鄚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鄚玖
Tượng Mạc Cửu.jpg
鄚玖像
出生 1655年6月11日
明朝廣東雷州
逝世 1735年7月17日
越南河仙鎮
职业 河仙鎮總兵

鄚玖越南语Mạc Cửu鄚玖,1655年6月11日-1735年7月17日),本姓「」,及至僑居越南後,因避免與篡自立的莫登庸的家姓相混淆,便在自己的姓「莫」上加上「阝」(邑部),成為「鄚」氏[1]),17世紀末、18世紀初越南河仙鎮華僑領袖及實際統治者。他本是中國廣東雷州人氏,明朝滅亡後,因不願受滿清的統治,於是僑居位於湄公河三角洲河仙(即現今的越南堅江省),在該地積極開發及進行管治(及後向越南舊阮稱臣,獲授河仙鎮總兵一職),使之成為繁榮的中南半島城市,並備受當地華僑的尊崇。[2]

早年事跡及僑居河仙[编辑]

身世及移居異地[编辑]

鄚玖於1655年6月11日(中國南明永曆九年農曆五月初八日)出生,原籍廣東省雷州府海康縣黎郭社。在他年幼的時候,中國南方各地的南明勢力相繼被滿清所滅,漸次地歸入清帝國的統治之下。

1671年,鄚玖17歲時,因不肯屈服於清朝的統治,於是離鄉別井,移居到柬埔寨,不久便得到國王的寵信,並委任他管理該國的商賈事務。[3][4]

僑居河仙[编辑]

鄚玖居住在柬埔寨一段時間後,感到自己寄人籬下,一旦失勢,就難以安身立命。到了約17世紀末,鄚玖為了自保起見,便收買柬埔寨國王的寵姬倖臣,使之向國王說情,讓鄚玖治理湄公河三角洲的恾坎。(柬埔寨語名稱「Man Kham」的音譯。又稱為方城、芳城或幡城,譯自柬埔寨語Bǎm」,意為港口。)經國王批准後,鄚玖被委任為恾坎的「屋牙」。(柬埔寨語,意為地方長官或鎮守。)從此,鄚玖便長期居留在恾坎,亦即後來的河仙[3]

※關於鄚玖定居河仙的時間,阮朝學者鄭懷德所編的《嘉定城通志》列於「大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鄚玖投靠柬埔寨之後。[4]東南亞歷史詞典》則說鄚玖是在1681年受封為開發恾坎的屋牙。[2]戴可來則認為武世營的《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已說明鄚玖投靠柬埔寨時是17歲,即1671年,又說約在1679年即鄚玖管治河仙期間,遭受了一次暹羅的攻擊。[5]如這個說法是正確,鄚玖移居河仙的時間便在1671年至1679年之間。

河仙的經營與管治[编辑]

開放河仙門戶,推動商業發展[编辑]

河仙(據《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由於恾坎「相傳常有仙人出沒於河上,因名河仙云。」)地處湄公河三角洲,原是柬埔寨領土,鄰近暹羅越南舊阮的轄地,是印支南部各國的交匯處。鄚玖亦看準了這一點,於是便「招四方商旅」,吸引了「海外諸國,帆檣連絡而來。其近華(指越南人)、唐(指華僑)、獠、蠻,流民叢集,戶口稠密」,因而使河仙成為繁盛一時的港口。[3][4]

開拓附近地域[编辑]

鄚玖善於招倈外地人士入居河仙,同時亦開拓附近土地,以供給外來移民居住。據史書記載,鄚玖招攬越南流民,讓他們移居富國越南富國島)、隴棋柬埔寨白馬)、芹渤柬埔寨嗊吥一帶)、淎㵅柬埔寨雲壤港)、瀝架越南堅江省迪石市)、哥毛越南金甌市)等地,成立「七村社」,以使這批移民安居樂業,從而亦擴張了河仙的範圍。[4]

修設防禦設施[编辑]

據18世紀曾旅遊越南法國波微英语Pierre Poivre(Pierre Poivre)所說,鄚玖曾學習過西方的軍事防禦技巧,並加以運用:「他曾旅行菲律賓及巴達維亞(Batavia),從歐洲人學習最佳的施政方策及自強自衛之方法、無幾,商業上之利潤容許他築起堡壘,鑿掘城濠並裝備炮隊。」[6]鄚玖盡力地加強軍事設施,務求使河仙擁有基本的自衛能力。(波微的記載,並沒有提及鄚玖從甚麼時候開始增設這些設施。大約在1679年或更後的一個時期裡,柬埔寨河仙受到暹羅的一次入侵,郤幾乎是全無招架之力。詳見下。)

財政制度[编辑]

  • 鼓勵農業:鄚玖用贈與、頒發的方式,將土地及農具交給農民,並且未曾向人民強制賦役或徵收營業稅等稅項,以鼓勵農業。[6]
  • 開墾土地:鄚玖將當地的森林伐開,使荒地變成可耕地,並從河川引水灌溉農田,務求有豐足的收成。[6]
  • 開設賭場,徵收博彩稅:為了增加財政收入,鄚玖便「開賭博場,徵課,謂之花枝,遂徵買其稅。」是為河仙的博彩稅收入。[4]

河仙的對外關係[编辑]

河仙在鄚玖的管治下安享繁榮,但郤是強鄰環伺,而該地「乃沿海地面,可聚商生財,非用武之地」,而柬埔寨朝廷又「最怯弱」,[3]因此,鄚玖難免遭遇外交上的困難,曾經被暹羅軍俘獲,後來為求取得保護,便向越南舊阮稱臣。

