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郎咸平
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讲座教授
1997年至今
英文名 Larry Hsien Ping Lang
性別
出生 1956年6月21日 (1956-06-21)(58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桃園縣
國籍 香港 中国香港
現居地  香港
學歷
經歷
代表作
  • 郎咸平学术文选
  • 操纵
  • 标本:地产领导者领先之道
  • 思维:国际级企业和企业家战略思维
  • 模式:零售连锁业战略思维和发展模式
  • 科幻: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战略评判
  • 突围:中国企业战略块择
  • 本质一——破解时尚产业战略突围之道
  • 本质二——破解娱乐传媒产业以小搏大之谜
  • 蓝海大溃败——本质Ⅲ:本质论VS蓝海战略
  • 你想到的都是错的——本质Ⅳ:你的想法要符合行业本质
  • 中国式MBO:布满鲜花的陷阱
  • 运作
  • 整合
  • 公司治理
  • 产业链阴谋一
  • 产业链阴谋二
  • 谁都逃不掉的金融危机

郎咸平(1956年6月21日),曾任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講座教授,公司治理和金融方面的专家。

个人背景[编辑]

郎咸平于1956年出生於中華民國臺灣省桃園縣,祖籍中國山東濰坊[1]

学术生涯[编辑]

郎咸平于1978年獲得東海大學學士學位,于1980年获得國立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于1986年獲得美國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公司理财(财务管理)博士学位。毕业后执教于包括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学府。

职业生涯和执业道德[编辑]

1994年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1998-2001任世界银行深圳证券交易所和香港政府財經事務局公司治理顾问,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

2004年,郎咸平成为香港中文大学和中国长江商学院合聘教授。

2004年8月,上海电视台《财经郎闲评》开播,据央视系统的收视调查公司的调查,节目开播三个月,收视已跃上一点五,频频跻身上海有线电视节目收视率排行前三名。

2006年初,因郎咸平准备在节目中揭露上海时任政府私自挪用社保基金的黑幕,导致《财经郎闲评》节目被中断停播。

2009年6月,郎咸平复出,主持聊天式新闻评论节目《财经郎眼》。[2]

争议[编辑]

对郎咸平的争议主要在于他的阴谋论。比如有报道认为波罗的海指数是运费上涨的结果,而郎咸平认为这是美国人在操纵。[3]

在中国公共领域的影响[编辑]

主要公众事件[编辑]

2004年因在中国发表多篇批评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过程中所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现象的文章而成为媒体焦点。[4]他的观点引发中国大陆学术界、企业界和民间的不同反响,一些人将其称为“郎监管”(这个称呼之前早已因屡次为香港中小股民发声被港媒叫响)[5]、“中小股民利益的保护者”和新左派人物,但也有人批评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缺乏了解,甚至批评他借题炒作出风头。

2007年以来,郎咸平在其多次演讲中,以“二元经济”对中国数年来的经济发展状况进行分析,并提出“6+1产业链整合”作为对策。

2001年起开始重点研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问题,2004年8月9日在上海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6]的演讲,以格林柯尔为案例讲述大型国有企业如何在产权改革过程中资产被私人所侵吞,致使股市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并倡导立即停止目前的产权改革,而应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7]之后郎咸平又点名批评TCL海尔长虹科龙等几家较大规模国有企业产权流失严重的问题。

2004年,郎咸平开始在上海电视台第一財經頻道主持财经评论节目《财经郎闲评》,引起轰动。该节目于2006年被以郎的“普通话不过关”为由而遭到有关部门停播。2009年6月开始在广东卫视推出聊天式新闻评论节目《财经郎眼》,继续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表达见解。郎咸平还曾在上海电视节目中直指出有人挪用上海社保基金

2005年初,国资委对国有资产的管理层收购加以限制[8],据认为受到了郎咸平引发的论战所影响。[來源請求] 最近,这方面的规则稍有放松。许多遭抨击的企业家,早就试图压制郎咸平的评论。此前,上海电视监管部门一直在抵制这种压力。中国许多“新左派”人士热情支持郎咸平对出售国有资产的批评。

2008年开始,郎咸平对中国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举措猛烈批评,尤其对四万亿“基础设施建设大跃进”完全否定。这之后他开始多次抨击中国政府的运作效率和腐败无能,揭露垄断央企的贪婪和盲目投资,他试图劝告中国政府应利用其掌握的强大资源来维护社会公平,不过这次他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回应,他的建议也基本不被采纳,他的电视节目也开始经常被停播。这期间,他几乎在每场演讲中都会微笑着告诉观众:“你们都完了!都完了知道嘛?!没有办法,不要问我有什么办法,我稿费会涨,我不会完,谁让你们之前不听我的?!”[來源請求]这在郎2008年之前的演讲中是不曾出现过的。[來源請求]

