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邓艾
太尉鄧侯
太尉
國家 中國
時代 曹魏
士載
籍貫 義陽棘陽
初名 鄧範
別名 鄧征西
出生 195年
逝世 264年
成都
著作
濟河論

鄧艾(195年-264年[1]),字士载義陽棘陽(今河南新野)人,三國曹魏後期名將。本名鄧範,字士則,後因與同鄉人同名而改名。鄧艾多年在曹魏西邊戰線防備蜀漢姜維,後來偷渡陰平,逼使蜀帝劉禪投降,建立滅蜀奇功,獲封太尉。可是戰后被鍾會聯合監軍衛瓘誣陷,鄧艾帳下軍官打算營救鄧艾,衛瓘怕受鄧艾報復,便遣田續先行殺死鄧艾,其子鄧忠亦同殉此難。

生平[编辑]

地形趣味[编辑]

關於邓艾之家世已不可考,《三國志》只記載邓艾早年丧父,家境贫寒,長期居於今河南省境內。邓艾自小已有口吃毛病;曾於汝南(今河南上蔡)牧牛一時。12歲隨母遷居潁川時,見到已故太丘長陳寔碑文上寫著「文為世範、行為士則」,便自行取名為鄧範,字士則。後來有一個族人跟他同名,遂改為鄧艾。

邓艾早年憑其才學獲舉薦為典農都尉(相當於縣)學士,然而因為口吃未能遷陞,因而就任與農業相關的稻田守叢吏草一職。邓艾酷爱軍事,每到高山大泽,定必測量繪製地形,規劃紮營佈防。時人常取笑邓艾,然邓艾並不在意。

積糧墾荒[编辑]

邓艾在地方度過十數年,偶然下遇上太尉司马懿。司馬懿赏识邓艾之才幹,決定提拔邓艾,任他為太尉府之掾屬;後升任尚書郎。

由正始元年(240年)起,魏國準備在淮河两岸展開大規模屯田,以積備軍糧。邓艾獲派往視察,及後還著《濟河論》以闡明具體方案。他认为:「昔破黄巾,因为屯田,积谷于许都以制四方。今三隅已定,事在淮南,每大军征举,运兵过半,功费巨亿,以为大役。陈、蔡之间,土下田良,可省许昌左右诸稻田,并水东下。令淮北屯二万人,淮南三万人,十二分休,常有四万人,且田且守。水丰常收三倍于西,计除众费,岁完五百万斛以为军资。六七年间,可积三千万斛于淮上,此则十万之众五年食也。以此乘吴,无往而不克矣。」

司马懿對此非常滿意,決定采纳施行,由黃河引水注入兩淮,並在兩淮每五里設一軍屯營,每營六十人,为稳定东南形势,提供坚实的后勤保障。

251年司馬懿去世,由長子司馬師繼承父職。邓艾先任汝南太守,後又任兖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邓艾每到一處就屯田墾荒,「艾所在,荒野开辟,军民并丰」

曲城之戰[编辑]

249年秋,蜀國姜维出師進攻雍州(今陕西关中及甘肃东部),欲拉攏羌胡归蜀。司马昭郭淮陈泰统兵抵御,邓艾也參與其中。邓艾进圍曲城(今甘肃岷县东百里),切断交通及水源,曲城蜀军困窘不堪。姜维迅速撤回。魏國把邓艾留守白水(今甘肃白龙江)北岸屯兵,以防蜀军反攻。不久姜維派廖化率兵復返,在白水南岸扎營,與邓艾對峙。邓艾分析姜維在派廖化駐守白水南岸時,欲從北面洮城(今甘肃临潭西南)偷襲。邓艾乃即時搶佔洮城。後姜維果然率兵攻洮城,見邓艾搶先一步,只好撒軍,魏兵得以不敗。邓艾因此功被赐爵关内侯。

狄道之戰[编辑]

255年司馬師病危,蜀國姜維乘機派數萬人伐魏,進攻隴西,向狄道(今甘肃临洮)進軍。魏將陳泰死命抵抗,仍被姜維成功包圍狄道。司馬昭命邓艾出任安西將軍,跟陳泰等並力抗蜀。陳泰與鄧艾軍會合後,分三路進至隴西,避開蜀軍,出其不意地繞過高城嶺(今甘肅渭源西北),進至狄道東南山上,燃火擊鼓與城內聯絡,守軍見援軍至,士氣大振。姜維即督軍沿山進攻,被魏軍擊退。這時陳泰揚言截斷蜀軍退路,姜維遂撤軍退走鐘堤(今甘肅臨洮南)。

段谷之戰[编辑]

