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性缄默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選擇性緘默症(AQ)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ICD-10 F94.0
ICD-9 309.83 313.23
MedlinePlus 001546
eMedicine ped/2660
MeSH D009155

选择性缄默症英语Selective mutism)是一種社交焦慮症,患者有正常説話的能力,但在特定情境下就是說不出口。《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把选择性缄默症描述为儿童的罕见心理失调。患有这症的儿童和成人能正常说话和理解语言,但在某些社交场合却无法说话。他们其他行为和学习能力都正常,尽管他们会不愿意参与团体活动。这就像是极端的害羞。但是症状的保持和程度,显然与害羞相异,譬如一个小孩在学校裡完全静默,在家中却能自由说话,不过如有陌生人在场可能又令小孩静默。

选择性缄默症并不视为沟通障碍,因为大部份儿童患者会以面部表情和手势等沟通。有时候选择性缄默症是广泛性发展障碍或精神障碍的症狀。

选择性缄默症常会誤诊为自闭症亞斯伯格症候群,尤其若在心理学家面前表现得特别退缩。很不幸的,这可能令治疗方法错误。

以前的英文病名elective mutism,显出对此症的误解普遍,甚至心理学家也不例外:误以为患者自己决定在某些场合缄默,但实际上是他们的极度焦虑迫使他们缄默,即使想说话,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为了表示其非自愿性,1994年,其英文名从带有自愿含义的旧名,改为中性的selective mutism

此症的发生比例仍不清楚。由于公众极大部份不知道此症,很多个案没被发现。以有纪录的个案统计,发病率为1比1000。但在《美国儿童及青年精神病学院雜誌》(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一份2002年的研究中,这比例提高至7比1000。目前还沒有找到任何病因,但有证据显示有遗传因素,女性比男性患者较多。[來源請求]

症狀[编辑]

概要[编辑]

選擇性緘默症是一種現象,只是在特定情境下就是說不出口。

选择性缄默症的通常特徵有:

  • 在某些期望说话的特定社交场合(例如在学校),持续无法说话,即使在其他场合能够说话。
  • 这状况影响学习或工作表现,人际沟通。
  • 这状况已持续超过一个月(不仅限于上学第一个月)。
  • 不说话的原因不是对社交场合中的语言不了解或不习惯使用。
  • 这状况不适合以某些沟通障碍解释(例如口吃),也不仅于广泛性发展障碍精神分裂或其他精神障碍的时候发生。

患者焦虑時通常有以下表现,或会被误为无礼:

  • 觉得难以保持眼神接触。
  • 常常不笑,表情空白。
  • 举止僵硬不自然。
  • 对通常有需要说话的场合,感到特别难以应付。例如学校点名,打招呼,多谢,道别。
  • 比别人更易忧虑。
  • 对噪音和人群更敏感。
  • 感到难以谈论自己和表达感受。

积极的方面,很多患者呈现出:

  • 智力和认知高于常人,好奇。
  • 对他人的想法和感受敏感。
  • 有很好的集中力。
  • 善于辨别是非,有正义感。

治疗[编辑]

与一般看法相反,选择性缄默症患者的情况不一定在长大后改善,故此年轻时即应积极接受治疗。否则,症况只会自我加剧,患者被视为不说话的人,令他们更难开口。这时转换环境(如转校)到他人不知道其症状的地方,或许能有帮助;而學校方面,亦盡可能對學生採取調適措施,例如:容許學生在需要開口說話或歌唱的評估作免測考安排。

有时候在青少年时治疗会更困难,但并不一定。

强迫孩子说话不会有效,通常这样只会令焦虑更强烈,从而加深症状。他人常常把这表现当作出于自愿及控制性的,因为这时孩子会断绝一切沟通和肢体语言,而被视为无礼。

確實的治療方法取决于患者本身,年龄及其他因素。通常对较年幼孩子用刺激渐消法。

一些精神病学者认为,处方非常少量的焦虑药物可能有效,份量增多则反会令症况更差。有的认为精神科药物无论份量多少,其副作用都危害任何小孩,抵消短暂的帮助。他们主张以行为和心理方法治疗。

刺激渐消法(Stimulus Fading)[编辑]

患者被带到受控的环境中,与一个他感到舒服可以对话的人一起。经由数个小步骤把另一个人带进去。

这些步骤常分开不同阶段完成,把另一个人带到患者说话的圈子中,称为渗入法。首先带入去的人,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

脱敏疗法(Desensitization)[编辑]

先让患者以间接方法沟通,为下一步作心理预备。这些间接方法包括电话、录音讲话、电邮、网络聊天,直到他们能更直接地沟通。

药物治疗[编辑]

有精神科醫生認為,有證據顯示抗抑鬱藥可能有效治療選擇性緘默症的兒童,例如百憂解。雖然醫學界不少人相信,這些精神科藥物能足夠減輕焦慮,以開始溝通,但有一些堅決反對給予兒童藥物治療,指出行為焦慮障礙和基因的關連缺乏醫學證據。自從有藥廠遭控告,秘密內部研究報告被公開後,反對的意見更強烈。這些報告指出百憂解和其他SSRI類抗抑鬱藥,增加自殺和精神分裂的風險,而且,諷刺地,藥物對大腦有害,會影響語言和正常社交發展。

外部鏈接[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