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利义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足利義教
日本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
前任:足利義量
繼任:足利義勝
足利义教
足利義教像(妙興寺藏)
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
(1428年-1441年)
國家 日本國
時代 室町時代
政權 室町幕府
位階 從一位左大臣
(追贈從一位太政大臣
氏族 足利氏
幼名 春寅
戒名 普廣院善山道惠
其他名號 抽籤將軍、籤將軍、惡御所
出生 1394年7月12日
應永元年六月十四日)
逝世 1441年7月12日
嘉吉元年六月廿四日)
墓葬 京都十念寺
大阪市崇禅寺、兵庫縣加東市安国寺(首塚)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足利 義教
假名 あしかが よしのり
平文式罗马字 Ashikaga Yoshinori

足利義教(1394年7月12日-1441年7月12日),室町幕府第6代将军(将军职1428-1441年)。3代将军足利义满之第三子,4代將軍足利義持之同母弟。母親為安艺法眼之女藤原庆子ふじわら の よしこ,亦读けいし)。

生涯[编辑]

就任將軍前[编辑]

應永元年(1394年)6月14日出生,是足利義滿的第三子。幼名春寅。由於他不是嗣子,根據規定應該出家,因此於1403年(應永10年)入住青蓮院,並於應永15年(1408年)3月8日剃度出家,取名義圓。同日,異母弟足利義嗣被敘為從五位下的位階,義圓成為義滿的第三順序繼承人。約在應永20年被封為准后。應永26年(1419年)11月成為第153代天台座主,人稱「天台開闢以來的逸材」(天台開闢以来の逸材),被寄予了厚望。此後曾短暫擔任過大僧正一職。

就任將軍[编辑]

1425年(應永32年),第5代將軍足利義量逝世。義量是義圓兄長義持的兒子。此後義持於應永35年(1428年)正月得了重病。義持拒絕指定繼承人,因此群臣商議,決定在石清水八幡宮以抽籤的方式選出新任將軍。1月17日義持死亡後,由他的四個弟弟梶井義承大覺寺義昭虎山永隆和義圓在石清水八幡宮抽籤。因此群臣認為抽籤的方式代表了神的旨意,因此是最公正的。三寶院滿濟在石清水八幡宮進行抽籤,18日義持逝世時開封,發現義圓勝出。後來義圓被揶揄為「抽籤將軍」(籤引き将軍)。其結果於19日報告給了義圓,義圓曾幾度辭退,但最後同意了。同時義圓離開青蓮院,移住日野義資的府邸。

當時室町幕府權力處於真空狀態,群臣希望新任將軍立刻就職。但是義圓係還俗後當選將軍的,在此之前只有護良親王是還俗後就任將軍的,而且是凶例。而在元服前出家、就任將軍前既無官位又無官職是沒有先例的。武家傳奏萬里小路時房強烈反對給予義圓官位,認為應該在義圓頭髮長全、並且元服以後逐階昇進,公卿們多支持此意見。幕府只得聽從此意見,等待義圓的頭髮長全。同時幕府發給義圓御教書,讓他執掌政務。但朝廷反對,只得使用管領下知狀代之。3月12日義圓還俗,改名義宣,敘從五位下左馬頭。4月14日昇從四位,但仍未被封為將軍。當時風傳關東公方足利持氏會被封為將軍,因此京都局勢不太穩定。

同年7月6日(應永35年4月27日,改元正長),稱光天皇病篤。義宣秘密將伏見宮貞成親王的兒子彥仁王從伏見宮御所帶到了京都,請求後小松上皇立之為嗣。這正合上皇的心願,立即同意了請求。20日稱光天皇駕崩,彥仁王即位,是為後花園天皇

正長2年(1429年)3月15日,義宣改名義教,昇參議近衛中將,封征夷大將軍。其改名的緣故是「義宣」與「世忍」(よしのぶ / Yoshinobu)同音,會招致世俗的劫難,因此不吉。最初公家商議改名「義敏」,但攝政二條持基考證認為「教」字吉利,最終改名「義教」。

幕府權威的復興[编辑]

成功就任將軍之後的義教,試圖恢復失墜的幕府權威和將軍的獨裁統治。在稱光天皇逝世後,義教將後花園天皇擁上皇位便是其中的一例。義教奏請後花園天皇編纂《新續古今和歌集》,並且聘請三寶院滿濟為政治顧問。義教以御前沙汰代替了評定眾引付,並自行任命可以出席御前沙汰的官員。同時限制了管領的權力,諸大名可以不通過管領直接向將軍稟報事務。同時義教也對將軍直轄的奉公眾進行整備和改革,並限制了管領在幕府中的兵權。

