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鄧扣克大撤退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敦克爾克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British gunner beach dunkirk.png
英軍步兵在敦克爾克海岸找尋掩護
日期: 1940年5月26日 - 1940年6月4日
地点: 法國,敦克爾克
結果: 德軍獲得決定性勝利,但近三十四萬聯軍士兵成功撤退到英國本土。
參戰方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
Flag of France.svg 法國
Flag of Belgium.svg 比利時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納粹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羅德·高特
Flag of France.svg 魏剛將軍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格特·馮·倫德施泰特 (A集團軍)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克萊斯特上將 (Panzergruppe von Kleist)
兵力
大約400,000人 大約800,000人
伤亡与损失
總計68,000人傷亡、俘虜或失蹤,包括以下:
34,000人被俘虏
6艘驅逐艦與200+小船沉沒
177架飛機被擊落(106架戰機[1]、60名機師陣亡[1])
10,252人陣亡、42,000人受傷、8,467人失蹤、
101架戰機被擊落[1]

敦克爾克戰役,又稱敦克爾克大撤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大陆的一次战略性撤退。納粹德国機械化部隊瓦解法国馬其諾防線後包抄英法盟軍。盟軍撤至敦刻尔克後(法国东北部靠近比利时的港口),為了避免被德軍圍殲,執行了在當時最大規模的撤退行動。撤退過程中,英國皇家空軍德國空軍爆發激烈空戰,最終英國仍得以動員各種大小船隻將大部份的部隊撤離歐洲大陸-西班牙及葡萄牙地區,將殘存之有效戰(兵)力轉進至加勒比海地區(古巴、多明尼加、波多黎各、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巴拿馬、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等地,另有摩洛哥-蓋亞那、蘇利南及法屬圭亞那)。

這次大規模的撤退行動成功挽救大量人力,並成為四年後反攻的根本之一。但聯軍所有重型裝備都遺留在欧洲大陸,英國的地面防衛卻嚴重不足。由於許多地勤人員無法及時備戰,導致不列颠空战初期,英國空軍战斗机妥善率不足。

历史背景[编辑]

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國军队突袭波兰,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9月3日,英国法国对德宣战。但实际上英法联军只是躲在马奇诺防线后,没有军事支援波兰。9月27日,德军占领华沙,波兰沦陷。此時,英法两国只谴责德国。这時期,英国人称为“假戰”、法国人称为“怪戰”、德国人称为“靜坐戰”。

1940年5月10日清晨,德军136个在3000多辆坦克引导下,绕过马奇诺防线,以A、B两个集团军群进攻比利时荷兰法国卢森堡等西歐国家。德军的主攻由左翼的A集团军群指挥强大的装甲部队,向马其诺防线的北端——曾被视为坦克无法通过之崎岖而森林的阿登山区进攻。令向比利时进军迎战德军右翼B集团军群的英法联军大失所料,仅十多天时间,德国装甲部队就横贯法国大陆,直插英吉利海峡岸边。北部的联军被包围在法国北部佛兰德地区。5月27日比利时军队投降,40万英法联军开始全部集中向敦刻尔克撤退。西面的英吉利海峡成为联军绝处逢生的唯一希望。

「停止前进」的争论[编辑]

当德国军队从西、南、东三个方向敦刻尔克步步進逼,而德军最近的坦克离这个港口仅10英里,5月24日德军却接到了希特勒亲自下达的停止前进命令。这道命令后来引起的争论,很多军事历史学家认为是希特勒独断专橫、干涉军事指挥的愚蠢命令。实际上,希特勒有他的顧虑,而且不能完全歸咎於他一人。首先,在法国北部的战事明朗后,德军需要为下一步作战行动保存装甲部队实力,德军总司令部曾计划由B集团军完成最后包围。其次,联军零碎的反击虽然效果不大,但加重部分德军高级指挥官对装甲部队损耗的担心,因快速突进的装甲部队使步兵部队落后很远。希特勒在走访A集团军司令部后,认为有必要令突前的装甲部队停止前进,阻挡敌军突围;同时德国空军司令戈林保证空军可以担当消灭包围圈中联军的任务。另一个可能是促成希特勒下达命令的原因是,担心装甲部队會困于敦克尔克外围的河道纵横地带而陷入阵地战,從而无法快速阻截英法部队的撤退。此外,也有人认为希特勒有政治上的打算,让一部分英军撤回英国,政治上有助于与英国議和。這個決定有包括前线装甲部队指挥官的一些人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应该继续前进。

