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通姦,一般泛指有配偶者与第三者出于自愿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是一個法律道德性質的名稱,英文稱為Adultery,是源自拉丁文的adulterium,有損壞名譽之意。其中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或者明知道他人有配偶,仍然与其同居的行为就是属于通奸。部份古代社會及伊斯蘭國家等,将两人都是未婚或喪偶、離婚者而自愿发生性关系及婚前性行為都归类为通奸。在有些地區,例如中華民國韓國,通姦屬於犯法行為,是會受到法律制裁[1][2]。在通姦除罪化的地區,則是純粹道德上的問題,如果配偶通姦,可以以此為理由申請離婚

伊斯兰国家犯通奸罪的男方(无论是否已成年),都会被处以石刑;而女方已經成年的,也会被处以石刑,未成年的,则会被处以鞭打100下。

通姦罪[编辑]

通姦行為在各國法律上處置不盡相同,有些國家未將通姦列入刑法處罰之對象;有些國家則在入法後,因理由不夠充分而除罪化[3]:6

在重視夫系充足的社會,通姦罪的處罰常見三種類型:

  1. 只罰有夫之婦,如日本1947年以前的刑法;
  2. 只罰男性相姦人,如新加坡刑法;
  3. 男女雙方皆處罰,但卻給予不同的刑度,通常是對丈夫較為寬厚,如中華民國於1923年制訂並施行至今的刑法[4](但過去實際適用時常產生同第一種之結果),另外意大利西班牙法國的舊法中都曾經有過類似的規定[3]:6-8

近代男女平等的概念興起後,有些國家規定是施予男女雙方平等的處罰。 此類國家多基於家庭應以感情為重,不能盡以法律干涉,所以會對處罰設有一定限制。例如中華民國[5]奧地利韓國是僅以他方配偶提出控訴與否做為條件;瑞士以及德國的舊刑法則只處罰通姦導致分居或離婚的狀況。也有一些國家完全不處罰,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英國,以及通姦除罪化之後的日本、德國等[3]:8

 中華民國[编辑]

中華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所謂通姦係指婚姻關係外男女雙方意思和致之姦淫行為,又稱和姦,所以別於強姦(最高法院十七年第十月十三日決議)。本罪之特別要件有二:一則本罪主體須為現有配偶之人,二則須有與他人和姦之行為。又因本罪為即成犯(有配偶之人與他人為姦淫行為時即已成罪),故以在通姦時有配偶為前提條件;至如於通姦後其婚姻關係因離婚或依法撤銷,亦不影響本罪之成立。 本條後段規定相姦罪。乃謂認識與自己通姦者為有配偶之人,而與之和姦之犯罪。本罪主體不以有配偶為必要,但未滿十四歲之女子,因無責任能力,所以不得為本罪主體;反為中華民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與幼童性交罪之被害人。另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子女則為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三項之被害人,亦不得為本罪之主體。所以行為人與此等人(上述幼童)相姦者應成立與幼童性交罪,不成立通姦罪。

通姦與強姦、和姦有有何不同?[编辑]

通姦是指與配偶以外之異性在合意之情形下發生生殖器官之接合,也就是和姦。 強姦在舊法時代指的是對婦女用強暴、脅迫等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使其與自己發生性器官接合行為。 惟修法後,強姦罪已改為強制性交罪,「性交」一詞已不限兩性間之性交行為,不管是男對女或女對男,一切常態、異態、變態的性行為皆符合性交概念(中華民國刑法第十條第五項參照)。

通姦罪成立定義[编辑]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這裡的證據係指證據能力,也就是證據資格。要取得「證據能力」須經過嚴格的證明程序,包括法定證據方法(被告、證人、文書、鑑定、勘驗)和法定調查程序,刑事訴訟法對此訂有詳細的規定。於具備證據能力後則有所謂證明力的問題,法律對此採自由心證原則,即關於如何評價證據之證據價值(證明力)的原則。至於有罪之判決,必須證明至何等程序,最高法院曾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但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必須達於一般人均可得確信其為真實的程度,而無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始得據為被告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七六年台上四九八六號判例,八十七年台上一五四二號判例)。所以通姦罪即使不是捉姦在床,但若從其他證據方法中,(例如目擊者看到通姦人進出賓館,鑑定犯罪人遺留物上之DNA或委託徵信社蒐證等。)能達得到上述之有罪判決之確定程度者,仍可成立通姦罪。

通姦罪告訴乃論與不得告訴[编辑]

依中華民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通姦罪須告訴乃論。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不僅是發動偵查之原因,且為訴訟要件,若有欠缺即無法追訴、處罰。至於如何為告訴之意思表示?最高法院曾表示: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之告訴,祇須指明所告訴之犯罪事實及表明希望訴追之意思,即為已足。其所訴之罪名是否正確或無遺漏,在所不問(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第五二二二號判例)。是故實務上常見以和解之方式交換有告訴權之配偶不要提出告訴或撤回告訴,以避免通姦罪之刑事責任。

  • 第245條(告訴乃論與不得告訴)
  • 第238條、第239條之罪及第240條第二項之罪,須告訴乃論。
  • 第239條之罪配偶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

通姦罪法律上設有專屬告訴之限制,非配偶不得告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項),亦即,犯通姦罪之配偶,為唯一之專屬告訴權人。

通姦罪之告訴期間[编辑]

