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醉舟》The Drunken BoatLe Bateau ivre)是一首100行的诗,作者是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作家阿瑟·兰波Arthur Rimbaud)。这是他16岁时(1871)居住于法国的家中,写给Paul Verlaine 的。信中介绍了他自己。不久后,他来到巴黎,成为他的爱人。

这首诗的押韵格式是 a/b/a/b ,以一个精神错乱者的视角描绘了一艘在大海的泥沼中失去方向的船,被认为是革命性地使用了象征手法以及意象

这首诗的节选部分如下:

Comme je descendais des Fleuves impassibles,

Je ne me sentis plus guidé par les haleurs :

Des Peaux-Rouges criards les avaient pris pour cibles

Les ayant cloués nus aux poteaux de couleurs.

As I was floating down calm Rivers

I no longer felt myself steered by the haulers:

Gaudy Redskins had taken them for targets

Nailing them naked to totem poles.

兰波的个人传记作家伊妮德·斯塔基(Enid Starkie)称这首诗是“值得纪念的”。这首诗的大概意思如下:一艘船讲述着自己逐渐被水淹没而“喝醉”的旅程,这段旅程让人感慨万千。诗句是纯洁而超然的,但同时,其中却夹杂着最令人厌恶的东西。喜悦夹杂着失落的混合体,标志着年轻的兰波完善了自己的诗歌理论。通过对纷乱感觉的描写,兰波俨然已经成为一位预言家。诗歌中最著名的一句是:“让痛苦而羞涩的爱发酵吧”。

诗歌的高潮出现在第88-89行:“在这无底的黑夜,你沉睡着,放逐了自己。是一百万只金色的鸟,还是未来的漫漫长夜?”宏伟的愿望受到了欺骗,留下的是精疲力尽和禁锢的灵魂。

《醉舟》仍然是法國詩作及蘭波的作品中相當珍貴的作品。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在1928年將它翻譯成俄文, 但西奧多·龐維勒並不喜歡它。 法國的作詞家雷歐·費亥將它譜成一首音樂並在Ludwig-L'Imaginaire-Le Bateau ivre (1982)專輯中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