255年姜維伐魏失敗,退守鍾提。鄧艾認為姜維會再次來犯,所以加緊防備。256年,六月,姜維與蜀將胡濟約定在上邽(今甘肅天水)會合。姜維率先出兵祁山,鄧艾有備,乃改從董亭(今甘肅武山南)攻南安(今甘肅隴西東南)。鄧艾軍搶佔武城山(今甘肅武山西南)據險拒守。姜維見地利已失,強攻難克,於是夜渡渭水東進,沿山進取上邽。兩軍戰於段穀(今甘肅天水西南)。胡濟失期未至,蜀軍交戰不利,死傷甚眾。魏國因此封邓艾为镇西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进封邓侯,分五百户,封子邓忠为亭侯。

不戰而勝[编辑]

257年魏將諸葛誕聯合東吳在淮南起兵反司馬昭。司馬昭調關中兵力東下討伐諸葛誕。姜維乘機攻魏秦川(渭水流域)。當時魏在長城(今陝西周至南)積存大量軍糧,但防守薄弱。邓艾與魏將司馬望恐姜維襲奪長城,立即合軍據守。姜維軍進至芒水(今陝西周至黑水),依山為營。司馬望、鄧艾軍近水築寨。蜀軍多次挑戰,魏軍堅守不出,兩軍長期對峙。次年(258年)諸葛誕敗亡,姜维闻訊,只得引军而还。邓艾不戰而勝,因而再升任征西将军,前后共增食邑六千六百户。

262年姜維再起兵伐魏,攻入洮陽境。鄧艾抓住姜維懸師遠征,戰線長,給養困難,難以持久的弱點,搶佔有利地勢,在洮陽以東的侯和(今卓尼東北)設陣,以逸待勞,阻擊蜀軍。雙方激戰後,邓艾發起反擊,蜀軍大敗,損失嚴重。

偷渡陰平[编辑]

263年秋,大将军司马昭策划大举伐汉,命邓艾率三万余人纠缠屯田沓中的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率三万余人断其归路,钟会统十余万众进攻汉中,廷尉卫瓘监军。钟会攻破汉中,姜维退守剑阁,相持不下。十月,邓艾挑选精锐,从阴平小路无人之地隐蔽前进。山高谷深,粮食将尽,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邓艾用毛毡裹住自己,翻滚着下山,于是将士们也都攀缘山崖树木,鱼贯而进。奇兵出现在江油,蜀汉守将马邈投降。邓艾率军迅速攻破涪陵绵竹,蜀汉卫将军诸葛瞻战死。不久,刘禅投降,蜀汉灭亡。

功高自傲[编辑]

伐蜀勝利之後,邓艾擅自拜劉禪為驃騎將軍,恢復其它蜀國官員的職位,重操舊職[2]。他曾對蜀國的官員説:“諸位因為有我,所以才有今天。如果是吳漢的人,你們早已滅亡。”又説:“姜維只不過一時的英雄而已,與我相遇,所以窮途末路。”向來与钟会不睦,钟会藉此向司马昭诬称邓艾谋反,而邓艾在处置投降的蜀汉君臣时没有遵从司马昭的指示,也加深了司马昭的疑忌,遂命钟会收捕邓艾送长安。钟会谋反失败被诛後,邓艾部将欲追还邓艾,衛瓘為了自身安危,派遣田續杀死鄧艾、鄧忠父子。邓艾在洛阳的诸子也被杀。泰始九年(273年),晋武帝司马炎下诏“艾有功勋,受罪不逃刑,而子孙为民隶,朕常愍之”,遂拔擢其孫鄧朗為郎中。

軼事[编辑]

  • 鄧艾出兵蜀漢前,曾夢見自己席坐於山上,眺望著流水,於是找來殄虜護軍爰邵,問夢境的暗示。爰邵以「即使能取勝蜀漢,恐怕將軍也難以返國」相告,後來果然一如所料。
  • 世說新語·言語篇》中有一則關於鄧艾機敏的故事,記曰鄧艾有口吃,每次說話提到自己時老是「艾、艾」連呼,司馬昭故意戲弄他,便問:「你老是『艾、艾』,究竟有幾個『艾』啊?」鄧艾回答:「所謂『鳳兮鳳兮』,還是只有一鳳而已。」
  • 唐代李翰所撰《蒙求》中有「鄧艾大志」一語。
  • 宋代歐陽修宋祁等撰寫的《新唐書·卷十五·志第五·禮樂五·吉禮五》中提到,唐代時禮儀使顏真卿曾經向皇室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並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魏太尉鄧艾」。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張遼關羽張飛周瑜呂蒙陸遜陸抗羊祜而已。
  • 同樣,元代脫脫等撰寫的《宋史·卷一零五·志第五十八·禮八·吉禮八》提及宋代宣和五年時,皇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鄧艾。

