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種對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軍種對立的具體寫照:參加2008年陸海軍對抗賽英语Army–Navy Game美國海軍學院官校生們,大聲奚落入場的美國陸軍西點軍校生。

軍種對立是指一國軍隊內各個軍種(如陸軍海軍空軍)之間的不和、競爭等對立關係[1]。在英語中,用以稱呼軍種對立的詞彙「Interservice rivalry」,亦可形容同一國的情治單位(如美國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之間的對立。

概述[编辑]

产生軍種對立的原因,包括了海陸空軍等部門間競奪參謀本部中的關鍵職位、爭取國防預算的撥予、特定任務的執行權或特定武器的擁有權[1],後者的例子包括海軍在一次作戰中出動航空母艦艦載機隊時,可能會被空軍視為對其傳統職責的侵害。

軍種對立現象常是部門本位主義的一種具體表現。類似的不和若程度加劇,可對一國軍隊的效率或戰力造成耗損。

各國情形[编辑]

美國[编辑]

在美國,近代軍種對立較早的一個著名案例,是在20世紀起頭的1900年代,當時首次開始永久性地擔當遠征作戰英语expeditionary warfare登陸作戰英语Landing operation角色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海軍與陸軍之間引發了爭端。這項稱作「前沿部署部隊英语Advanced Base Force」的概念,旨在使海軍陸戰隊的定位不再限於十三州殖民地時期的船上警衛隊,而是發展為聯合性的海上登陸戰部隊。許多海軍軍官對於陸戰隊的任務性質產生困惑,並對於這個單位應該成為艦上部隊還是沿岸強襲部隊展開爭論。而美國陸軍軍官們則擔心海軍陸戰隊踰越了其先前的職責和角色。這種紛擾持續了超過50年。

一則1921年漫畫,透過水面靶艦的實驗,顯示美國陸海兩軍對機載炸彈的觀點衝突。

除了陸戰隊之外,從1900年開始各自成立下屬航空部隊的海軍和陸軍,也對於空中武力的應用有很大的歧見。陸軍航空勤務隊准將威廉·米切爾曾以空權至上論和陸軍轟炸機對水面艦艇的攻克能力為由,主張成立獨立空軍(並將海軍的航空兵和航母改歸之管轄),而海軍方面基於對獨立空軍的反對而加以抵制,最後經過國會的否決而使海軍保有自己的航空隊。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杜魯門政府在任內面臨國人要求讓海外士兵返美的聲浪,開始進行大規模復員工作和軍事規模、預算上的裁減。面對國防架構的重組,各軍種間對於各自扮演的防禦角色也產生爭執。在這其中,包含了兩任陸軍參謀長——德懷特·艾森豪以及喬治·馬歇爾在內的陸軍體系,試圖透過對國防編制的改變,分拆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組織和功能,以使自己成為美國唯一陸上作戰部隊的角色[2]。另一方面,陸軍航空軍則要求獨立為與陸、海軍同級且對等的空軍,並接掌美國陸海兩軍內所有的飛行部隊和空戰指揮權。而由於核武器的運用,無論是陸戰隊的兩棲作戰能力或海軍任務,都在必要性上受到質疑,而陸軍航空軍對於未來以遠程轟炸機取代水面艦艇執行海防工作的主張,也使海軍以制海權的重要性、和艦載機隊的靈活性優於陸航機隊為由展開辯駁[2]。之後根據通過的《1947年國家安全法英语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1947》,陸軍航空軍如望脫離陸軍而自立為美國空軍,卻仍沒有將海軍的航空隊和美國海軍陸戰隊航空兵英语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 Aviation管轄的聯隊收編其下。而海軍陸戰隊本身也沒像陸軍官員計劃的被廢。

但軍種之間的衝突,從二戰時對日總攻計劃——沒落行動戰區總司令的人選、戰後的十字路口行動後海軍與新空軍對核武投射權的爭執,到了1947年之後還是依然持續著。同樣由1947年國安法催生的陸海空三軍指揮單位「國家軍事機構」(National Military Establishment),在1949年更名為美國國防部,並負責提供整體性的協調,來解決美軍各軍種間歷史悠久、並且在二戰時對軍事效率有所不利的內訌。

