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谢尔盖·米哈依洛维奇·爱森斯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谢尔盖·米哈依洛维奇·爱森斯坦
Sergei Eisenstein 03.jpg
出生 谢尔盖·米哈依洛维奇·爱森斯坦
1898年1月23日
俄罗斯帝国利沃尼亞省里加
逝世 1948年7月23日(50歲)
苏联莫斯科
活跃时期 1923–1946
配偶 Pera Atasheva (1934–1948; his death)
奖项 斯大林奖(1941,1946)
Russia-2000-stamp-Sergei Eisenstein.jpg

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爱森斯坦Сергей Михайлович Эйзенштейн,1893年1月23日-1948年2月11日),苏联导演电影理论家,犹太人[2]。他是电影学蒙太奇理论奠基人之一[3],其影片《战舰波将金号》为这一理论的代表作。他著名的作品除了1925年《战舰波将金号》外,還有1924年的《罷工》、1927年的《十月:震撼世界的十天英语October:_Ten_Days_That_Shook_the_World》以及史詩片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英语Alexander Nevsky (film)》及《伊凡雷帝英语Ivan the Terrible (film)》。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1898年出生於俄羅斯帝國里加(曾为拉脱维亚首都),曾在彼得堡建筑工程学院学习,其家人过着四海为家的生活。父亲米哈伊尔·奥西波维奇·爱森斯坦是有着瑞典血统的德国犹太人,是建筑师,而母亲朱莉娅·伊万诺夫娜·科内斯塔娅来自俄罗斯东正教家庭,是富商的女儿。1905年俄国革命爆发,朱莉亚带着谢尔盖离开里加,前往圣彼得堡与丈夫住在一起。与丈夫离婚后,众叛亲离的朱莉亚与家人住在法国,变成无神论者。在彼得格勒土木工程研究院期间,谢尔盖学习父亲从事的建筑工程职业,后来参军为革命服务,父子关系彻底破裂。1918年,他不顾父亲反对毅然加入红军,战败后其父前往德国,而谢尔盖则辗转彼得格勒、沃洛格达陶格夫匹尔斯等地作战,1920年转移至明斯克,宣传十月革命。在此期间学会的300个日语汉字,为他的绘画发展和歌舞伎剧场的登场奠定基础。后来他前往日本进行研究。

转战银幕[编辑]

1920年爱森斯坦搬到莫斯科,开始从事无产阶级文化的剧院生涯。期间作品有《防毒面具》、《聆听莫斯科》和《怀斯曼》。随后担任设计师弗谢沃洛德·梅耶荷德的助手。 1923年,他在《左翼艺术战线英语LEF (journal)》杂志上发表了《杂耍蒙太奇》,提出了“杂耍蒙太奇”的概念,引起理论界关注[4][2][5],。他执导的第一部影片是《罷工》(1925),师从吉加·维尔托夫。20世纪20~30年代为其创作高峰期,主要作品有首部电影《罷工》(Stachka,1925年)、享誉世界的《战舰波将金号》(Bronenosets Potyomkin,1925年)、作为十月革命10月庆典一部分的《十月:震撼世界的十天》(Oktyabr,1927年)。尽管受到外界评论家的赞誉,但在家里,爱森斯坦则着重与志同道合者对影片的结构性问题的探索,如拍摄角度、人物运动和剪辑,其中就有从苏联电影节隐退的弗谢沃罗德·普多夫金亚历山大·多夫任科,他们公开发表文章自我评价,将电影前景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具体理论相适应。

欧洲之旅[编辑]

1928年秋,苏联众多地方还处在战火中,爱森斯坦离开苏联踏上欧洲之旅,与他同行的有常年电影合作者格里戈里·亚历山德罗夫和摄影师爱德华·忒斯。以政府立場來看,此次旅程讓爱森斯坦等人可以學習有聲的动态影像技术,并把著名苏联艺术家引荐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爱森斯坦也在旅程中看到许多在前苏联范围以外的景观和文化。接下来两年,他前往柏林、苏黎世、伦敦和巴黎等地参观和讲学,并于1929年在瑞士担任堕胎教育纪录片的监制。

追梦美国[编辑]

1930年4月下旬,派拉蒙影业的代表杰西·拉斯基为提供在美国拍摄电影的机会。1930年5月抵达好莱坞签订10万美元短期合同,然而该商议最终破产。爱森斯坦提出为军火大亨巴西尔·扎哈洛夫英语Basil Zaharoff拍摄传记、两部分别改编自萧伯纳作品《武装与人》、杰克·伦敦作品《萨特的金子》,但所有项目都没能打动工作室的制片人。派拉蒙随后提出拍摄西奥多·德莱赛作品《美国悲剧》的电影版,爱森斯坦曾读过并痴迷于其原作,他在莫斯科时还有幸碰见了作者。该剧的剧本于1930年10月开始创作,但派拉蒙并不喜欢,爱森斯坦的共产党员身份被反共者、好莱坞技术总监研究院主人弗兰克·皮斯发觉,后者意图公开发动抵制爱森斯坦的斗争。1930年10月23日,经“双方同意”,派拉蒙正式与爱森斯坦解约,但派拉蒙须支付爱森斯坦返回莫斯科的回程费用。

