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外越南人
總人口
3,700,000 (估測)
分佈地區
 美國 1,599,394(2006年)[1]
 柬埔寨 600,000[2]
 法国 250,000[3]
 臺灣 200,000 - 400,000(2014年)[4]
 澳大利亚 159,848(2006年)[5]
 加拿大 151,410(2001年)[6]
 俄羅斯 150,000[7]
 德國 83,526(2004年)[8]
 英國 55,000[9]
 捷克 45,000[10]
 中国 20,000[11]
 日本 26,018(2004年)[12]
 挪威 18,333(2006年)[13]
 荷蘭 18,000(2007年)
 瑞典 11,771(2003年)[14]
 波蘭 10,000[15]
 墨西哥 10,000
 韩国 8,725(2001年)[16]
 丹麥 8,575(2002年)[17]
  瑞士 8,173(2000年)[18]
 比利时 7,151(2001年)[19]
 紐西蘭 4,875(2001年)[20]
 烏克蘭 3,274(2001年)[21]
 匈牙利 1,020(2001年)[22]
 芬兰 4,000[23]
 巴西 1,000
其他國家和地區 400,000
語言
越南語、各在住国语言。
宗教信仰
主要為大乘佛教天主教基督新教無神論等。

越僑越南语Việt Kiều越僑?)或海外越南人越南语người Việt hải ngoại𠊛越海外?)、越南移民,指的是長期生活在越南以外的國家或地區的具有越南血統的人。海外越南人的人數大約有三百萬,其中約30萬人是1975年前移居海外的(主要目的地國為越南的鄰國如柬埔寨泰國等,或西方國家如法國美國)。

名稱[编辑]

起初,「越僑」(越南语Việt Kiều越僑)這個詞匯主要指的是寄居海外并未入籍他國的越南人。近年來,該詞在越南人的使用中開始發生意義上的變化,很多僑居外國并已入籍他國或取得他國永久居留權的越南人也被稱為「越僑」,即使他們不再符合「僑」(越南语Kiều)的含義。該詞現在也常被越南官方媒體所使用。然而,很多海外越南人卻較少使用這個詞來稱呼自己,他們多傾向于使用「海外越南人」(越南语người Việt hải ngoại𠊛越海外)的稱呼方式,偶爾也會使用「自由越南人」(越南语Người Việt Tự Do𠊛越自由)的稱呼。

海外分布情況[编辑]

海外越南人通常可以分為四種,此四種海外越南人間的互相聯系和影響比較少。

  • 1975年以前就已移居越南以外國家的越南人。他們大多居住在越南的鄰國,如柬埔寨老撾中國等。這些海外越南人通常不被越南本國國民視為「越僑」。在法屬時期,也有很多越南人移居法國或其他法語地區,如魁北克等。
  • 1975年西貢陷落以後移居海外的越南人及其后裔。他們占據了海外越南人人數中的很大部分,其大多居住在工業化國家和地區,如北美西歐澳大利亞等地。
  • 第三類海外越南人主要是曾在東歐前蘇聯國家留學或工作的越南人,蘇聯解體後他們選擇留在當地。這些人主要分布在中歐東歐地區。
  • 第四類海外越南人主要是20世紀80年代以后的經濟移民,他們大多居住在台灣日本韓國等地。他們當中也包括了通過婚姻中介嫁到台灣或韓國的越南女性。

 美國[编辑]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聯邦眾議員約瑟夫·高
有二分之一越南血统的越裔美国人李美琪(Maggie Q

根據2000年的人口普查,美國國內有約120萬越南裔,其人數占海外越南人總數的三分之一以上。他們大多數居住在美國西部的大城市,尤其是加利福尼亞得克薩斯,其中又以加利福尼亞的奥兰治聖何塞、得克薩斯的休斯頓的人口較為集中。由于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1975年後為逃避北越統治而離開越南的,他們對越南共產黨(越共)政府多為反對態度[1][2]

2005年,越南裔美國人人口已經超過150萬。

參考:美國越南裔定居城市一覽en:List of U.S. cities with large Vietnamese American populations)、越南裔美國人一覽en:List of Vietnamese Americans)、小西貢en:Little Saigon

 柬埔寨[编辑]

