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格定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變格定弦意大利语Scordatura英语cross-tuning)是一種運用於絃樂器的寫作技術。作曲家要求絃樂演奏者將樂器定絃至與慣常不同的音高。從而拉奏出獨奏的聲調,尤其是在表演不協調和絃、泛音或以正常方式不能製造的和絃組合等。

變格定弦並非近代音樂才會採用的手法,早於巴洛克時代巴赫韋華第比貝爾等人已經運用。尤其是用於維奧爾琴上,因為它擁有多條絃線,為了方便演奏及令演奏者用較容易的指法去彈奏,便會將個別的絃線高音作出調整。後來便推至提琴類的樂器,包括小提琴大提琴等。

變格定弦的記譜法[编辑]

為免令演奏者不適應變格定絃後,不同音高的新指法,作曲家都會在樂譜上以標示音來代替實音,原理就如單簧管手或圓號手一樣,將已變格定絃的樂器當成移調樂器,樂手只需沿用慣性的指法,便能獲得新的音高。而針對只有個別絃線被變格定絃,樂譜則會較多出現變化音記號。

馬勒的《第4號交響曲》第2樂章,上行的獨奏小提琴的四條絃線均被變格定絃,因此它所標示的樂譜和其他齊奏小提琴不一樣,但大家所奏出的音高卻是一樣。

不過,作曲家有時或只要求部份絃線作變格定絃,在這情況下,會有幾種處理方式:

  • 聖桑的《骷髏之舞》,為了要突出I絃中的E5空絃音(第82-85小節),他指示所有高於E5的音都要在II絃(A絃,第93小節)上拉奏,如此,樂譜便不用作移調處理。
  • 第二種方法,是在五線譜上採用混合模式,即同一行五線譜上,既有實音,也有轉調音,然後靠每行開頭的臨時調號去標示,如比貝爾的《玫瑰經奏鳴曲》,調號便出現既有C#5、G#5,但亦出現C4、G4的奇怪表述。
這方法的好處正正是演奏者不用理會琴絃如何轉變,他只需要沿用正常的指法便可以把所有音都拉對,但由於慣性,演奏者對於這種特殊的調號也不太習慣。
  • 由第二種方法,可以再引伸出另外的記譜方法。例如記譜時使用正常的調號及標示音,但當涉及拉奏被變格定弦的絃線時,便在相應樂譜的上端標出實質要求的音;甚至是索性用雙五線譜,一條只記錄正常的音符,另一條則只記錄經變格定弦的音符,然後利用符桿將兩行五線譜串連起來,但這種方法對於習慣只看單五線譜的絃樂手來講非常不便。
  • 至於近代的作曲家,對變格定弦的寫法亦各有不同,較常見的做法是以不同形狀的符頭來表示由變格定弦所產生的音高,並在樂譜開頭的注釋頁中清楚交待,這樣便避免了不少的誤解。

著名運用了變格定弦例子[编辑]

比貝爾的第11首《玫瑰經奏鳴曲》,中間兩條絃線需調換位置來拉奏。

小提琴[编辑]

  • 巴赫:《第1號勃蘭登堡協奏曲》中的高音小提琴,現時皆以小尺碼小提琴再將絃線調高。定絃為B3,F4,C5和G5[1]
  • 比貝爾:《玫瑰經奏鳴曲》,一套15首的小提琴與古鍵琴的奏鳴曲,除了第1和15首外,其餘的都運用了變格定弦。第11首更要求演奏者將A絃和D絃的位置調換。
  • 韋華第:小提琴協奏曲,作品9-6,G3升高為A3
  • 海頓:《第60號交響曲》及《第67號交響曲》個別樂章要求小提琴將G3調低為F3
  • 聖桑:交響詩《骷髏之舞》,小提琴獨奏中E5被降為E5
  • 馬勒: 《第4號交響曲》,第2樂章中小提琴獨奏需調高至A3,E4,B4和F#5[2]
  • 夏福爾(Bogusław Schaeffer):《第4號小提琴協奏曲》,獨奏者共需要三支小提琴,第一支為正常調音;第二支則為G3,A3,A4及B4;第三支則為D4,E4,E5及F5

中提琴[编辑]

莫扎特《小提琴與中提琴交響複協奏曲》的頭三小節,獨奏中提琴和第1中提琴拉奏相同的音,但因獨奏中提琴使用了變格定弦,兩者的記譜法並不相同。
  • 莫扎特:《小提琴與中提琴交響複協奏曲》,KV364,中提琴獨奏須將各絃線調高小二度,定絃為D3,A3,E4和B4[3]

大提琴[编辑]

  • 巴赫:《第5號大提琴組曲》,第1絃由A3調低至G3
  • 格林(George Crumb):《鯨魚之聲》(Vox Balaenae),電子大提琴定絃為B1,F#2,D#3及A3

吉他[编辑]

  • 多明尼可尼(Carlo Domeniconi):《牧羊人組曲》(Koyunbaba),作品19,作曲家將吉他的六條絃調為C#2,G#2,C#3,G#3,C#4,E4,特意將吉他模倣為土耳其的民族樂器薩茲琴的聲音。

參考資料[编辑]

  1. ^ [1] IMSLP 中的高音小提琴分譜,第7頁起為原譜。
  2. ^ [2] IMSLP 中的分譜,第6頁有指示。
  3. ^ [3] IMSLP 提供總譜,首頁標示中提琴使用D大調譜號,其他樂器則沿用E大調譜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