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應自得為告訴之人知悉犯人之時起,於六個月內為之。」這?的「知悉」,是指得為告訴之人確知犯人之犯罪行為,也就是說,以得為告訴之人之「主觀認知」為標準,而且認知應該達到「確知」之程度,如果僅係懷疑他人有此犯罪行為,但未得確切之證實者,尚不得稱為知悉。至於連續性、繼續性的犯罪,其告訴期間應自知悉犯人最後一次行為或行為終了時起算,否則難免發生侵害行為尚未結束,但是告訴期間已過之窘境。

通姦罪訴請離婚[编辑]

法律規定配偶與人通姦,被害配偶得向法院請求離婚(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因此,只要有通姦之具體事証,即可訴請法院判決離婚,惟此際應注意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三條之規定,倘配偶對於通姦行為事前同意,事後寬恕或知悉後已逾六個月,或自其情事發生後已逾二年者,不得請求離婚。此外,夫妻若能協議,當然也可以協議離婚。此外,夫妻若能好聚好散,當然也可選擇以協議離婚之方式消滅婚姻關係,以節省訟累及勞費。

通姦罪、性交易與性行為[编辑]

通姦罪意指在婚姻存續時,國家為確保婚姻制度之存續與圓滿,自得制定相關規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性行為自由與個人之人格有不可分離之關係,固得自主決定是否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惟依憲法第二十二條規定,於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之前提下,始受保障。是性行為之自由,自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之制約(大法官釋字第554號)[6]。唯性交易是以金錢換取性服務的一種方式,雖然性行為雙方均為合意發生性行為,符合通姦罪之要件,但許多實際情況為在發生性交易時並不會確認性交易之雙方是否為婚姻存續之狀態,雙方發生性行為時並非以防害家庭為主觀故意,在性行為之雙方並未可預見另一方是否為婚姻存續之狀態下時,有觀點認為在此條件下不成立通姦罪。但通姦罪之主觀構成要件,並非限制以直接故意為之,間接故意亦包含在內,在『預見』對方可能為有配偶之人,依舊與對方發生性行為並完成性交易而不違反其本意,亦應成立通姦罪。

 香港[编辑]

辦理離婚入稟的其中一項依據,是答辯人在婚內對入稟人不忠,在外與另一異性發生性關係,通稱為「通姦」(Adultery)。 入稟人除了要就通姦這項事實提出証據外,還須要証明,由於答辯人這種通姦行為的緣故,使他無法容忍與他一同居住。 入稟人的聲請(Petition),現已由表格填報方式提出,即表格三,可在高等法院大廈的經歷司辦事處索取。 入稟人在填表後,得經過經歷司審鴃A經批准後才可以向答辯人傳達(Service)。 因此,如果入稟書內容起疑點,譬如入稟人在獲知答辯人與人通姦後,繼續與他同住,經歷司會提出疑問,指出依據條例,入稟人已算諒解(Reconciliate)了答辯人,事情便算告吹,在此情況之下,入稟人便得提出更多聲請依據。

無需指明與誰通姦[编辑]

所謂同住,依案例是指同一住所(Household),換言之,如果經歷司發現入稟人和答辯人仍居住同一住址,便可表面推斷雙方是居於同一住所。 當然,入稟人可詳細具體列出聲請內容,指明雙方雖然居住同一住所,但因二人再沒有同睡,更沒有性事,沒有同吃飯諸如此類,則根據以往的判例,如此雙方便不屬居住同一住所,兩人仍舊未曾修好。 通姦不容易舉証,如果答辯人和情婦或情夫生下孩子,或答辯人親口或白紙黑字承認,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答辯人承認通姦,並不用指名道姓與誰,在那日期地點與人通姦,換言之,即使歡場過客,也足以收到此效。

因通姦而入稟離婚[编辑]

嚴格來說,單通姦這事實不足以支持離婚令的頒佈。 離婚的因由只有一個,即雙方的婚姻關係已到達一個無法可以挽救保留的地步(Irretrievable Breakdown),通姦以致使入稟人無法與答辯人同住,只是顯示這因由的依據。 換言之,如果入稟人明知答辯人在外花天酒地,滾紅滾綠,卻仍無動於中,則這事實說明入稟人仍舊可與答辯人雙好,婚姻仍然有其可取性。 法例說明,如果入稟人在知道通姦的事實後,仍與答辯人居住超過半年以上,則通姦便不可以成為入稟的依據。 以通姦為依據的離婚入稟聲請,可將情夫情婦列為第二答辯人,在此情況下,入稟人便要準備兩份入稟書,附上表格四,供兩答辯人作答。 表格四可由法院辦事處獲得,內容絕大多數只是「是非題」,答辯人只用看自己意願,填上是或否,填上日期並加簽署,交上法院,便告完成。 答辯人在填表後,如果並不提出絲毫的抗辯,可讓入稟人獲單方面的判令,離婚聲請便算湊效。

參見[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釋[编辑]

  1. ^ http://news.wenweipo.com/2010/03/18/IN1003180068.htm
  2. ^ http://www.tw-angel.com.tw/law_affair/01.html
  3. ^ 3.0 3.1 3.2 劉安桓. 論通姦罪存廢之法理基礎.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 2004年 (中文(台灣)‎). 
  4. ^ 《全國法規資料庫》;中華民國刑法第239條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earchNo.aspx?PC=C0000001&DF=&SNo=239
  5. ^ 《全國法規資料庫》:中華民國刑法第245條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245
  6. ^ 《全國法規資料庫》:中華民國大法官釋字第 554 號 http://law.moj.gov.tw/LawClass/ExContent.aspx?TY=C&CC=D&CNO=554

Template:Sexual eth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