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證悟 證悟係指佛道行者親證了悟眾生本有的常住真心,並了悟前七識妄心(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意根)的虛妄不實。 修行乃為解脫輪迴生死,而生死之本源卻由於不明眾生本有之常住真心,因而捨卻本不生滅、本來常住之真心,捨卻其本性清淨之真體,貪取有生有滅之妄心,因而生諸妄想,對境不如理作意[1],認妄為真、捨本逐末,而流轉生死,此皆肇因於對常住真心與其性淨明體之不知,故明此真實心乃為修行之首要。《楞嚴經》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2]。所以證悟便是大乘修行者實際親證悟明「超過一切尋思境相」、「不可言說」、「不墮雜染」、「離一異性相」的勝義諦真如心、又名阿賴耶識阿陀那識如來藏也。[3] [4] [5]

大乘所證悟不共二乘[编辑]

在《解深密經》裡, 佛曰:「諸聲聞乘種性有情。亦由此道此行跡故。證得無上安隱涅槃。諸獨覺乘種性有情。諸如來乘種性有情。亦由此道此行跡故。說得無上安隱涅槃。一切聲聞獨覺菩薩。皆共此一妙清淨道。皆同此一究竟清淨。更無第二。我依此故。密意說言唯有一乘。」[6] 佛在《妙法蓮華經》中也云: 「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諸有所作常為一事,唯以佛之知見示悟眾生。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7]


佛一再的說明唯一佛乘;但是為什麼還有「緣覺」種性、「聲聞」種性之施設?因為緣覺種性以及聲聞種性之行者為了畏懼生死的輪迴、畏懼因為愛著這世間種種欲樂而在生死大海裡流轉不息,甚或悲心薄弱,對於護念眾生、救護眾生脫離生死苦海無大欣樂;所以這些行者的修行目的是證得蘊處界虛妄不實、是苦、是空、是無常、是無我,斷我見我執捨報後入無餘涅槃,再也不在三界中輪迴;這二乘行者不以證悟生命本源實相心為標的。[8] [9]


由此可知大乘所證悟不共二乘,但大乘行者卻了知二乘〈聲聞、緣覺〉修證的内涵。然而大乘行者為了悲願故,繼續輪迴救度眾生,在成佛之道上修諸種種功德;如《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 所述:「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稱歎如來勝功德已,告諸菩薩及善財言:『善男子!如來功德,假使十方一切諸佛,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相續演說,不可窮盡。若欲成就此功德門,應修十種廣大行願。何等為十?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恒順眾生,十者、普皆迴向。』」[10]《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普賢菩薩復云:「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菩薩如是隨順眾生,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順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11]


以下,略述聲聞乘所修證、緣覺乘所修證、以及大乘行者所證悟。

聲聞乘所修證[编辑]

聲聞乘主修解脫道,乃是要解脫於三界之煩惱與繫縛,即是修除對三界法之貪著[12],即為斷除我見及我執;而要修除煩惱,即要先「見道」-得法眼淨[13],現觀五陰、十八界法乃無常、虛妄法,無有一真實不壞、常住之我,是為斷我見[14] [15],即是聲聞乘之證悟。

聲聞乘行者主要藉由聽聞佛陀之開示與教導:五陰十八界虛妄,再修四聖諦四念住八正道等,而覺悟到一切有情眾生之無我性,現觀蘊處界之空相,皆是無常、苦、空、無我,進而斷除我見及我執,從初果至四果所斷之煩惱如下:

初果須陀洹所斷為三縛結,即我見、疑見、戒禁取見。

二果斯陀含所斷為減少欲界貪,使貪、瞋、癡淡薄,亦名為薄貪瞋癡。

三果阿那含所斷為五下分結,即我見、戒禁取見、疑見、欲界貪、瞋恚。

四果阿羅漢所斷為五上分結,即無明、掉舉、慢、色界貪、無色界貪。[16]

由是而證聲聞初果乃至四果,證慧解脫或俱解脫之有餘涅槃,捨報時入無餘涅槃,因而解脫三界分段生死,是為聲聞菩提之所修證[17][18]。而聲聞菩提修證之關鍵,主要在於斷除我見,然斷我見之關鍵,即是現觀五陰、十八界之虛妄不實,並相信佛語,將五陰、十八界滅除後進入涅槃境界。涅槃境界並非是斷滅、空無一物的狀態,涅槃境界中仍有本際獨存,而該本際真實寂靜;若不承認本際的存有,將使涅槃成為虛妄,而落入斷見、斷滅空,而非處於不斷不常的中道之中[19]