结果,英法联军在德军B集团军的压迫下向敦刻尔克撤退,而截断他们退路的A集团军雖然距离敦刻尔克更近,却在敦刻尔克以西的运河地区停止进攻,並没有集结兵力沿著海岸包抄,给英法联军一線生机。當時联军为生存而战斗,於是加强了敦刻尔克接近地的防御阵地。虽然5月27日德军装甲部队为阻止英法联军从敦刻尔克撤退而恢复攻势,但他们面临敌人有组织的防线而无法突破。英法联军成功延迟了德军进攻,並且为部队撤離敦刻尔克赢得更多时间。

战役过程[编辑]

5月20日,德军装甲部队切断了的英法联军与其南翼法军的联系,英法联军三个集团军约四十个被包围在法、比边境的佛兰德地区。随后德军抵达英吉利海峡沿岸,联军被压缩在宽50公里的敦刻尔克周边滨海地区。早在5月20日英国远征军司令戈特勋爵提出撤退。希望每天撤退一万人。5月26日英国海军下令代号为“发电机”的撤退行动。

英國的撤退計畫面臨幾項難題。首先,德國空軍在敦刻爾克的港區內擊沉許多船隻,威脅進出水道的安全。附近海域出沒的U-潜艇也大幅威脅水面船隻的安全。敦刻爾克西面的沙灘區水深不夠,英國皇家海軍的驅逐艦與運輸艦只能停泊於1.6公里之外,而最嚴重的問題是,英國能夠動用的船隻數量太少。

撤退計畫的執行由多佛的伯特倫·拉姆齊海軍中將指揮,第一步是調動運輸車輛,將食物和醫療設備送往多佛,以應付退回來的大批部隊。隨後,建立通訊網,以維持行動的順利。第一天,德国空军猛烈轰炸敦刻尔克,将港口炸成废墟,阻止联军撤退,英国海军军舰由于吃水深,无法靠近海滩,撤退速度较慢,5月27日只撤出了七千多人。英國最樂觀的估計是能夠將45000名部隊在德軍佔領海灘區前成功撤出,然而以第一天的作業效率來看,英國要40天才能將所有的人員撤離。

拉姆齊中將提出緊急呼吁平民提供船只,无数业余水手和私人船主也应召而来,他们驾着驳船货轮汽艇渔船,甚至游艇、內河船只等超過850艘。冒着德国飞机、潜艇和大炮的打击,穿梭于海峡之间,将一批批联军官兵送回英国本土。英军使用地面、海上和空中的一切力量来支援是次行动。

5月28日敦刻尔克地区恶劣的天气,阻止了德军空袭,近一万七千人撤离。开始撤退后,德军加强地面攻勢,并从空中和海上攻击英法运输船队。英军竭尽全力地坚守其东、西侧战线,以保持向海峡沿岸撤退的通道,并加紧部队登船工作,各式各样的小船充当摆渡,还将卡车沉入海中,作为海滩延伸入海的登船栈桥。德军投掷的炸弹在海边沙滩上爆炸威力大减。5月29日,撤出了四万七千人,同時估計每小時有2000名士官被送離法國海岸。5月30日,雾气导致能见度降低而再次阻止了德军空袭,联军撤出近五万多人。5月31日,撤退人数达到六万八千。

敦刻尔克的包围圈逐步缩小,但德军无法阻止联军从海上撤走部队。英国空军为了掩护地面撤退,总共出动2739架次战斗机进行空中掩护,平均每天出动300架次,有力抗击德军的空袭。尽管在德国空军的攻击下损失惨重,6月1日仍有六万多人撤出。

由于德军空袭和逼近敦刻尔克海滩的炮火,6月2日撤退开始轉而利用夜间进行。其后三天联军利用暗夜的掩护每天将二万六千人撤往英国。 6月4日德军攻克敦刻尔克,担任殿後而来不及撤离的四万法国军队被俘。

撤退从5月26日开始进行,至6月4日结束,历时9天,共有338,226人从敦刻尔克撤回英国,其中英军约21.5万人,法军约9万5千人,比利时军约3.3万人。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同时动用各种舰船861艘,其中包括渔船客轮游艇救生艇等小型船隻。短短10天时间,把34万大军从危機中拯救出来,为盟军日后的反攻保存大量的有生戰鬥力,创造了二战史上的一个巨大的奇迹。

损失统计[编辑]

被德国俘虏的英法联军士兵

在撤退中英法联军將重装备全部丢弃,撤回英国本土后,英法联军只剩步枪和数百挺机枪等轻武器,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英法联军共丢弃了近1200门大炮、750门高射炮、500门反坦克炮、6.3万辆汽车、7.5万辆摩托车、700辆坦克、2.1万挺机枪、6400支反坦克枪以及50万吨军需物资。英法联军有4万余人被俘,还有2.8万余人死伤。在撤退过程中,共出动861艘各型船,有226艘英国船和17艘法国船被德军炮火击沉。英国空军在掩护撤退过程中总共出动2739架次,损失飞机106架,英军战斗机和地面高射炮火击落德机约140架。 一艘名为「兰开斯特里亚号」豪华邮轮,曾被征用为撤退军事运输船,後被德军炸沉,至少3500名英军士兵死亡,这次海难事故比“泰坦尼克号”死亡人数还多。