京族占據了柬埔寨總人口的5%,他們常與高棉人產生沖突。他們之間的摩擦主要源于兩國之間的矛盾(以前安南与高棉多次爭夺占婆)。柬埔寨的主要政黨也常對少數民族的京族進行權力限制。

 法国[编辑]

由于法国对越南的殖民统治,1900年代初,即有越南人开始移居法国,但为数并不太多。主要的移民潮源于越战结束的1975年後。与北美和澳洲的越南人不同的是,法国很少有集中的越南人聚居区(虽然很多越南人在巴黎的唐人街开设店铺),其融入法国社会的程度也比美国、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越南裔相对更高,这多是因为他们对法国文化、历史和语言的了解。

越南裔法国人在较好的融入法国社会的同时也仍与越南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第一代在法越南难民继续坚持传统的价值观,第二代生于法国的越南裔则更认同法国文化,他们中的大部分不会说或听不懂越南语[3]。移民的融合程度以及他们在法国的地位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是法国社会的一个凸显的问题。而大多数法国人对越南移民的评价比对其他国家的移民的更好,这部分是因为其高度融入法国社会,以及经济和文化素质方面的优势。多数越南裔法国人生活在巴黎及其周边地区,已有相当多的越南裔生活在法国东南部的大城市,如马赛里昂

2006年,越南裔法国人的人口据估计约有250000人。

 澳大利亚[编辑]

越南裔澳大利亞人是澳大利亞的第七大民族,根據2006年的人口普查,其人口為159848[4]越南語是該國第六大最常被使用的語言,其共有194863個使用者[5]。他們在收入和社會地位上存在較大的差異,很多越南裔澳大利亞人生活在上層社會,已有部分從事白領工作。在澳大利亞出生的越南裔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高于平均水平。2001年,在越南出生的越南裔的劳动参与率為61%,略低于在澳出生者(63%)[6]。四分之三以上的越南裔澳大利亞人居住在新南威尔士州(40.7%)和 維多利亞州(36.8%)。他們大多數是越南戰爭以后來到澳大利亞的。

越南大姓的是澳大利亞的第七大姓氏[7],在墨爾本的電話號碼簿上為第二大姓氏,僅次于「史密斯」[8]

 加拿大[编辑]

根據2001年的調查,加拿大擁有151410人的越南裔居民。其中安大略有67450人,魁北克有28310人(他們中的一部分在1975年以前就已生活在魁北克),阿爾伯塔有21490人。他們與越南裔美國人有很多相似點。1980年代以來,溫哥華成為了越南移民者的一個新的主要移民目的地。

大中华地区[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中国大陆的部分地区自古就有越南民族生活。同朝鲜族一样,他们被认为是属于中国56个民族之一的京族。中国境內的京族祖先是16世纪初开始陆续从越南北部的涂山等地迁徙而来的,至今约有500年的历史。其主要分布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江平镇的巫头澫尾万尾)、山心三个海岛,俗称“京族三岛”,基本上能够通用粤语漢字。据2000年的统计,京族有人口2.25万人,此不包括在中国工作和留学的越南人。

臺灣 臺灣[编辑]

在台越南人是指居住在台灣越南人,其中包括越戰後的難民,以及前往台灣工作、或是與台灣人結婚並移居台灣的越南人。除了經由合法手續前往台灣之外,有一些在台越南人是非法移民[9],也有一些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此外,在台灣的越南人有些是越南華人[10]

根據中華民國內政部在2006年的統計,台灣有大約104807名居留於台灣的越南籍人士[11];大部分的身分是勞工,到2007年10月為止,於台灣工作的越南勞工共有69464人[12]。而2006年歸化為中華民國國籍的越南人共有10173人[13],佔該年歸化中華民國總人數的85%;其中多數是女性,理由大多是作為配偶

 香港[编辑]

越南人移民香港始于1975年越战结束时,当时越南船民们投奔怒海向各个方向逃离越南。那些在香港上陆的难民,在寻找到第三国之前,被安置在难民营中;最终,根据香港政府的綜合行動計劃en: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甄別政策),新到达香港的越南人被分为政治难民和经济移民者;那些被认为是经济移民者的将失去再定居海外的权利。

