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諸葛恪
太傅
大將軍
國家 中國
時代 吳國
主君 孫權孫亮
諸葛
元遜
籍貫 琅邪陽都
出生 203年
逝世 253年
東吳建業

諸葛恪(203年-253年),元遜琅邪陽都(今山東沂南)人。三國東吳重臣諸葛瑾之子,東吳的權臣和太傅,後遷升為大將軍(一说官至丞相)。孫權臨終時以其為輔政大臣,輔助太子孫亮[1]。孫亮即位后,諸葛恪獨攬軍政,初期籠絡民心,東興之戰勝利後頗有眾望。此戰之後窮兵黷武推行大舉進攻魏國,最終輕敵大敗而回;漸失民心未有反思,仍獨斷專權。最後遭到孫峻刺殺,並夷滅諸葛恪三族,諸葛恪死時五十一歲。

生平[编辑]

英才卓越[编辑]

諸葛恪少有才思,辯論應機,莫與為對。及長,英才卓越,超逾倫匹。令孫權大為欣賞。222年,諸葛恪弱冠成年後即被拜為騎都尉,與顧譚張休等人隨侍太子孫登講論道藝,成了太子的賓友。後來,諸葛恪又從中庶子轉任左輔都尉

一次,孫權見到諸葛恪,問他:“你的父親和你的叔父(指諸葛亮)誰比較優秀?”諸葛恪應聲回答:“我的父親比較優秀。”孫權問他原因,諸葛恪說:“我父親知道侍奉誰為君主才對,而叔父不知,所以我父親比較優秀。”孫權聽罷大笑,便命諸葛恪依次給大家斟酒。

諸葛恪斟到張昭面前,張昭已有了幾分酒意,不肯再喝,對諸葛恪說:“這樣的勸酒,恐怕不符合尊敬老人的禮節。”孫權說:“你能否讓張公理屈詞窮,喝下這杯酒?”於是諸葛恪反駁張昭:“呂尚年九十,依然高舉白旄,手持兵器,指揮部隊作戰,還沒有告老退休。如今軍隊上的事,將軍您跟在後邊;聚會飲宴的事,將軍您總被請到前面,這還不夠尊敬老人?”張昭無話可說,只好飲酒。

後來蜀國有使者到來,群臣集會。孫權對蜀國使者說:“這個諸葛恪很喜歡騎馬,回去告訴諸葛丞相,為他的侄子選一匹好馬送來。”諸葛恪當即跪在孫權面前拜謝,孫權感到奇怪,問他:“馬還沒有到為何就當面稱謝呢?”諸葛恪說:“蜀國就好像陛下在外面的馬廄,如今有了旨意,好馬就一定能送到,我如何敢不謝呢?”

才略博達[编辑]

諸葛恪曾多次要求自己領兵平定居於丹陽山上的山越人,諸葛恪認為丹楊山勢險峻,民風果敢剛勁,以前雖也在那裡徵發過兵眾,但征的不過是邊緣縣分的平民,很少有深遠腹地的人。想去把那裡的兵員全部調發出來,並說,只要三年,就可征得甲士四萬人。朝中官員議論紛紛,都認為丹楊地勢險阻,地形四通八達,那裡的百姓自製兵器,崇尚習武,出山就為強盜,朝廷出兵征討就躲回山中不見蹤影,自漢朝以來就無法管制,當時的人皆認為不太可能,連父親諸葛瑾亦認為不會成功,更說:「諸葛恪若不能令我家大為興盛,便會讓我家血流遍地。」[2]

可是,由於諸葛恪堅稱他必會成功,孫權於是在234年提拔諸葛恪為撫越將軍,領丹陽太守。諸葛恪上任後實行堅壁清野政策,成功逼山越人向朝廷投降;諸葛恪更下令不得對投降的山越人有所懷疑或拘禁他們。後來臼陽長胡伉拘禁投降的惡霸周遺,諸葛恪以違令為由將胡伉處死,其餘未投降的山越人見此,認為朝廷只想他們出降,並無加害的意圖,於是不論老幼都相繼出降。孫權為嘉狀諸葛恪平定山越的功績,拜諸葛恪為威北將軍,封都鄉候。諸葛恪出兵襲擊舒縣。後來更曾意圖攻擊壽春,因孫權認為不可能成功而被阻止。

骄吝不至[编辑]

243年,魏將司馬懿欲攻諸葛恪,孫權想發兵接應,可望氣者說不利於出兵,於是讓諸葛恪移守柴桑(今江西九江市)。

245年,諸葛恪得知丞相陸遜猜疑自己,便寫信給他(諸葛恪與陸遜書),講述不能聽信讒言而責備,應該互相配合,以大局為重。諸葛恪因為知道陸遜對此而有意見,故此稱讚他所說的道理。不久,丞相陸遜去世,諸葛恪升為大將軍假節,駐武昌,並代替陸遜領荊州事。

