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酒葡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釀酒葡萄
《科勒藥用植物》(1897), Vitis vinifera
《科勒藥用植物》(1897),
Vitis vinifera
科學分類
界: 植物界 Plantae
門: 被子植物門 Magnoliophyta
綱: 雙子葉植物綱 Magnoliopsida
目: 葡萄目 Vitales
科: 葡萄科 Vitaceae
屬: 葡萄屬 Vitis
種: 釀酒葡萄 V. vinifera
二名法
Vitis vinifera
L., 1758

釀酒葡萄學名Vitis vinifera),又名欧亞葡萄欧洲葡萄,属葡萄科植物。

野生葡萄一般稱為野生亞種(V. v. sylvestris),而培植種則是指亞種(V. v. vinifera)。馴化的是兩性花,而野生亞種的是雌雄異花的,需要授粉來結果。

形态[编辑]

釀酒葡萄是爬藤植物,可以高達35米,有片狀的樹皮;卵圆形叶子互生,3-5裂,長及闊5-20厘米,叶背光滑或微有毛茸;圆锥花序;果實是椭圆形或圆形漿果;果皮和果肉不易分离。野生葡萄直徑長6毫米,呈深紫色至黑色;培植種的葡萄一般都較大,可長達3厘米,呈綠色、紅色或紫色。它們一般生長在潮濕森林及河邊。

分布[编辑]

釀酒葡萄原产于地中海地區、中歐亞洲西南部(由摩洛哥西班牙北部至德國南部及東至伊朗)特有的葡萄[1]

现在世界大部分大洲(除了南極洲)上都有種植,包括中歐及南歐、西亞的安那托利亞高加索中東中國北非地中海岸及南非北美洲加利福尼亞州新墨西哥州紐約州英屬哥倫比亞墨西哥加拿大南美洲智利阿根廷烏拉圭巴西大洋洲澳洲新西蘭

历史[编辑]

釀酒葡萄约於1億3000萬年前出現,而與人類的關係可追溯至新石器時代。野生葡萄是由覓食者及早期農夫採摘。幾千年來,葡萄都因其醫藥療效及營養價值而被採集。其歷史與的歷史緊密纏繞在一起。

釀酒葡萄的葡萄籽形狀及分佈的馴化始於公元前3500-3000年的西南亞洲南高加索、或黑海西岸地區。於史前或早期歷史時期,其種植被擴展至舊世界的其他地方。首份記載葡萄及酒的文獻是公元前3000年的《吉爾伽美什史詩》及蘇美爾古卷。在古埃及也有大量的象形文字記載酒是留給祭師、國務要員及法老

4世紀伊特拉斯坎人的陶器上繪有收成葡萄的情境。

古希臘米諾斯文明時期將釀酒及種植葡萄的技術引進到歐洲赫西俄德在其《工作與時日》中清楚記載葡萄收成的情境及釀酒技術,荷馬亦有很多類似的記載。希臘透過殖民將這些技術帶到其他地方,如義大利

伊特拉斯坎人改進了釀酒的技術,並發展出口貿易往遠離地中海盆地的地區。

古羅馬進一步改善伊特拉斯坎人的技術,多份文獻(包括老加圖的《農業志》(De Agri Cultura)、馬庫斯·特倫提烏斯·瓦羅(Marcus Terentius Varro)的《論農莊》(De re rustica)及維吉爾的《農事詩》(Georgics))所記載的資料到現今仍然有效。

於3世紀及4世紀,羅馬帝國長期的危機製造了邊境地區的不穩,引致葡萄種植產量的減少,差不多只在近沿海的城市及市鎮保留了種植業。

於5世紀至10世紀,葡萄差不多只有在修道院種植。本篤會等將葡萄種植業向北方擴展,並在較高海拔地區也拓展葡萄園。除了宗教性的種植外,他們也為貴族種植葡萄。

葡萄園。

葡萄種植業在7世紀前的中東都是重要的經濟活動,但伊斯蘭的擴展則令其衰落。

到了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葡萄種植業再次起飛。城市及市鎮的人口聚集,令藝術家商人的購買力增加,使得葡萄種植業投資亦相應增加。於文藝復興時有很多文獻都記載著以科學方式種植葡萄及釀酒,是為現今葡萄品種學的起源。

葡萄隨著歐洲殖民而走遍全世界,約於1600年代到達北美洲,並到達非洲南美洲澳洲。從北美洲原產的葡萄屬出現混種,目的是對抗葡萄蟲根瘤蚜。後來北美洲的砧木被廣泛用在釀酒葡萄的接枝上,以抵抗葡萄蟲。