2011年郭美美母女的炫富事件,将中国红十字会“推到”舆论焦点,郎咸平对郭美美的采访,被网友们戏称为“郎咸平接受郭美美采访”,郎咸平因此事件备受争议。[來源請求]

在公共媒体的主要理论[编辑]

郎咸平多次公开表示他在宏观经济学上信奉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可避免理论”,相信大政府小政府更能为社会带来公正和福利,而小政府是纵容金融资本侵害小股东利益,最终会导致经济危机。这是他被评论为新左派的主要原因。

二元经济说[编辑]

郎咸平最近几年在各地的演讲不断的指出了中国近年来的房产和股市的“虚热”是由于中国逐渐走向了一个“二元经济体系”。一方面,地方政府为了体现自己的成绩以及表示响应中央政府的GDP政策,不断的把资金引导到基础建设,而忽略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状态。另一方面,因为利率的不断提高(为了收回流动性),更加使得民营企业难以取得贷款,来自各方的金钱不断的涌入股市和楼市,更加促进了一个巨大泡沫的形成。

中国国际化危机[编辑]

郎咸平对于中国的国际化相对保持“批评”的态度。他的主要理念在于很多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不曾理解国际化的本质,或者用他的话来说“农田在通水以前没有挖好沟渠”。比如“外资”通过贱价或者股市操作收购很多国有资产,造成日益严重的资产流失,还有国际产业链的分工等。

郎咸平认为国际上存在金融炒家,例如索罗斯量子基金,这些炒家是外汇比价、大宗商品、贵金属价格距离波动的主要推动者,并且郎咸平认为他们背后是有各国金融势力长期支持的,所以有“金融战争”的意味,这些金融战争对一个国家的兴亡起着关键作用,他和《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宋鸿兵一起被誉为“阴谋论者”。

面对2008年国际油价,物价,粮食和部分货币的不断升值,郎咸平指出其背后很有可能是一个由“国际金融炒家”所操控的一个局面。而中国部分行业,比如钢铁业则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企业战略[编辑]

郎咸平多次以南韓企业的崛起为典范,批评了不少中国新兴企业。他主张学习跨国公司的做法,把企业切割“工序流程”化,让企业不再纠结于一两个领导的能力,维持长期经营性,同时也焕发创新力。

郎曾幽默的说过:“……幻想一下我们走了韩国的路……如果中国每个省都能出一个三星,一个LG,那么中国不需要高科技,都可以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强权。”

郎也批评了部分国企的“品牌战略”,指出品牌不是一个企业走向成功的原因,而是其“工序流程化”的结果。

社会反响[编辑]

中国企业界反应[编辑]

郎咸平多次在国内演讲,经中国多家地方媒体转载或报导之后引起巨大反响,郎咸平是因抨击贱卖国有资产给私营企业家而著称,他被许多人尊称为“郎监管”。企业界的反应包括了科龙集团营销总裁严友松批郎咸平为“无聊、无知、无赖”的“三无书生”,而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更以涉嫌诽谤在香港起诉郎咸平。

中国经济学界反应[编辑]

在中国经济学界,主要认为郎咸平的专业领域不是中国的经济制度,他对中国的情况缺乏了解,他对国有企业改制的观点基本不获得认同。一开始重要经济学家都保持沉默,但之后他们发现郎咸平似乎会影响中国的基本国策,于是他们开始批判他的理论,[來源請求]试图挽回形势,在进行学术批判的同时,并说其有“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之嫌。现在来看,他们的这些挽回努力基本无效果。[來源請求]

  • 吴敬琏:郎的总判断是‘中国的社会5000年来没这么坏过’,他的理由一是单纯发展经济的路线;二是市场化。市场化的改革使得著名的企业几乎无一漏网,都是盗窃国有资产;医疗改革市场化,人们看不起病;教育改革以市场化为手段,结果是教育部门的人通过教改大肆搜刮、中饱私囊,包括中国目前这种‘人吃人’,侵吞弱势群体的水平上升到恶意侵吞民有资产的行政暴利手段合法的超高水平,总之极其严重。[9]
  • 张五常:郎教授对中国的经济与政治的制度架构近于一无所知……但既为教授,郎先生怎可以那样不负责任地一般化呢?[10]
  • 周其仁:谈到郎咸平,我以为看出他有错并不难……我的确看不到郎咸平的指控里真有什么复杂的学理、概念和推理……至于郎咸平也搀和“我的、我们的”,那可真叫瞎搀和。有他什么份儿?国资再产权模糊,权利主体不包括他应该很清楚……我可以肯定地说,郎咸平的这些惊人之见当然不可能是从脑袋里拍出来的。问题是,这些缺乏常识、没有逻辑、不讲礼貌的“东东”,究竟是从哪里拍出来的呢?[11]

