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逻辑语
la lojban.
逻辑语标志
发音 /laʔˈloʒbanʔ/
创造者 “邏輯語群组”
(Logical Language Group,LLG)
设定和用法 人际交流、人与电脑交流、实验用、以解除人類思考、表達能力的限制為目標
分類
(目標)
文字 拉丁和其他
分类
(来源)
邏輯語言
混合先創語言非先創語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2 jbo
ISO 639-3 jbo

邏輯語la lojban.(又作理語,源於Loglang,英文:Lojban),人工語言之一。所有字均以鍵盤上可打出的字母組成: “'”、“,”、“.”、“a”、“b”、“c”、“d”、“e”、“f”、“g”、“i”、“j”、“k”、“l”、“m”、“n”、“o”、“p”、“r”、“s”、“t”、“u”、“v”、“x”、“y”、“z”(其中,“'”、“,”、“.”非标点符号,参见特殊字符,逻辑语的句号为句首添加“.i”)。1955年由詹姆士·庫克·布朗英语James Cooke Brown設計,1960年發表於《科學美國人》。最初目標是證明薩丕爾-沃夫假說。它依照形式語言尤其是谓词逻辑構造,而非建基於現有的自然語言。其特点是:言文一致、形意一致、文化中立。

特点[编辑]

逻辑语的突出特点之一是无歧义性,无歧义包括言文一致和形意一致两方面,此外另一重要特点是文化中立。

言文一致[编辑]

言文一致,是指:

  • 一种发音唯一书写。意味着只要说话人遵守了发音标准,记录人学会了发音规则,就能准确听写,哪怕记录人对于含义和语法一窍不通。
  • 一种书写允許相似但相同含义的发音。即儘管每人有自己的口音,但在允许的范围内,说出来的字可容易辨认出(根据发音标准)含义相同。

自然语言如中文,一般不能达到这两个条件。例如:“新文学”和“新闻学”是同一个发音形式对应于不同的书写形式(和意义)的例子。而“老子”和“老子”(普通話俗语,代表“父親”或“我”)是同一种书写形式对应于并不相似的发音形式(和意义)的例子。

即使是其他人造语如世界语,仍然有言文不一的问题,尽管它们通常也设计尽量避免言文不一致,但是也有许多情况下需要使用停顿、重读等语音形式来区分句子的不同含义(不同侧重点),如此就使得一種书写对应含义不同的发音。

通过严格的构词法和明确叙述的发音规则,逻辑语大體上达到了上述目标。并且,它的发音规则还有如下特点:

  • 上下文无关:一个书写符号对应于唯一的一类发音形式,无论其在文本中处于什么位置。
  • 严格的等价:对应于书写符号的一类发音形式,无论采用哪一个都是合法的,都被辨认成同一个书写符号。
  • 发音标点系统:使用明确的发音和对应的书写形式来表示其他语言中的标点符号,例如句号、直接引语等。
  • 语法功能提示:逻辑语的构词法对单词的语法功能提供了很多提示,不管从发音形式还是书写形式上都能快速判断一个词的功能。配合独有的发音标点系统后,即使一句话只听到一半,也能快速跟上下一句或者下一个有效语法成分,且能对未听全的内容作出相当有效的猜测。

由於邏輯語的書寫規則比較鬆散,詞間空白很多情況下可以省略,因此嚴格來説一種發音形式對應一種書寫形式的要求並未達到。然而,不同的留空方式在語法層面的結構和語義層面的意義完全一致。

形意一致[编辑]

形意一致并不是说不存在含义模糊或者笼统的情形。含义模糊,指的是概念本身的模糊,即概念的外延没有明确的边界。例如,“大”、“高”等概念在没有明确标准的情况下就是模糊的。逻辑语用来表达这些概念的词语可以是模糊的,就像自然语言一样,也可以是精确的,一般是通过给出标准来精确化。