美軍採用過數種方法或手段來管制、或遏止軍種對立的發生,例如《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重構法案》在1986年生效後,針對希望晉陞(尤其是升為將領)的軍官,追加了「須擔任過至少一個(跨軍種)聯合勤務職位」等條件作為門檻。類似的軍官被形容為「著紫裝」(wearing purple)以與美國陸軍的綠軍裝、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卡其/橄欖綠軍裝、海軍的白軍裝和空軍的藍軍裝區別。同樣誕生於1980年代的美軍特戰司令部SOCOM)則把陸海空三軍的特種部隊置於統一指揮架構下,以改善伊朗人質營救行動入侵格瑞納達入侵巴拿馬等投入特殊部隊參戰的軍事行動中,由於特戰單位間對指揮、管制與協調的缺乏,而導致失利及謬誤的狀況。

日本[编辑]

戰前大日本帝國陸軍大日本帝國海軍的長期不睦,是軍種對立中最惡名遠揚的案例之一,並且也影響了日本軍中國抗日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軍事行動。明治維新時代創軍時,海軍由以前的薩摩藩人物構成高層將校,陸軍則由長州藩出身者掌管,兩藩都是日本強大的勢力。之後由於陸軍參照法國德國作為藍本,海軍則師法英國,使得兩者在發展路線、對國際的觀點和立場上也逐漸擴大了差異[3]

隨著1905年日俄戰爭結束而進行的「帝國國防方針日语帝国国防方針」中,陸軍著手推動「平時25個師團、戰時50個師團」的軍備擴張計劃,海軍方面也致力於八八艦隊的組織建設,耗去了大比例的預算,兩者的對立便因為國防經費的爭奪而展開[4]。之後的1930年代裡,陸海兩軍又在對外擴張策略上產生了歧見。「北進政策日语北進論」的腳本中,提倡以陸軍充當行動主力、征服中國大陸滿州,並將之當作向西伯利亞方向進發的腹地;而「南進政策」的方案則主張透過海軍力量,以台灣華南為起點跳板,朝著被視為經濟、軍事戰略目標的東南亞實施勢力擴張。對內,雙方的基層軍官中都有付諸暗殺來剷除政府部門中反對派人士的動作;對外,這種擴張方針隨即導致了九一八事變和全面性的中國抗日戰爭。之後由於日本財閥認為滿足海軍對南洋的需求,能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開始對太平洋戰爭予以支持。

在軍事外交方面,為了配合擴張而在1936年與納粹德國簽定的《防共協定》,也造成之後兩軍種間的不和。1938年上任的德國外交部長約阿希姆·馮·里賓特洛甫希望透過防共協定的強化,推動德日與義大利之間的三國軍事聯盟。這再度造成陸軍親德派與關注美日、英日關係的海軍和內閣之間的衝突。但德軍在1939年與1940年發動閃電戰襲捲歐洲大陸後,偏向日本陸軍與德義日軸心聯盟的輿論使得海軍高層停止反對[5]

空中與海上的發展也同樣成為日本帝國陸軍與海軍之間的衝突點。陸軍擁有屬於自己的潛艇、水上艦艇(包括驅潛艦英语submarine chaser)以及造船廠,甚至還有負責海運的部門,而這些單位與同樣在海上執行任務的海軍沒有資訊交換或協調的機制,導致未能協同行動。航空方面,兩者的飛行部隊也競相對立。技術部分,兩者的研發單位及生產單位,也由於陸海長期的內鬥而完全隔離、未進行合作[3]。在單位編制及作戰角色上,陸軍創設了海軍也有的兩棲步兵,而海軍也一度建立了自己的傘兵部隊。

陸海兩軍的齟齬不合到了戰爭時期更顯得嚴重。一個顯著的例子是日本海軍在1942年中途島海戰中徹底挫敗後,隔了數週才通知陸軍這場災難性的結果。兩軍對資源的爭奪也使得戰況對日不利,日本海軍的艦艇消耗大量燃料,但荷屬東印度石油卻掌握在對燃料需求較少的日本陸軍手中。油料的分配不均,間接導致了1944年菲律賓海海戰雷伊泰灣海戰中,均發生了戰場附近的日本海軍艦隊無法支援的情形[3]

日本天皇裕仁在《昭和天皇獨白錄》裡,提到日本輸在陸海軍之間的惡劣關係和作戰上的不一致[6][7]

德國[编辑]

納粹德國國防軍(陸海空三軍)和武裝親衛隊時常因為在戰鬥序列中――尤其是投入裝甲部隊的戰鬥裡――被排為同級而生成摩擦。在國防軍內部,納粹德國空軍司令赫爾曼·戈林被多種因素,包括他與陸軍的政治分歧在內,讓他創立了空軍野戰師英语Luftwaffe Field Division,變成陸軍之外的、也是德國第三支的陸上戰鬥部隊。同樣在二戰大部分時間裡都隸屬於空軍司令部下轄的空降獵兵,直到1944年底才變成陸軍所屬部隊。

