儿童以生来就有的一小部分感觉运动反应开始了生活。
  • 儿童发展出客体恒常性和开始进行符号思维

分段[编辑]

皮亚杰将感知运动阶段又分为6个子阶段[2]:

子阶段 月龄 描述
1 简单反射 出生-6周 通过先天的反射行为来协调感觉和行为[2]。皮亚杰描述了三种基本的反射:用嘴来吮吸物体;用眼睛扫视或直视物体;以及当一个物体接近手时,用手掌去抓握(达尔文反射)。到第6周以后,这些反射开始变为有意识的行为:例如,达尔文反射变成了有意的抓握[3]
2 第一习惯和初级循环反应阶段(First habits and primary circular reactions phase) 6周-4个月 "协调感觉和两种类型的图式:习惯(reflex)和初级循环反应(primary circular reactions)(重复最初是偶然发生的事件)。反应的主要焦点仍集中于婴儿自身的身体." [2] 。作为这种反应的例子,婴儿可能会重复用手通过他们脸的动作。此外,在这一子阶段,可以因为经典条件反射操作条件反射而引起被动反应[3]
3 次级循环反应阶段 4-8个月 习惯的发展。婴儿的关注对象从集中于自身转移到更为关注于物体;他们会重复那些带来有趣的或令人愉快的结果的行为[2] 。这一子阶段,主要是发展了视知觉与抓握(prehension)之间的视—动协调(visual-motor coordination)。在这一子阶段,出现三种新的能力:有意识地抓住所需物体,次级循环反应(Secondary circular reactions),以及目的和手段之间的分化。在这一子阶段,婴儿能够有意识地抓住所需对象方向的空气,经常成为朋友和家人的娱乐。次级循环反应,或者说重复一个涉及外部对象的行为开始了。例如,转动一个开关,反反复复开关一盏灯。有意识的目的和手段之间的协调还没有正式发生。一样完全被藏起来的物体没有寻找的想法。
4 次级循环反映的协调阶段 8-12个月 視覺和觸覺 - 手-眼協調;圖式(schemes)與意向(intentionality)的協調。“ [2] 這一子階段,主要是發展目的和手段之間的協調能力。擁有了皮亞傑所說的“第一次真正的智力。”此外,這一階段標誌著目標取向的開始,蓄意的分步驟計劃,以完成一個目標。例如在一次明顯藏匿處把物體找到,在其他人把物品當著它面的時候轉移到其他處,它還是會重複在上一個地方找尋,如果找找不到,就放棄。[3]
5 三级循环反应阶段(Tertiary circular reactions)、新颖性(novelty),和好奇心(curiosity) 12-18个月 婴儿变得对物体的许多属性,以及他们可以对物体做很多事情,而感到好奇,他们尝试新的行为[2]。这个子阶段的主要特征,是发现新的手段,来达成目标。皮亚杰描述了儿童这时正处于“年轻的科学家”的关键时刻。例如在上一次曾经看到物体的地方去找那个物体。但是对于背后隐藏的物体转移无法成功找寻。
6 图式的内化 18-24个月 嬰兒發展了使用原始符號,形成持久的心理表象(representation)的能力[2]。這個子階段主要特徵是出現了頓悟(insight),或者真正的創造性。例如有3個地方可以藏匿物體,它在一個地方找不到以後會再另外兩個地方繼續找尋,甚至背對孩子藏匿物體後,孩子堅持尋找,直到找到,這也象徵著孩子的認知發展正處於通往前運算階段的階段。

“到感知运动阶段的末期,认识到对象是独立于自身,并且是永恒的[2]。物体恒存(Object permanence)是对物体即使不能看见、听到或触摸到,仍继续存在的理解[2]皮亚杰认为,获取对物体恒存的认识,是婴儿最重大的成就之一[2]

前运算阶段[编辑]

通过观察游戏的序列,皮亚杰能够证明,到第二年末,出现了一种相当新的心理品质。

运思(Operatory Thought)在皮亚杰理论中是对于物体的任何心理行为过程。前运算阶段的特点是可逆性,其中包括反向运算(加法运算反向为减法运算)和抵偿运算(长为2,宽为3的面积可以相当与长为3,宽为2的面积)。在这一阶段,儿童运算会产生一些错误特点,比如思维以自我中心为主:难以采取对方的角度。

根据皮亚杰理论,该阶段在感知运动阶段之后(2-7岁),包括以下运算错误类型:

"自我中心" - 表现为难以采取别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产生偏差。

"分类不按上位概念和下位概念" - 表现为物体有两种,有生命和无生命,有生命的为上位概念,他的下位概念比如为动物-哺乳类-狗-腊肠犬。如果人拿图片(共8只狗,3只腊肠犬,5只公主狗)问孩子,腊肠犬多,还是狗多,通常孩子回答狗多。

"拟人化思维" - 表现为赋予无生命的物体以人一样的想法,目标与感受。

"缺乏守恒概念" - 表现为通过皮亚杰的守恒实验(质量,体积和数量守恒),皮亚杰认为前运算阶段的儿童不能理解原来的形式改变以后,物体的质量,体积和数量不变;如将同样的水倒进高而细的容器,和倒如矮而粗的容器,水的总数不变。

前运算阶段又可以分为两个子阶段[2]

