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越南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越南战争
Chiến tranh Việt Nam
印度支那战争冷战的一部分
VNWarMontage.png
自左上顺时针方向:德浪河谷的美军;1968年春节攻势中南越陆军保卫西贡英语Battle of Saigon (1968)北部湾事件后两架A-4天鹰式攻击机对北越进行轰炸;1972年复活节攻势中南越陆军夺回广治;第一次广治战役中逃散的平民;1968年戊申顺化屠杀三百名遇难者下葬。
日期: 1955年11月1日[1]–1975年4月30日  (1975-04-30)
(19年5月4周又1天)
地点: 南越北越柬埔寨老挝
結果: 北越胜利
領土變更: 南北越统一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參戰方
反共主义阵营:

 南越
 美國
 韩国
 澳大利亚
 泰國
 紐西蘭
 高棉共和國
老挝王国

支援:
 菲律賓[2]
 臺灣[2]
 加拿大 [2]
 西德[2]
 英國[2]
伊朗[2]
西班牙[2]

共产主义阵营:

 北越
越共
红色高棉
巴特寮

支援:
 中国
 蘇聯
 古巴[3][4]
 朝鮮
 捷克斯洛伐克[5][6]
保加利亚[7]

指揮官和领导者
越南共和国 吴廷琰
越南共和国 阮文绍
越南共和国 阮高祺
越南共和国 高文园
越南共和国 吴光长
美國 约翰·F·肯尼迪
美國 林登·B·约翰逊
美國 理查德·尼克松
美國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
美國 威廉·威斯特摩兰
美國 克赖顿·艾布拉姆斯
大韩民国 朴正熙
大韩民国 蔡命新
澳大利亚 罗伯特·孟席斯
澳大利亚 哈罗德·霍尔特
紐西蘭 基思·霍利约克英语Keith Holyoake
泰國 他侬·吉滴卡宗
...及其他英语Leaders of the Vietnam War
越南民主共和国 胡志明
越南民主共和国 黎笋
越南民主共和国 武元甲
越南民主共和国 文进勇
越南民主共和国 黎仲迅
越南民主共和国 范文同
南越南共和国 黄文泰英语Hoàng Văn Thái
南越南共和国 陈文茶英语Trần Văn Trà
南越南共和国 阮文灵
南越南共和国 阮友寿
...及其他英语Leaders of the Vietnam War
兵力
~1,830,000(1968)

 南越: 850,000(1968)
1,500,000(1974–75)[8]
 美國: 536,100(1968)
自由世界军:65,000[9][10]
 韩国:50,000[11]
 澳大利亚:7,672
 泰國:11,570
菲律賓 菲律宾:2,020
 紐西蘭: 552

~461,000

 北越:287,465(1968年1月)[12]
 中国:170,000(1965–69年)[13][14]
[15]
 蘇聯: 3,000
 朝鮮: 300–600

伤亡与损失
 南越
195,000–430,000平民死亡[16][17]
220,357[18]–313,000军人阵亡[19]
1,170,000受伤[來源請求]

 美國
阵亡:58,220阵亡
受伤:303,644
 韩国
阵亡:5,099
受伤:10,962
失踪:4
 澳大利亚
阵亡:500
受伤:3,129
[20]
 紐西蘭
阵亡:37
受伤:187
[21]
 泰國
阵亡:351
受伤:1,358[22]
 菲律賓
阵亡:9[23]

总死亡:480,538–807,564
总受伤:~1,490,000+[來源請求]

北越及越共
50,000[24]–65,000[16]平民死亡
400,000[16]–1,100,000军人阵亡或失踪[25]
600,000+受伤[26]

 中国
阵亡:~1,100
受伤:4,200[15]
 蘇聯
阵亡:16[27]

总死亡:455,462–1,170,462
总受伤:~608,200

越南平民死亡:245,000–2,000,000[28][29]

柬埔寨内战死亡:200,000–300,000*[30][31][32]
老挝内战死亡:20,000–200,000*
总平民死亡:465,000–2,500,000**
总死亡:1,102,000–3,886,026
* 估计数目,见下伤亡统计
** 包括所有在老挝和柬埔寨内战中死亡的数目。

越南战争(1955年—1975年),简称越戰,又称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为受美国等反共阵营国家支持的南越(越南共和国)對抗受共產主義国家阵营支持的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又稱越共)的一場战争。其发生在冷战时期的越南(主战场)、老挝柬埔寨,是二戰以後美國參戰人數最多、影響最重大的戰爭。

最先开始援助南越的美国总统是艾森豪威尔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开始支持在越南作战;林登·约翰逊将战争扩大。在尼克松执政时期,美国因国内的反战浪潮,逐步将军队撤出越南。越南人民軍(北越軍)和越共游擊隊最终打败了越南共和國軍(南越軍),攻佔了全越南。

名称[编辑]

在越南国内,媒体常采用“抵美救國抗戰”(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 cứu nước/抗戰𢶢美救渃)的名稱[33],并用以区别其他越南反抗外国侵略的战争,如:對法抗戰(chống Pháp/𢶢法)、對日抗戰(chống Nhật/𢶢日)、對蒙抗戰chống Mông Cổ/𢶢蒙古)、對华抗戰(chống Trung Quốc/𢶢中國)。亦有人[34] 認為“對美抗戰”(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抗戰𢶢美)的說法有失中立性,因為此次戰爭亦牽涉到多方國際因素,而不僅僅只是越南的內戰[34]。“越南戰爭”(Chiến tranh Việt Nam/戰爭越南)的說法常被西方國家所使用,而相對較少的被居住在越南本土的越南人使用[34]。至今,越南人對此次戰爭的正式名稱仍有所爭議。然而,由于戰爭的國際性,當今越南國內外的學者開始逐漸接受“越南戰爭”這個稱呼[34]。另外,“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Chiến tranh Đông Dương lần thứ 2/戰爭東洋𠞺次2)的稱呼也被很多人所使用。

背景[编辑]

越南在二战前是法国殖民地,二戰中則被日本占領。1945年二战结束前后,胡志明領導的越盟在越南北方的河内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世稱“北越[35]。法國則挾持保大皇帝在南方的西貢立國。

為爭奪對越南全境的控制權,北越和法國進行了長達9年的法越戰爭(又稱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1954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援助下,北越在奠邊府戰役中赢得對法軍的決定性勝利,法國撤出越南北部。

根据日内瓦会议的决议,南北越暂时以北纬17度线分治,越南北部由胡志明統治,南部由保大皇帝控制。1955年,吳廷琰在西貢发动政变,建立越南共和国,世稱南越。

按照1954年日内瓦會議的規定,统一国家的选举定于1956年7月举行,但是这场选举却没有举行。

同時北方也沒有同意進行選舉[36][37]。最後,美國和兩越都没有簽署協議中的選舉條款。这样看来,分裂的越南似乎將成為常態,就像分裂的朝鲜半岛一样。

过程[编辑]

步入战争[编辑]

搜索越南村莊的美軍
DD-729 號驅逐艦砲轟越南海岸
1963年南越总统吴廷琰在政变中被杀死
1965年,美军用凝固汽油弹轰炸西贡南部的一个越共遊擊队的建筑。
正在執行轟炸任務的F-105戰鬥轟炸機,編隊中央為電子護航機EB-66
1965年的F-105美軍機隊
1965年,一名越南婦人為因在戰爭中死去的丈夫痛哭
1966年,美國總統林登·詹森駐越美軍司令威廉·魏摩蘭在越南金蘭灣基地

法国退出印度支那后,1955年1月起,美国将“美驻印支军事顾问团”改为“美驻南越军事援助顾问团”,1954年至1959年平均派遣军事顾问650人。1960年上升到900人。1963年底,美国在南越的军事顾问和支援部队达16,300人。

1959年,越共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统一越南,并派遣大量军事人员前往南越组织武装顛覆。1960年1月17日夜,檳椥省人民发动武装起义,攻占了敌人的一个据点,标志着南越人民战争打响第一枪。1960年12月20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成立并发布十点纲领,纲领号召成立一支人民的军队,推翻美国在越南南方的统治,建立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在南方实现独立民主、改善民生、和平中立,进而和平统一祖国。1961年2月15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把越南共和国境内各地的人民武装统一组成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从事游击战,事实上由越南劳动党南方局实施集中统一领导指挥。

此时,民族解放陣線已经控制了越南南方的大部分乡村,虽然有美国的军事援助,但政治上的威權與腐敗导致西貢的吳廷琰政府民心丧尽,无力阻止民族解放战线扩大势力。

1961年1月20日,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就职演说中鼓吹:

为确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胜利,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应付任何艰难,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敌人。这些就是我们的保证——而且还有更多的保证。

美国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全世界的公民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不论你们是美国公民还是其他国家的公民,你们应该要求我们,献出我们同样要求于你们的高度力量和牺牲。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可靠的奖赏,历史是我们行动的最终裁判,...,但我们知道,确切的说,上帝在尘世的工作必定是我们自己的工作。