若斷我見,即能斷三縛結,成證聲聞初果須陀洹,鈍根者最遲能於七次人天往返後取證涅槃,成就聲聞極果[20]

緣覺乘所修證[编辑]

緣覺乘的修證是依三世、十二因緣的觀行而成就因緣覺 ,因緣覺可分為兩大類 ,一是聲聞弟子聽聞如來開示因緣法 ,弟子聞法如理思維觀察而證成緣覺果 [21] ,一是如來弟子聽聞如來開示因緣法 ,樂求緣覺法發起緣覺菩提心 ,在佛座下不證聖果,於無佛之世自覺自證得緣覺極果成為辟支佛 ,一般人多以辟支佛的獨自證悟代表緣覺乘 ,然而佛世阿羅漢大多已證得因緣覺了 。[22]

一切辟支佛都是過去諸佛的弟子 [23] [24] [25] [26] ,諸佛的聲聞弟子有四種解脫果,初果(七來)、二果(一來)、三果(不來)、四果 ,其中初果二果人在佛示現涅槃以後,佛的正法滅盡了 ,這些佛弟子的天身壽命盡時,就從欲界天回到人間受生 ,由於過去修道的功德力,將令他們證悟因緣法。

這些過去佛的弟子,由於過去修道證果的功德力故 ,即使人間沒有如來示現,也一定會有因緣修行 ,由於曾經隨過去佛薰習四聖諦十二因緣法的緣故 ,這些辟支佛種性的佛弟子,於種種因緣出家、學道、修清淨梵行,由於人間苦樂參半,八苦容易相應 ,常常軆會這個五陰的無常、苦、不可依怙的本質。

也由於過去修道功德力故,於是他們會如理觀察一切老、病、死…種種苦 ,都是因為有『』這個法的緣故,我的色身出生了,所以我才會面臨老、病、死等苦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一切『出生』的法 ,都是因為有『』這個法,因為我的母親懷有我的胎身,所以我的胎身成熟時就一定會生下來。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一切『有胎』的法 ,都是因為有『』這個法,因為我取了母親胎中的種子,才會成就我在母親懷中的胎身。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一切『取胎』的法,都是因為有『』這個法 ,因為我對欲的貪愛,以至於我的父母正在和合時,我貪愛這個境界,於是才會因無知貪愛而取了母親體內的精血種子。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此『貪愛』的法 ,都是因為有『』這個法,因為在這欲愛之法中我有覺受,而我貪此覺受韻味故有愛。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一切『覺受』的法 ,都是因為有『』這個法,在這欲愛之法中因為我有所觸,乃至因『接觸』而出生覺受與貪愛。

那『』這個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此『接觸』的法 ,都是因為有『六入』法,因為我的身根能接觸觸塵,乃至我的眼根能接觸我父母和合境界的色塵故,所以因觸生受生愛故取。

那『六入』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此『六入』的法 ,都是因為有『名色』的緣故,因為我具足名身與色身的緣故,所以具足內六入 ,有了內六入接觸外六入,於是有六入觸、六入受、六入愛等,此皆因為有名色的緣故。

那『名色』法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會如理觀察此『名色』法,都是因為有『』出生名色 [27] [28] ,有『』執持名色,名色出生後具足六入、六觸、六受、六愛而分別造作貪求此欲愛之法 ,乃取於胎身,寄身我母胎中,出生乃至今日受諸苦處,正觀察皆因有此『』也。

那此『』又是如何出現的呢?他如理思維觀察此『入胎識』已,發現出生之法到此『』為止! 如果此『』有所出生,即落入『斷滅論[29] ,落入『斷滅論』中因果關係即不能成立,先前的推求即不能成立 ,所以『』並非有生之法,至此已竟無法再超越此『』了 ![30]

於是他再如理思維觀察,由於見到我的父母和合,起『無明』顛倒想,貪愛渴求這個境界 ,於是身口意『』參與造作,在無明中而取母親胎中精血種子而不自知 ,而由於此『』的執持,我的名色在母胎中增長,然後出生、具足六入、觸、受、愛、取、有、生,乃至於又有我再一世之名色身受老、病、死等苦 ,依此識故而名色轉;依此名色故而識轉 [31] ,三世輪轉無有休息!