  • 符号功能子阶段
包括2-4岁的阶段[2],儿童能够阐明不在现场之物体的形象[2]。心智能力的其他例子包括语言和角色游戏[2]。虽然在过程中有进步,但是仍然有诸如自我中心万物有灵论的限制[2]。自我中心表现为儿童不能区分他们自己的观点与他人的观点[2]。儿童倾向于选择他们 所看到的,而不是显示给他人的真实情况[2]。有一个例子,皮亚杰和巴贝尔做了一个实验[2]。给孩子们看关于一座山的三张图片,问他们一个旅行的娃娃 在不同的角度将会看到什么。孩子都挑选他们自己所见到的,而不是娃娃实际上的视角[2]。万物有灵论相信没有生命的物体也可以行动,并具有类似生命的特征[2]。有一个例子是儿童相信是人行道发了疯,才让他们跌倒[2]
  • 直觉思维子阶段

:包括4-7岁之间的阶段[2]。孩子变得非常好奇,问很多问题,开始使用原始的推理[2]。出现了对推理的兴趣,并想知道事物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2]。皮亚杰将其称为直觉思维子阶段,因为儿童认识他们有大量的知识,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如何知道这些[2]。前运算思维涉及到集中偏向守恒概念[2]。集中偏向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事物的一个特征,而不去注意其他的特征[2]。集中偏向在守恒中也可以观察得到。守恒的意识是,改变一种物质的外观,并没有改变它的基本性质。[2] 儿童在这个阶段不知道守恒。[2]。他们无法掌握这样的概念:液体可以保持不变,而与容器的形状无关[2]。在皮亚杰最有名的任务中,有一名儿童,两个载有同样数量的液体的相同的烧杯。[2]。孩子通常会注意到,两个烧杯拥有同样数量的液体[2]。但是将其中一个烧杯的液体倒入一个较高的容器时,通常小于7或8岁的儿童就会说现在的两个烧杯含有不同数量的液体。[2] 孩子只是侧重于容器的高度和宽度,而不具有整体的概念[2]。皮亚杰认为,如果儿童未能通过液体守恒任务,这是一个迹象,表明他们处于认知发展的前运算阶段[2]。儿童同样也不具有数量,长度,体积,面积等方面守恒的概念[2]。另一个例子是,给孩子看7只狗和3只猫,问他们狗多还是猫多,孩子们会作出积极的回应。但是当被问及是否有比狗更多的動物,孩子将再次作出积极的回应。这样在逻辑上根本性的错误,显示儿童在解决问题时处于直觉和真正的逻辑推理之间的过渡期,儿童在几年后才会获得真正的逻辑推理。

皮亚杰认为,在前两个阶段,儿童主要是通过模仿和游戏来进行学习,因为他们通过内部化的活动来建构符号意象[4][5]

在其他国家进行的研究,证明皮亚杰的理论具有普遍的意义[2]。心理学家帕特里夏菲尔德在西非国家塞内加尔进行了类似皮亚杰的烧杯实验[2]。她的结果表明,只有百分之五十的10-13岁孩子具有守恒概念[2]。在其他文化中,如澳大利亚中部和新几内亚,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2]。如果成年人不能获得这一概念,他们就无法理解他人的观点[2]。人们还发现,如果守恒概念在某个国家未被广泛接受,这个概念可以教给孩子,训练可以提高孩子的理解。[2] 因此,我们注意到,达到对守恒概念的理解所具有的年龄差异,是基于所在文化对这些任务的教导程度[2]

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的下一个阶段是具体运算阶段

具体运算阶段[编辑]

从7岁到12岁,表现为儿童获得逻辑运算能力的基础,例如,时间,空间等概念。该阶段的重要进展是:

  • 克服自我中心 - 儿童多方面看问题以解决问题。
  • 因果关系 - 儿童开始理解一些物理和生物方面的运转过程,而不单纯用拟人化思维来理解。
  • 可逆性 - 儿童理解数字或物体改变后,可以回到原来的状态。
  • 守恒 - 懂得条目的数量或长度与物体或条目的排列或外观无关。
  • 连续性 - 根据大小、形状或其他特征排列物体的能力。
  • 分类 - 命名并根据外观、大小或其他特征给一批物体进行分类的能力,包括一类物体可以包括另一类的观念。

形式运算阶段[编辑]

这个阶段在具体运算阶段之后,从大约12岁开始,持续到成年时期。表现为获得抽象思维能力和从可得到的信息得出结论。当儿童进入青春期,皮亚杰说,许多人可以熟练解决假设命题并使用演绎逻辑作为系统性解决问题的方法: 如果A,则B。另外还有比例性思维的产生。以下不同观点值得注意:皮亚杰理论意味着认知能力的突然改变。

參考文獻[编辑]

  1. ^ 在大陆地区,通常称皮亚杰的认知结构为图式,而于台湾地区称之为基模,二者只有翻译上称呼的区别。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Santrock, J.W. (2008). A Topical Approach To Life-Span Development (pp.211-216). New York, NY: McGraw-Hill
  3. ^ 3.0 3.1 3.2 Piaget, J. In Gruber, H.E.; Voneche, J.J. The essential Piaget. New York: Basic Books. 1977. 
  4. ^ Herbert Ginsburg and Sylvia Opper, Piaget's Theory of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ISBN 0-13-675140-7, Chapter 3
  5. ^ Jean Piaget, Play, Dreams and Imitation, 1955

參考書目[编辑]

參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