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费斯提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赫费斯提翁
Hephaestion
Hephaistion portrait Prado bronze sketch.jpeg
赫费斯提翁的青铜像(普拉多博物馆
暱稱 Patroclus
出生 c.356 BC
马其顿王国
去世 c.324 BC
巴比伦
效命 马其顿王国
軍銜 General, 2nd in command.
部隊 近身护卫官
統率 伙友骑兵
參與战争 Siege of Pelium, 底比斯战役, Battle of the Granicus, 哈利卡那索斯围城战, 米利都围城战, 伊苏斯战役, 泰尔围城战, 加萨围城战, 高加米拉战役, Battle of the Persian Gate, Siege of Aornos, 希达斯皮斯河战役, Mallian Campaign,

赫费斯提翁(Hephaestion)或譯赫菲斯定赫菲斯辛赫菲斯登(生於约前356年-死於前324年秋),馬其頓貴族阿明托爾之子,因他是亚历山大大帝的亲密朋友而盛名於史。他是亚历山大的右輔大臣,而且很有可能是亚历山大精神上的同性恋人。

青年時代[编辑]

赫氏的家族历史尚不为人知,但是有人猜测他的祖先来自於希臘本土的雅典或是馬其頓古都培拉——这一猜测最有力的考据来自赫氏的名字。「赫菲斯定」乃古雅典城中一座著名的庙宇,而在那个历史时代,赫菲斯定之名在雅典以外非常少见。

赫氏的出生日期不为人知,但是学者们假设他和亚历山大年龄應該相仿。无人知道赫氏和亚历山大何时初识,但是两人很可能在和贵族子弟一起在「Mieza村」接受亞里士多德教育時相識。可確信的是赫氏和亞里士多德一定见过面,並且曾有書信往來,因为亞里士多德曾有一本書信集留传於世,裡面记载了他写给赫氏的全部信件。

與亞歷山大之間的同性情誼[编辑]

自亚历山大进军亚洲的第一天起,赫氏就陪伴在其左右,並擔任他近衛兵團的一员。牛津大学的一位历史权威Robin Lane Fox曾提出赫氏是亚历山大的「另一半」的證據來。另一个著名的传说則提及,当亚历山大的军队经过特洛伊(Troy)古城的旧址时,亚历山大在古希腊英雄阿基里斯墓前朝拜,而赫氏则往阿基里斯的好友帕特羅克洛斯的墓前朝拜,因为阿基里斯和帕特羅克洛斯是古希腊有名的同性恋人,亚历山大和赫氏此举无異於向亚历山大的軍隊公開了他们两人的情誼。

伊蘇斯战役之後,亚历山大和赫氏曾一同巡视來自波斯國的战利品。这些战利品包括了大琉士三世(Darius III)波斯帝王的家眷。在这次的巡途中,传说Sisygambis(為馬其頓軍所擒的波斯太后)曾误以為高大的赫氏就是亚历山大本人,但亚历山大並没有怪罪誰,只是告诉她说:「赫菲斯定也是亚历山大。」後人提出这句暧昧語有可能是史家想像出来的,因为在希腊語中,「亚历山大」的真義是「人民的守護者」,所以这句话可能是历史学家们用雙關語所開出來的一個玩笑。但是无论如何,这故事仍代表了亚历山大和赫菲斯定两人之间公开的亲密程度。

出色的軍旅生涯[编辑]

赫氏不是一名出色的战士,但是個極具天份的「後備軍官」——他在这方面的才能在亚历山大的军队要横越格德羅西亞沙漠(Gedrosian desert)时發揮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凡是赫氏去衝锋陷阵的时候,亚历山大总是让赫菲斯定和其他將領共同指挥軍隊,或者將他安排在自己身边,以免出漏洞。历史学家们曾指出赫氏是名才華出眾的外交官,因为他曾经數次出使印度,而他曾面見的西頓王是當地历史上最受人敬重的帝王之一。赫氏更常为亚历山大的领地規劃各類的城市建设和桥樑工程。