空軍和納粹德國海軍之間在二戰時也有一段時間,持續地在若干議題上存有芥蒂,其中一個就是海軍艦載航空大隊(Bordfliegergruppe)的建構。

英國[编辑]

在1918年英國皇家空軍創設之後,英國皇家海軍英國陸軍飛行隊在戰前擁有的飛機都被大量劃歸到空軍之下,引發了海軍高層的怨懟。之後為了因應二戰局勢,才使得皇家海軍再次取得艦載飛機的指揮控制權[8]

較新的案例是陸軍體系的傘兵團英语Parachute Regiment (United Kingdom)和海軍體系的皇家海軍陸戰隊。由於兩者具備的一些作戰能力是重疊的,因此在這兩者中選定執行任務的部隊時,常會對軍事指揮官或政治決策者形成壓力。也由於各軍種所屬的特種部隊會有摩擦,使得英國國防部成立了英國特種部隊UKSF)作為特戰任務部隊的跨軍種聯合指揮機構,同時也使特殊舟艇隊SBS)不再僅將海軍陸戰隊員作為兵員補充來源,而開始吸納陸空兩軍的官兵。

印度[编辑]

印度陸軍印度空軍之間,已經因為互相爭奪攻擊用直升機的擁有權,而持續了多年的內訌。這場衝突是從1999年印度與巴基斯坦卡吉爾戰爭英语Kargil War之後開始浮上檯面的。

2012年5月上任的印度陸軍參謀長比克拉姆·辛格英语Bikram Singh (general)上將,數次要求能擁有陸軍所屬的武裝直升機[9]。之後政府同意將270多架新型武裝直升機從空軍移交給陸軍航空兵[8],其中包含了美國製造的AH-64D阿帕契長弓直升機,該系列直升機於之前的戰場測試中已勝過了空軍使用的俄製Mi-28攻擊直升機[10]。採用機種向來在性能、品質上優於陸軍直升機的印度空軍,很快對於印度政府該次的決策產生不滿,並表示所有的攻擊用直升機和中型空運直升機都應該歸空軍管轄,且要是陸軍獲得重複的資源來構成自己的「小空軍」的話,將會所費不貲,還會使得兩支採用俄機的空軍直升機中隊在指揮體系上接受陸軍管制[10]

2013年,因為直升機問題而與陸軍針鋒相對的空軍參謀長諾曼·阿尼爾·庫馬爾·布朗英语Norman Anil Kumar Browne上將,表示原本要移交給陸軍的AH-64D直升機會繼續由空軍持有[11]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Interservice rivalry//The Oxford Essential Dictionary of the U.S. Military. Oxford Reference Online. Berkley Books. 2001 [2008-12-07]. 
  2. ^ 2.0 2.1 《美国军队及其战争》试读:11.1 复员与军种间的对立。譯自Morris, James M.America’s Armed Forces: A HistoryUnited StatesPearson Education,1991。
  3. ^ 3.0 3.1 3.2 派系爭鬥摧毀舊日本 海陸內訌教訓至今未被吸取_軍事頻道_鳳凰網
  4. ^ 转 日本陆海军对立史:两个假想敌国_牛牛_新浪博客。譯自野口省己,《「玉砕」日本軍激闘の記録 : 日本軍独特の戦い方による壮烈な戦歴 : 全特集》,東京,潮書房日语潮書房,1995。
  5. ^ 转 日本陆海军对立史:三国同盟与日本陆海军间的对立_牛牛_新浪博客。譯自野口省己,《「玉砕」日本軍激闘の記録 : 日本軍独特の戦い方による壮烈な戦歴 : 全特集》,東京,潮書房日语潮書房,1995。
  6. ^ 昔の日本の陸軍と海軍は仲が悪かったそうですがどのように悪かったのでしょうか? - Yahoo!知恵袋
  7. ^ 2011年08月07日の記事 | 国民と天皇と大日本帝国 - 楽天ブログ
  8. ^ 8.0 8.1 印度陆军与空军争抢阿帕奇 陆军参谋长震怒_参考消息_太行军事网
  9. ^ 视频 印度 陆军空军争抢武装直升机:陆空军持续内讧“令人震惊”_新闻台_中国网络电视台
  10. ^ 10.0 10.1 IAF, not Army, will get Apache attack helicopters: Govt - Times Of India
  11. ^ Army Chief contests IAF’s claims over Apache helicopters Inter Services Rival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