評價[编辑]

  • 陳壽:「鄧艾矯然強壯,立功立事,然闇於防患,咎敗旋至,豈遠知乎諸葛恪而不能近自見,此蓋古人所謂目論者也。」(《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 魏國詔:「逆賊姜維連年狡黠,民夷騷動,西土不寧。艾籌畫有方,忠勇奮發,斬將十數,馘首千計;國威震於巴、蜀,武聲揚於江、岷。」(《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 又詔:「艾曜威奮武,深入虜庭,斬將搴旗,梟其鯨鯢,使僭號之主,稽首系頸,歷世逋誅,一朝而平。兵不逾時,戰不終日,雲徹席捲,盪定巴蜀。雖白起破強韓信克勁吳漢禽子陽,亞夫滅七國,計功論美,不足比勛也。」(《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 晉室詔:「征西將軍鄧艾,矜功失節,實應大辟。然被書之日,罷遣人眾,束手受罪,比於求生遂為惡者,誠復不同。」(《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 段灼:「艾心懷至忠而荷反逆之名,平定巴蜀而受夷滅之誅,臣竊悼之。惜哉,言艾之反也!艾性剛急,輕犯雅俗,不能協同朋類,故莫肯理之……昔姜維有斷隴右之志,艾脩治備守,積穀強兵。值歲凶旱,艾為區種,身被烏衣,手執耒耜,以率將士。上下相感,莫不儘力。艾持節守邊,所統萬數,而不難仆虜之勞,士民之役,非執節忠勤,孰能若此?故落門、段谷之戰,以少擊多,摧破強賊。先帝知其可任,委艾廟勝,授以長策。艾受命忘身,束馬縣車,自投死地,勇氣陵雲,士眾乘勢,使劉禪君臣面縛,叉手屈膝。艾功名以成,當書之竹帛,傳祚萬世。七十老公,反欲何求!艾誠恃養育之恩,心不自疑,矯命承製,權安社稷;雖違常科,有合古義,原心定罪,本在可論……忠而受誅,信而見疑,頭縣馬巿,諸子並斬,見之者垂泣,聞之者嘆息……今天下民人為艾悼心痛恨,亦猶是也。」(《三國志·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 唐彬:「鄧艾忌克詭狹,矜能負才,順從者謂為見事,直言者謂之觸迕。雖長史司馬,參佐牙門,答對失指,輒見罵辱。處身無禮,大失人心。又好施行事役,數勞眾力。隴右甚患苦之,喜聞其禍,不肯為用。」(《晉書·唐彬傳》)
  • 「昔鄧艾不賴蔡河漕運,故能并水東下,大興水田。」(《宋史·河渠志》)
  • 亞夫則死於獄吏,鄧艾則追於檻車……凡此名將,悉皆人雄,苟欲指瑕,誰當無累,或從澄汰,盡可棄捐。」(《宋史·梁周瀚傳》)
  • 尉元:「進無鄧艾一舉之功,退無羊祜保境之略。」(《魏書·尉元傳》)
  • 成淹:「至如鄧艾懷忠,矯命寧國,赤心皎然,幽顯同見,而橫受屠戮,良可悲哀。」(《魏書·慕容白曜傳》)
  • 魏靖:「儻使平反者數人,眾共詳覆來俊臣等所推大獄,庶鄧艾獲申於今日,孝婦不濫於昔時,恩渙一流,天下幸甚。」(《舊唐書·刑法志》)
  • 李士謙:「鄧艾為。」(《北史·李士謙傳》)
  • 孟知祥:「奈何躁憤,自毀功庸,入此檻車,還為鄧艾,深可痛惜,誰肯愍之!」(《舊五代史·唐書·康延孝傳》)
  • 項忠:「昔馬援薏苡蒙謗,鄧艾檻車被徵。功不見錄,身更不保。」(《明史·項忠傳》)
  • 陳亮:「又二百餘年,遂為三國交據之地,諸葛亮由此起輔先主,荊楚之士從之如雲,而漢氏賴以復存於蜀;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陸抗、鄧艾、羊祜皆以其地顯名。」(《宋史·陳亮傳》)

参考資料[编辑]

注釋[编辑]

  1. ^ 西晉泰始九年,議郎段灼武帝中指鄧艾:「七十老公,反欲何求!」(都已七十歲了,還做反做甚麼!)載《三國志·魏書·卷二十八·王毌丘諸葛鄧鍾傳》
  2. ^ 艾至成都,禅率太子诸王及群臣六十馀人面缚舆榇诣军门,艾执节解缚焚榇,受而宥之。检御将士,无所虏略,绥纳降附,使复旧业,蜀人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