这标志着在美国主流民意推动下,肯尼迪政府将率领美国军队发动一场不宣而战的“特种战争”,一步步战争升级,把美国带入越战泥潭。

1961年5月,为了进一步帮助吳廷琰政府,美国副总统约翰逊访问西贡,与吳廷琰签署“联合公报”,派遣100名美军特种作战部队人员进入南越,开始特种作战试验,开启了美军战斗部队进入越南的先河。这一事件也常被认为是美国的越南战争开始的标志。美国又提出了在“18个月内绥靖南越并在北越建立基地的‘斯特利计划’”。 这场特种战争即由美国提供财力与作战物资、由美国顾问指挥南越军队进行不宣而战(针对美国国内与美国国会)的战争,同时在政治上强化地方政权,加强特务控制,推行使村庄“堡垒化”的移村并户的“战略村”计划。

1961年6月,美国总统肯尼迪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维也纳会面。赫鲁晓夫肆意欺凌这位年轻的美国总统,试图通过恫吓的方式使他在某些关键争端上向苏联让步。特别是柏林,那里大量的技术工人都已逃到西方。赫鲁晓夫的恫吓行动步步升级;8月,柏林墙在一夜间修成,西柏林东德封锁;9月,苏联恢复核试验。严峻的形势使甘迺迪认为,「如果美国从亚洲撤退,就可能打乱全世界的均势(施莱辛格语)。」这时候中南半岛的冲突是当时冷战中唯一的热战。甘迺迪和他的顾问很快决定,要在越南问题上显示出美国的力量和对抗共产主义的决心。同时认为,冲突最好遵循朝鲜模式,只局限在通过代理方使用常规武器,作为减轻两超级强权间直接核战争威胁的一种方式。

1961年10月,“反叛乱活动委员会”领导人马克斯韦尔·泰勒将军赴南越实地研究派遣美军后续部队问题,提出一套“政治改革”方案,从而形成了“斯特利—泰勒计划”:在南越内部,要在18个月内建立1.6万个“战略村”,控制农民,枯竭越共武装力量的人力物力来源;在南越外部,封锁南越与外界的联系,切断越南北方的支援。

1961年末,美国开始增派军事顾问,深入西贡军队各级训练和指挥其作战。

1962年,中苏论战爆发,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苏联都需要在「国际共运」中树立自己的形象,转而都积极支持北越在南越发动的人民战争。苏联结束了“厨房辯論”对美缓和的时期;中国渡过了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了“三和一少”政策。

1962年2月8日在西贡设立了由保罗·哈金斯将军指挥的“美国驻越南军事援助司令部”,负责特种战争指挥,大量向南越运入美军人员和作战物资。至1962年底,在越美军人数1.2万人,飞机约240架。

1963年1月10日,保罗·哈金斯总结1962年特种战争战果,称“共杀死敌人3万人,美军与南越军损失兵员1万人。 ”

1963年1月2月,西贡政府军出动精锐部队2000人,其中包括第七师的两个营,“保安队”和“别动队”8 个连,105毫米榴弹炮炮一个连,M-113装甲车一个连,13艘舰艇,15架直升机和6架战斗机,在一批美国军官直接指挥下,向位于同塔梅平原美萩省丐礼县(Cai Lậy)新富乡北村发动大规模突袭。美萩省人民武装自卫队军民在美萩省北村的反“扫荡”中,连续作战。当日上午6时,“别动队”一个连首先向翁蒲忖发动进攻,刚一进村,就遭到人民武装自卫队的袭击,40人被歼,其中包括中尉连长,其余受挫溃散。7时30分左右,由美国军官指挥的13艘舰艇前来增援,被人民武装自卫队击沉一艘,迫使其余舰艇不敢继续前进。8时整,载一营步兵的直升机群包抄机降,企图合围人民武装自卫队,但被击落5架、击伤若干架直升机,40多人在机降中被打死,数十人被打伤,其余直升机群撤回。南越陆军集结溃退兵力,在13辆M113装甲车掩护下组织多次反扑,被击中了3辆装甲车,打死打伤36名。下午14时30分,装载一个营伞兵的运输机群在两架攻击机掩护下,在北村组织伞降。到夜里29时,这股伞兵70名被歼,其余溃散。经过一天的激战,美军及南越军伤亡450人,其中有美国军官13人,击落飞机6架,击伤15架,烧毁M113装甲车3辆,击沉舰艇1艘,缴获大批枪械和其他军用物资。北村战斗是越南南方军民以少胜多的战例。

1963年,由于特种战争不顺利,美国决定支持南越军方于该年11月1日发动军事政变,軍方推翻并枪杀吳廷琰[38],由杨文明组成军政府控制南越政权。

1963年11月22日,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林登·约翰逊宣誓就任美国总统,这标志着美国对越政策进入全面战争的新阶段。

1964年1月,南越陆军第一军军长阮庆发动军事政变,自任越南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兼总理。南越政权内部的军、警、政矛盾与内耗严重。阮庆宣称为解决南越问题,必须军事进攻北越。

1964年2月,美国成立南越问题特别委员会,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访问南越,与阮庆拟订了“重点清剿”的麦克纳马拉—阮庆计划(“十二点计划”)。3月,林登·约翰逊批准了美国国防部轰炸北越与老挝、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的作战计划。

至1964年底,美国派遣到南越的军事人员增加到三万多名,对南越政权的援助,从1954年至1964年共达40亿美元,其中80%以上是直接的军费开支,把500多万农民强制迁入“战略村”、“垦荒区”等八千多个据点,试图切断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与南越农民群众之间的联系。越南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力量从1961年初到1964年6月,消灭和击溃敌军30多万,包括2000余美军,摧毁了80%以上的“战略村”,解放了三分之二以上土地和七百多万人口,迫使西贡政权的统治收缩在城市和交通沿线。至1964年底,南方军民在巴地省取得平也大捷,在连续几天的战斗中,抗住并击溃了敌军先后投入有空军支援的十个营的兵力的进攻,歼灭南越陆军两个建制营和一个建制连后,安然转移,标志着“特种战争”的破产[39]。同时期,西贡政权统治区的工人、学生、知识分子和佛教徒的群众性爱国运动此起彼伏。毛泽东指出:“与越南南方人民为敌的美国—吴庭艳集团,现在发现他们自己处于越南南方全体人民的包围之中”[40]

逐步升级[编辑]

南越越南共和國軍面对被俗称为“越共遊擊队”的民族解放阵线节节败退。为了阻止北越对越共遊擊队的物资和人员支持,南越海軍对北越沿岸海军基地进行袭击。美国海军也派出舰艇协助,进行电子战支持,即靠近北越军事基地,挑起沿岸设施使用雷达从而暴露位置,由南越艦艇炮火予与摧毁。

1964年7月31日,南越海军从岘港派出几艘炮艇,炮轰了北越北部湾的两座小岛,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在附近游曳。8月2日,马多克斯号稱在离海岸30海里的国际水域内遭到3艘北越鱼雷艇袭击,並在附近的航母提康德羅加號支援下擊沉其中一艘北越魚雷艇。8月4日,马多克斯号與特纳·乔伊號驱逐舰往北航行時,称後者被雷達訊號追踪並宣稱受到攻擊,兩艘船隨即採取應對措施。美国以轰炸北越海军基地作为报复,是為著名的“东京湾事件”(又稱“北部湾事件”)。

东京湾事件是越战的重大分水岭,北越和美国双方都把它看作对方的蓄意攻击,并做出了强硬反应。北越越共遊擊队对多处美军基地进行了报复性攻击。北越325师进入南越领土集结,标志着北越正规军(越南人民军)对南越的公开进攻。美国政府宣称北越攻击了位于公海上的美国军舰,但并未提及他们的任务。

8月5日,美国出动大批飞机轰炸北越。北越防空部队当天击落美机8架,击伤3架,俘虏一名美国飞行员。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当夜宣布增兵越南的六点计划。

美國國會於8月6日召开秘密听证会,8月7日众议院以400票对零票、参议院以81票对2票通過「东京湾决议案」,授權總統以他的判斷“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包括使用武装部队——去援助东南亚集团防御条约中的任何一个为保卫其自由而请示支援的成员国或条约签字国。”

1964年11月,约翰逊在美国大选中以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总统,体现了国内同仇敌忾的战争决心意志。

为赢得战争,约翰逊采纳了美国著名智库人物、战略大师赫尔曼·康恩英语Herman Kahn“逐步升级”战略英语Conflict escalation,康恩设计了44种逐步升级的战争阶梯:

“战争逐步升级是一个‘赌决心的竞争’,而衡量决心的,常常是为了追求某些目标愿意付出代价的程度。一方或另一方可能仅仅因为它觉得已经吃够了苦头而决定降级。”

1965年2月7日凌晨,美軍在波來古空军基地遭到越共游击队攻擊,伤亡上百人。约翰逊立即命令对北越实施报复性轰炸。2月7日13时50分,美国航母舰载机猛烈轰炸北越广平省洞海市。 2月1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交了对北越实施战略空袭的“滚雷”作战计划。2月13日,约翰逊批准该作战计划,对北越的90个目标摧毁性轰炸。2月26日,约翰逊批准向越南南方派出首批美国地面作战部队。3月2日,“滚雷行动”开始。

3月8日,3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岘港登陆,成為第一批進入戰區的美軍戰鬥人員。1965年3月底,美陆军在西贡成立作战指挥机构。实施“墨渍”战略战术,即在南越沿海设立基地据点,构成环形防御圈,逐步向解放区渗透,寻找北越地面部队主力决战。这标志着美国在越南的“特种战争”升级为“局部战争”。