中国相关政府部门的反应[编辑]

“我们一直都在密切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国资委新闻处处长金思宇如是回应记者关于“郎咸平质疑国企产权改革”的提问。这也是8月郎咸平引爆论战以来首位国资委人士对外界的公开表态。就在9月15日,国资委最新颁布了《关于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有关问题的通知》。这份《通知》就是对去年出台的《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和《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暂行办法》的细化和补充。[13]

从“顾郎之争”后,相关被郎点名的国有企业MBO人士都陆续被查,原来的“国资办”升级为“国资委”,国有资本的官方定调从“国退民进”变成“有进有退”。之后短短数年里,国有垄断大型企业很快掌握了所有民生相关领域,并且都完成了在A股上市,中国A股指数在此期间也从1000点冲高至6000点,然后在半年中跌回1700点。 123

中国民间活跃学者的评论[编辑]

郎咸平一般被认为是新左派学者,但他自称是资本主义经济学家,郎咸平并被乌有之乡认作同盟军。郎说过:“我是资本主义培养出来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在西方国家我都属于右派,可是在中国我居然被称为是极左,可见这个社会已经右到了什么程度。”,也有观点认为以左和右来谈郎不全面,因郎从未提出减慢改革步伐,只认为改革中应该适当限制不公的发生,并批评某些人打着改革的旗号为自己牟利。

在中国民间学者群体中,这场持续发酵的产权改革之争最后几乎演变为意识形态的冲突:中国到底是应该步入如“新自由主义派”所希望看到的自由、民主、小政府、以民营经济为主的社会,还是郎咸平(和他之前的新左派)所倡导的有政府主导及公众参与、保障国家与公众利益的经济制度。

郎咸平在中国民间的支持度也很高,中国民众对其印象普遍很好,民众与民间学者群体的看法基本一致。[來源請求]

另外郎咸平对毛泽东的治国策略的评价为:“其高明之处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來源請求],凭着这类言论,郎在2008-2010年间获得无数毛粉的拥护。

参考文獻[编辑]

  1. ^ 1. 郎咸平在台灣出生。郎咸平的父親是中華民國國軍空軍少將,1949年隨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父親曾經為駐守「馬祖」前線的五個團的團長之一。而郎咸平畢業之後也曾以中華民國國軍少尉軍階在馬祖服兵役兩年。
    2. 他在自己的談話性節目「郎咸平說」上說,如果在中國大陸有人問:「郎教授你哪兒人?」,郎咸平會直覺反應回答:「我是山東濰坊(舊稱濰縣),而不會說是台灣」。郎咸平主觀自我認定上是「外省人」(台灣的外省族群)。郎咸平说26-身在台湾(上)02. 郎咸平說. [2011-06-01]. 
  2. ^ 财经视频视频全集. 广东卫视(财经郎眼). [2012-12-18]. 
  3. ^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2Q9L/langxianping2010.html 郎氏言论:美国通过石油和波罗的海指数控制铁矿石价格
  4. ^ 郎咸平:我未休战 国有资产流失是不争的事实. 人民网2004-9-20. [2008-05-13]. 
  5. ^ 浪漫主义“郎监管”. 新华网. 2004-10-28 [2008-05-13]. 
  6. ^ 郎咸平:在“国退民进”盛筵中狂欢的格林柯尔. 新浪财经2004年08月16日. [2008-05-13]. 
  7. ^ 郎咸平. 格林柯尔系资本运作全解析. 纪丽琴、白云峰、蔡宇、冯冰、任建斌、孙梦晖、张轶超. 2004年8月17日. 
  8. ^ 国有产权转让新规扩容管理层概念 禁止曲线收购
  9. ^ 吴君强; 傅春荣. 吴敬琏"声讨"郎咸平改革讨论不能"捣糨糊". 新华网. 2006-03-09 [2013-08-18] (简体中文). 
  10. ^ 张五常:郎咸平哗众取宠 对中国经济一无所知. 雅虎. 2011-08-16 [2012-10-08]. 
  11. ^ 周其仁:我为什么要回应郎咸平. 新浪财经2004年09月11日. [2012-10-08]. 
  12. ^ 陈志武:郎咸平的阴谋论是精神鸦片. 网易. 2010-05-11 [2012-04-07] (简体中文). 
  13. ^ 国资委首次回应郎咸平:争论很有意义. 瑞思管理网. 2005-07-30 [2012-10-07] (简体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