緣覺行者將繼續思惟:如何才能中止這樣的輪轉而解脫呢? 他再如理思維觀察,如果我沒有『無明』,不貪愛、渴求『欲事』,在見到我父母和合的境界下不起顛倒想 ,由於我不起顛倒想故,我的身口意行將不再參與此和合境界之『欲事』,因此『』就沒有因緣出生我現在的名色 [32] ,乃至六入、觸、受、愛、取、有、生,也不會再出生我以後的名身色身受老、病、死等苦,此法皆無 [33] 者我即解脫不受後有也!

他如此順、逆推求,反復觀察,如理思維,因此他決定精進,修不放逸行 ,乃至自知不受後有,證得因緣覺的極果『辟支佛』果,由於此人在無佛世時獨自覺悟,自知自證此三世、十二因緣,因此又稱為獨覺

大乘所證悟[编辑]

參考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一:「爾時世尊告善清淨慧菩薩曰。 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彼諸善男子。愚癡頑鈍不明不善不如理行。於勝義諦微細甚深。超過諸行一異性相。不能解了。何以故善清淨慧。非於諸行如是行時。名能通達勝義諦相。或於勝義諦而得作證。何以故。善清淨慧。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都無異者。應於今時一切異生皆已見諦。又諸異生皆應已得無上方便安隱涅槃。或應已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勝義諦相與諸行相一向異者。已見諦者於諸行相應不除遣。若不除遣諸行相者。應於相縛不得解脫。此見諦者於諸相縛不解脫故。於麤重縛亦應不脫。由於二縛不解脫故。已見諦者應不能得無上方便安隱涅槃。或不應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清淨慧。由於今時非諸異生。皆已見諦非諸異生……。」
  2. ^ 大正藏《楞嚴經》卷一
  3.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一: 「我說勝義是諸聖者內自所證尋思所行。是諸異生展轉所證是故法涌。由此道理當知勝義。超過一切尋思境相。復次法涌。我說勝義無相所行。尋思但行有相境界。是故法涌。由此道理當知勝義。超過一切尋思境相。復次法涌。我說勝義不可言說。尋思但行言說境界。」
  4.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一: 佛曰「真如勝義法無我性。唯即隨此真如勝義無二智為依止故。……若一切法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異相者。是則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應有因從因所生。若從因生應是有為。若是有為應非勝義。若非勝義應更尋求餘勝義諦。善現。由此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不名有因非因所生。亦非有為是勝義諦。」
  5.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一心意識相品第三: 「……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展轉和合增長廣大。依二執受。一者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者相名分別言說戲論習氣執受。有色界中具二執受。無色界中不具二種。廣慧。此識亦名阿陀那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隨逐執持故。亦名阿賴耶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攝受藏隱同安危義故。亦名為心。」
  6.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二
  7. ^ 大正藏《妙法蓮華經》方便品 第二
  8. ^ 大正藏《解深密經》卷二:「善男子。一切聲聞獨覺菩薩。皆共此一妙清淨道。皆同此一究竟清淨。更無第二。我依此故。密意說言唯有一乘。非於一切有情界中。無有種種有情種性。或鈍根性或中根性。或利根性有情差別。善男子。若一向趣寂聲聞種性補特伽羅。雖蒙諸佛施設種種勇猛加行方便化導。終不能令當坐道場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由彼本來唯有下劣種性故一向慈悲薄弱故。一向怖畏眾苦故。由彼一向慈悲薄弱。是故一向棄背利益諸眾生事。由彼一向怖畏眾苦。是故一向棄背發起諸行所作。我終不說一向棄背利益眾生事者。一向棄背發起諸行所作者。當坐道場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說彼名為一向趣寂聲聞。若迴向菩提聲聞種性補特伽羅。我亦異門說為菩薩。何以故。彼既解脫煩惱障已。若蒙諸佛等覺悟時。於所知障其心亦可當得解脫。彼最初為自利益。修行加行脫煩惱障。是故如來施設彼為聲聞種性……。」
  9. ^ 大正藏《優婆塞戒經》卷1〈5 三種菩提品〉:「。。。如恒河水三獸俱渡。兔馬香象。兔不至底浮水而過。馬或至底或不至底。象則盡底。恒河水者即是十二因緣河也。聲聞渡時猶如彼兔。緣覺渡時猶如彼馬。如來渡時猶如香象。是故如來得名為佛。聲聞緣覺雖斷煩惱不斷習氣。如來能拔一切煩惱習氣根原。故名為佛。」
  10. ^ 大正藏《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
