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語中的古楚語詞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贛語區的鄱陽湖以西地區在春秋的早、中期屬於楚國的範圍,及所謂「南楚」之地。(彭適凡,1992)之後,贛地先後被納入其界。直至後來楚國復興,在公元306年左右今之贛境盡數歸楚。楚國治理贛地數百年的歷史,在贛語中留下了諸多痕跡。至今,贛語中還保留著為數不少的古楚語詞。

作為古楚語的後裔——現代湘語,亦是諸漢語中與贛語的關係最為深刻的,贛、湘之地同屬古楚國的關係自然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之一。

字例[编辑]

  • ,《方言》卷十:「崽者,子也,湘沅之會,凡言子者謂之崽。」

今贛語稱兒子為「崽」。如南昌ʦai、都昌ʦai、安義ʦai、修水ʦai、平江ʦɑi、陽新ʦɐ、宜豐ʦɑi、新喻ʦai、醴陵ʦai、吉水ʦɔi、南城ʦɛi、建寧ʦei。

  • ,《方言》卷九:「輪,漢楚之間謂之軚。」郭璞注音為「大」。

今贛語稱輪子為「軚」,如南昌tʰɔ(唐佐切)。

  • ,《方言》卷十:「媱、愓,遊也。江沅之間謂戲為媱,或謂之愓,或謂之嬉。」

今贛語稱玩耍為「嬉」或「愓」。如弋陽ɕi、鉛山ɕi、吉水hɛ、蓮花ɕiɛ、建寧hei;安義iɔŋ。

  • ,《方言》卷二:「抱嬎,耦也。荊吳江湖之間抱、嬎,宋穎之間或曰嬎。」《廣韻》去聲號韻薄報切作菢:「菢,鳥孵卵。」

今贛語稱母雞孵卵為「菢」,稱正在孵小雞的母雞為「菢雞婆」。如南昌pʰau、都昌bau、安義pʰau、陽新pʰɒ、宜豐pʰɑu、新喻pʰau、醴陵pʰau、吉水pʰau、茶陵pʰau、餘干pʰau、南城pʰou、建寧pʰau、邵武pʰau。

  • ,《方言》卷五:「箕,陳魏宋楚之間謂之蘿。」

今贛語稱方底圓口用來盛穀米之竹器為「蘿」。如南昌lɔ、都昌lɔ、安義lɔ、修水lɔ、平江lo、陽新lo、宜豐lɔ、新喻lɔ、醴陵lo、吉水lɔ、永新lo、茶陵lo、餘干lɔ、弋陽lo、南城lɔ、建寧lɔ。

  • ,《方言》卷五:「揞、揜、錯、摩,藏也。荊楚曰揞。」《廣韻》作烏感切和烏含切兩音。

今贛語稱遮擋、遮掩為「揞」。烏感切有如高安ŋom、黎川om;烏含切有如南昌ŋɔn、都昌ŋɔn、安義ŋɔm、永新ɛ̃i、餘干ŋon、南城ŋøn、建寧ɔm。

  • 雁鵝,《方言》卷八:「鴈,南楚之外謂之鵝。」

今贛語稱大雁為「雁鵝」。如南昌ŋaŋ ŋo、安義ŋaŋ ŋɔ、醴陵ŋaŋ ŋo、萍鄉ŋai ŋɔ、新喻ŋai ŋɔ、吉水ŋai ŋɔ、永新ŋaŋ ŋo、茶陵ŋaŋ ŋo、建寧ŋat ŋɔ。

  • ,《方言》卷一:「黨,曉,哲,知也。楚謂之黨,或曰曉。」

今贛語稱知道為「曉得」。如南昌ɕiɛu tɛt、都昌ɕiəu tɛ、安義ɕiau tɛʔ、修水ɕiau tɛʔ、平江ɕiɛu tɛt、宿松ɕiau tɛ、宜豐ɕiɛu tɛt、新喻sɛu tɛ、醴陵ɕiau te、吉水ɕiau tɛ、永新ɕiɒ tɛ、茶陵ɕiɒ tɛ、餘干ɕiɛu tɛkŋ、弋陽ɕiau ti、南城sau tɛiʔ、建寧hiau tək、邵武xiəu tie。

  • ,《方言》卷十:「楚人凡揮棄物,謂之拌。」《廣韻》平聲恒韻普官切:「拌,棄也。俗作拚。」

今贛語稱不要命為「拚命」。如南昌pʰɔn miaŋ、安義pʰɔn miaŋ、高安pʰɛn miaŋ、新喻pʰɔn miaŋ、萍鄉pʰɔ̃ miã、醴陵pʰõŋ miaŋ、建寧pʰɔn miaŋ、邵武pʰon miaŋ。

  • ,《方言》卷十:「抯、摣,取也。南楚之間凡取物溝泥中謂之抯,或謂之摣。」

今贛語稱抓取為「摣」。如南昌ʦa、都昌ʦa、安義ʦa、修水ʦa、平江ʦɒ、宜豐ʦɒ、新喻ʦa、宜春ʦa、吉水ʦa、永新ʦa、餘干ʦa、弋陽ʦa、撫州ʦa、南城ʦa。