專權自度[编辑]

後來孫權不適,見太子孫亮年幼,便命令諸葛恪兼任太子太傅中書令孫弘兼任太子少傅。公元252年,孫權病危,眾人議論托孤後事情。孙峻認為诸葛恪的大器可以輔政,亦可輔助大事,當今大臣不能與諸葛恪相比。但孫權嫌諸葛恪剛愎自用,為了保住後主,最后選擇諸葛恪。[3]又召集大將軍諸葛恪、中書令孫弘、太常滕胤、蕩魏將軍呂據以及侍中孫峻處理身後事。第二天,孫權去世。孫弘平時與諸葛恪不和,害怕以後受制於他,便封鎖孫權去世的消息,想矯詔除掉他。諸葛恪聞知,誅殺孫弘,發佈孫權死訊,為之治喪。孫亮即位後,拜諸葛恪為太傅。諸葛恪為收取民心,廣施德政,取消監視官民情事的制度,罷免耳目之官,免掉拖欠的賦稅,取消關稅。每一舉措,都儘量給百姓以德澤實惠,民眾無不高興。諸葛恪每次外出,都有很多人引頸相望,想一睹其風采。

東興之戰[编辑]

252年十月,曹魏大將軍司馬師欲因孫權病亡乘機攻吳。諸葛恪命人修築大堤,在兩山之間築城兩座,以防魏軍。同年十二月,司馬師司馬昭為監軍,派王昶毌丘儉誘敵,并各攻打攻南郡武昌胡遵諸葛誕率步騎七萬,架浮橋攻東興(今安徽巢縣東南),欲毀壞大堤。諸葛恪親率領四萬援軍到東興。並命冠軍將軍丁奉與呂據、留贊唐諮等作前鋒。丁奉親率三千人兩日到達東興並佔據徐塘。因天降大雪,胡遵等人喝酒而毫無戒備。丁奉率本部人馬輕裝突襲魏軍營壘,呂據等部也相繼到達。吳镇南将军朱異,督水軍攻浮橋,魏軍不敵,見狀便驚恐慌而逃。因爭渡浮橋令其超載斷裂,落水者更互相踐踏,死者計有萬人。魏將韓綜樂安桓嘉先後遇溺,毌丘儉、王昶等見東興兵敗燒營而逃,諸葛恪於是取得東興之戰的勝利,繳獲大批物資。諸葛恪亦因功封陽都侯,加荊州二州州牧,督中外諸軍事。

据《建康实录》,诸葛恪还因此功加丞相,后来张悌也曾对诸葛靓说“且我作儿童时,便为卿家丞相所拔”。但《三国志·齐王纪》《张嶷传》等仍称之为吴太傅。

剛愎自用[编辑]

東興之戰獲勝後,諸葛恪有輕敵之心。上一戰役十二月才結束,打算明年253年春,再次出兵攻打魏國。諸葛恪出使司馬李衡,到蜀游說姜維聯合,姜維聽說其道理後接受聯合。眾大臣認為士兵剛戰爭不久而身體勞損,一起勸諫諸葛恪,他不聽其他官員的勸諫。中散大夫蔣延固執爭論,被強挾離開。諸葛恪於是譔寫論諭對各大臣説:天下沒有兩個太陽,地上也沒有兩個皇帝。用戰國、曹操等趁勢做大,不禍及自己,但禍及後人的故事,來作為進攻魏國的原因。[4]與其一直友好的丹楊太守聶友,也寫信勸諫道:“大行皇帝本有打算遏制東關之計,計卻沒有實行。現在你輔助大業,完成先帝之志,敵人遠方來送死,將士有賴憑借威德,獻身捨命,一旦有不同的戰功,豈非神靈社稷的保佑!現在讓兵養精蓄銳,觀察對方的間隙而動。今天乘著獲勝此勢,而打算大舉出兵,天時不允許。而打算有此意,我自己的心不安。”諸葛恪看後便回信:“足下雖然自然有個中道理,然而未見沒有看到大局的變數。應該知道這個道理,省略所說的言論,可以開啓悟性也。”[5]於是諸葛恪違背眾人的意願出州郡二十萬兵,令百姓騷動,因此漸失民心。

合肥新城之戰[编辑]