  11. ^ 大正藏《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 「復次,善男子!言恒順眾生者:謂盡法界、虛空界十方剎海,所有眾生種種差別,所謂: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或有依於地、水、火、風而生住者,或有依空及諸卉木而生住者,種種生類、種種色身、種種形狀、種種相貌、種種壽量、種種族類、種種名號、種種心性、種種知見、種種欲樂、種種意行、種種威儀、種種衣服、種種飲食,處於種種村營、聚落、城邑、宮殿,乃至一切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如是等類,我皆於彼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如敬父母,如奉師長,及阿羅漢乃至如來,等無有異。於諸病苦為作良醫,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於貧窮者令得伏藏,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何以故?菩薩若能隨順眾生,則為隨順供養諸佛;若於眾生尊重承事,則為尊重承事如來;若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何以故?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譬如曠野沙磧之中有大樹王,若根得水,枝葉、華果悉皆繁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復如是。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何以故?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善男子!汝於此義應如是解。以於眾生心平等故,則能成就圓滿大悲,以大悲心隨眾生故,則能成就供養如來。菩薩如是隨順眾生,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順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12.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三62經:……,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生我見繫著,使心繫著而生貪欲。比丘!多聞聖弟子有慧有明,於此五受陰不為見我繫著,使心結縛而起貪欲。「云何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見我繫著,使心結縛而生貪欲?比丘!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見色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識,是我、異我、相在。如是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說我繫著,使心結縛而生貪欲。「比丘! 云何聖弟子有慧有明,不說我繫著,使結縛心而生貪欲?聖弟子不見色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識,不見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多聞聖弟子有慧有明,於五受陰不見我繫著,使結縛心而生貪欲,若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正觀皆悉無常。如是受、想、行、識,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正觀皆悉無常。」
  13.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一30經:……「若沙門、婆羅門於無常色、不安隱色、變易言:『我勝、我等、我劣。』何所計而不見真實?於無常、變易、不安隱受、想、行、識言:『我勝、我等、我劣。』何所計而不見真實?」「輸屢那!於汝意云何?色為常、為無常耶?」答言:「無常。」「輸屢那!若無常,為是苦耶?」答言:「是苦。」「輸屢那!若無常、苦,是變易法,於意云何?聖弟子於中見色是我、異我、相在不?」答言:「不也。」「輸屢那!於意云何?受、想、行、識為常、為無常?」答言:「無常。」「若無常,是苦耶?」答言:「是苦。」「輸屢那!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於意云何?聖弟子於中見識是我、異我、相在不?」答言:「不也。」「輸屢那!當知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色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知。如是受、想、行、識,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識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知。輸屢那!如是於色、受、想、行、識生厭,離欲、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時,舍利弗說是經已,長者子輸屢那遠塵離垢,得法眼淨。時,長者子輸屢那見法得法,不由於他,於正法中,得無所畏。
  14.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十一273經
  15.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一18經
  16.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二十九797經
  17.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一01經
  18.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一02經
  19.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二39經
  20.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三61經