1965年7月,约翰逊决定动用战略空军的B-52轰炸机,对北越地毯式空袭,代号“弧光作战”。同时,美国空军参谋长柯蒂斯·李梅上将宣称,要把北越炸回石器时代[41]约翰逊政府认为,只要美国地面部队直接参战,就能在越南南方取胜;只要美军飞机 对越南北方地毯式轰炸经济目标与城市,就会使北方因为“有一个工业体系要保护”而屈服,从而实现美国的越战目的。

7月24日,一架F-4C被擊落後,约翰逊總統將在越美軍提升至12.5萬人;翌日第101空降師的4000名人員進入越南。11月27日,五角大樓要求提升美軍數目至40萬人以便執行計畫中的大規模掃蕩行動;到了年底,美軍在越數目已高達18.4萬人。到了1966年八月,已有多達42.9萬名美軍士兵駐守在越南。

正當美軍數目不斷增加的同時,在1965年8月18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5500名士兵發動了戰爭中的第一場大規模陸戰;在空中支援並一場大規模砲擊下,美軍成功摧毀越共在Van Tuong的基地。1965年11月,美军发动了对越共的第一次旱季攻势。1965年11月14日星期日早上10時48分,美国第一骑兵师第七騎兵團的一個營和北越第66团在德浪河谷遭遇,北越正規軍有2000人駐守,是奠邊府戰役的精銳之師,於是爆发美軍及北越間的第一場大規模戰鬥。3天激战後,北越陣亡1037人,美军陣亡234人,以平手收場,但北越將南越分為兩段的計畫也因此失敗。這兩場戰役使北越從此決定避免與美軍進行正面衝突,改而採取遊擊戰的戰術。

空中作戰也同樣的大規模提升;约翰逊批准了轟雷行动(滚雷行动),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然而美國對北越的所有轟炸行動與目標都由華盛頓進行嚴密的控制,每日的轟炸目標的選擇由國防部白宮來規劃,前線指揮官無法根據實際需求加以修改。偏偏國防部與白宮非常擔心傷及中國或是蘇聯派駐在當地的顧問而引發的正面衝突,對於轟炸目標的選擇與交戰規則有非常多的限制,而這些限制往往與美國追求的戰術或是戰略目標完全背道而馳。例如,美軍在未經批准下無法攻擊北越的軍用機場,即使看到地面北越空軍戰鬥機在準備起飛也不行。

因此,旨在阻止北越对南方的渗透的「轟雷行动」在這種綁手綁腳的指揮下,幾乎無法發揮功效。農業社會的北越的工業大多已地下化,剩下來的目標因有中蘇兩國的人員在附近而安全無恙;同時,因為不能攻擊蘇聯與中國的船隻或運輸部隊,使北越能順利的接收他們提供的軍資而武裝起軍隊。就這樣,北越武装司令武元甲依然将他手下的部队以惊人的速度派往南方;整团的北越正规军分散进入胡志明小道,顶着空袭,进入南方集结。

1966年2月,在地面上,成功獲得大規模增兵的驻越美军最高司令官威廉·威斯特摩兰將軍发动了一系列「搜剿与摧毁(search and destroy)」战略战术取代了“墨渍”方案。核心是以南越军守点保线,美军深入越柬、越老边境,对南越共长时间的反复“扫荡”,切断越共从老挝柬埔寨获得补给的交通线。威斯特摩兰相信如以「德浪河谷战役」時那樣,以大規模火力消耗敵軍人力,北越最終將被迫认输。同時,北越军队则执行武元甲的消耗战略,在精心准备的有利地形下吸引美军进攻,激战至伤亡达到一定程度後就撤离战场。北越已做好准备承受巨大的伤亡,并且坚信无限制的消耗战最终会迫使美国人撤出越南。此時不論是威斯特摩兰將軍或華盛頓的政治人物都不斷表示美軍正在取得勝利。但战术上的胜利无助于改变美国的困境。因此,美國開始透過南越政府軍一些美軍來進行和平化政策,希望加強對已控制住的鄉下地帶的統治及治安,避免再度被越共滲透。然而,南越軍的腐敗及對平民的殘暴使該政策基本上毫無進展。

1966年至1967年美军发动第二次“旱季攻势”。采取了固守与清剿相结合的战略战术。美军地面部队主力集中到内线,固守西贡、顺化、岘港、溪山等主要城市和基地,构筑堡垒障碍,制造无人区,隔绝北越南下通道;以小股兵力在不远离设防驻地,实施小规模的搜索围剿攻势作战。而在南越广大农村,以美国空军支援南越陆军作战。此时,美军驻南越境内的总兵力已近47万人。南越境内的美军地面部队几乎全部投入到“扫荡”行动之中,美军每月阵亡约800人。

這時,為了吸引北越軍隊進行正面戰鬥並阻止物資不斷透過胡志明小道進入南越,美軍決定投入大量部隊進入溪山基地。依照計畫,這將迫使北越部隊發動一場類似十年前,越南部隊擊敗法國軍隊的奠邊府戰役的攻擊。从1968年1月底到4月初,历时77天,4万北越军围攻6000名美军。當雙方都大舉加強自己的陣地後,不斷的砲擊使戰場變得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壕溝戰爭;於是美國開始動用龐大的空中火力,北越軍隊在攻勢被擊退三次後,決定開始撤離戰區。此戰役中,美國強大的後勤力、直昇機空中力量等,以數百的傷亡消滅了數倍的敵軍。然而事實上,這似乎是北越為了使美國分心的結果;因為美軍高層注意力幾乎都在溪生,以致於對接下來的春節攻勢幾乎完全沒有準備。

1968年1月30日,北越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春节攻势。兵力超過32.3萬北越軍隊和越共遊擊隊對200多个市镇和农村地区发动了“总攻击——总暴动”,包括南越36个省会、5个大城市、64个县城和50个战略村,西贡机场、总统府和南越总参谋部。美國駐西貢大使館也遭到越共敢死隊夜襲,引發美國輿論譁然。然而南越百姓卻沒有如預期的發動大規模動亂,使北越人民軍在遭受美軍和南越政府軍壓倒性傳統武力的打擊下,大部分的攻勢都在最初的幾個小時內被擊潰,但在西貢中維持長達三天。在南越第三大城及王朝舊首都順化市激战甚至持續一個月。美军溪生基地因溪生戰役被围困76天,因为破坏太严重,解围后不得不放弃使用。在春节攻势,北越部隊遭受約4.5萬餘陣亡、4萬負傷的沉重打擊;但到了5月,他们就恢复了进攻能力。春节攻势的惨烈状况在美国公众中造成了震惊,國內反戰浪潮日益高漲。儘管约翰逊总统和威斯特摩兰将军一直宣称北越军事力量在节节削弱,并承诺战争会在短期内结束,但春节攻势表明北越依然具有巨大的军事力量,战争的结束依然遥遥无期。

北越軍事上的失败,卻同時是精神上以及宣傳上的大捷,使春節攻勢成為越戰中的轉捩點。美國政府高層內部因為春節攻勢而失去戰意。當威斯特摩兰將軍計畫動用20万6千的增兵以完全消滅敵軍的要求被洩漏出去時,大眾更是普遍認為這表示駐越美軍無法挽回局勢,迫使原本同意增援的约翰逊總統放棄增援。1968年3月31日,约翰逊发表演讲,部分暂时停止「轟雷行动」(即“部分停炸”),表示美军将逐步撤出越南,并宣布放弃竞选下任总统。

1968年5月13日至10月30日,越南民主共和国与美国在巴黎举行双边会谈。

1968年6月,克雷頓·艾布蘭将军接替威斯特摩兰指挥在越美军。

另外美國的西太平洋友邦,包括日本中華民國韓國菲律賓澳大利亚等國家或多或少皆有間接介入戰争。其中大韓民國國軍成為南越陣營中人數僅次於美軍的第二大外國軍隊。

1968年10月31日,约翰逊宣布暂时全面停止轰炸北越(即“完全停炸”)。

1968年,美军在越南阵亡16,508人,伤92,817人。南越军队阵亡30,375人,重伤70,969人。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上宣称:“我们陷入了战争,需要和平。”“我们陷入了分裂,需要团结。”

反战运动[编辑]

小规模的反战运动于1964年在美国的大学校园开始,同时发生的是空前的左翼学生行动主义。人口数量庞大的婴儿潮一代也到了该上大学的年龄。反战运动的成长也要部分归因于广泛的电视新闻报道,使得大学年龄的美国人比前几代能够获得更多的有关战争的信息。

1967年10月21日,10万学生和其他民众发起“向五角大楼进军”运动,示威者冲到五角大楼前的草坪上,扯下了旗杆上的星条旗,升起了越共的旗帜。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大规模冲突,包括作家诺曼·梅勒和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在内的多人被捕。

到1968年,反战示威游行已遍及全国各地。8月,芝加哥的示威者和警察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流血事件。1970年5月,为了抗议俄亥俄州國民兵肯特州立大學開槍殺死四名參與抗議越戰與美国入侵柬埔寨的學生(即肯特州立大學槍擊事件),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学生总罢课爆发,十几万名学生涌入华盛顿进行抗议。

上千的年轻美国男人选择逃往加拿大瑞典,以躲避征召的风险,瑞典政府對美國逃役青年的歡迎一度造成瑞美關係的緊繃[42]。当时,全部适龄男性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需要入伍;而且在大部分的州,大部分适龄男青年还没有达到投票年龄和允许喝酒的年龄,各个地方的挑选服役系统办公室(“兵役局”)没有明确的兵役豁免方针,因此可以很宽松地决定谁需要服役,谁可以得到豁免。