在攻魏途中,諸葛恪心中打算在淮南炫燿自己的軍力,驅掠百姓。而眾將領為難地説:“現今引軍深入,戰場上的百姓一定會遠逃,恐怕士兵疲勞,而成效少,不如只圍新城。新城只要被圍,必然有人來救援,只要救兵趕至,我們只要擊敗救兵,我們便大獲全勝。”諸葛恪聽從此計,下令圍攻合肥新城[6]新城將要失守,魏國守將張特死守等援兵,便以魏國國法為理由,告知諸葛恪,能堅守一百天後就算投降也不會禍及家人,請求已圍攻新城九十多日的東吳軍再等幾天,更送上官印當作誠意。諸葛恪信以為真,便停止攻城。可是張特卻趁機修復圍牆,可以繼續抵禦,便對吳軍大説:“我只有戰鬥而死了!”諸葛恪大怒,猛烈進攻,但不能破。吳軍此時卻因盛夏暑熱而爆發疾病,很多將士病倒,將領報告諸葛恪,諸葛恪認為是詐報,打算斬殺詐報者,士兵不敢説。後來魏國救兵知吳軍疲憊而陸續趕至,諸葛恪才於七月撤軍,在撤退的路上吳兵已經因為傷病而不成軍形,更遭文欽追擊而大敗,斬萬餘人首級[7]。但諸葛恪對於當前劣勢仍然安然自若,更想在尋陽屯田,只因朝廷屢次諸葛恪回軍,才逼得他慢慢撤返金陵。諸葛恪此戰的表現令官民十分失望,怨聲載道。

步朝伏刺[编辑]

諸葛恪在回朝以後使立刻召來中書令孫嘿,指斥他屢寫詔命召他回軍。接著又將他出征以後選曹所選任的官員都罷去重選,又常常責備官員,意圖樹立自己的威嚴。另外又改以自己親近信賴的人作為自己的近衞,並下令嚴兵,打算出兵地區。孫峻見諸葛恪民心漸失,於是向皇帝孫亮中傷諸葛恪,聲稱打算發動政變。晉見吳主孫亮當天早上,諸葛恪煩躁不安,洗漱的水和衣服都感覺有臭味。就算把所有都換上新的也是感覺臭味,諸葛恪感覺惆悵不悅。正裝完畢準備離開,此時狗咬著他的衣服,諸葛恪説:“狗不想我去嗎?”諸葛恪坐回座位,過一會又起來走去晉見,但狗又咬著他的衣服,諸葛恪令隨從把狗趕走,於是登車走[8]。孫亮與孫峻設下酒宴宴請諸葛恪,實則已埋下伏兵。當時散騎常侍張約朱恩私下給他寫字條,説酒宴陳設不尋常而警告諸葛恪;在門前看到滕胤,諸葛恪用藉口説自己腹疼不打算參加,但滕胤并不知道實情勸諸葛恪去參加,諸葛恪於是帶劍入席。[9]最終孫峻在席間伺機命令伏兵入殿,當場殺死諸葛恪,並誅滅其三族,諸葛恪死時五十一歲。早前已有童謠說:“諸葛恪,蘆葦單衣篾鉤落,於何相求成子閤。”成子閤反語是石子岡,石子岡是埋葬死人的地方,鉤落就是皮帶的飾物,民間稱為“鉤絡帶”。諸葛恪果然被葦席裹身,竹篾當鉤鉤在腰間,拋屍在石子岡。[10]臨淮人臧均上表收葬諸葛恪,孫亮、孫峻聽從,并吩咐下屬找諸葛恪屍體安葬。

軼事[编辑]

諸葛瑾的臉型長,一次孫權大會群臣,就命人拖了一隻驢子進來,並寫上「諸葛子瑜」[11],和諸葛瑾開個玩笑。諸葛恪見此立刻要求在題字上加兩字,變成「諸葛子瑜之驢」。孫權於是將驢子賜給諸葛恪。

家庭[编辑]

父親[编辑]

兄弟[编辑]

子女[编辑]

  • 诸葛绰,諸葛恪長子,騎都尉,因與魯王孫霸交往,被諸葛恪以毒酒殺害。
  • 诸葛竦,長水校尉,諸葛恪被殺後被孫峻手下劉承追殺,於白都被殺。
  • 诸葛建,步兵校尉,諸葛恪死後與母親向魏國逃走,中途被逮捕,被誅殺。

評價[编辑]