纪念活动[编辑]

敦刻尔克撤退结束后,英国首相丘吉尔就在下議院发表演讲:

我们必须极其小心,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德国人拼命想击沉海面上数千艘满载战士的船只,但他们被击退了,他们遭到了挫败,我们撤出了远征军!……

他说明了英国将决心继续战斗:

欧洲大片的土地和许多古老著名的国家,即使已经陷入或可能陷入秘密警察和纳粹统治的种种罪恶机关的魔掌,我们也毫不动摇,毫不气馁。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即使这个岛屿或它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这是我一分钟也没有相信过的,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仍要英国舰队的武装保护之下,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用它全部的力量和能力,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影视作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註腳[编辑]

  1. ^ 1.0 1.1 1.2 E.R Hooton, 74頁

來源[编辑]

  • Bond, Brian. Britain, France and Belgium 1939–1940. London: Brasseys, 1990. ISBN 0-08-037700-9.
  • Butler, J. R. M., ed. The War in France and Flanders 1939–1940: Official Campaign History. Uckfield, UK: Naval & Military Press Ltd., 2009. ISBN 978-1845740566.
  • Holmes, Richard, ed. "France: Fall of".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Military Hist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19-866209-2.
  • Hooton, E.R. Luftwaffe at War; Blitzkrieg in the West. London: Chevron/Ian Allen, 2007. ISBN 978-1-85780-272-6.
  • Keegan, John. The Second World War. New York: Viking Penguin, 1989. ISBN 0-670-82359-7.
  • Kershaw, Ian. Fateful Choices: Ten Decision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1940–1941. London: Penguin Books, 2008. ISBN 978-0141014180.
  • Kilzer, Louis. Hitler's Traitor: Martin Bormann and the Defeat of the Reich. New York: Presidio Press, 2000. ISBN 0-89414-710-9.
  • Liddell Hart, B.H. 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New York: G.P. Putnam, 1970. ISBN 0-30680-912-5.
  • Lord, Walter. The Miracle of Dunkirk.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82 / London: Allen Lane, 1983. Citations from the Wordsworth Military Library reprint of 1998. ISBN 185326685-X.
  • MacDonald, John. Great Battles of World War II. Toronto, Canada: Strathearn Books Limited, 1986. ISBN 0-86288-116-1.
  • McEwan, Ian. Atonement. London: Jonathan Cape, 2001. ISBN 0-224-06252-2.
  • McGlashan, Kenneth B. with Owen P. Zupp. Down to Earth: A Fighter Pilot Recounts His Experiences of Dunkirk, the Battle of Britain, Dieppe, D-Day and Beyond. London: Grub Street Publishing, 2007. ISBN 1-904943-84-5.
  • Murray, Willamson. Strategy for Defeat: The Luftwaffe 1935-1945. Princeton, New Jersey: University Press of the Pacific, 2002. ISBN 0-898-75797-5.
  • Murray, Williamson and Allan R. Millett. A War to Be Won: Fight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Belknap Press, 2000. ISBN 0-674-00163-X.
  • Salmaggi, Cesare and Alfredo Pallavisini. 2194 Days of War: An Illustrated Chronolog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New York: Gallery Books, 1993. ISBN 0-8317-8885-2.
  • Shirer, William L.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A History of Nazi Germany.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59. ISBN 0-33070-001-4.
  • Taylor, A.J.P. and S.L. Mayer, eds. A History Of World War Two. London: Octopus Books, 1974. ISBN 0-7064-0399-1.
  • Thomas, Nick. RAF Top Gun: Teddy Donaldson CB, DSO, AFC and Bar, Battle of Britain Ace and World Air Speed Record Holder. London: Pen and Sword, 2008. ISBN 1-84415-685-0.
  • Thompson, Major General Julian. Dunkirk: Retreat to Victory. London: Pan Books, 2009. ISBN 978-0-330-43796-7.
  • Weinberg, Gerhard L. A World at Arm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0-521-44317-2.
  • Wilmot, Chester. The Struggle for Europe. Old Saybrook, Connecticut: Konecky & Konecky, 1952. ISBN 1-56852-525-7.

外部連結[编辑]

坐标51°02′03″N 2°22′37″E / 51.0343°N 2.37682°E / 51.0343; 2.37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