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趙奢
时代 戰國時期
国家 趙國
官位 趙國賦稅總管(平原君任命)
趙國將軍
爵位 馬服君
子女 趙括

趙奢,生歿年不明。中國戰國時代東方六國的八名將之一。[1]

趙奢的早年生平不詳,最初為戰國時代的田部官吏。由於不滿平原君家拒絕繳納租稅,趙奢按律治罪,前後殺死了其從事者九人。平原君大怒,要殺趙奢。趙奢則指平原君作為趙國宗室成員,如果縱容下人違反法律,只會令趙國法律的尊嚴蕩然無存,削弱趙國的國力,引起周邊諸國的窺視,亦指出平原君的命运跟趙國休戚與共,作為趙國貴冑應以身作則。平原君因此認為趙奢是賢才,提拔為治理全國賦稅的總管,後來被任用做將軍,悉心治軍,對下嚴而和,凡有賞賜,必分給部屬。

据《战国策·赵策》記载,趙奢曾对平原君趙勝提過自己曾經亡命入燕[2],得到燕王信任,被任命为上谷[3]守。

閼與之戰[编辑]

公元前269年(周赫王四十六年,赵惠文王三十年),秦國與趙國爆發閼與之戰,關於這場戰事的起因,有兩個說法:

  1. 秦國伐韓,趙軍救韓所致。(《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2. 秦國攻取赵地3城(藺、離石、祁拔)后,赵國以公子郚为質子,并与秦签订以「焦、魏、牛狐」交换「藺、離石、祁拔」3城的协议,但趙惠文王反悔。秦昭襄王以赵國不履行协議为由。派衛胡易率大军攻赵國阏与。(《戰國策.趙策三.秦攻趙藺離石祁拔》)

趙惠文王急召廉頗樂乘等老將詢問對策,他們一致認為道路過於遙遠,路狹難救,但趙奢獨排眾議,表示閼與地勢險狹,猶如兩鼠鬥於穴中,只要將士勇敢就可獲勝。趙惠文王決定讓趙奢率軍救援閼與。

赵奢军出邯郸30里即筑垒扎营,按兵不动。並传令军中:「有敢于谈及军事者,一律斩首」,驻屯近28天之久,继续增强营垒防御,以隐蔽趙軍的作战企图。

秦军一部进屯武安(今河北武安西南)西面,击鼓呐喊,欲诱赵军援救武安,钳制赵军。赵奢立斩一名要求救援武安的士兵,不为秦军所动。

秦軍派細作潜入赵國軍营探听虚实,赵奢佯作不知,令属下让其任意活动,以麻痹秦军。秦細作把赵军情况告于衛胡易。衛胡易大喜,认为赵國援军懦弱,只想保住邯郸,阏与即可攻取,放松了对赵援军的戒备。赵奢遂率全军偃旗息鼓,疾驰两天一夜,赶到距阏与城50里处筑垒设营,佔了出奇制勝的優勢。秦军攻阏与不克,突然聽闻赵國援兵到来,仓卒分兵迎击,希望趁赵國援军立足未稳时擊敗它。赵奢采纳军士许曆建议,发兵万人抢占阏与北山高地,占据有利地形。秦军后到,攻山不下。赵奢乘势居高临下,猛击秦军。阏与守军也出城配合夾擊秦軍。秦军不支,死伤逃散过半,大败而归,阏与之围遂解。

閼與之戰後,趙奢被封為馬服君,獲得與廉頗藺相如同等的地位,又封在閼與之戰立功的许曆为国尉。

由於趙奢受封「馬服君」。其子孫遂以「馬服」為姓,後改單姓「馬」。是馬姓的重要來源。

與田單論兵[编辑]

據《戰國策》記載,閼與之戰后,田单曾与赵奢论兵。田单與趙奢的主張相反,認為兵士數目不是越多越好,因為兵士數目多會影响國內农耕,造成粮食供应困难,是「自破之道」,因為古代帝王的兵力不过三万,便可令天下諸候臣服,但赵奢卻認為當時必须具有十万、二十万兵力才足夠「服天下」,這也是田單不服氣趙奢的地方。

不過趙奢隨后表示,古代天下分为万国,最大的城不过三百丈,最多的人口不过三千家,用三万兵攻或守,對將帥來說沒有困难。可是當時存世的,只有戰國七雄,千丈之城,万家之邑可謂比比皆是。以三万兵野戰未可言必勝,圍城更加不用指望。他認為田單不只不懂得用兵,對現實世界的理解更少得可憐。田单听了,感叹自己没有想得这么深遠。

后來,燕王封宋國人榮蚠為高陽君,攻擊趙國。趙王打算仿效燕王,以割讓濟東三城令廬、高唐、平原陵地五十七座城邑給齊國作條件,以換取齊國田單率領趙軍攻燕,平原君也同意這個做法,但卻遭到趙奢的反對,評論這種行徑猶如「覆軍殺將」。趙奢認為,趙國並不是沒有名將,以自己作例子,指出自己曾經擔任燕國的官職,熟知燕國地理和形勢,自己領兵伐燕比田單更適合。田單畢竟是齊國人,由於伐燕成功只會對趙國有利,趙國強大,則代表齊國霸業的終結,作為齊國人的田單不致於做出這樣愚蠢的事情。不過平原君没有听赵奢的意見,在第二年,田单还成为赵國的相国[4]

對兒子趙括的評價[编辑]

趙奢生子趙括,趙奢生前認為趙括只能紙上談兵,不能大用。趙奢死後,趙括為將,果然在長平之戰大敗於秦軍,為秦軍所殺。

注釋[编辑]

  1. ^ 贾谊《过秦论》
  2. ^ 戰國策·趙策四》:「奢尝抵罪居燕,燕以奢为上谷守,燕之通谷要塞,奢习知之。」
  3. ^ 燕郡,治所在今河北怀来县,辖今张家门以东,吕平以北
  4. ^ 《中国通史》第三卷 上古时代(下册):第三节 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