  • ,《方言》卷十三:「𥱿小者,南楚謂之簍。」

今贛語稱圓形竹器為「簍」。如南昌lɛu、都昌ləu、安義lau、修水lɛi、平江lɛu、、宜豐lœu、新喻lɛu、醴陵lei、吉水lɛu、永新lœ、茶陵lø、餘干lɛu、弋陽liu、南城liɛu、建寧ləu、邵武lɛu。

  • ,《方言》卷一:「撏、攓、摭、挻,取也。南楚曰攓,陳宋之間曰摭,魏魯揚徐荊衡之郊曰撏。」《集韻》注為「徐廉切」。

今贛語稱拔(雞毛)為「撏」。如南昌ʨʰiɛn、安義ʨʰiɛm、陽新ʦʰiẽ、宿松ʨʰiɛn、高安ʦʰiɛm、宜豐ʨʰiɛn、新喻ʨʰiɛn、醴陵ʨʰiẽŋ、吉水ʨʰiɛn、茶陵ʦʰiẽ、餘干ʨʰien、弋陽ʨʰiɛn、南城ʨʰian、黎川tʰian。

  • ,《史記·陳涉世家》記載陳涉為王之後,他的鄉人來看他,『入宮,見殿屋帷帳,客曰:「夥頤,涉之為王沈沈者」,楚人謂多為夥,故天下傳之。』《方言》卷一:「凡物盛多謂之寇……楚魏之際曰夥。」《廣韻》:「夥,胡火切,楚人云多也。」

今贛語稱多為夥,如邵武vai。

  • ,《方言》卷十三:「簇,南楚謂之筲。」

今贛語稱一種竹器為「筲箕」。如南昌sau ʨi、都昌sau ʨi、安義sau ʨi、修水sau ʨi、平江sau ki、宜豐sau ʨi、新喻sau ʨi、醴陵sau ʨi、吉水sau ʨi、永新sau ʨi、茶陵sau ʨi、餘干sau ʨi、弋陽sau ʨi、南城sau ʨi、黎川sau ki、建寧sau kə。

  • ,《說文·竹部》:「箬,楚謂竹皮曰箬。」《玉篇·竹部》:「箬,竹大葉。」

今贛語稱粽葉為箬,如南昌iok。

  • ,《說文·木部》:「柿,削木朴也。從木,市聲。陳楚謂櫝為柿。」《廣韻》去聲廢韻芳廢切:「柿,斫木札也。」

今贛語稱鉋花為「柿」。如南昌pʰau pʰi ʦʰɿ、安義pʰi li、陽新 məu fɐ。此處讀若重唇是古音的保留。

  • ,《說文·目部》:「睇,目小視也。南楚謂眄曰睇。」

今贛語稱側視為「睇」,如南昌tia。

  • ,《楚辭·釋水》:「長瀨湍流,泝江潭兮。」《一切經音義》卷三十六:「潭,閑也。南楚之人謂深水曰潭。」

今贛語稱溪流深水處為潭,如南昌就有「腳魚潭」。江西境內多處也常以潭作為地名通名,有名諸如鷹潭等。潭,南昌tʰan、安義tʰɔm、茶陵tʰã、永新tʰã、吉水han、醴陵tʰaŋ、新喻tʰan、宜豐tʰɑn、宿松tʰon、餘幹tʰon、弋陽tʰan、南城han、建寧ham、邵武tʰan。

  • ,《方言》卷一:「虔、懁,慧也。秦謂之謾,晉謂之貍,宋楚之間謂之倢。」

今贛語稱人機靈為「倢」。如南昌ʨiak、安義ʨiak。

  • ,《方言》卷一:「張小使大謂之廓,陳楚之間謂之摸。」

今贛語稱用力掰開東西或張開腿為「摸」。如修水maʔ、宜豐mɑʔ、新喻ma、萍鄉ma、醴陵maʔ、吉水maʔ、南城maʔ、建寧mak。

  • ,《方言》卷十:「誺,不知也。沅澧之間,凡相問而不知答曰誺。」

今贛語稱忘記為「誺」。如安義lai、修水lai、平江lɑi、上高lai、宜豐lɑi、新喻lai、醴陵lai、吉水lai、餘干lai、弋陽lai、南城lai、建寧lai。

  • ,《方言》卷十:「南楚凡相推搏曰㧙,或曰㧾。」《集韻》:「㧾,楚謂擊為㧾。」

今贛語稱擊打為「㧾」,如南昌fu。

  • ,《方言》卷十:「𠆩、僄,輕也。楚凡相輕薄謂之相𠆩或謂之僄也。」《說文》:「輕也。」

今贛語稱重量少為「僄輕」,如南昌pʰiɛu ʨʰiaŋ。

  • 謰謱,《方言》卷十:「㘓哰……南楚曰謰謱。」戴震疏證引《說文》:「多言也。」又引《廣韻》:「嗹嘍,言語繁絮貌。」

今贛語稱嘮叨為「謱謰」,是古語之反,如南昌lɔ liɛn。

  • 杜狗,《方言》卷十一:「螻蛄……南楚謂之杜狗。」

今贛語稱螻蛄為「土狗」,如南昌tʰu kiɛu。

其他條目[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 《贛語聲母的歷史層次研究》,萬波,香港中文大學博士論文
  • 《福建方言》,李如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