  21. ^ 大正藏《增壹阿含經》卷30〈37 六重品〉: 世尊告曰。彼云何為名第一最空之法。若眼起時則起。亦不見來處。滅時則滅。亦不見滅處。除假號法.因緣法。云何假號.因緣。所謂是有則有。此生則生。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更樂。更樂緣痛。痛緣愛。愛緣受。受緣有。有緣生。生緣死。死緣愁.憂.苦.惱。不可稱計。如是苦陰成此因緣。無是則無。此滅則滅。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更樂滅。更樂滅則痛滅。痛滅則愛滅。愛滅則受滅。受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死滅。死滅則愁.憂.苦.惱。皆悉滅盡。除假號之法。耳.鼻.舌.身.意法亦復如是。起時則起。亦不知來處。滅時則滅。亦不知滅處。除其假號之法。彼假號法者。此起則起。此滅則滅。此六入亦無人造作。亦名色.六入法。六入亦無人造作……。彼比丘作是念思惟。便獲二果。阿那含.若阿羅漢……。是謂。比丘。此名第一最空之法。與汝等說如來之所說行之法。我今以為起慈哀心。我今以辦。常當念修行其法。在閑居之處。坐禪思惟。勿有懈怠。今不修行。後悔無益。此是我之教訓。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22.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12: :「尊者摩訶拘絺羅說老死厭患.離欲.滅盡。是名法師。說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厭患.離欲.滅盡。是名法師。若比丘於老死厭患.離欲.滅盡向。是名法師。乃至識厭患.離欲.滅盡向。是名法師。若比丘於老死厭患.離欲.滅盡。不起諸漏。心善解脫。是名法師。乃至識厭患.離欲.滅盡。不起諸漏。心善解脫。是名法師。尊者摩訶拘絺羅語尊者舍利弗言。善哉。善哉。於世尊聲聞中。智慧明達。善調無畏。見甘露法。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證者。謂尊者舍利弗。能作如是種種甚深正智之問。猶如世間無價寶珠。人皆頂戴。汝今如是。普為一切諸梵行者之所頂戴.恭敬.奉事。我於今日快得善利。得與尊者共論妙義。時。二正士更相隨喜。各還所住。」
  23. ^ 大正藏《入楞伽經》卷4〈3 集一切佛法品〉:「佛告大慧。聲聞緣覺不能自知證於涅槃。是故我說惟一乘道。大慧。以一切聲聞辟支佛。隨受佛教厭離世間。自不能得解脫。」
  24. ^ 大正藏 《增壹阿含經》卷32〈38 力品〉:「世尊告曰。勿懷恐懼。汝今往至王所。而白此事言。如來記前王身。終無虛妄。所言無二。父王無咎而取害之。當生阿鼻地獄中。經歷一劫。然今日以離此罪。改其過罪。於如來法中。信根成就。緣此德本。得滅此罪。永無有餘。於今身命終當生拍毬地獄中。於彼命終當生四天王上。於彼命終生豔天上。於豔天上命終生兜術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復還以次來至四天王中。大王當知。二十劫中不墮惡趣。恒在人中生。最後受身。以信堅固。剃除鬚髮。著三法衣。出家學道。名曰除惡辟支佛。彼王聞此語。便當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亦當告汝作是語。隨汝所求要願。吾不違之。」
  25. ^ 大正藏《中阿含經》卷13〈1 王相應品〉:「於是。世尊訶尊者阿夷哆曰。汝愚癡人。應更一死。而求再終。所以者何。謂汝作是念。世尊。我於未來久遠人壽八萬歲時。可得作王。號名曰螺。為轉輪王……。世尊告曰。阿夷哆。汝於未來久遠人壽八萬歲時。當得作王。號名曰螺。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汝當有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汝當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有大金幢。諸寶嚴飾。舉高千肘。圍十六肘。汝當竪之。既竪之後。下便布施沙門.梵志.貧窮.孤獨.遠來乞者。以飲食.衣被.車乘.華鬘.散華.塗香.屋舍.床褥.氍氀.綩綖.給使.明燈。汝施此已。便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汝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26.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30:「(八五四)如是我聞。一時。佛住那梨迦聚落繁耆迦精舍。爾時。那梨迦聚落多人命終。時。有眾多比丘著衣持鉢。入那梨迦聚落乞食。聞那梨迦聚落罽迦舍優婆塞命終。尼迦吒.佉楞迦羅.迦多梨沙婆.闍露.優婆闍露.梨色吒.阿梨色吒.跋陀羅.須跋陀羅.耶舍耶輸陀.耶舍欝多羅悉皆命終。聞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已。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眾多比丘晨朝入那梨迦聚落乞食。聞罽迦舍優婆塞等命終。世尊。彼等命終。當生何處。佛告諸比丘。彼罽迦舍等已斷五下分結。得阿那含。於天上般涅槃。不復還生此世。諸比丘白佛。世尊。復有過二百五十優婆塞命終。復有五百優婆塞於此那梨迦聚落命終。皆五下分結盡。得阿那含。於彼天上般涅槃。不復還生此世。復有過二百五十優婆塞命終。皆三結盡。貪.恚.癡薄。得斯陀含。當受一生。究竟苦邊。此那梨迦聚落復有五百優婆塞於此那梨迦聚落命終。三結盡。得須陀洹。不墮惡趣法。決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邊。佛告諸比丘。汝等隨彼命終.彼命終而問者。徒勞耳。非是如來所樂答者。夫生者有死。何足為奇。如來出世及不出世。法性常住。彼如來自知成等正覺。顯現演說。分別開示。所謂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緣無明有行。乃至緣生有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苦陰集。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生滅則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苦陰滅。今當為汝說法鏡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法鏡經。謂聖弟子於佛不壞淨。於法.僧不壞淨。聖戒成就。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27. ^ 大正藏 《深密解脫經》卷1〈6 聖者廣慧菩薩問品〉:「廣慧。於諸六道生死之中。何等何等眾生卵生胎生濕生化生。受身生身及增長身。初有一切種子心生。和合不同差別增長。廣所成就依二種取。何等二種。一者謂依色心根取。二者依於不分別相。言語戲論熏集而取。廣慧。色界中依二種取生。無色界中非二種取生。廣慧。彼識名阿陀那識。何以故。以彼阿陀那識取此身相應身故。廣慧。亦名阿梨耶識。何以故。以彼身中住著故。一體相應故。廣慧。亦名為心。何以故。以彼心為色聲香味觸法增長故。廣慧。依彼阿陀那識能生六種識。所謂眼耳鼻舌身意識身……。能如實知。廣慧。我說如是諸菩薩等善知第一義。廣慧。是故我說菩薩應知心意意識深密之法。廣慧。菩薩如是解知心意意識深密法已。我說是人是真菩薩。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諸種阿陀那  能生於諸法  我說水鏡喻  不為愚人說」
