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配价是一个语言学术语,最初(同时也主要)用于说明一个动词能支配多少种不同性质的名词短语的数目,之后又拓展到形容词和名词领域。[1]配价与及物/不及物动词有关,但也不完全相同。前者偏向语义平面,后者偏向句法平面。

配价中的“价”概念来自于化学中的“化合价”概念。法国吕西安·泰尼埃en:Lucien Tesnière)最早将其引入语法研究领域。

因为现代汉语主语宾语施事受事之间的关系不如英语法语等西欧语言那么一致,因此配价概念比及物/不及物动词的分类更适于现代汉语语法。在中国最早运用配价理论和方法来解决语法问题的是朱德熙先生(他称之为“向”[2])。[1]

动词价位分类[编辑]

零价动词:不强制要求与某种性质的名词性词语关联的一类动词。可记为动0。例如“地震、刮风、下雨”等。这类动词大多反映自然现象。这类动词可以和表处所、方位的名词性短语一起出现,但那些并非是动词的直接关联成分。

一价动词:强制要求与一种性质的名词性词语关联的一类动词。可记为动1。例如“病、醉、休息、游泳”等。这类动词差不多就是一般说的不及物动词。

二价动词:强制要求与两种性质的名词性词语关联的一类动词。可记为动2。例如“爱、采、参观、讨论”等。这类动词差不多就是一般说的及物动词。

三价动词:强制要求与三种性质的名词性词语关联的一类动词。可记为动3。例如“爱、采、参观、讨论”等。这类动词差不多就是一般说的双宾动词。[1]

也存在一些价位更高的动词,但是很不常见。

配价理论与现代汉语[编辑]

现代汉语中,句子短语的结构非常多样,一些典型的不及物动词也可以带宾语。

例:门口站着王老师。

“站”是典型的不及物动词,但可以自由的带上宾语“王老师”。因此及物/不及物动词的分类在现代汉语语法研究中不是非常适用,而需要借助配价理论。

对的字结构的分析[编辑]

现代汉语中的的字词组,是由一个动词性词组(可以是动词、偏正词组主谓词组动宾词组补充词组等)和一个“的”字组成的名词性词组。

在对的字词组进行分析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同样的层次结构所反映的语言现象不同。比如“小红喜欢的”,可以指称小红喜欢的事物,没有歧义;“小红给的”,就是一个有歧义的词组,可以表示接受者(“小红给的是张经理”)或所给物(“小红给的是些衣服”)。

通过句子成分分析或层次分析都无法解释这一问题。而通过配价理论就可以解释。朱德熙提出了P=n-m的“歧义指数公式”[2],其中P为的字结构的意义可能数,n为动词的配价数,m为的字结构中出现的动词的配价成分的数目。P=1时,没有歧义。P>1时,则有歧义。

又如“开车的司机吃饭去了”可以说成“开车的吃饭去了”,“那位司机啊,开车的技术可好了”则不能说成“*那位司机啊,开车的可好了”。

这一问题也难以借助句子成分分析或层次分析来解释。而运用配价理论分析,则可解释为P=0时,即的字词组中动词的配价成分全部出现时,不能指代其他事物。[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陆俭明沈阳(2004)《汉语与汉语研究十五讲》,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10-126页。
  2. ^ 2.0 2.1 朱德熙(1978)“的”字结构和判断句,《中国语文》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