不公正的指控使得1970年产生了兵役彩票制度,在这一制度中,年轻男性的生日决定了他征召的相对风险(9月14日是1970年兵役列表中处于首位的生日,下一年是7月9日)。年轻人被强迫在军队中以生命冒险,但却無选举权,亦不允許喝酒,这种情况成功地迫使立法者在全国范围内降低投票年龄,在许多州降低了饮酒年龄。

1971年,美国军事情报分析师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将7000页的美国国防部绝密文件《美国-越南关系,1945-1967:一份国防部预先研究》泄露给纽约时报,后者将其全文发表,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1977年1月21日,美國總統吉米·卡特赦免了多數在越战中逃避服兵役者。

越南化[编辑]

尼克森贏得1969年大選

1969年,尼克森成为美国总统,表示要推行“越南化英语Vietnamization”政策,让美军逐步撤出越南,并於當年6月撤出首批25000名美军。但在美越谈判进行的同时,战争仍在继续。1969年3月18日,经尼克松批准,美军开始出动B-52轰炸机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实施地毯式轰炸;5月,汉堡高地战役爆发。1969年6月8日,尼克松宣布在当年8月底以前从越南单方面撤出美军25,000人。1969年7月25日,尼克松在关岛发表声明,提出撤出50万美军、越南战争越南化、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新亚洲政策”。加速南越安抚运动和乡村发展计划,1970年5月迫使南越政府进行土改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亲美的朗诺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了西哈努克亲王的政权;5月,在朗诺的默许下,美军与南越军队入侵柬埔寨,进攻那里的北越军事基地。南越部队在老挝发动‘蓝山行动’,通过占领九号公路全线以切断来自北越的补给通道。美国国会在国内舆论压迫下,通过了禁止对柬埔寨提供军事援助的决议。尼克松被迫6月底从柬埔寨撤出美军地面部队。

到1971年,美军死亡人数已超过4萬。

1972年3月,武元甲动员了几乎全部北越军事力量,发动了比1968年春节攻势更大规模的“復活節攻势”。尼克森下令美国B-52战略轰炸机对北越大城河內海防及重要軍事相關設施进行全面轰炸。北越的復活節攻势以失败告终,损失超过10万人,武元甲也因此被撤職,文进勇接任越南人民军司令。復活節攻势的失败,美国B-52战略轰炸的威力,以及急于同美国改善关系的苏联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压力迫使北越回到谈判桌前。1973年1月27日,参加“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会议”四方(美国、北越、南越、越南南方共和國临时革命政府)在巴黎正式签定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即巴黎和平协约)。随后两个月内,駐越美軍全部撤出南越,僅留下如海軍陸戰隊使館衛兵等小規模的部隊。而駐越美軍司令部裁撤後的機能和職責移交給同年成立的美國駐西貢武官室(DAO)。

战争末期[编辑]

越戰末期的局勢示意圖,右下角為陷落前一週內的西貢

美军撤出越南,但北越和南越之间的战争并未结束,1974年仍然是血腥的一年。遊擊战依旧在进行,北越重新控制了南越境內的多個乡村。而南越隨著美國金援減少、政治動盪而使局勢紊亂,西貢政府和南越軍高層的腐敗導致軍事預算被挪用而下降,1973年起持續加劇至該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所造成的燃料短缺又令南越軍被迫削減了70%的直升機行動,儲備燃料的減少也使更多南越軍用飛機和車輛難以投入作戰[43]。1974年最後一場戰役的福隆戰役中,北越軍擊退了南越軍,替西貢南越政權的淪亡展開了序幕。

1975年1月,北越从復活節攻势的巨大损失中恢复过来,发起了最后的决定性攻势。短短幾个月内,南越地區的军心土崩瓦解。南越總統阮文紹於3月17日宣布南越放棄中央高地,各地部隊無秩序地撤退,通往綏和等地區的公路幹線也因為擠進40多萬名的難民而一片混亂[43],各大城市相继失守。在順化-峴港戰役中,南越第三大城順化於3月25日遭到攻陷,第二大城峴港也因為數百萬名的難民和逃兵湧入而陷入恐慌的騷亂之中,北越砲彈也射入塞滿了人潮和大小船隻的峴港港區,最後地面部隊於3月31日拿下了該市[43]

4月30日北越戰車衝入南越總統府「獨立宮」的院子內,不久後南越就宣布投降

北越原計畫在1975年佔領南越大部分地區,在雨季整裝待發,在1976至77年再發動決定性攻勢,但由於戰事進展順利,至3月以後南越已有12個省和超過800萬的人口被納入共軍的控制之下,而南越軍已經失去了其精英部隊、超過3分之一的兵員和一半以上的武器[43]。4月,北越发动胡志明战役,旨在于5月1日之前,攻克南越首都西贡,以防5月以後的雨季阻礙總攻擊。西貢週邊的北越部隊有4個軍級單位,而南越陸軍則有第5、18、22及25師、一個空降師、一支裝甲旅和數個別動軍英语Vietnamese Rangers的部隊。北越鎖定了首都圈週邊的春祿市、邊和空軍基地英语Bien Hoa Air Base及西貢新山一空軍基地等重要地點為攻擊目標,再由東進入西貢。北越部隊在春祿戰役中遭遇南越第18師的頑強抵抗,兩軍在此僵持了2週後,春祿依然失守,北越軍通往邊和和西貢的道路變得更加暢通。阮文紹因此辭職下台,在逃往台灣之前將總統大位交給了陳文香

儘管美國總統傑拉爾德·福特於4月7日時發表聲明,要求美國國會重新考慮援助越南,包括撥出緊急軍事援助,卻未成功,於4月23日宣布越戰正式結束,美軍從此只協助美國軍民及其他與越南共和國有關係的南越人離開越南。4月27日,新山一空軍基地開始被北越炮擊,死者當中有最後一批在越南殉職的美軍士兵。4月最後數天,北越海軍發動攻打南沙的戰役,佔領所有南越控制的島嶼。而楊文明接替陳文香,短暫地代理總統職務。

4月29日至4月30日最初的幾个小时,美军组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直升机撤僑行动「常風行動」,而4月30日早上7時53分,最後一班美軍直升機從美國駐西貢大使館屋頂上撤離了末批海軍陸戰隊員,也成了美國捲入越戰的结束的标志。同日西贡陷落,北越在中午之前攻陷了美國大使館館舍和南越獨立宮总统府,北越一名部隊指揮官裴信上校進入宮內接受楊文明總統的投降,南越滅亡。同年,柬埔寨老挝的共产党也先后夺取了政权,越南战争以北越的全面胜利告终,越共屬下的南方解放陣線於南方成立南越南共和國。5月2日,北越軍隊佔領包括德浪河谷之內的南越全境(除富國島柬埔寨攻佔外)。

南越南共和國(又稱越南南方共和國)成立[编辑]

1975年駐守於南越故土的北越軍隊,於佔領地發出不同顏色的身份證,限制越南人的活動範圍。南越南共和國成立後即時凍結在南越的銀行財產,並於稍後將銀行國有化,發行新貨幣解放盾。5月7日,南越南共和國臨時革命政府和北越軍隊在胡志明市舉行慶祝集會。

5月尾,南越南共和國政府開始要求前南越軍公教人員向當局登記,6月尾,這些曾到當局登記的人員均被送至再教育營接受改造。8月,北越單方面決定於短期內解散南方解放陣線以及統一南北越。

1975年5月至年底,滯留南越的外國人,均分批乘坐飛機由胡志明市飛抵曼谷。1976年2月,最後一批國際非政府組織撤離南越。

1976年7月2日南北越统一,组成新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定為河內,西贡被改名胡志明市。数百名南越的支持者被处决,更多人被捕;另約一百萬越族人華人逃出越南。

伤亡统计[编辑]

一隊到達越南作戰的澳大利亚國防軍

大事记[编辑]

理論上的南北越非軍事區分界線
  • 1961年:5月,美国在越南南方发动“特种战争”。
  • 1961年:11月,韓國總統朴正熙美國總統肯尼迪建議了韓國軍的參戰[47]
  • 1963年:11月,在美国默许的军事政变中,越南共和国总统吳廷琰被击毙。军人杨文明阮庆先后上台。
  • 1964年:8月,北部湾事件爆发,美国开始“滚雷行动”,轰炸越南北方。
  • 1964年:9月,韓國派出軍醫跆拳道教官團等非作戰部隊[48][47]
  • 1965年:3月,美军在岘港登陆,把越南战争升级为以美军为主的“局部战争”。6月,南越军人阮文绍发动政变上台,成立战时内阁,任国家领导委员会主席。
  • 1966年:2月,太平村屠殺
  • 1967年:4月,南越制宪议会通过新宪法、韓國國軍派遣陸軍海軍陸戰隊進入越南[48],陸軍中將蔡命新出任駐越韓國軍司令官[49]。9月,阮文绍当选越南共和国总统。
  • 1968年:2月,戊申順化屠殺
  • 1968年:3月,美国政府被迫宣布“部分停止”轰炸越南北方。5月,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国双方在巴黎开始举行会谈。10月,美国“全面停炸”越南北方。
  • 1968年:3月16日,美萊村屠殺
  • 1969年:1月,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国双方会谈扩大为包括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及越南共和国在内的四方会谈。美国在南越开始推行“战争越南化”政策。6月,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和其他组织宣布成立以黄晋发为首的越南南方共和革命临时政府。9月,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去世,孙德胜当选越南国家主席黎笋继续出任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
  • 1973年:1月27日,美国签署《关于在越南战争结束、恢复和平的协定》。3月29日,美军完全从南越撤出。
  • 1975年:4月30日,北越攻占西貢,南越政权覆灭,越南战争结束。
  • 1976年:7月2日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越南统一。