 俄羅斯[编辑]

根据2002年全俄罗斯国勢調査,越南裔俄罗斯人构成了俄罗斯的第72大少数民族。调查显示其人数为26205。是海外越南人人数最少的[14]。而非官方的统计却显示其人口数在100000到150000之间[15][16]

 德國[编辑]

越南裔在德国是最大的亚裔族群[17]。在德国西部,大多数越南人于1960年代或1970年代以越战难民的身份到来。大型的越南人社区主要源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北越政府的互助协定。根据这些协定,来自越南的工作者被派往东德,他们很快建立了最大的移民群体[18],并被提供技术上的训练。柏林墙倒之后,他们中的很多留在了德国,尽管其常受到一些非公正待遇,尤其是德国统一之初。

大韩民国 韓國[编辑]

现在,越南人在韓國主要为勞工和通过婚姻中介而嫁到當地的女性[19][20]。亦有少部分越南人在1975年以前就已定居韩国。

在1400年代,有数千越南李朝遗民跟随李氏皇族李龙祥越南语Lý Long Tường朝鮮語리룡상)来到朝鲜半岛。他们的后裔如今已经大部分融入朝鲜民族中,分布在北朝鲜南韩,著名的有花山李氏旌善李氏。据报道,1958年11月6日,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承晚在访问南越时,称自己是李龙祥的後裔[21][22]。这些越南人的居住设施(如寺庙祠堂)等至今仍有所保留。

 日本[编辑]

2004年,有26018名越南人居住在日本[23]。近代,越南学生于20世纪初开始来日本留学[24]。而构成其人口的主要部分是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的来日的越战难民,以及少量的始于1994年来日的劳工。[25][26]

與越南的關係[编辑]

海外越南人與越南本國的關系通常表現為兩極分化的情況,主要是親善和敵對此兩種。總的來說,居住在北美、西歐、澳洲的越南人(他們占據了海外越南人人口的的很大比例)多對越南現政府持反對態度。而居住在中歐、東歐的越南裔多對越南現政府表現的比較親善,他們大多數曾被派到前社會主義國家參加培訓。2005年六月,越南前任政府總理潘文啟訪問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時曾遇到幾百越南裔美國人的抗議者,而此地距離最大的越南裔聚居地很遠。另外,多數1975年前就移民海外的越南人對現在的越南政府的態度則介于兩個極端之間。

近年,這種關系逐漸有改善的趨勢。前越南共和國總理阮高祺曾于2004年回到越南,并對他的此段經歷持積極態度。知名的流亡藝術家們也開始回越南舉辦活動(他們中一些人在回越南後,受到了越南流亡者社區的反對和抵制)。廣為人知的例子是,作曲家范維越南语Phạm Duy)曾於在1975年後一直生活在美國加利福尼亞的米德威市en:Midway City, California),其已回到胡志明市并打算在此度過余生。越南政府對那些1975年後離開越南的人較少采取敵對態度。根據越南政府的數據,1987年有8000名海外越南人歸國探訪,2004年則有430000名海外越南人歸國探訪。

越南政府較為積極的歡迎海外越南裔回國,他們將會帶回越南大量資金和技術。越南政府對越僑的看法從「卑怯的叛徒」已轉變為「越南人民的重要部分」或「越南民族不可分割的一塊」。越南政府制定了多項法律以方便越僑歸國投資,包括允許他們擁有自己的地產,而部分歸國越僑商人仍抱怨未得到公平對待。

2007年七月,越南國家主席阮明哲訪問美國,他的行程之一便是訪問加州橘郡小西貢,越南海外最大的越僑聚居區)。為降低其他干擾因素,行程計劃的詳細情況事先并未公布[27]。在其訪問期間,有數千人在華盛頓和奧蘭治舉行抗議活動[28][29]

腳注[编辑]

