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賈充
曹魏、西晉官員
姓名 賈充
公闾
官職 太尉
封爵 郡公
封地 魯國
出生 217年
東漢
逝世 282年 (66歲)
西晉洛陽
諡號 武公

贾充(217年-282年),公闾平阳郡襄陵县(今山西襄汾县)人,曹魏豫州刺史贾逵之子,是三国時代仕於魏國和西晋兩個朝代的大臣。西晉建國功臣,司馬昭司馬炎的心腹,其女兒賈褒賈南風分別嫁予司馬炎弟司馬攸及兒子司馬衷,與皇室結為姻親,地位顯赫,諡號武公

生平[编辑]

立助司馬[编辑]

賈逵晚年生下賈充,是充閭的喜慶事,故此為取名。太和二年(228年),賈逵病死,賈充尚未成年,居喪時已得孝名。賈充承襲父親陽里亭侯爵位。後入仕曹魏,任尚書郎,典定法律法令,兼任度支考課。再遷任黃門侍郎汲郡典農中郎將。後參大將軍司馬師)軍事,於正元二年(252年)隨司馬師前往樂嘉城討伐毌丘儉文欽發動的叛亂。司馬師病勢嚴重,返回許昌,留賈充督諸軍。戰後司馬師即因病逝世,司馬昭傅嘏的安排下回洛陽接掌權力,賈充留在許昌監諸軍事,增邑三百五十戶。

計剋敵陷[编辑]

司馬昭接掌權力後,任賈充為大將軍司馬,轉右長史。當時司馬昭新掌朝政,怕方鎮的將領有異議,派賈充到諸葛誕那裡。賈充試探諸葛誕說:「洛陽的賢人們,都同意皇帝禪讓,這您知道的。您認為如何?」[1],但遭到諸葛誕厲聲指責:「你不是賈逵的兒子!你世代受曹魏的恩惠,怎可以辜負國家,欲將曹魏江山給了人?這話我根本聽不下去。如果洛陽皇帝有難,我會力搏一死。」[2]賈充沉默不言,回去後對司馬昭說:“諸葛誕在揚州,早有威名,能得人死力。看他略顯規模,必然反叛。如今征討反而是小事,若事情遲了必大禍。”司馬昭在甘露二年(257年)徵諸葛誕為司空,但諸葛誕還是反叛。司馬昭征諸葛誕,賈充進計用深溝高壘可克敵方的鋭兵,司馬昭計從,壽春被攻陷,登纍獎勞賈充,司馬昭先回洛陽,留賈充處理南方的事務。賈充因功進封宜陽鄉侯。後遷廷尉。

悖逆弒君 成就晉室[编辑]

後轉任中護軍。甘露五年(260年),魏帝曹髦忿恨司馬昭獨專朝政,領兵衝擊司馬昭,賈充率眾在南闕抵抗,曹髦拔劍攻擊,眾人不敢傷害皇帝,並要退避;賈充命太子舍人成濟刺殺曹髦,成濟即以戈刺死曹髦。曹髦死後,司馬昭召會群臣商討如何交代事件,陳泰建議誅殺主謀行刺的賈充,司馬昭不願意[3],只誅殺成濟三族。曹奐隨後被立爲皇帝,賈充進封安陽鄉侯,統領城外諸軍,加散騎常侍景元五年(264年),滅蜀後的鍾會成都謀反,賈充以中護軍假節、都督關中隴右諸軍事,到漢中駐守,未到成都鍾會就因士兵叛變而敗死。