在亚历山大进军印度以前,於今阿富汗附近,亚历山大正式冊封赫菲斯定为「Chiliarch」和「一级大员」的身份,正式承认他为自己的「右輔大臣」。在进攻印度的期间,赫氏再次领导後勤兵團,一路建设好桥樑,同时指挥亚历山大一支直系近衛軍。

当亚历山大於蘇薩集體婚禮迎娶波斯王大琉士的女儿斯塔蒂拉公主时,他也将妻子的妹妹德莉比娣絲公主許配给赫菲斯定,兩人因此亲上加亲,赫氏就成為他的「內弟」。

天嫉英才[编辑]

西元前324年秋天,亚历山大的军队抵達哈馬丹(古称埃克巴坦那),並在其地紮營过冬。在这期间,赫氏病重,一周後与世长辞。赫菲斯定的死因未明;死前症状类似傷寒,但有後人猜测说他是死於毒药。赫氏之死使亚历山大非常伤心,但是对于亚历山大的悲伤程度人们卻意见不一。

有史学家说,亚历山大在赫菲斯定死後剃光自己的頭髮,還下令將所有军马的毛发也都剪断,並且全面禁止宴会活动,還处死了赫氏的主治医生。此後亚历山大将赫氏的遗体运至巴比伦,於巴比伦發起史无前例的盛大纪念儀式来追悼亡者。亚历山大向西頓有名的神殿请求将赫氏奉为圣人。很多人将赫菲斯定和亚历山大之死联系在一起,因为亚历山大自己在赫氏死後八个月也辞世了。死时,亚历山大为赫菲斯定所设计的纪念碑尚未竣工。

後世評價[编辑]

「……在埃克巴坦那里亚历山大受到了重大打击——他失去了赫菲斯定。他亲密无间的爱人走了,他就从此失去了赫菲斯定那友善乐观的心。赫菲斯定对于亚历山大来说比智者托勒密(Ptolemy)和勇者奈阿爾科斯(Nearchus)更重要;他们比好友更友爱,比兄弟更无间。对于亚历山大来说,只有赫菲斯定可以用柔情来安抚他统治者的孤苦心境。传说赫菲斯定死去的当天晚上,亚历山大,这名年纪轻轻就征服了大半个世界的英雄,夜裡泪流满面地哭得像个彻底绝望的孩子。

一个人不管有多么强大,他的灵魂深处总是强烈地渴望可以和另一个灵魂接触。对亚历山大这样一个征服世界的强者来说,这种渴望,会让他感到有如排山倒海般的孤独與绝望。」

历史学家Robin Lane Fox的《亚历山大大帝传》:「亚历山大深爱着赫菲斯定。从他们见面开始,他们就注定一辈子亲密无间。亚历山大死後不久,古希腊哲学家们说,亚历山大大帝一生战无不胜,但他打过一次败仗:败在赫菲斯定的两腿之间。」(56頁)

「亚历山大大帝在三十岁时仍為赫菲斯定的恋人,虽然大多数希腊男子到那年歲已经离开自己的同性恋人了。一般希腊男子在而立之年会选择一个更年轻的爱人,但是亚历山大和赫菲斯定没有这么做——他们的爱情非常坚定。赫菲斯定陪伴亚历山大一生,成为亚历山大的左膀右臂,至死不渝。」(57頁)

「亚历山大的近衛兵團由他最亲信的贵族所组成,比如说擅长运动的列昂納托和智慧善变的托勒密都是他自幼认识的朋友;然而赫菲斯定无论如何都是这所有人中最接近亚历山大的人,而且一直非常支持亚历山大亲近外族文化的所有政綱。」(430頁)

瑪麗·雷諾(Mary Renault)之作《亚历山大大帝其人》:「亚历山大一直爱着赫菲斯定;他们的爱如此之深,以致於超越了肉体上的情爱。亚历山大一度有过男宠,但赫菲斯定与亚历山大的情感並没有被影响。」(185頁)

參考[编辑]

  • Plutarch. Life of Alexander. [1]
  • Robin Lane Fox. Alexander the Great. Penguin Publishers.
  • Mary Renault, "The Nature of Alexander."
  • Waldemar Heckel, The Marshalls of Alexander's Empire (London and New York 199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