  28. ^ 大正藏 《入楞伽經》卷7〈11 佛性品〉:「佛告大慧。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故。能與六道作生死因緣。譬如伎兒出種種伎。眾生依於如來藏故。五道生死。大慧。而如來藏離我我所。諸外道等不知不覺。是故三界生死因緣不斷。大慧。諸外道等妄計我故。不能如實見如來藏。以諸外道無始世來虛妄執著種種戲論諸熏習故。大慧。阿梨耶識者。名如來藏。而與無明七識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斷絕身俱生故。離無常過離於我過自性清淨。餘七識者。心意意識等念念不住是生滅法。」
  29. ^ 大正藏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一切佛語心品〉:「佛告大慧:……若覆彼真識,種種不實諸虛妄滅,則一切根識滅。大慧!是名相滅。大慧!相續滅者,相續所因滅,則相續滅,所從滅及所緣滅,則相續滅。大慧!所以者何?是其所依故。依者,謂無始妄想薰。緣者,謂自心見等識境妄想。大慧!譬如泥團微塵,非異非不異。金莊嚴具,亦復如是。大慧!若泥團微塵異者,非彼所成;而實彼成,是故不異。若不異者,則泥團微塵應無分別。如是,大慧!轉識藏識真相若異者,藏識非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而自真相實不滅。是故,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大慧!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議。」
  30.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12:「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憶宿命未成正覺時。獨一靜處。專精禪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緣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實無間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緣故老死有。如是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緣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實無間等生。識有故名色有。識緣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時。齊識而還不能過彼。謂緣識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
  31. ^ 大正藏 《長阿含經》卷10:「阿難。緣識有名色。此為何義。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出胎。嬰孩壞敗。名色得增長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識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是緣。知名色由識。緣識有名色。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緣名色有識。此為何義。若識不住名色。則識無住處。若無住處。寧有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名色。寧有識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此緣。知識由名色。緣名色有識。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是故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大苦陰集。」
  32. ^ 大正藏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一切佛語心品〉
  33. ^ 大正藏《雜阿含經》卷11:「……如是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此等諸法非我.非常。是無常之我。非恒。非安隱.變易之我。所以者何。比丘。謂生.老.死.沒.受生之法。比丘。諸行如幻.如炎。剎那時頃盡朽。不實來實去。是故。比丘。於空諸行當知.當喜.當念。空諸行常.恒.住.不變易法空。無我.我所。譬如明目士夫。手執明燈。入於空室。彼空室觀察。如是。比丘。於一切空行.空心觀察歡喜。於空法行常.恒.住.不變易法。空我.我所。如眼.耳.鼻.舌.身.意法因緣生意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此諸法無我.無常。乃至空我.我所。比丘。於意云何。眼是常.為非常耶。答言。非常。世尊。復問。若無常者。是苦耶。答言。是苦。世尊。復問。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答言。不也。世尊。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如是多聞聖弟子於眼生厭。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時。彼比丘聞世尊說合手聲譬經教已。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成阿羅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