戰爭罪行[编辑]

在越南戰爭期間,双方都有大量的戰爭罪行發生。在衝突期間的戰爭罪行是由雙方包括強姦、屠殺轟炸平民、使用酷刑和殺戰俘,其他常見的罪行包括盜竊、縱火和破壞財產。

美国、韩国等的罪行[编辑]

美萊村屠殺

美国在战争中制造了大量的暴行,例如美萊村屠殺:士兵们用手雷刺刀等对村子里所有的人和动物实施屠殺。BBC新闻如此描述屠杀场景:“成堆的人被聚集到水渠里或者其他地方,然后被美军用自动武器杀掉。”在村子中央,大约70至80个人的人群,被一個排包围起来,然后凯利下令将他们全部杀掉,凯利还从不肯服从命令杀平民的下属手上夺过枪屠杀了另外两群人。駐越美軍司令官威廉·威斯特摩兰(William C. Westmoreland)将军称赞这是一次“杰出的胜利”。隔天美國陸軍部的官方報紙《星條旗報》頭條新聞报道:“美軍经过一整天的浴血奋战,消灭了128名越共份子。”韩国在介入战争之后,也制造了太平村屠殺事件。[來源請求]

北越、越共和红色高棉的罪行[编辑]

戊申顺化屠杀中的受害者被埋葬

越共的行动人员会将村长的生殖器割下然后缝进他们嘴里的做法,还有割掉人的舌头、用竹枪从一耳穿入一耳穿出,剖开孕妇的子宫,机枪扫射儿童,用大刀将人砍碎,割掉去上政府学校的小孩的手指[50][51]。据美国参议院报告越共的每个班都被下达了当月杀人指标[52]。前CIA西贡分局局长Peer De Silva回忆最早从1963年起越共就采用了剖肠之类分尸手段来进行心理战[53]

据越共变节者Guenter Lewy说,越共暗杀了南越的37,000名平民而且每天都使用恐怖手段[54]。Ami Pedahzur写道“越共恐怖主义的规模和致命性比起20世纪最后三分之一当中,除极少数的团体外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有过之无不及。”[55]著名越共暴行包括在顺化杀死三千名平民,在达山村用机枪和火焰喷射器杀死数百平民[56],1975年当越南发动最后的春季攻势时,155,000名逃亡的难民在去绥化的路上被杀或被绑[57]。Rummel说北越和越共军杀死了106,000到227,000名南越平民[58]。北越军还以残暴的行为折磨美国战俘,如在河内旅馆中为了获得美国人的“悔罪”进行了大量酷刑[59]

外国参与[编辑]

1955年,胡志明在访问苏联、中華人民共和國、蒙古人民共和国期间签署了第一批向越南提供财政援助的条约。

2005年4月4日,越南解密了战争期间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对越南提供各种援助的相关文献。文件显示,1955年到1962年间,苏联向北越提供的财政援助总额约14亿卢布,并帮助北越建设了34个大型工业企业和一系列医疗机构和高等教育机构,重建了50个农业项目。越南战争期间,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还向北越提供了大量物资,共约240万吨。其中,中國援助约160万吨,苏联援助约51万吨,其他国家(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東德北朝鲜古巴等)共援助约25.4万吨。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自1962年毛泽东答应向北越提供九万枝枪、炮开始,中国介入了越战。毛泽东说:“是越南需要的,我们就优先供应。”中国援助北越大量坦克、枪、炮,以及各种军需物资,甚至包括北越军的军装都是中国方面提供的。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还帮助训练北越军队,传授游击战知识,派遣军事顾问。帮助援建北越大量工业设施和铁路。自1964年东京湾事件美国开始轰炸北越后,中国于1965年春决定向北越派遣铁道兵工程兵高射炮兵等部队帮助北越抗击美军轰炸、铁路的抗轰炸抢修保障、建设重要公路、机场、以及红河三角洲及附属海岛的抗登陆紧急战备工程等设施。此举使得北越军队得以腾出手来投入南方作战。从1965年到1970年累计32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兵被派往北越,巅峰时1967年有17万人。文革中也有数量不详的年轻人自愿越境前往反对美国的最前线参加战斗。

中国援越部队及援越工程技术人员等在越共计1433人牺牲(阵亡或病逝、意外事故等)、4200余人负伤。除了陆军炮兵第63师第609团的团长程玉山、团政委李万安、团参谋长王锡森团三人,作为在越牺牲者中职位最高的团职干部,遗体运回中国国内安葬外,其他1400名牺牲者安葬在越南北部57座烈士陵园(现已合并为40座)。据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武官处实地调查后编辑的资料编《中国援越抗战烈士名册》,安葬在上述越南烈士陵园的中国籍烈士有1446位;其中,抗法战争时期中国军事顾问团工作人员6名,中国驻越使馆和新华社工作人员2名,访越艺术团人员8名。

 蘇聯[编辑]

据苏联国防部的统计,从1965年7月到1974年12月31日,苏联总共在越南死亡1,974人,其中军官13人。

 中華民國[编辑]

从1967年起秘密派出运输船队支援美国与南越政府。也向南越的蛙人部队(LDMN)派出顾问帮助训练[60]。此外还有数百名國軍軍事人员被派出[60]。曾经有三次有中华民国的特种人员向北越渗透时被俘[60]。美軍曾抽調中華民國空軍的48架F-5A戰機移交予南越空軍,並於台中清泉崗機場(號稱東南亞最大的機場,係為了支援B-52進行轟炸而構築)派駐F-4中隊填補,中華民國國防部亦曾規劃以非軍機艦方式,運補各類自造武器裝備予越南,此外,國軍的軍事顧問、電子作戰、軍情專業人員,後勤人員以及特務人員在南越亦十分活躍,但華府為了避免中共以此為口實介入越戰,始終不允許台灣方面以正規方式實施軍事協助。由於後勤支援不能不說緊密,中華民國駐越大使館(當時大使為勦共名將胡璉)以及位於富沛的監聽站亦曾遭受北越武裝攻擊[61]

大韩民国 韓國[编辑]

韓國陸軍白馬師士兵參與越戰

除了美軍以外,大韓民國國軍是南越陣營規模最大的外國軍隊。从初期派遣軍醫跆拳道教官,至1965年开始派遣青龙(海軍陸戰隊第2陸戰旅)、白馬(陸軍第9師)、猛虎(陸軍大韓民國首都機械化步兵師英语Capital Mechanized Infantry Division (Republic of Korea))等精銳战斗部队赴越後,到1973年的九年间一共累计有三十万以上的韓國士兵参加了越战,最多时有將近五万人在越南,近5,000人陣亡[62]。为了支付韩国的军事开支,美国对韓國政府提供了10亿左右美元。

在越南戰場,韓國部隊儘管驍勇善戰(例如因以寡敵眾而聞名的茶平戰役),但其亦因駐越期間犯下的多起战争罪行而臭名遠揚,包括太平村屠殺河美屠殺英语Ha My Massacre等平民虐殺事件。此外,留下的越戰韓越混血兒数量最多有三万人。

影响和餘波[编辑]

530高地大戰過後
越戰時的無線電器材
1967年越戰時的基層軍官裝備
越戰時美軍已經可以用直升機空投輕車輛,形成立體化垂直作戰概念
海軍陸戰隊砲兵基地
螺旋槳的A-1攻擊機大量運用,低速反而有助密集火力支援

越南[编辑]

1976年7月2日,北越正式将南越合并[63]。之后100-250万南越公民[64]被送进劳改营,估计有165,000名犯人死亡[65]。還有100,000[64][66][67]到200,000[68]南越公民被处决[69]R.J. Rummel估计在被赶到“新经济区”从事苦役的一百万南越公民中[64],五万人死于重劳动[58]。据联合国难民署数字,有200,000到400,000越南船民死在海上[70]。越南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法越战争在内的30年战争造成了500万平民的死亡。到1975年越战结束时,战争给南越留下了一片满目苍夷的土地和88万孤儿,100万寡妇,20万残疾人,20万妓女及地雷區。但这还不是苦难的终结,越南又先后与柬埔寨(越柬战争)和与中國陷入战争(中越战争)。长期的战争以及与西方世界的隔绝导致经济崩溃,通货膨胀;1970年代后期,超过150万越南难民乘小船逃离越南,其中滯留香港的大量越籍難民在之後形成了船民處置問題

美国[编辑]

越战是美国歷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十多年的越戰,美國耗費了至少二千五百億美元。尽管军事上美国并未失败,但它表明美国冷战策略上的重大失误。越战极大的改变了冷战的态势。美国由冷战中的强势一方变为弱势(此一情況直到1980年代才因雷根總統的振興政策及蘇聯經濟的惡化而改變),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美国更积极的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作。越战加剧了美国国内的种族问题、民权问题,使国家处于极度的分裂状态,给美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