在外交上,足利義教恢復了勘合貿易,將對明朝貿易的權力牢牢抓在將軍手裡,強化了幕府的權力。

朝廷將年號正長改為永享的時候,關東地區的鐮倉公方足利持氏拒絕改元,並繼續使用正長年號。義教欲發兵討伐,但遭到關東管領上杉憲實的強烈反對,不得不放棄了這個計劃,改為下令討伐九州大內盛見。大內盛見被少貳氏大友氏圍攻,敗死;其侄大內持世嗣位,借山名氏之手擊破了澀川氏、少貳氏和大友氏,佔據了九州。

與延曆寺的抗爭[编辑]

足利義教在還俗之後,試圖讓弟弟義承繼任比叡山延曆寺天台座主,以便控制天台勢力。但這引起了延曆寺僧眾的不滿,1433年(永享5年),僧眾彈劾幕府的山門奉行飯尾為種光聚院猷秀等人,提出十二條不正當的罪名。最終滿濟和管領細川持之提倡和解,義教將飯尾為種、光聚院猷秀配流外地。但山徒趁勢攻打並燒毀了與支持二人的園城寺。這使義教大怒,親自率兵聯合園城寺的僧兵,包圍了比叡山。最終比叡山投降,雙方和解。

然而翌年7月,京都出現了延曆寺與鐮倉公方足利持氏合謀反對幕府,作法詛咒將軍的傳聞。義教立刻派遣近江守護京極持高六角滿綱包圍了比叡山,禁止一切物資進入比叡山一帶。11月,幕府的武士焚毀了比叡山的門前町坂本一帶的民宅,百姓逃往山上避難,引起了山上的騷亂。延曆寺派人請求投降,管領細川持之等幕府宿老也勸義教赦免延曆寺,義教怎麼也不同意。12月10日,以細川持之為首的幕府宿老5名,聲稱「如果不能赦免比叡山的話,就要燒掉自己的邸宅,退回本國」(比叡山赦免が成されなければ、自邸を焼いて本国に退去する),強迫義教接受投降。12日,義教不得不同意和睦,延曆寺派4名代表謁見將軍。

然而這不是義教的本心,1435年2月,義教召4名代表入京,將他們全部逮捕斬首。得知此事後延曆寺憤慨激昂,將根本中堂燒毀以示抗議,同時有24人自焚抗議。延曆寺的火光在京都都可以看見,世情騷然。義教下令將比叡山造謠者斬首。此後又任命了親幕府派的僧人,半年之後才開始重建根本中堂。

永享之亂[编辑]

鐮倉公方足利持氏曾與義教爭奪過將軍之位,因此心恨義教。此前的年號問題、比叡山詛咒問題、以及後來1438年(永享10年)嫡子足利義久元服之際拒絕拜請義教的偏諱(根據當時慣例,大名的兒子元服後要拜領時任將軍的偏諱)等事,使鐮倉公方與室町幕府間的關係劍拔弩張。關東管領上杉憲實曾就拜領偏諱一事勸諫持氏,但被持氏拒絕和疏遠;因此上杉憲實逃回領國上野,向幕府報告了鐮倉公方謀反之事。足利義教趁機同上杉憲實結盟,拉攏關東一帶的諸大名形成對足利持氏的包圍網。1139年封持氏為朝敵,同年11月出兵關東(永享之亂)。足利持氏大敗,剃髮出家以示投降歸順。但義教不顧上杉憲實的請求,逮捕並殺害了持氏一家。足利義教試圖讓自己的兒子成為新任鐮倉公方,但因上杉氏的反對而失敗。

關東平定與中央集權的實現[编辑]

義教平定鐮倉之後,足利持氏的遺孤安王丸春王丸兄弟投奔結城氏朝,並於1440年(永享12年)舉兵叛亂(結城合戰)。幕府命令已經隱退的上杉憲實再次出山鎮壓叛亂,遭到關東諸大名的頑強抵抗,最終因彈盡糧絕而在翌年4月成功鎮壓叛亂。安王丸、春王丸兄弟在押往京都的途中被斬。

大和永享之亂中,越智氏箸尾氏聯合有力國人支持後南朝的勢力。足利義教奉後花園天皇的「治罰綸旨」討伐越智氏、箸尾氏等朝敵,一定程度上恢復了朝廷的權威。

足利義教試圖控制地方的有力守護大名,積極介入大名的家督繼承紛爭。他將大內持世赤松貞村等心腹擁上家督之位,同時暗殺了反對自己的一色義貫土岐持賴等守護大名。雖然義教時代發生正長土一揆、後南朝叛亂等暴動,政治、社會形勢不穩定,但義教對幕府權力的強化仍有一定成果。

後期[编辑]