  • 陳壽:諸葛恪才氣幹略,邦人所稱,然驕且吝,周公無觀,況在於恪?矜己陵人,能無敗乎!若躬行所與陸遜及弟融之書,則悔吝不至,何尤禍之有哉?
  • 胡綜:英才卓越,超逾倫匹,則諸葛恪。
  • 孫登:諸葛恪才略博達,器任佐時。
  • 孫休:盛夏出軍,士卒傷損,無尺寸之功,不可謂能;受託孤之任,死於豎子之手,不可謂智。
  • 孫權:藍田生玉,真不虛也。
  • 諸葛亮:恪性疏,今使典主糧谷,糧穀軍之要最,僕雖在遠,竊用不安。
  • 諸葛瑾:恪不大興吾家,將大赤吾族也。
  • 孫盛:恪與胤親厚,約等疏,非常大事,勢應示胤,共謀安危。然恪性強梁,加素侮峻,自不信,故入,豈胤微勸,便為之冒禍乎?
  • 臧均:恪素性剛愎,矜己陵人,不能敬守神器,穆靜邦內,興功暴師,未期三出,虛耗士民,空竭府藏,專擅國憲,廢易由意,假刑劫眾,大小屏息。
  • 《江表傳》:恪少有才名,發藻岐嶷,辯論應機,莫與為對。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吳書·諸葛恪傳》
  • 《三國志·吳書·孫登傳》

《資治通鑑·卷七十六》

  1. ^ 《吳書》曰:「權寢疾,議所付託。時朝臣咸皆注意於恪,而孫峻表恪器任輔政,可付大事。權嫌恪剛很自用,峻以當今朝臣皆莫及,遂固保之,乃徵恪。」
  2. ^ 《三國志.諸葛滕二孫濮陽傳》恪不大興吾家,將大赤吾族也。
  3. ^ 吳書曰:權寢疾,議所付讬。時朝臣鹹皆注意於恪,而孫峻表恪器任輔政,可付大事。權嫌恪剛很自用,峻以當今朝臣皆莫及,遂固保之,乃徵恪。
  4. ^ 「諸大臣以為數出罷勞,同辭諫恪,恪不聽。中散大夫蔣延或以固爭,扶出。」
  5. ^ 「丹楊太守聶友素與恪善,書諫恪曰:『大行皇帝本有遏東關之計,計未施行。今公輔贊大業,成先帝之志,寇遠自送,將士憑賴威德,出身用命,一旦有非常之功,豈非宗廟神靈社稷之福邪!宜且案兵養銳,觀釁而動。今乘此勢,欲復大出,天时未可。而苟任盛意,私心以为不安。』恪題論後,為書答友曰:『足下雖有自然之理,然未見大數。熟省此論,可以開悟矣。』」
  6. ^ 恪意欲曜威淮南,驅略民人,而諸將或難之曰:“今引軍深入,疆埸之民,必相率遠遁,恐兵勞而功少,不如止圍新城。新城困,救必至,至而圖之,乃可大獲。”
  7. ^ 《晉書·景帝紀》:「恪懼而遁,欽逆擊,大破之,斬首萬餘級。」然《三國志》中《諸葛恪傳》、《三嗣主傳》皆未見。
  8. ^ 孫峻因民之多怨,眾之所嫌,構恪欲為變,與亮謀,置酒請恪。恪將見之夜,精爽擾動,通夕不寐。明將盥漱,聞水腥臭,侍者授衣,衣服亦臭。恪怪其故,易衣易水,其臭如初,意惆悵不悅。嚴畢趨出,犬銜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行乎?”還坐,頃刻乃複起,犬又銜其衣,恪令從者逐犬,遂升車。
  9. ^ 及將見,駐車宮門,峻已伏兵於帷中,恐恪不時入,事泄,自出見恪曰:“使君若尊體不安,自可須後,峻當具白主上。”欲以嘗知恪。恪答曰:“當自力入。”散騎常侍張約、朱恩等密書與恪曰:“今日張設非常,疑有他故。”恪省書而去。未出路門,逢太常滕胤,恪曰:“卒腹痛,不任入。”胤不知峻陰計,謂恪曰:“君自行旋未見,今上置酒請君,君已至門,宜當力進。”恪躊躇而還,劍履上殿,謝亮,還坐。
  10. ^ 先是,童謠曰:“諸葛恪,蘆葦單衣篾鉤落,於何相求成子閤。”成子閤者,反語石子岡也。建業南有長陵,名曰石子岡,葬者依焉。鉤落者,校飾革帶,世謂之鉤絡帶。恪果以葦席裹其身而篾束其腰,投之於此岡。《吳書曰:恪時年五十一》
  11. ^ 諸葛瑾字
官衔
前任:
諸葛瑾
孫吳太傅
250年—253年
繼任:
末任
孫吳大將軍
245年—253年
繼任:
孫峻
前任:
朱據
孫吳宰輔
245年—25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