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路隨
出生 776年
唐朝
逝世 835年8月16日
唐朝长江中流
职业 唐朝官员

路随,又稱路隋(776年-835年8月16日[1][2]),南式唐朝官员,唐文宗年间任宰相

背景[编辑]

路随生于唐代宗年间的776年。祖上阳平人氏。高祖路节唐高宗兄越王李贞府东阁史祭酒。曾祖路惟恕,官至睦州刺史;祖父路俊之,官终太子通事舍人。[3]

路随父路泌以博识好学闻名,通《五经》,尤嗜好《》、《》、《左氏春秋》。[3]将军朱泚反叛唐德宗,德宗被迫逃离长安,奔奉天,再奔兴元,路泌随驾流亡,妻儿留在长安。流亡期间,中箭负伤。最后他效力朝廷宿将浑瑊,浑瑊很器重他,他也作为浑瑊的从事参与了其对另一叛将李怀光的讨伐。[3]787年,路泌陪浑瑊与吐蕃大相尚结赞缔盟,尚结赞设伏劫盟,意图俘虏浑瑊;浑瑊逃跑,幕僚大多被俘杀。[3][4]路泌被俘并被带到吐蕃首都拉萨。在拉萨期间,他通晓佛学,为吐蕃赞普所重,但至死未能获准返回中原。[3]

路泌被俘时,路随还是孩童,长大后得知父亲被吐蕃所俘,日夜哭泣,坐时面向西面吐蕃方向,为哀悼父亲被俘而不吃肉。母亲告诉他,他长得像父亲,他便终身不照镜子。803年,吐蕃写信求和,路随给唐德宗上了三份表章请求答允求和,以至德宗派中使向他解释,德宗不信任吐蕃求和,在等待吐蕃进一步示诚。但数年间,吐蕃未能证明诚意,当时也就没有发生进一步的和谈。[3]

早期仕途[编辑]

路随举明经,授润州参军事,为军阀镇海军节度使李锜所制。李锜想羞辱路随,让路随知市事,路随怡然坐在市中监督事务。[5][6]东都洛阳留守韦夏卿闻之,被路随感动,邀他入东都幕府,路随因此名声更大了。[3]

唐宪宗年间[编辑]

此时,唐宪宗在位,吐蕃不时提议求和。路随五次上表宪宗请求修好,还上表给宰相;宰相裴垍李藩都为他说话。[3]和吐蕃最终议和后,810年,应宪宗要求,吐蕃送还路泌及其同僚判官郑叔矩的棺材、墓石和手书。宪宗追赠路泌绛州刺史,用公费安葬,累赠至太子太保[3][7]路随为父服丧,丧期满后,任左补阙。一次宰相李绛建议宪宗多听取谏官们的意见,宪宗举了路随和韦处厚的例子,说自己常听他们的话。路随又被任为史馆修撰。又历任起居郎、司勋员外郎,仍兼史馆修撰。[3]

唐穆宗年间[编辑]

820年,宪宗崩,子唐穆宗继立。[8]穆宗登基后,升路随为司勋郎中,与韦处厚同入翰林院为侍讲学士。后又任谏议大夫,仍兼侍讲学士。穆宗修《宪宗实录》,再次用路随为史职。[3]

唐敬宗年间[编辑]

824年,穆宗崩,子唐敬宗继立。[9]路随被任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当有人送金帛致贺时,路随回应:“我怎能因为公事获取私财?”将礼物都退还了。[3]

827年初,敬宗因脾气为宦官和军将所恨,遭弑杀。弑君阴谋的为首宦官刘克明要路随以敬宗名义起草遗诏以穆宗弟绛王李悟权当军国事,但很快,枢密使王守澄杨承和神策军中尉魏从简梁守谦等当权宦官回击作乱者并屠戮之。王守澄与韦处厚共议后,以穆宗母郭太皇太后名义拟诏以敬宗弟江王李涵(随后改名李昂)为帝,即唐文宗。[9]

唐文宗年间[编辑]

事后路随并未被处罚,可见未被视为弑杀敬宗的乱党。时任承旨的韦处厚在文宗继位后不久入相,路随受命接替他为承旨。路随后任兵部侍郎,仍知制诰。[3]828年韦处厚死后,路随拜中书侍郎,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实质宰相[9]监修国史。[3]

路随领导监修国史任上,卷入了一场修史纷争。先前韩愈监修唐顺宗实录时,写了很多宫禁之事,令宦官憎恨,他们常对皇帝说记录不实。路随将宪宗实录交给文宗后,文宗命他修改顺宗实录,路随上表就实录不实之处婉言致歉,但为涉事官员的正直及其作为史官的独立立场辩护。文宗因而修改了命令,建议,德宗、宪宗年间宫禁之事不可确证者皆删除,其余不改。[3]

829年,路随建议宰相不宜兼判度支类事务,引用腐败宰相杨国忠元载皇甫镈的例子,路随的上级同僚宰相裴度辞去度支,仅任宰相。[10]830年,路随任门下侍郎,加崇文馆大学士。833年,任文宗子太子李永太师;同年向文宗献上宪宗、穆宗实录。834年,路随告病辞职,不许。[3]同年,文宗近臣郑注弹劾前宰相李德裕与文宗弟漳王李凑傅母杜仲阳勾结,路随不但不认可,还试图为李德裕辩护,因而为郑注所忌恨。同年,他因而被遣出长安,拜检校尚书右仆射,任镇海军节度使、润州刺史、浙江西道观察等使,尽管保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作为荣衔,却连面圣道别的机会也没有。[3][11]路随赴任镇海途中,在长江中流的船上去世。赠太保,谥[3]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央研究院两千年中西历转换
  2. ^ 《旧唐书》卷一十七下:壬戌,镇海军节度使路随卒。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九
  4.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二
  5.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二
  6. ^ 鉴于李锜于807年反叛朝廷并败死,这些事必然发生在李锜败亡之前。见《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七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八:庚申,吐蕃遣其臣论思邪热入见,且归路泌、郑叔矩之柩。
  8.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一:庚子,暴崩于中和殿。……闰月,丙午,穆宗即位于太极殿东序。
  9. ^ 9.0 9.1 9.2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三
  10.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四:路隋言于上曰:“宰相任重,不宜兼金谷琐碎之务,如杨国忠、元载、皇甫镈皆奸臣,所为不足法也。”上以为然。于是裴度辞度支,上许之。
  11.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五:初,李德裕为浙西观察使,漳王傅母杜仲阳坐宋申锡事放归金陵,诏德裕存处之。会德裕已离浙西,牒留后李蟾使如诏旨。至是,左承王璠、户部侍郎李汉奏德裕厚赂仲阳,阴结漳王,图为不轨。上怒甚,召宰相及璠、汉、郑注等面质之。璠、汉等极口诬之,路隋曰:“德裕不至有此。果如所言,臣亦应得罪!”言者稍息。…… 丙申,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路隋同平章事,充镇海节度使,趣之赴镇,不得面辞。坐救李德裕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