約在1437年(永享9年)左右,京都風傳足利義教欲將赤松滿祐的領地剝奪,轉封給親近義教的赤松貞村,引起了滿祐的不滿。嘉吉元年(1441年)6月24日,赤松滿祐慰勞從關東歸來的義教,在自己的府邸宴請義教。足利義教率少數親信來到赤松氏的府邸。在觀賞猿樂的時候,突然有馬被放入屋敷之內並且關上門的聲音。義教高聲問道:「怎麼回事?」(何事であるか?)身邊的三條實雅答道:「大概是雷鳴吧。」(雷鳴でありましょう)此後障子被放開,身著甲胄的武士紛紛闖入座敷之內,赤松氏的家臣安積行秀砍下了義教的首級。隨行的山名熙貴當場被殺;細川持春被砍斷了一隻手臂;京極高數大內持世身負重傷,次日死去;三條實雅果敢地抓住赤松氏武士的太刀,被砍昏倒,倖免於難。將軍被殺後,室町幕府陷入混亂之中,滿祐、教康父子趁機回到播磨。

貞成親王在《看聞日記》中評價到:「這真是自作自受。將軍如此犬死,是自古以來聞所未聞的事情。」(自業自得ノ果テ、無力ノ事カ。将軍此ノ如キ犬死ニハ古来ソノ例ヲ聞カザル事ナリ

同年7月11日,細川持常山名持豐編成討伐軍,滅亡了赤松氏。這就是歷史上的嘉吉之亂。嘉吉之亂後,幕府將軍的權力被弱化。後來經過了應仁之亂明應之變,幕府將軍完全成為了大名的傀儡。

人物形象[编辑]

足利義教性格殘暴專斷而且暴躁易怒,經常因小事情處罰別人以重罪,因此獲得了「惡御所」的綽號。以下事情就是其典型的例子。

  • 1430年(永享2年),天皇的侍講東坊城益長在某個儀式上對足利義教笑了一下。義教認為他在嘲笑自己,於是大怒,沒收了益長的領地並給予其「蟄居」的處罰。
  • 1432年(永享4年),一條兼良的府邸舉行鬥雞比賽,許多人前往觀看,從而堵塞了義教出行的隊伍。義教大怒,下令禁止舉行鬥雞比賽,並將京都的全部驅逐出城。
  • 足利義教在出家的時候,曾與自己側室日野重子的哥哥日野義資發生矛盾。義教就任將軍後,沒收了義資的領地並給予他「謹慎」的處分。1434年(永享6年),日野重子為義教產下一子(即後來的足利義勝),許多人前往日野義資的邸宅祝賀。義教得知後十分不快,處罰了前往祝賀的人。同年6月8日,日野義資在家中被暗殺,首級不知所終。京都風傳是足利義教指使的,義教大怒,下令查明流言的源頭,將傳播者參議高倉永藤流放硫磺島
  • 1435年,比叡山根本中堂被焚,京都世情騷然。義教下令禁止傳播流言,並將觸犯禁令的商人斬首。
  • 足利義教的侍女少納言局,有一次因為倒酒時手腳笨拙而被毆打了一頓,後來義教強迫她出家為尼。
  • 有一位名叫日親的僧人曾前來勸說義教信仰日蓮宗,否則死後將進入十八層煉獄。義教命人將日親的頭塞進灼熱的鍋裡。此後,日親曾再次向義教說教,但足利義教不由分說下令割下了他的舌頭。

永享6年(1434年)6月,中山定親在日記《薩戒記》中記載,僅被義教處罰過的上層人物有公卿59名、神官3名、僧侶11名、女房7名。其中包括了天皇的生母日野西資子以及皇族、關白等人。齋木一馬的記載中則是此數字的2倍以上。此外被處罰的武士、平民不計其數。伏見宮貞成親王在其《看聞日記》裡,在寫道犯禁的商人被斬首時(永享七年二月八日条)曾說到:「萬人恐怖,莫言,莫言。」(万人恐怖、言フ莫レ、言フ莫レ)「萬人恐怖」成為義教時代的象徵。

此外,為了制約管領的權力,在對朝廷關係、境界問題及人事安排等重要事務上,使用「神判」(盟神探湯)的方式。即让当事人在神灵面前起誓,然后分别将手深入滚沸的水中,若是无事的话便是无罪,反之即为有罪。足利義教借此方式,加強了將軍的獨裁統治。

墓地[编辑]

義教的首塚塔-兵庫縣加東市安國寺
義教的首塚塔-大阪市崇禪寺
墓所

法名:普廣院殿善山道惠。墓所:京都市的十念寺。另外,義教的首塚位於大阪市崇禪寺兵庫縣加東市的安國寺。

肖像

由於足利義教死於非命,當時的人們畫了許多肖像畫,以為鎮住其亡靈之用。現存的作品有:

履歷[编辑]

※以下日期皆為日本舊曆。

家庭[编辑]

永享3年12月に義教の下に上がるも、永享9年11月、密通事件により離縁

接受義教偏諱的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宗教頭銜
前任:
道圓法親王
青蓮院門跡
第42世
繼任:
義快
前任:
相嚴
天台座主
第153世
1419年11月20日-1421年5月11日
繼任:
持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