而含义笼统,则是因为有明确外延的概念的涵盖范围太广而出现的。例如,“我坐车”这个表达本身很明确,但可能坐的是摩托车、汽车、甚至自行车。当实际语境需要更明确地表述时,就出现了含义笼统。逻辑语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避免不适当的笼统和模糊并不是语言的任务,而是语言使用者的义务。同时,适当的笼统和模糊往往是文学艺术的必要成分,完全没有笼统和模糊的语言将是没有生命力的。

但是,自然语言常常会有真正的歧义。这种歧义包括四个层次:

  • 同样的词语(一般指书写形式,但有时候甚至发音形式也相同)有两种以上无关的意义。例如“架子”可以是一种实物,也可以是指为人处事的一种态度。这称为词义层次。
  • 即使每个词语都能正确解读,但是句子可能存在两种以上不同的结构,从而使得整个句子具有截然不同的含义。例如“你被我打”與“你我被打”。这称为语法层次。 英语裡更为模稜兩可的例子:"Do I not press this?" 可理解为“我是否不应该按这个?”,也可理解为“我不是应该按这个吗?”。很明显,同一个回答(“是的”)会有两种相反的意义。
  • 词语的意义和句子结构都能唯一解读时,仍可能有不同的意义,这可能是语义层次的指称不明等原因造成的。例如“他很高”可以形容他人身高,但亦有可能是形容其技術高明。这称为语义层次。
  • 即使句子的结构和意义都完全确定,但是在不同的场合下同样的句子可能有不同的用途。例如在面试中询问应试者名字是正常做法,但在街上随便拉一个陌生人问同样的问题就很唐突了。这称为语用层次。

逻辑语通过严格的语法避免出现第二种歧义。由于其文法可以使用计算机程序如YACC进行检查,因此它的无歧义性就如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一样有保证。对于前一种,则通过良好、无歧义的词语定义来避免。对于语义层次,逻辑语允许在必要的时候以任意的精确度对语义予以明确,但仍允许使用者说出不明确的句子。至于语用层次,任何语言层面的规则都无法防止,包括逻辑语。

文化中立[编辑]

许多人造语,例如世界语等,一个被人诟病的问题就是它们的语法通常基于某种或者某些自然语言的特征而构建,从而偏离了文化中立(例如世界语就是基于欧洲语言)。另一种文化中立的问题来自于词汇,因为人造语的词汇一般来自于自然语言,因此难免在取材方面有所偏颇。

通过奠基于谓词逻辑,逻辑语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语法上的文化中立,因为谓词逻辑本身是人类知识的一部分,并不专属于某种文化。但是,逻辑语在语法上的特质更偏向于孤立语,而与屈折语有所区别。对习惯于存在人称、数、性、格等屈折的用户,逻辑语也存在一些可选的外部屈折方式,即对词汇添加修饰项。

在词汇来源方面,为了尽量做到语言中立,逻辑语的基本词汇(gismu,根词)来自于六种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

此外,还有一些词汇是来自于其他文化的特定用语,另有部分来自于科学界通用术语。

發音[编辑]

逻辑语力求言文一致,即书写与发音一致,为此订立了严格的发音规则。

字母表[编辑]

逻辑语采用26个拉丁字母除了h/q/w之外的23个,外加3个符号和空白(段落空白和词间空白)组成其符号表。每个字母代表一个音素,发音要求并不严格,但要求可资区分。例如,nŋ本来是两个不同的辅音,但都可用作字母n的发音,只要能与其他辅音明确区分即可。

对于汉语使用者,要注意的是汉语拼音中的送气/不送气对比在逻辑语中应当发音为清/浊对比,就像在英文一样。这主要发生在b/p、d/t、g/k这几组辅音中。

音素表[编辑]

