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辜鸿铭
{{{name}}}
学者
19世纪-20世纪
原名 辜汤生
異名 Tomson
鸿铭
立诚
國籍 中華民國
出生 1857年7月18日(1857-07-18)
马来亚槟榔屿(今日槟城
逝世 1928年4月30日(70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北京
職業 学者教授
機構 自强学堂(今武汉大学)、北京大学
種族 汉族
語言 中文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
父母 辜紫云 (父)
布朗(英国义父)
研究領域 国学西学
學歷
代表作

《中国人的精神》

辜汤生(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字鸿铭,号立诚,自称慵人东西南北人,又别署为汉滨读易者[1]。英文名众多,初用Koh Hong-beng,回国用Ku Hweng-Ming,另外还有Kaw Hong Beng、Amoy Ku,最为人知的是Tomson。祖籍福建省同安县,生于南洋英属马来西亚槟榔屿[2]。學博中西,號稱「清末怪傑」,是滿清時代精通西洋科學、語言兼及東方華學的中國第一人。他翻译了中国“四书”中的三部——《论语》、《中庸》和《大学》,創獲甚鉅;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原名《清流傳》)和《中国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义》)等英文书,热衷向西方人宣传东方的文化和精神。

生平[编辑]

他自称「一生四洋」,即「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

1857年7月18日,辜鸿铭出生于英国殖民地槟榔屿(今马来西亚槟城),祖籍福建同安县。父亲辜紫云,母亲为葡萄牙人與馬來人混血。

1867年,辜鸿铭随其橡胶园主英国商人布朗前往苏格兰。10岁时,义父布朗告诉他:“现在欧洲国家和美国都想侵略中国,所以那些国家的学者都在努力钻研中国文化;希望你日后也能为自己的国家学好中西文化!”。[3] 1870年,14岁的辜鸿铭被送往德国学习科学。后回到英国,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4],并于1873年考入爱丁堡大学文学院攻读西方文学专业,并得到校长、著名作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卡莱尔的赏识,并1877年以优异的成绩获得该校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辜鸿铭入德国莱比锡大学,获得土木工程文凭;后又去法国巴黎大学攻读法学

1880年,辜鸿铭结束自己14年的求学历程返回故乡槟城。1881年,他遇到马建忠并于其倾谈三日,思想发生重大改变,随即辞去殖民政府职务,学习中国文化。

1885年,辜鸿铭前往中国,被湖广总督张之洞委任为“洋文案”(即外文秘书)。张之洞实施新政、编练新军,也很重视高等教育。在辜鸿铭鼎力谋划下、辜鸿铭拟稿,再呈张之洞审定,于光绪十九年十月二十二日(1893年11月29日)以《设立自强学堂片》上奏光绪皇帝,筹建由国人自力建设、自主管理的高等学府——自强学堂武汉大学前身),得到钦准。自强学堂正式成立后,蔡锡勇受命担任总办(校长),辜鸿铭任方言(英语)教习。辜鸿铭授课非常受学生欢迎,全校师生景仰,成为自强学堂一代名师。[5]

1905年,辜鸿铭任上海黄浦浚治局督办。1908年宣统即位,辜任外交部侍郎,1910年,他辞去外交部职务,赴上海任南洋公学监督。1911年辛亥革命后,辜辞去公职,1915年在北京大学教授,主讲英国文学。其著作《中国的牛津运动》于1909年出版,《中国人的精神》(《春秋大义》)于1915年出版。

1924年,辜鸿铭赴日本讲学三年,其间曾赴台湾讲学,鹿港辜家的創始人辜顯榮招待。1927年从日本回中国。1928年4月3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2岁。

观点和著作[编辑]

在其著作《中国人的精神》中,辜鸿铭把中国人的优点概括为“温良”(英文:gentleness),并说道:“中华...民族精神不朽的秘密就是中国人心灵与理智的完美谐和。”

辜鸿铭是坚决的保皇派,即使民国时期在北京大学讲课,仍然留着大辫子,带着书童。他喜愛中國姑娘淑姑的小腳,酷嗜嗅女人小腳,講究瘦、小、尖、彎、香、軟、正七字訣。對於清代文化如纏足長袍馬褂辮子納妾,辜鴻銘堅持終身。辜鸿铭娶了淑姑不到一年,又纳日本大阪心斋桥人吉田贞子为妾[6]。当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被免职时,他也愤而辞职,曾说:“现在中国只有两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先生,一个是我。因为蔡先生点了翰林之后不肯做官,就跑去革命,到现在还是革命。我呢?自从跟张文襄做了前清的官以后,到现在还是保皇。”但他反对袁世凯洪憲稱帝

辜鸿铭主张“一夫一妻多妾制”,最出名的比喻是认为一夫多妻是一把茶壶配几只茶杯。但当时诗人徐志摩结婚时,他的妻子陆小曼曾对他说:“志摩!你不能拿辜先生茶壶的譬喻来作借口,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牙刷是不能公开用的!”[7]

辜鸿铭的演讲稿《中华文明的复兴与日本》显示出其中国历史常识十分匮乏,其在论及日本武士道时称“田横在其主君汉高祖死后,便以自杀来表示对主君的忠诚”,在论及蒙元入侵时又说“在今日中国,真正继承了中华文明之精华的只有浙江和江苏两个省份。所以如此,主要是由于在蒙古入侵的时候,宋朝皇帝同一帮贵族逃到浙江的杭州”。[8]辜鸿铭无视日本当局在台湾推行的剪辫、放足、禁止蓄养婢妾等“改正支那陋俗”的施政措施而鼓吹“今日的日本人是真正的中国人”,其观点不仅在后来的中国受到批判,而且在国际上也得不到认同(如英国学者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和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都将日本文明视为一种与中国文明有很大不同的独立文明)。