因此,爱森斯坦面临着回国的压力。这件事使得苏联电影业界,须在没有爱森斯坦和他的电影、技巧和理论的条件下,解决有声电影问题,他亦因此遭到“意识形态错误”的批判,并被封为形式主义的典型案例。他在这一时期所作的论文,如《迪斯尼见闻》,直到十年后才作为开创性学术文献而被世界各地电影学院列为课程,而浮出水面。

漫游墨西哥[编辑]

1930年11月24日,爱森斯坦与信托签订合同,基于“自由的愿望,依照其对墨西哥电影的看法来执导电影”[6]。合同规定,电影不涉及政治,来源于辛克莱夫人的立取可用资金“不能超少于两万五千美元”[7],拍摄进度一期为“三到四个月”[7],最为重要的是,“爱森斯坦在墨西哥拍摄所有电影,所有的镜头和剧本构思要体现出墨西哥特色,电影的财产权归辛克莱夫人······”这份附带在遗嘱中的合同,签署日期为12月1日,允许“苏联政府内部放映电影”[8]。据报道,有人曾口头澄清,电影成品时的预计时长为约一小时。

12月4日,爱森斯坦与亚历山德罗夫和泰斯乘坐火车前往墨西哥。随后他制出这部六集电影的简要说明。不久之后,项目的标题定为“墨西哥万岁”。抵达时,爱森斯坦会见了弗里达·卡罗迭戈·里韋拉。爱森斯坦如钦佩墨西哥文化一样看待这几位艺术家,后来爱森斯坦把他的电影称之为“动人的壁画”。美国电影界左派急切地关注爱森斯坦在墨西哥的进展,克里斯·罗布还出了本书记载此事,名为《离开好莱坞:论电影、现代主义和美国激进电影文化的兴起》。

离开祖国很长一段时间后,斯大林向已成为逃亡者的爱森斯坦发了封电报以表关切。在压力之下,爱森斯坦指责玛丽·辛克莱担任线上制片的弟弟亨特·金布罗,给制片带来麻烦。爱森斯坦希望给辛克莱施加压力,隐射自己与斯大林之间的关心,因此他更愿意以自己的方式来完成电影。辛克莱一怒之下将摄制叫停,下令金布罗带着剩下的胶片和三个苏联人回到美国,留下爱森斯坦等人自作自受。

墨西哥万岁》(¡Que viva Mexico!,1932年)、《亚历山大·涅夫斯基》(1938)、《伊凡雷帝》(Ivan Groznyy)等。其理论著作有《蒙太奇》、《蒙太奇1938》、《垂直蒙太奇》、《杂耍蒙太奇》、《电影中的第四维》、《镜头以外》。他是电影学蒙太奇理论奠基人之一。

斯大林上台后,爱森斯坦因其理念与斯大林路线不合,屡遭迫害,电影创作也多受干扰[9]。爱森斯坦1948年2月11日因中风卒于莫斯科[10]

獲獎[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Goodwin 1993,第34页
  2. ^ 2.0 2.1 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爱森斯坦(1898-1948). 俄罗斯国情网. [2013-04-17]. 
  3. ^ 愛森斯坦與俄國蒙太奇電影理論. Cinespot.com. 2010-05-29 [2014-08-04]. 
  4. ^ 俞虹. 爱森斯坦//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影卷.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2 [2013-04-17]. 
  5. ^ Christie & Taylor 1994,第87–89页
  6. ^ Seton 1952,第189页
  7. ^ 7.0 7.1 Geduld & Gottesman 1970,第22页
  8. ^ Geduld & Gottesman 1970,第23页
  9. ^ 刘立军. 爱森斯坦的创作命运. 俄罗斯文艺. 2001, (01): 26–29 [2013-04-17]. 拷贝
  10. ^ 爱森斯坦的电影//中外影视大辞典.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2001. ISBN 9787504335326. 
  11. ^ 蘭夢. 旋風引爆者. Hyweb Technology Co. Ltd. 8 December 2006: 55–. GGKEY:RKRNAD4B1RN. 

参考书目[编辑]

  • Christie, Ian; Taylor, Richard (编), The Film Factory: Russian and Soviet Cinema in Documents, 1896–1939, New York, New York: Routledge, 1994, ISBN 0-415-05298-X 
  • Goodwin, James, Eisenstein, Cinema, and History, Urban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1993, ISBN 0-252-06269-8 
  • Seton, Marie, Sergei M. Eisenstein: A Biography, New York: A.A. Wyn, 1952, OCLC 2935257 
  • Geduld, Harry M.; Gottesman, Ronald (编), Sergei Eisenstein and Upton Sinclair: The Making & Unmaking of Que Viva Mexico!, Bloomington, Indian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70, ISBN 978-0-253-18050-6 

延伸阅读[编辑]

  • 董金明. 《映像馆-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爱森斯坦》. 辽宁美术出版社. 2006. ISBN 9787531436904. 
  • 玛丽·西顿 著;史敏徒 译. 《爱森斯坦评传》. 中国电影出版社. 198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