柬埔寨[编辑]

柬埔寨战前的西哈努克政府一直在各方之间努力维持自己脆弱的独立地位。朗诺的政变和美军入侵把柬埔寨彻底的卷入了战争。波尔布特领导的柬埔寨共產黨红色高棉”趁机获得了政权。波尔布特推行极左统治下,柬埔寨发生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一百余万平民死于该时期,其中包括越南侨民。由于波尔布特政权的人口灭绝政策不仅造成了地区动荡,而且也严重威胁越南政府的国内安全,应流亡越南的前民柬反对派的邀请,越南出兵将波尔布特驱逐出城市,并着手扶植韩桑林政权,红色高棉则继续在农村对新政府发动遊擊战争。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国是北越最主要的支持者和援助者。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也加上意识形态的因素,以及中国为了和苏联争夺社会主义阵营领导权,中國给予了越南超过二百亿美元的援助,客观上加剧了中国经济的负担。统一后的越南并未成为中國可靠的盟友,出于担心国家利益受到柬埔寨极端政治势力和中国的损害,越南倒向了苏联。在1979年,因为越南入侵柬埔寨、迫害华侨的“排华”、以及边境冲突,导致中国出兵越南的中越战争

越战使得美国总统在未建立外交的情况下第一次访华,并被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为今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创造了先决条件。

1992年之后,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并且实施了有利于双边人民的经济改革。

泰国[编辑]

越南战争影响了泰国的方方面面,不仅仅是大量美元的注入使成千上万的人变得依靠美国的存在来生活,还带来了城市的繁荣与更加广泛的腐败,以及在旅馆和夜总会酒吧、新碧武里公路乌隆按摩厅里产生的商业罪恶。这个短暂时期,城市和经济服务吸引了许多农民,甚至改变农民的社会地位,同时越战也有助于军事执政精英和华裔商业精英之间在社会和经济上相互依存的关系。

直到六十年代初,只有少数泰国精英才能完全接触到西方的文化思想价值观与时尚潮流。但越战带来了外面世界与大量人口前所未有的面对面接触,加速了教育与大众媒体的扩张。

香港[编辑]

1975年西貢淪陷後,越南人民不斷乘船來港,聯合國在同期推行第一收容港政策,指定香港須首先接收越南難民(港府稱越南船民)。1978年匯豐號事件後,殖民地政府在香港多處地方設立越南難民營,大型難民營包括望后石深水埗軍營(今西九龍中心),此後不斷有越南人偷渡來港,當局與越南交涉,並遣返越南難民直至2000年望后石難民營關閉為止。

由於越南難民背景不同,香港政府懵然不知而讓北越及南越難民在同一難民營內生活,親共的北越人和反共的南越人曾多次在難民營內進行打鬥,更試過出動駐港英軍鎮壓。由於有部分難民營設置在居民區附近,香港人對經常生事的越南難民反感,越南人在香港的形象十分低落。至今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仍拖欠港府的越南難民處理經費。

膾炙人口的「北漏洞拉」廣播亦是越南難民潮的產物,當時殖民地政府為防止更多越南人來港,實施甄別政策以減少越南難民對香港的負擔。直到今天,因為越南難民問題,香港仍然對越南人實施嚴格的出入境管制,包括禁止他們參與專才計劃

武器與戰術[编辑]

如同中東戰爭,越南戰爭成為了冷戰中東西兩方新武器、新戰術的試金石,並且由於美國的直接參戰,對美軍1980、90年代的發展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

越南戰爭是第一場大量投入直升機進行作戰任務的戰爭;美軍利用直升機快速起降與起降場地需求小的特性,發展出利用直升機快速移動部隊,進行敵後奇襲的空中騎兵戰術,在戰爭期間發揮出相當的效力。此後,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對直升機的倚重進一步增加,直升機空中機動作戰幾乎成為美軍的典型戰術,不過,美軍直升機在越戰後期的損失率節節高升,也顯示出直升機在戰場的脆弱性。

常久以來流行著一種說法,認為越南叢林與農田密布的地型限制了美軍裝甲、坦克部隊的運用,而大大削弱了美軍在傳統武力上的優勢。此論述再加上1973年贖罪日戰爭以色列裝甲部隊為阿拉伯國家裝配的俄製反戰車飛彈重創的戰例,成為了70年代後風行一時的「戰車無用論」的理論依據。然而在實際上,美軍裝甲部隊在越南的佈屬與活動受到的影響並不如想像中的大,更甚至在某些行動中大規模的使用裝甲部隊作戰(如在1965年掃蕩湄公河三角洲時,就曾大量投入新式的M113裝甲運兵車,對缺乏重武器的當地北越軍造成很大的衝擊),美軍裝甲部隊在越戰期間的缺乏表現在很大程度上導因於交戰對手裝甲兵力上的不足與節制性的運用;直至美軍撤出後,北越軍的裝甲力量才出現長足的成長,不但在越戰末期與南越軍發生過大規模的坦克對戰,同時也在1975年最後的攻勢中發揮舉足輕重的角色。

越南上空的空戰也對美軍戰機發展帶來影響,美國海空軍在質、量上均優於對手北越空軍,但在戰爭的頭幾年間卻無法在空戰中取得優勢,甚至付出了近乎一比一的難堪交換比。美軍戰鬥機部隊的拙劣表現之原因在於,作為海空軍主力的早期型F-4幽靈式戰鬥機因為當時流行的武裝全飛彈化概念而未裝置機炮,而當時飛彈的準確性又難以保證,導致美軍飛行員時常出現飛彈失靈/脫靶後無法還手的窘境,而美國飛行員教育因全飛彈概念而輕視纏鬥,編隊戰術上也較為僵化,結果使重型的美軍戰機在面對北越相對輕巧的戰機時陷入苦戰。在付出慘重的代價後,美軍開始在F-4E以後的各型戰機上重新加裝機砲、加強飛行員的纏鬥訓練及獲得可靠性較高的空對空飛彈後,美國戰鬥機部隊才得以奪回越南空戰的優勢,將敵我交換比拉大到一比三。此外,北越空軍輕型戰機在戰役期間的活躍表現,讓美軍出現了名為战斗机黑手黨的戰術、設計概念,從而催生出F-16戰隼式戰機。

東西方的輕兵器代表AK-47M16也在越戰中被廣泛投入(至今其衍生型仍繼續在各國部隊中服役),自動武器的參戰使單兵火力被提升到二戰時期的數倍─這對廣泛以小股部隊甚至單兵進行游擊、騷擾戰術的北越方面帶來的優勢尤其明顯。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主要是步兵)在越南被投入一場沒有決定性的正規會戰、由大量的小部隊交戰與搜索構成的「非正規」戰役,而這種戰爭模式中所需求的戰技(諸如偵搜、班─排級的戰鬥教範、叢林-住民地戰鬥)多是過去美軍所忽略的。同時,美軍當時大量徵招大專學生擔任尉官的制度,也產生了大量不適任的基層幹部;越戰的教訓無疑使戰後的美軍更重視相關的訓練(其中尤以特種部隊作戰方面獲得長足之發展)。此外,防彈衣也首度在越戰期間被美軍大量發配作为單兵防護裝備。

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也因為越戰返國軍人所出現的問題而廣為大眾所知,因而促進了日後對戰爭心理學的研究與發展。

化学污染[编辑]

數架美軍C-123運輸機正在越南上空噴灑橙劑

为打击越共部队,美军通过喷洒落叶剂来破坏赖以隐蔽的丛林。所使用的有粉剂、绿剂、紫剂、蓝剂、白剂,以及最主要使用的橙剂,对于美国使用这些武器是否违反战争法尚有争议,反对者认为落叶剂并不是直接针对人员的致死性武器。

2006的一份报导称[71],约有400万越南人受到化学污染的危害,在越南南部某些地区污染物的含量甚至达到了安全标准的10倍。不过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与美国政府喷洒的落叶剂有关

以越战为背景的作品[编辑]

越战不仅对于世界政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也对世界文化形成了一阵冲击波。在越战结束后的1960年代开始一直到21世纪初,以越战为背景的作品层出不穷。

影視作品[编辑]

电玩作品[编辑]

漫畫作品[编辑]

越南背景小說[编辑]