軼事[编辑]

據说他在英國街頭故意倒拿報紙,有英國人看見,大笑著説:“看這個中國人多笨,報紙都拿倒了,還假裝懂英文。”辜就回嘴説:“你們英文太簡單,拿正著讀,顯不出本事。” 然後熟練地倒讀報紙,一口地道的倫敦腔,把英國人都驚獃了。

慈禧太后过生日,他当众脱口而出的“贺诗”是“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

袁世凱出身行伍,喜歡強調自己沒學問但是善於實幹。他曾經向德國公使吹噓説:“張中堂(張之洞,是探花出身) 是講學問的;我是不講學問的,我是講辦事的。”袁世凱的幕僚將這件事得意地告訴辜鴻銘。辜鴻銘不假思索地回答:“老媽子倒馬桶,固用不著學問;除倒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無學問的人可以辦得好。”[9]後袁世凱死,全國舉哀三天,辜鴻銘却特意请来一个戏班,在家大開堂會,熱鬧了三天。

辜鸿铭博通西欧诸种语言、言辞敏捷的声名很快在欧美驻华人士中传扬开来。他给祖先叩头,外国人嘲笑说:这样做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饭菜了吗?辜鸿铭马上反唇相讥:你们在先人墓地摆上鲜花,他们就能闻到花的香味了吗?

英国作家毛姆来中国,想见辜。招待毛姆的主人就给辜送去一張便條紙,请他来。可是等了好幾天也不见辜来。毛姆後來知道這位主人是以如此不禮貌的方式邀請辜,就自己寫了一封非常謙遜的信交送,詢問是否可去拜訪。兩小時後,辜就回信答應。一进屋,辜就強力表達他對之前那張便條紙邀請的不滿:

當那哲學家進客廳來時,我即迅速表示我對他容許我拜會他的謝意。他指給我一張椅子,幫我倒茶。 “你想見我對我是一种奉承,”他回答,“你的國人只和苦力及買辦交易,他們以為每一個中國人如果不是這一种,就一定是那一种。”我想冒險抗議,但我尚未了解他的真意。他把背倚在椅子上,用一种嘲弄的表情望著我。“他們以為若他們已經點頭示意,我們就一定會去。”我知道他仍然對我朋友不合宜的通知感到不滿。我不知道應怎樣回答,喃喃地說了一些恭維話。

——林語堂《信仰之旅》(From Pagan to Christian)第二章 大旅行的開始

辜鴻銘在北京大學任教,梳著小辮走進課堂,學生們一片哄堂大笑,辜平靜地說:「我頭上的辮子是有形的,你們心中的辮子卻是無形的。」聞聽此言,狂傲的北大學生一片靜默[10]。辜鴻銘在北大人稱“辜瘋子”。

评价[编辑]

“英文文字超越出众,二百年来,未见其右。造词、用字,皆属上乘。总而言之,有辜先生之超越思想,始有其异人之文采。鸿铭亦可谓出类拔萃,人中铮铮之怪杰。”--林语堂[11]

“一个鼓吹君主主义的造反派,一个以孔教为人生哲学的浪漫派,一个夸耀自己的奴隶标识(辫子)的独裁者;就是这种自相矛盾,使辜鸿铭成了现代中国最有趣的人物之一。”--温源宁[12]

现在的人看见辜鸿铭拖着辫子,谈着“尊王大义”,一定以为他是向来顽固的。却不知当初辜鸿铭是最先剪辫子的人;当他壮年时,衙门里拜万寿,他坐着不动。后来人家谈革命了,他才把辫子留起来。辛亥革命时,他的辫子还没有养全,他戴着假发结的辫子,坐着马车乱跑,很出风头。这种心理很可研究。当初他是“立异以为高”,如今竟是“久假而不归”了。——胡适在《每周评论》上对辜鸿铭的评价[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孔庆茂. 《辜鸿铭评传》. 国学大师丛书. 北京: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1996.12: 第23页. ISBN 9787805795812. 
  2. ^ 黄兴涛. 《文化怪杰:辜鸿铭评传》. 台北: 知书房出版社. 2001.12: 第24页. ISBN 9787805795812. 
  3. ^ 辜鸿铭背书成才:莎士比亚38个英文剧本滚瓜烂熟. 连盈慧. 凤凰网. [2012年07月17日] (中文(中国大陆)‎). 
  4. ^ 辜鴻銘的西文學習法
  5. ^ 辜鸿铭
  6. ^ 《民国名人与日本妻妾》
  7. ^ 罗家伦 《回忆辜鸿铭先生》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北京 1998年5月 ISBN 7-5600-1449-6
  8. ^ 《辜鸿铭文集》海南出版社 海口 1996年8月 ISBN 9787806174111
  9. ^ 駡人高手辜鴻銘
  10. ^ 辜鴻銘
  11. ^ 孔庆茂. 《辜鸿铭评传》. 国学大师丛书. 北京: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1996.12: 第20页. ISBN 9787805795812. 
  12. ^ 温源宁. 《一知半解及其他》. 《新世纪万有书库》第五辑. 北京: 辽宁教育出版社. 2001.2: 第32页. ISBN 7538259341. 
  13. ^ 李玉刚. 《狂士怪杰:辜鸿铭别传》.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 11. ISBN 702003751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