後賈充回朝參與朝廷機密,與裴秀王沈羊祜荀勖等都被司馬昭重用。賈充又被指命制定新法律。後假金章,又獲賜一座豪華大宅。建五等爵後,封為臨沂侯咸熙二年(265年),司馬昭病重,臨死前向世子司馬炎指明賈充可輔助他。司馬炎繼位晉王後,任命賈充為晉國衛將軍儀同三司給事中,改封臨潁侯。同年司馬炎稱帝,拜賈充車騎將軍、散騎常侍、尚書僕射,封魯郡公。賈充領銜,由羊祜、杜預等十四人參與制定的新律《泰始律》頒布後,百姓都讚揚新法便利,司馬炎下詔讚賞,賜賈充子弟一人關內侯。及後賈充又替代裴秀,加領尚書令。後解任散騎常侍,改任侍中。至賈充母親逝世,賈充治喪離職後,司馬炎派黃門侍郎前去慰問,及後以東吳邊境有事,派典軍將軍楊囂宣告諭旨,命他六十日內復職。後東吳將領孫秀來降,任驃騎大將軍,司馬炎以賈充是舊臣,打算將車騎將軍與驃騎將軍地位對調,因賈充辭讓而未成。咸寧三年(277年),司馬炎將沛國公丘縣撥入其封地中,寵幸大得連朝臣都側目。

諂諛陋質[编辑]

當時侍中任愷中書令庾純等剛直守正的官員厭惡賈充的為人。賈充的女兒賈褒成了齊王司馬攸的王妃,朝中亦多結黨羽,二人害怕賈充勢力日後會更盛。賈充後來不欲任愷繼續親近皇帝,推舉任愷任東宮官屬,意圖削去他侍中一職,但司馬炎讓任愷加任太子少傅,仍留侍中。泰始七年(271年),任愷趁鮮卑禿髮樹機能侵擾秦州雍州,向司馬炎建議讓一個有威望和智謀的重臣前去鎮撫邊族,首推賈充。在庾純支持下,司馬炎任命賈充加都督秦涼二州諸軍事,出鎮長安。賈充深恨任愷。後荀勖獻計,要賈充以其女賈南風為太子司馬衷完婚,賈充才得以留居洛陽。賈充後遷任司空,繼續任侍中、尚書令、車騎將軍領兵。後轉任太尉、行太子太保、錄尚書事。

賈充得到人獻計,故意稱讚任愷,推薦任愷處理選舉事。司馬炎任命任愷為吏部尚書,任愷事務繁忙,與司馬炎見面機會減少。賈充和他的黨羽多番誣陷和中傷任愷,令他多次被免官,再也上不到高位。

疾懼進滅[编辑]

咸寧五年(279年)冬,司馬炎發動晉滅吳之戰,命賈充使持節、假黃鉞、大都督,總統六軍。賈充一向反對出兵,但司馬炎堅持,更威脅若賈充不肯,他會親率軍隊進攻。賈充被逼接受任命,領中軍南屯襄陽,為諸軍節度。次年,東吳在荊州的諸將皆已投降,賈充被指命移駐項縣。此時,賈充又上表要求罷兵,認為東吳不能一舉覆滅,而戰事一旦延續下去會有疫病在軍中流行的危機。其時朝內的荀勖亦上奏與賈充相類的奏表,但不為司馬炎所納。賈充使者至轘轅時,吳末帝孫皓投降。因為賈充原本就反對攻吳,而期間又曾進諫退兵,今天東吳覆亡,賈充十分害怕,打算請罪,但司馬炎只作安撫而不問罪。

遂階榮命[编辑]

太康三年(282年),賈充病重,交出印綬退位。司馬炎派侍臣問候,又派太醫醫治,皇太子以至宗室都來探望賈充。同年四月賈充病逝,时年66。賈充病重時害怕死後會得壞的諡號侄子賈模則說:「是非久自見,不可掩也。(是非功過自有評論,無法掩飾的。)」博士秦秀商議諡號時,認為賈充應諡荒公[4],司馬炎不肯,聽從博士段暢的意見,諡為武公。賈充死後司馬炎十分傷心,追贈他太宰,並大加賞賜,葬禮依從霍光司馬孚的形式,更給一頃墓地。

性格特徵[编辑]