暹羅的入侵[编辑]

在鄚玖治理河仙期間,柬埔寨曾遭受到一次來自暹羅的強勢進攻。據《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所載,該次戰役中,柬埔寨國王竟「聞警盡帶眷屬而走,兵至國,擄掠其女子玉帛財物而歸」,柬埔寨朝廷幾乎處於總潰敗的狀態。至於鄚玖方面,因「師見太公(鄚玖)雄毅之勇,甚愛,故善慰公歸國。太公無可奈何,遂從而北至王見公顏貌,大喜悅而留之。」實際上,鄚玖成為了暹羅的俘虜,被安置在萬歲山(Mung Samut Sakawn)。等到後來暹羅發生內亂,鄚玖才逃回河仙所屬的隴棋居住,其後返回河仙[7]

※有關暹羅入侵及鄚玖被扣留的具體時間,《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並沒有詳細交代,只列在1700年鄚玖兒子鄚天賜出生之前。另外,據戴可來陳荊和的說法,暹羅入侵河仙的時間,大約在1679年。其後至1700年的二十餘年間,河仙似乎被軍或陳上川的部隊所佔領,而柬埔寨國內又戰事不斷,因此,鄚玖只能暫避隆奇(隴棋)。大約在1700年柬埔寨形勢大定之後,鄚玖才重歸河仙[8]

內附越南舊阮[编辑]

鄚玖返回河仙繼續經營後不久,謀士蘇公提出「高棉素性淺薄,長於狡詐,少忠厚,非久依之勢。不若南投大越(舊阮),叩關稱臣,以結盤根之地。萬一有故,依為亟援之助。」亦即是說向越南舊阮勢力投誠稱臣,以換取其支援。鄚玖接納此一建議,便於1708年農曆八月,(此據《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說在1714年,戴可來認為有誤),親自到富春覲見舊阮君主阮福淍阮福淍隨即授任鄚玖為河仙鎮總兵玖玉侯河仙鎮總兵從此成為河仙鄚氏統治者的名銜)。鄚玖取得舊阮的承認後,便在河仙繼續其實際的統治。[9][10]一直至到西山朝消滅舊阮河仙鄚氏之前,鄚氏仍向舊阮稱臣,河仙亦從名義上歸入越南版圖,但郤維持著內政獨立的狀態。

去世[编辑]

鄚玖於1735年7月17日(農曆五月二十七日)去世,享年八十一歲。(《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則說是五月二十一日去世,享年七十八歲)舊阮追封鄚玖為開鎮上柱國大將軍,而「河仙鎮總兵」一職,則由兒子鄚天賜繼承。[10][9]

家庭[编辑]

評價[编辑]

  • 學者戴可來華僑發展史的角度出發,向鄚玖作出甚高的評價,指出他與同時期居於邊和美荻一帶的越南華僑領袖級人物楊彥迪陳上川有所不同。因楊彥迪陳上川只是越南舊阮的「臣僕」。而河仙鄚玖縱然名義上是舊阮暹羅的附庸,但郤能長期維持自主政權。另外,又提到他致力招攬各色人種的人民,並在強敵蹂躪的情況下堅韌不拔,保持了河仙的繁榮,堪稱「華僑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12]
  • 學者郭振鐸張笑梅則認為,以鄚玖為首的一批華僑人士,本身善於農耕、手工業及經商,有利於帶動河仙一帶的生產力,「為安南南部經濟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13]
  • 法國學者保爾·布德讚揚鄚玖對河仙的開發,說「這塊人煙稀少的蠻荒之地,縱使未被鄚玖如願以償地建成一個人間樂園,但至少也已被改造成一塊人煙輻輳的可居之地了。」[6]

堅江省華僑對鄚玖的尊崇[编辑]

越南堅江省,當地華僑奉鄚玖為始祖,為他立祠,以作紀念。時至今日,鄚玖墓更成為當地的景點之一。[2][14]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戴可來《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注釋,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250頁。
  2. ^ 2.0 2.1 2.2 《東南亞歷史詞典·「鄚玖」條》,406頁。
  3. ^ 3.0 3.1 3.2 3.3 武世營《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231頁。
  4. ^ 4.0 4.1 4.2 4.3 4.4 鄭懷德《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151頁。
  5. ^ 戴可來《<嘉定通志>、<鄚氏家譜>中所見17~19世紀初葉的南圻華僑史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303-305頁。
  6. ^ 6.0 6.1 6.2 6.3 轉引自陳慶新《貿易、移殖與文化交流:15-17世紀廣東人與越南》(PDF). 
  7. ^ 武世營《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231-232頁。
  8. ^ 戴可來《<嘉定通志>、<鄚氏家譜>中所見17~19世紀初葉的南圻華僑史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305頁。
  9. ^ 9.0 9.1 鄭懷德《嘉定城通志·疆域志·河仙鎮》,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152頁。
  10. ^ 10.0 10.1 武世營《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232頁。
  11. ^ 戴可來《河仙鎮葉鎮鄚氏家譜》注釋,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252頁。
  12. ^ 戴可來《<嘉定通志>、<鄚氏家譜>中所見17~19世紀初葉的南圻華僑史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301-308頁。
  13.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490-491頁。
  14. ^ Visiting Mac Cuu's mausoleum, founder of Ha Tien (英文). 

书籍[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


前任:
河仙鎮總兵
1708年-1735年
繼任:
鄚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