字母 国际音标 汉语拼音 注音符号 汉语发音提示字 汉语来源词对应的拼音
a a,ɑ a a
b b bb,bh ㄅ(近似) 玻(声母,需浊化) b
c ʃ,ʂ x,sh ㄒ,ㄕ 希,诗(声母) x,sh
d d dd,dh ㄉ(近似) 得(声母,需浊化) d
e ɛ,e ê 夜(最后一个元音) e
f f,ɸ f 佛(声母) f
g g gg,gh ㄍ(近似) 哥(声母,需浊化) g
' h (无) (无) 呵(近似声母,自然呼气般短轻,如南方口音“河”的声母) (无)
i i i i
j ʒ y(近似) ㄧ(近似) 衣(声母需用半擦音且浊化) zh
k k g,k ㄍ,ㄎ 哥,科(声母,不需区分送气与否) k
l l,̩ l 勒(声母) l
m m, m 摸(声母) m
n n,m̩,ŋ,ŋ̩ n,ng ㄋ,(ㄢㄣㄤㄥ)的韵尾 讷(声母),恩(韵尾),昂(韵尾) n,ng
o o,ɔ o o
p p b,p ㄅ,ㄆ 玻,坡(声母,不需区分送气与否) p
r r,ɾ,ʀ,ɹ,ɻ,ʐ r 日(声母) r
s s s 思(声母) s
t t d,t ㄉ,ㄊ 得,特(声母,不需区分送气与否) t
u u u u
v v,β (无) 我(个别罕见北京音的声母) (无)
x x h 喝(声母) h
y ə e 鹅(短促) (无)
z z ss[1] 日(声母,不翘舌,如某些南方口音) z

上表中有a,e,i,o,u,y六个元音。此外,其余17个辅音可以分为三组:清音ptkfcsx和浊音bdgvjz,还有成音节辅音lrmn。

双元音[编辑]

两个元音可以组合成双元音,见下表:

逻辑语字母 汉语拼音 注音符号 例字 和其他辅音组成音节
ai ai
au ao
ei ei 未(韵母)
oi (无) (无) (粤语)
ia ya/ia ㄧㄚ 不可
ie ye/ie ㄧㄝ 不可
ii yi 不可
io yo ㄧㄛ 不可
iu you/iou ㄧㄨ (无) 不可
ua wa/ua ㄨㄚ 不可
ue (无) (无) (无) 不可
ui (无) (无) (无) 不可
uo wo/uo ㄨㄜ 不可
uu wu 不可
iy (无) (无) (无) 不可
uy (无) (无) (无) 不可

双辅音与多辅音组合[编辑]

组成音节时,辅音组合常受限逻辑语规则。

对于双辅音,包括以下情形:

  • 不允许两个相同的辅音紧邻
  • 若两个辅音一为清音一为浊音,则不允许组合
  • cjsz这四个辅音任意两个都不能组合
  • 禁止cxkxxcxkmz

如果两个相邻的辅音后面要跟着元音组成音节(称为“起始双辅音”),则受到更严格的限制。只允许以下48种组合:

bl br cf ck cl cm cn cp cr ct dj dr
dz fl fr gl gr jb jd jg jm jv kl kr
ml mr pl pr sf sk sl sm sn sp sr st
tc tr ts vl vr xl xr zb zd zg zm zv

三个辅音的组合规则是:

  • 头两个辅音必须满足普通双辅音的限制规则
  • 后两个辅音必须在48个起始双辅音的列表内
  • 禁止这四种组合:ndjndzntcnts

特殊字符[编辑]

除了以上23个字母(记住“h、w、q”並非逻辑语字母)以外,逻辑语还有三个特殊符号(空格不算)。这些符号都有特殊发音规则,并严格限制其出现场合。这些符号虽在其它语言用作标点符号,但逻辑语实际上没有标点符号,所有的标点符号都是通过特殊的单词表达,这样的“标点符号”必须在发音过程中读出来。

送气元音分隔符'[编辑]