  • 賈充甚為喜好推薦士人,每舉薦一人都會好好關顧他,因而得到很多士人依附。賈充無為公的節操,不能以身作則地領導屬下,反而靠奉承別人來取得人支持,如司馬炎舅父王恂曾謗毁賈充,但賈充仍然推舉王恂。
  • 賈充十分畏懼郭槐。當日李豐被誅而牽連妻子李婉被流放,西晉建立後獲赦回來。但當時賈充已另娶郭槐,司馬炎特地詔命他置左右夫人,互為平妻;但郭槐大怒,向賈充說不願李婉和她並列,於是賈充就向司馬炎謙讓辭謝,但實際上是怕郭槐而已。

逸事[编辑]

  • 賈充出生時,賈逵說賈充後當有充閭之慶(光大門楣),於是將他的名字改為賈充,表字為公閭。
  • 孫皓投降後,遷移到洛陽。在宴會時,賈充打算以孫皓的暴政羞辱他,說:「聞君在南方鑿人目,剝人面皮,此何等刑也?(我聽說你在東吳時,有挖人眼珠和剝人臉皮的刑罰,這是甚麼樣的刑罰呀?)」孫皓於是答:「人臣有弒其君及姦回不忠者,則加此刑耳。(那些殺害君主,奸惡不忠的臣子就要受這種刑。)」賈充聽後十分羞愧。

評論[编辑]

  • 《晉書》史臣曰:賈充以諂諛陋質,刀筆常材,幸屬昌辰,濫叨非據。抽戈犯順,曾無猜憚之心,杖越推亡,遽有知難之請,非惟魏朝之悖逆,抑亦晉室之人者歟!然猶身極寵光,任兼文武,存荷台衡之寄,沒有從享之榮,可謂無德而禒,殃將及矣。逮乎貽厥,乃乞丐之徒,嗣惡稔之餘基,縱姦邪之凶德。煽戡哲婦,索彼惟家,雖及誅夷,曷云塞責。昔當塗闕翦,公閭實肆其勞,典午分崩,南風亦盡其力,可謂「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信乎其然矣。
  • 《晉書》贊曰:公閭便佞,心乖雅正。邀遇時來,遂階榮命。乞丐承緒,凶家亂政。
  • 秦秀:充悖禮溺情,以亂大倫。養外孫莒公子為後,《春秋》書『莒人滅鄫』。絕父祖之血食,開朝廷之亂源。
  • 庾純:賈充!天下兇兇,由爾一人!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賈逵,賈充父,曹魏豫州刺史。
  • 柳氏,賈充母,賈充封魯郡公時獲封為魯國太夫人。

兄弟[编辑]

妻子[编辑]

  • 李婉李豐之女。
  • 郭槐郭配之女,廣城君。性妒,曾先後以為賈充與賈充兩名兒子的乳娘有私情,都將她們殺害,間接令賈充兩名兒子因思念自小信賴的乳娘而夭折。又不許賈充迎歸來的李婉回來。

侄兒[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 賈黎民,三歲時因郭槐殺他信任的乳娘,思念過度而發病早死。
  • 幼子,名不詳,滿一歲時也因乳母被殺,思念過度而死。

[编辑]

孫兒[编辑]

  • 賈謐,賈充外孫,母賈午。因賈充無子嗣而入嗣。官至侍中。因與賈南風合謀而被趙王司馬倫殺害。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賈充傳》
  • 《資治通鑑》卷七十七、卷七十九至八十
  • 《三國志·魏書·諸葛誕傳》
  • 《晉書·任愷傳》
  • 《三國志·魏書·陳泰傳》裴注干寶《晉記》及《魏氏春秋》
  • 《世說新語》
  1. ^ 洛中諸賢,皆願禪代,君所知也。君以為如何?
  2. ^ 卿非賈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負國,卻以魏室輸人乎?非吾所忍聞。若洛中有難,吾當死之。
  3. ^ 干寶的《晉記》中陳泰時任太常,但其他文獻都未有記載他曾任太常,裴松之因而懷疑記載的真確性。
  4. ^ 《諡法》:昏亂紀度曰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