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尔迈调色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那尔迈调色板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埃及考古发现,测定年代为公元前31世纪,含有至今为止发现的最早象形文字铭文。它被认为是用来描述那尔迈国王统一上下埃及的。调色板分为两面,一面描述戴着上埃及王冠的那尔迈,王冠为球根状;另一面描绘了戴着下埃及王冠的那尔迈,王冠为平头状呈红色。这件文物和同样在Hierakonopolis发现的蝎子权杖头那尔迈权杖头一起,提供了对埃及国王的最早描述之一。调色板显示了许多埃及艺术的传统手法。埃及古物学者鲍勃·布莱尔(Bob Brier)把那尔迈调色板评论为“世界上第一件历史文档”。那尔迈调色板现存于埃及开罗博物馆。[1]

调色板通常用作研磨化妆品(颜料),但是那尔迈调色板太大太重而无法用作个人的调色板,所以它更可能是有宗教用途的,专门地被制成神庙用品。有一种理论认为,它用来研磨装饰神像的颜料。

描述[编辑]

正面[编辑]

那尔迈调色板的正面

两个牛头下面是好像是一个队伍,队伍当中的那尔迈是最高的(这是一种用来强调人物身份主次的艺术表现手法),那尔迈戴着下埃及王冠,王冠是红色的,为纸莎草的形象。他拿着一个权杖和一个连枷,这两件物品象征着王权。他的右边是他的名字的象形文字。他的后面是他的司鞋官(帮他携带凉鞋的重要人员,可能古代道路不便,凉鞋制作工艺也不好,容易损坏,所以要有专门的人来替国王管理凉鞋。另外,古埃及天气热,许多人连上衣都不穿,鞋子自然只穿凉鞋),司鞋官的附近的玫瑰形符号表示他的名字。司鞋官的头上还有一个矩形符号,有人猜测可能表示一个城镇或者一个堡垒。那尔迈的前面是一个长发男子,他头的右上方的符号被认为是他的名字:Tshet。这个男子的前面是四个标准的搬运工,高举着动物的皮革、一只、和两只猎鹰。最右端是十个无头尸体,头在脚下,可能象征着那尔迈发动的敌人。他们的上方是一些符号,这些符号分别代表一艘船、一直猎鹰和一个鱼叉,这些符号被认为是被征服的城镇的名称。

队伍的下面,两个男子拿着绳子把两条盘在一起的大蛇拿住,大蛇的身体却是猫科动物的,这种猫科动物好像豹子,又因为没有画出斑纹,所以应该更可能是雌狮。两只大蛇的脖子构成的圆圈是调色板正面的中心,这里用来研磨化妆品。这些动物被认为是象征上下埃及统一的标志,然而,没有地方说明哪只动物表示埃及的哪一部分,这一点不符合古埃及艺术手法,虽然上下埃及都有一个雌狮女神(比如Mut)当做保护神。

调色板的底部,是一只牛正在踩踏一个摔倒的敌人,同时把一个城市的城墙撞倒。这幅画象征着那尔迈消灭了他的敌人。因为“他妈妈的公牛”常常作为埃及国王的外号,因为埃及也有一个母牛女神。公牛的形象在后来的象形文字中的意思是“力量”。

反面[编辑]

那尔迈调色板的反面

反面的格式和正面是一样的,上方是两个人面牛头,被认为表示保护女神母牛Bat,两牛中间的方框叫做serekhs,里面写着国王那尔迈的名字。两头母牛的前视图在古埃及艺术中是不常见的,除了这个女神和爱神哈索尔。有些人也猜想,这两头牛象征着国王的活力而非母牛女神。

中间的一幅大图片描述了那尔迈戴着上埃及的白色王冠,王冠是莲花形状的,国王还挥舞着一个权杖。他的左边是一个拿着他的凉鞋的人,再一次出现在一个玫瑰形符号的附近。国王的右端是一个正在下跪的囚犯,国王正要打他。他的头部附近出現了两个符号,可能表示他的名字或者表示他来自什么地方。罪犯的头上是一只猎鹰,代表太阳神何露斯(Horus),栖息在一些纸莎草花上方,纸莎草代表下埃及。太阳神的爪子里拿着一个绳子似的物品,绳子连着一个男子的鼻子,男子的头也在花朵附近,可能表示太阳神从男子的头上取走生命。纸莎草经常被解释成代表尼罗河三角洲的湿地,或者在湿地发生的战役,或者每一朵花代表数量1000,表示在这场战役中一共6000敌人被消灭。

国王的脚下是第三个部分,描述了两个赤裸的、满脸胡须的男子。他们可能在逃跑,或者是倒在地上的死尸。两个男子头部的左边都有一个象形文字符号,第一个表示一个有城墙的城镇,第二个表示一种绳结,绳结有可能是一个被攻占城镇的名字。

参考[编辑]

  1. ^ Wilkinson, Toby A.H. Early Dynastic Egypt. p.6 Routledge, London. 1999. ISBN 0-203-204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