  • 《西貢之戀》,李慶榮
  • The Love of Saigon,Vinh Ly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start_date的引用提供文字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ALLIES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 [24 September 2011]. 
  3. ^ The Cuban Military Under Castro, 1989. Page 76
  4. ^ Cuba in the World, 1979. Page 66
  5. ^ Cesky a slovensky svet. Svet.czsk.net. [24 February 2014]. 
  6. ^ Bilaterální vztahy České republiky a Vietnamské socialistické republiky | Mezinárodní vztahy | e-Polis – Internetový politologický časopis. E-polis.cz. [24 February 2014]. 
  7. ^ Foreign Affairs in the 1960s and 1970s. Library of Congress. 1992. "Throughout the 1960s and 1970s, Bulgaria gave official military support to many national liberation causes, most notably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Vietnam, (North Vietnam)..." 
  8. ^ Le Gro, p. 28.
  9. ^ Vietnam War : US Troop Strength. Historycentral.com. [17 October 2009]. 
  10. ^ Facts about 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Collection. nps.gov.  (citing The first American ground combat troops landed in South Vietnam during March 1965, specifically the U.S. Third Marine Regiment, Third Marine Division, deployed to Vietnam from Okinawa to defend the Da Nang, Vietnam, airfield. During the height of U.S. military involvement, 31 December 1968, the breakdown of allied forces were as follows: 536,100 U.S. military personnel, with 30,610 U.S. military having been killed to date; 65,000 Free World Forces personnel; 820,000 South Vietnam Armed Forces (SVNAF) with 88,343 having been killed to date. At the war's end, there were approximately 2,200 U.S. missing in action (MIA) and prisoners of war (POW). Source: Harry G. Summers, Jr. Vietnam War Almanac, Facts on File Publishing, 1985.)
  11. ^ Vietnam Marines 1965–73. Osprey Publishing. 8 March 1965 [29 April 2011]. 
  12. ^ Vietnam War After Action Reports, BACM Research, 2009, page 430
  13. ^ China admits 320,000 troops fought in Vietnam. Toledo Blade. Reuters. 16 May 1989 [24 December 2013]. 
  14. ^ Roy, Denny.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 Rowman & Littlefield. 1998: 27. ISBN 978-0847690138. 
  15. ^ 15.0 15.1 China and Vietnam: The Politics of Asymmet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Brantly Womack. P. 176
  16. ^ 16.0 16.1 16.2 Lewy 1978,第450–3页.
  17. ^ Thayer 1985,chap. 12.
  18.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aaron的引用提供文字
  19. ^ Rummel, R.J, Table 6.1A. Vietnam Democide : Estimates, Sources, and Calculations, (GIF), Freedom, Democracy, Peace; Power, Democide, and War, University of Hawaii System, 1997 
  20. ^ Australian casualties in the Vietnam War, 1962–72 |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Awm.gov.au. [29 June 2013]. 
  21. ^ Overview of the war in Vietnam | VietnamWar.govt.nz, New Zealand and the Vietnam War. Vietnamwar.govt.nz. 16 July 1965 [29 June 2013]. 
  22. ^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A Political, Social, and Military History By Spencer C. Tucker "http://books.google.com/?id=qh5lffww-KsC"
  23. ^ Chapter III: The Phillipines. History.army.mil. [24 February 2014]. 
  24. ^ Wiesner, Louis A. (1988). Victims and Survivors Displaced Persons and Other War Victims in Viet-Nam. New York: Greenwood Press. p.310
  2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AP的引用提供文字
  26. ^ Soames, John. A History of the World, Routledge, 2005.
  27. ^ Dunnigan, James & Nofi, Albert: Dirty Little Secrets of the Vietnam War: Military Information You're Not Supposed to Know. St. Martin's Press, 2000, p. 284. ISBN 0-312-25282-X.
  28. ^ 28.0 28.1 Shenon, Philip. 20 Years After Victory, Vietnamese Communists Ponder How to Celebrate. The New York Times. 23 April 1995 [24 February 2011].  The Vietnamese government officially claimed a rough estimate of 2 million civilian deaths, but it did not divide these deaths between those of North and South Vietnam.
  29. ^ fifty years of violent war deaths: data analysis from the world health survey program: BMJ. 23 April 2008 [5 January 2013].  From 1955 to 2002, data from the surveys indicated an estimated 5.4 million violent war deaths ... 3.8 million in Vietnam
  30.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Heuveline.2C_Patrick_2001的引用提供文字
  31.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Sliwinski_1995的引用提供文字
  3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Banister.2C_Judith_1993的引用提供文字
  33. ^ Lịch sử kháng chiến chống mỹ cứu nước 1954 - 1975, PGS, TS. Hồ Khang chủ biên
  34. ^ 34.0 34.1 34.2 34.3 Ba mươi năm gọi tên gì cho cuộc chiến BBC Tiếng Việt 6-9-2007
  35. ^ 阮连项. 对越南战争的误解. 陈亦亭 翻译.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2年9月3日. 
  36. ^ Dwight D. Eisenhower. Mandate for Change. Garden City, NJ. Doubleday & Company,1963年,第372页
  37. ^ Pentagon Papers
  38. ^ [http://www.people.com.cn/GB/historic/0829/2822.html 1963年8月29日,
  39. ^ 《人民日报》1965.01.06社论:“祝贺平也大捷”,转述《纽约时报》评论:平也大捷对于南越解放军“是否正在进入他们的游击战的第三阶段,即‘运动战’阶段”?
  40. ^ 毛泽东:《反对美帝—吴庭艳集团侵略和屠杀越南南方人民的声明》,1963年8月29日。发表于1963年8月30日的《人民日报》
  41. ^ 李梅上将的原话:“they’ve got to draw in their horns and stop their aggression, or we’re going to bomb them back into the Stone Age. And we would shove them back into the Stone Age with Air power or Naval power—not with ground forces.”
  42. ^ George de Lama. Reagan, Swedish Chief Mend An Old Friendship. Chicago Tribune (The New York Times). 1987-09-10 [2014-10-23]. (英文)
  43. ^ 43.0 43.1 43.2 43.3 Battlefield Vietnam - Part 12: The Fall of Saigon - YouTube
  44. ^ Vietnam Democide : Estimates, Sources, Calculations in Freedom, Democracy, Peace; Power, Democide, and War, University of Hawaii.
  4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Battlefield:Vietnam_Timeline的引用提供文字
  46. ^ Vietnam War (1955–75). Britannica.com. [31 October 2011]. 
  47. ^ 47.0 47.1 p.14 韓國軍隊的屠殺 民主化後被掲露
  48. ^ 48.0 48.1 帶血的美援:韓國對越參戰問題初探_歷史頻道_央視網
  49. ^ (韓文)3114 월남전 주월한국군의 한월공존전략 (2008free)
  50. ^ Hubbel, John G. The Blood-Red Hands of Ho Chi Minh. Readers Digest. November 1968: 61–67. 
  51. ^ Off With Their Hands. Newsweek. 15 May 1967. 
  52. ^ U.S.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The Human Cost of Communism in Vietnam (1972), p.49.
  53. ^ De Silva, Peer. Sub Rosa: The CIA and the Uses of Intelligence. New York: Time Books. 1978: 249. ISBN 0-8129-0745-0. 
  54. ^ Lewy 1978,第270–9页.
  55. ^ Pedahzur, Ami (2006), Root Causes of Suicide Terrorism: The Globalization of Martyrdom, Taylor & Francis, p.116.
  56. ^ Pike, Douglas. PAVN: Peoples Army of Vietnam. Presidio. 1996. 
  57. ^ Wiesner, Louis (1988), Victims and Survivors: Displaced Persons and Other War Victims in Viet-Nam, 1954–1975 Greenwood Press, pp. 318–9.
  58. ^ 58.0 58.1 Rummel, Rudolph, Statistics of Vietnamese Democide, in his Statistics of Democide, 1997.
  59. ^ Karnow 1997,第655页.
  60. ^ 60.0 60.1 60.2 Moïse 1996,第3–4页
  61. ^ 高智陽. 被遺忘的越戰創傷──1967年台灣西貢使館被炸始末. 全球防衛誌 265 期. 2006. 
  62. ^ http://www.imhc.mil.kr/imhcroot/upload/resource/V27.pdf
  63. ^ Robbers, Gerhard. Encyclopedia of world constitutions. Infobase Publishing. 30 January 2007: 1021 [1 July 2011]. ISBN 978-0-8160-6078-8. 
  64. ^ 64.0 64.1 64.2 Desbarats, Jacqueline. "Repression in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Executions and Population Relocation", from The Vietnam Debate (1990) by John Morton Moore. "We know now from a 1985 statement by Nguyen Co Tach that two and a half million, rather than one million, people went through reeducation....in fact, possibly more than 100,000 Vietnamese people were victims of extrajudicial executions in the last ten years....it is likely that, overall, at least one million Vietnamese were the victims of forced population transfers."
  65. ^ Anh Do and Hieu Tran Phan, Camp Z30-D: The Survivors,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9 April 2001.
  66. ^ Morris, Stephen J. Glastnost and the Gulag: The Numbers Game, Vietnam Commentary, May–June 1988.
  67. ^ Human Events, 27 August 1977.
  68. ^ Al Santoli, ed., To Bear Any Burde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272, 292–3.
  69. ^ See also Nghia M. Vo, The Bamboo Gulag: Political Imprisonment in Communist Vietnam (McFarland, 2004)
  70. ^ Associated Press, 23 June 1979, San Diego Union, 20 July 1986. See generally Nghia M. Vo, The Vietnamese Boat People (2006), 1954 and 1975–1992, McFarland.
  71. ^ [1]

参考文献[编辑]

二次文獻[编辑]