双元音多数不允许组词,只有4个可以。如果一个词中间出现了多个元音(不包括y)连在一起的情况,必须使用'隔开,例如mo'i等。这种情况下,音节数算两个,发音时必须在保持气流不中断的情况下将两个音明确地分开。一般来说,这听起来就像是在中间有一个汉语拼音的“h”(注音“ㄏ”),不过为了和x分别,这个音必须非常轻。

词语分隔符「.」[编辑]

逻辑语的构词法非常严格,很容易辨别词的开始和结束。一般来说,逻辑语的单词都以辅音开头,以元音结束。对于例外的情况,为了让听者能够明确地分辨出单词,逻辑语规定凡是以元音开头的单词必须在开头加上“.”,以辅音结尾的单词则加在后面。发音的时候,要求必须停止送气,给出一个明确的停顿。

外来元音分隔符「,」[编辑]

虽然逻辑语只有4个双元音,但其他语言有更多的双元音。为了方便从其他语言借用词汇,这些双元音用“,”隔开。发音的时候,如果感到有困难,当成'总是允许的,这是因为它只出现在外来词中,就算写错,也不会对意义造成混淆。

留空[编辑]

空格不算是邏輯語的符號之一,但它也算是書寫形式的一部分。倘若發音時遇到空格,可以停頓一下,也可以不停頓地發下一個音。在書寫的時候,除了实词(brivla)和專名(cmene)前後必須留空之外,虛詞(cmavo)之間允許不留空連續書寫,算是邏輯語對同樣的語音聽寫所允許的唯一變化。

重音规则[编辑]

所有实词(brivla)重音都在倒数第二个音节,这规则方便在语音流中定位實詞的结束。虛詞(cmavo)的重音没有硬性规定。專名(cmene)的重音按照該專名的原始方式(例如來自英語就照英語重音),書寫時將重音音節字母大寫。這是邏輯語中唯一需要大寫字母的地方,其他情況一律使用小寫字母。

其它规则[编辑]

逻辑语的实词要求在前五个字母('和半元音y不计)中存在成对的辅音。这可以用来确定实词的开始,連同实词重音规则就能确定句中所有实词的位置。 逻辑的基本虚词全部都由0个或1个辅音带1个以上的元音组成。合成虚词则简单地将数个基本虚词拼在一起。其中,有一些虚词(如la)后面跟的是cmene(专有名词)。这被用来定位cmene的开始。 專名的结束则依靠另一条规则:專名必须以辅音结尾(根据词语分隔符规则,书写專名的时候后面必须有“.”)。

文法[编辑]

邏輯語的文法源自謂詞邏輯,其陳述(句子)就是謂詞邏輯中的合式公式。謂詞邏輯中的謂詞和詞項在邏輯語中分別稱爲selbri和sumti。正如謂詞邏輯一樣,每個謂詞selbri所帶的詞項sumti有一定的數量,並要按一定的順序排列,才可準確表達含義。此外,還有一些結構性的詞彙,類似于謂詞邏輯中的邏輯聯結詞、量詞等。 若把selbri看成謂語動詞V,其第一個sumti看成主語S,隨後的sumti看成賓語O,則其句式一般為SVO,當然這僅對帶有兩個sumti的selbri才正確。此外若selbri出現在句首,被認爲是省略第一個sumti。如果句首有多個sumti,則按照順序排列視爲合法句子。如此SOV也是合法的句子結構。分類基本上可說是主謂賓主賓謂,但實際上可以是任何形式:

  • mi prami do (SVO) (我愛你)
  • mi do prami (SOV) (我,你被愛)
  • do se prami mi (OVS) (你是所愛,我的)
  • do mi se prami (OSV) (你,我所愛)
  • prami fa mi do (VSO) (愛被我,你)
  • prami do fa mi (VOS) (愛你我是)

如此彈性使它有卓越的能力承接盡多的自然語言表達方式。

注释[编辑]

  1. ^ 在z,c,s后的i的去音节化

外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