  1. ^ Collet, Christian. The Determinants of Vietnamese American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Findings from the January 2000 Orange County Register Poll. 2000 Annual Meeting of the Association of Asian American (PDF). Scottsdale, Arizona. May 26, 2000. 
  2. ^ Ong, Nhu-Ngoc T.; Meyer, David S., Protest and Political Incorporation: Vietnamese American Protests, 1975-2001,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emocracy, April 1, 2004, 04 (08) 
  3. ^ Blanc, Marie-Eve, Vietnamese in France, (编) Ember, Carol, Encyclopedia of Diasporas: Immigrant and Refugee Cultures Around the World, Springer, 1162, 2004, ISBN 978-0-306-48321-9 
  4. ^ .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Birth of Person (full classification list) by Sex&producttype=Census Tables&method=Place of Usual Residence&areacode=0 ABS Census - Country of Birth, 2006. 2007-06-04 [20078-06-14]. 
  5. ^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Language Spoken at Home by Sex - Australia. 2007-06-27 [2007-12-29]. 
  6. ^ 1301.0 - Year Book Australia, 2005
  7. ^ The Age. Nguyens keeping up with the Joneses. [2006-09-09]. 
  8. ^ Melbourne City Council. City of Melbourne - Multicultural Communities - Vietnamese. [2006-11-27]. 
  9. ^ 台灣、中國、越南三方合作搞偷渡 16越南人 搶灘落網 - 自由時報
  10. ^ 楊聰榮。《從越南觀點看越南台灣人:越僑全球化與移民精神》。
  11. ^ 外僑居留人數按國籍分 - 中華民國內政部
  12. ^ 外籍勞工人數-按國籍分 - 中華民國勞委會
  13. ^ 我國國籍之歸化、回復及喪失 - 中華民國內政部
  14. ^ (俄文) Население по национальности и владению русским языком по субъектам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Microsoft Excel). Федеральная служба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статистики. [2006-12-01]. 
  15. ^ Blagov, Sergei. Russian rhetoric fails to boost business. Asia Times. 2000-02-08 [2007-02-22]. 
  16. ^ (越南文) Cộng đồng người Việt Nam ở nước ngoài. Quê Hương. 2005-03-09 [2007-02-22]. 
  17. ^ Statistisches Bundesamt Deutschland - Startseite
  18. ^ Die DDR war unser Vorbild: Erfahrungen von Vietnamesen in der DDR
  19. ^ Nguyen, Nhu. The Reality: Vietnamese Migrant Workers in South Korea. Ho Chi Minh City, Vietnam: Mobility Research and Support Center. 1999. 
  20. ^ Onishi, Norimitsu. Marriage brokers in Vietnam cater to S. Korean bachelors.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007-02-21 [2007-03-27]. 
  21. ^ Trung Nghia, Đi tìm dòng họ Lý ở Hàn Quốc: 800 năm hoài cố hương (Looking for the Lee family in Korea), Tuoi Tre, 2006-11-14 [2007-07-02] 
  22. ^ 花山李氏 (The Hwasan Lee clan), RootsInfo Korea, 2007 [2007-07-09] 
  23. ^ 平成16年末現在における外国人登録者統計について (About the statistics of registered foreigners at 2004 year-end) (PDF). Japan: Ministry of Justice. June 2005. 
  24. ^ Tran, My-Van.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Prince Cuong De (1882-1951). Routledge. 2005: 3–5, 41–47. ISBN 0415297168. 
  25. ^ Shingaki, Masami; Shinichi Asano. The lifestyles and ethnic identity of Vietnamese youth residing in Japan//Roger Goodman. Global Japan: The Experience of Japan's New Immigrant and Overseas Communities. Routledge. 2003: pp. pp. 165-176. ISBN 0-415-29741-9. 
  26. ^ Anh, Dang Nguyen. Labour Emigration and Emigration Pressures in Transitional Vietnam//Robyn R. Iredale. Migration in the Asia Pacific: Population, Settlement and Citizenship Issues.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03: pp. pp. 169-180. ISBN 1-84064-860-0. 
  27. ^ Mike Anton. Rumored visit has Little Saigon abuzz. Los Angeles Times. June 19, 2007 [2007-06-20]. 
  28. ^ Deepa Bharath, Mary Ann Milbourn and Norberto Santana Jr. Making their voices heard. Orange County Register. June 22, 2007 [2007-06-24]. 
  29. ^ Jeanette Steele. Vietnam president's visit sparks protest. San Diego Union-Tribune. June 24, 2007 [2007-06-24].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