  • 威廉·曼切斯特 《光荣与梦想:1932-1972年美国社会实录》 ISBN 7-80700-024-4
  • Phillip Davidson 《Vietnam at War: The History 1946-1975》 ISBN 0-89141-306-5
  • Andrew Wiest 《The Vietnam War 1956-1975》ISBN 1-84176-419-1
  • Anderson, David L. Columbia Guide to the Vietnam War (2004).
  • Baker, Kevin. "Stabbed in the Back! The past and future of a right-wing myth", Harper's Magazine (June 2006) Stabbed in the back! The past and future of a right-wing myth (Harper's Magazine). [11 June 2008]. 
  • Angio, Joe. Nixon a Presidency Revealed (2007) The History Channel television documentary
  • Berman, Larry. Lyndon Johnson's War: The Road to Stalemate (1991).
  • Blaufarb, Douglas. The Counterinsurgency Era (1977) a history of the Kennedy Administration's involvement in South Vietnam.
  • Brigham, Robert K. Battlefield Vietnam: A Brief History a PBS interactive website
  • Brocheux, Pierre. Ho Chi Minh: a biograph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198. ISBN 978-0-521-85062-9. 
  • Buckley, Kevin. "Pacification's Deadly Price", Newsweek, 19 June 1972.
  • Buzzanco, Bob. "25 Years After End of Vietnam War: Myths Keep Us From Coming To Terms With Vietnam", The Baltimore Sun (17 April 2000) 25 Years After End Of Vietnam War Myths Keep Us From Coming To Terms With Vietnam. [11 June 2008]. 
  • Church, Peter ed. A Short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2006).
  • Cooper, Chester L. The Lost Crusade: America in Vietnam (1970) a Washington insider's memoir of events.
  • Courtwright, David T. Sky as frontier: adventure, aviation, and empire 2005.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1-58544-419-7. 
  • Demma, Vincent H. "The U.S. Army in Vietnam." American Military History (1989) the official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Available online
  • Dennis, Peter; et al.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Australian Military History Second. Melbour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ustralia & New Zealand. 2008. ISBN 978-0-19-551784-2. 
  • DoD. Name of Technical Sergeant Richard B. Fitzgibbon to be added to 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Department of Defense (DoD). 6 November 1998 [31 March 2010]. 
  • Duiker, William J. The Communist Road to Power in Vietnam (1996).
  • Duncanson, Dennis J. Government and Revolution in Vietnam (1968).
  • Fincher, Ernest Barksdale, The Vietnam War (1980).
  • Ford, Harold P. CIA and the Vietnam Policymakers: Three Episodes, 1962–1968. (1998).
  • Gerdes, Louise I. ed. Examining Issues Through Political Cartoons: The Vietnam War (2005).
  • Gettleman, Marvin E.; Franklin, Jane; Young, Marilyn Vietnam and America: A Documented History. (1995).
  • Hammond, William. Public Affairs: The Military and the Media, 1962–1968 (1987); Public Affairs: The Military and the Media, 1068–1973 (1995). full-scale history of the war by U.S. Army; much broader than title suggests.
  • Healy, Gene. The Cult of the Presidency: America's Dangerous Devotion to Executive Power. Cato Institute. 2009. ISBN 978-1-933995-19-9. 
  • Herring, George C. America's Longest War: The United States and Vietnam, 1950–1975 (4th ed 2001), most widely used short history.
  • Hitchens, Christopher. The Vietnam Syndrome.
  • Karnow, Stanley. Vietnam: A History 1991. Viking Press. 1991. ISBN 0-670-84218-4. ; popular history by a former foreign correspondent; strong on Saigon's plans.
  • Kutler, Stanley ed.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1996).
  • Lawrence, A. T. Crucible Vietnam: Memoir of an Infantry Lieutenant 2009. McFarland. 2009. ISBN 0-7864-4517-3. .
  • Lawrence, Mark Atwood. "The Vietnam War: A Concise International History", 2008,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Leepson, Marc ed. Dictionary of the Vietnam War (1999) New York: Webster's New World.
  • Lewy, Guenter. America in Vietnam (1978), defends U.S. actions.
  • Logevall, Fredrik. The Origins of the Vietnam War (Longman [Seminar Studies in History] 2001).
  • McMahon, Robert J. Major Problems in the History of the Vietnam War: Documents and Essays (1995) textbook.
  • McNamara, Robert, James Blight, Robert Brigham, Thomas Biersteker, Herbert Schandler, Argument Without End: In Search of Answers to the Vietnam Tragedy, (Public Affairs, 1999).
  • McGibbon, Ian; e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New Zealand Military History. Auck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19-558376-0. 
  • McNeill, Ian. To Long Tan: The Australian Army and the Vietnam War 1950–1966. St Leonards: Allen & Unwin. 1993. ISBN 1-86373-282-9. 
  • Milne, David. America's Rasputin: Walt Rostow and the Vietnam War (Hill & Wang, 2008).
  • Moise, Edwin E.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Vietnam War (2002).
  • Moïse, Edwin E. Tonkin Gulf and the escalation of the Vietnam War 1996. UNC Press. 1996. ISBN 0-8078-2300-7. 
  • Moss, George D. Vietnam (4th ed 2002) textbook.
  • Moyar, Mark. Triumph Forsaken: The Vietnam War, 1954–196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12 pages; 2006). A revisionist history that challenges the notion that U.S. involvement in Vietnam was misguided; defends the validity of the domino theory and disputes the notion that Ho Chi Minh was, at heart, a nationalist who would eventually turn against his Communist Chinese allies.
  • Major General Spurgeon Neel. Medical Support of the U.S. Army in Vietnam 1965–1970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91) official medical history
  • Nulty, Bernard.The Vietnam War (1998) New York: Barnes and Noble.
  • Osborn, Terry A. The future of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2002.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 ISBN 978-0-89789-719-8. 
  • Palmer, Bruce, Jr. The Twenty-Five Year War (1984), narrative military history by a senior U.S. general.
  • Schell, Jonathan. The Time of Illusion (1976).
  • Schulzinger, Robert D. A Time for War: The United States and Vietnam, 1941–1975 (1997).
  • Sorley, Lewis, A Better War: The Unexamined Victories and Final Tragedy of America's Last Years in Vietnam (1999), based upon still classified tape-recorded meetings of top level US commanders in Vietnam, ISBN 0-15-601309-6
  • Spector, Ronald. After Tet: The Bloodiest Year in Vietnam (1992), very broad coverage of 1968.
  • Stanton, Shelby L. Vietnam order of battle 2003. Stackpole Books. 2003. ISBN 0-8117-0071-2. 
  • Summers, Harry G. On Strategy: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Vietnam War, Presidio press (1982), ISBN 0-89141-563-7 (225 pages)
  • Tucker, Spencer. ed.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1998) 3 vol. reference set; also one-volume abridgement (2001).
  • Willbanks, James H. Vietnam War almanac. Infobase Publishing. 2009. ISBN 978-0-8160-7102-9. 
  • Witz, James J. The Tet Offensive: Intelligence Failure in War (1991).
  • Young, Marilyn, B. The Vietnam Wars: 1945–1990. (1991).
  • Xiaoming, Zhang. "China's 1979 War With Vietnam: A Reassessment", China Quarterly. Issue no. 184, (December 2005) CJO – Abstract – China's 1979 War with Vietnam: A Reassessment. [11 June 2008]. 

一次文獻[编辑]

  • Carter, Jimmy.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 Proclamation Granting Pardon For Violations Of The Selective Service Act, 4 August 1964 To 28 March 1973 (21 January 1977)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Laos", CIA World Factbook
  • Kolko, Gabriel The End of the Vietnam War, 30 Years Later
  • Eisenhower, Dwight D. Mandate for Change. (1963) a presidential political memoir
  • Ho, Chi Minh. "Vietnam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Selected Works. (1960–1962) selected writings
  • LeMay, General Curtis E. and Kantor, MacKinlay. Mission with LeMay (1965) autobiography of controversial former Chief of Staff of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 Kissinger, United States Secretary of State Henry A. "Lessons on Vietnam", (1975) secret memoranda to U.S. President Ford
  • Kim A. O'Connell, ed. Primary Source Accounts of the Vietnam War (2006)
  • McCain, John. Faith of My Fathers: A Family Memoir (1999) *Marshall, Kathryn. In the Combat Zone: An Oral History of American Women in Vietnam, 1966–1975 (1987)
  • Martin, John Bartlow. Was Kennedy Planning to Pull out of Vietnam? (1964) oral history for 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 tape V, reel 1.
  • Myers, Thomas. Walking Point: American Narratives of Vietnam (1988)
  • 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1965 (1966) official documents of U.S. presidents.
  • Schlesinger, Arthur M. Jr. Robert Kennedy and His Times. (1978) a first-hand account of the Kennedy administration by one of his principal advisors
  • Sinhanouk, Prince Norodom. "Cambodia Neutral: The Dictates of Necessity." Foreign Affairs. (1958) describes the geopolitical situation of Cambodia
  • Tang, Truong Nhu. A Vietcong Memoir (1985), revealing account by senior NLF official
  • Terry, Wallace, ed. Bloods: An Oral History of the Vietnam War by Black Veterans (1984)
  • Truong, Như Tảng; David Chanoff, Van Toai Doan. A Vietcong memoir 1985.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5. ISBN 978-0-15-193636-6. - Total pages: 350
  • The landmark series Vietnam: A Television History, first broadcast in 1983, is a special presentation of the award-winning PBS history series, American Experience.
  • The Pentagon Papers (Gravel ed. 5 vol 1971); combination of narrative and secret documents compiled by Pentagon. excerpts
  • U.S. Department of Stat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multivolume collection of official secret documents) vol 1: 1964; vol 2: 1965; vol 3: 1965; vol 4: 1966;
  •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d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U.S.-Vietnam Relations, 1945–1967. Washington, D.C.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d the 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 1971, 12 volumes.
  • Vann, John Paul Quotes from Answers.com Lt. Colonel, U.S. Army, DFC, DSC, advisor to the ARVN 7th Division, early critic of the conduct of the war.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