到了20世紀下半葉,基於微生物學化學及葡萄品種學,種植葡萄由傳統技術轉移至科學方法。這種改變亦是因經濟及文化的需求所致。

自然》期刊曾刊登釀酒葡萄的基因組序列。[2] 釀酒葡萄是第四種被完全序列出基因組的有花植物。這項研究有助了解植物的演化及與酒香味有關的基因

於2007年3月,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指她們發現了紅色葡萄兩種極度稀有及獨立的基因突變,生產出白色的葡萄藤。[3] 若當中只有一個基因產生突變,大部份的葡萄都仍會是紅色的。[3]

品种[编辑]

  • 东方品种群,包括中国栽培的古老品种,“无核白”、“牛奶”、“龙眼”以及后来引进的“白玫瑰香”、“保尔加尔”和“白雅”等,其特点是植株大多生长势强,生长期长,适应干旱气候,果穗和果粒大而美观,但果粒数少,抗真菌病害能力弱,多数宜于鲜食,“无核白”是主要的干制品种;
  • 黑海品种群,如“白羽”、“晚红蜜”、“巧吾什”等,生长势中等或强,果穗中大,生长期较短,耐旱性较弱而耐寒性较强;
  • 西欧品种群,如“雷司令”、“赤霞珠”、“黑彼诺”、“白彼诺”等,果穗小而紧,果粒小或中大,生长期较短,抗寒性较强,多为酿酒品种。

用途[编辑]

葡萄酒

葡萄的使用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時代,在伊朗北部就曾於1996年發現了7000年前的酒罍。[4] 進一步的證據顯示美索不達米亞人古埃及人都會種植葡萄及釀酒。希臘哲學家推崇葡萄的治療效用及釀酒中國種植釀酒葡萄及釀酒始於2世紀的漢朝[5],相信是從大宛入口了釀酒葡萄開始。不過在此之前,中國是使用野生的山區葡萄(如細本葡萄)來釀酒。[6]

歐洲民間醫師會用葡萄藤的樹汁來醫治皮膚眼睛疾病。其葉子傳統上也用來幫助的止血、鎮痛及抗炎。生葡萄也有用來治療喉嚨痛,而葡萄乾則用來治療結核便秘和解渴。熟葡萄則用來治療癌症霍亂天花噁心、皮膚及眼睛感染,與及腎臟肝臟疾病。

現已發展出沒有核的葡萄,但學者發現大部份葡萄的有益特性都是來自其種子植物化學物質含量。[7][8]

將葡萄藤葉子放入肉碎、飯及洋蔥中,是巴爾幹半島傳統食物,稱為多爾瑪(dolma)。

參考[编辑]

  1. ^ Euro+Med Plantbase Project: Vitis vinifera
  2. ^ The French–Italian Public Consortium for Grapevine Genome Characterization. The grapevine genome sequence suggests ancestral hexaploidization in major angiosperm phyla. Nature. 2007, 449: 463–7. doi:10.1038/nature06148. 
  3. ^ 3.0 3.1 Walker, A. R., Lee, E., Bogs, J., McDavid, D. A. J., Thomas, M. R., & Robinson, S. P. White grapes arose through the mutation of two similar and adjacent regulatory genes. The Plant Journal. 2007, 49 (5): 772–85. 
  4. ^ Berkowitz, Mark, The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 World's Earliest Wine. September/October 1996. 
  5. ^ Plocher, T; Rouse, G; Hart, M. Discovering Grapes and Wine in the Far North of China. 2003 [2010-06-08]. 
  6. ^ Eijkhoff, P. Wine in China; its history and contemporary developments. 2000 [2010-06-08]. 
  7. ^ Shi J, Yu J, Pohorly JE, Kakuda Y. Polyphenolics in grape seeds-biochemistry and functionality. J Med Food. 2003, 6 (4): 291–9. doi:10.1089/109662003772519831. PMID 14977436. 
  8. ^ Parry J, Su L, Moore J, et al.. Chemical compositions, antioxidant capacities, and antiproliferative activities of selected fruit seed flours. J. Agric. Food Chem. 2006-05, 54 (11): 3773–8. doi:10.1021/jf060325k. PMID 16719495. 
  • Daniel Zohary, Maria Hopf. Domestication of plants in the Old Worl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0-19-850356-3. 
  • Manzi Luigi, La viticoltura e l'enologia al tempo dei romani, Er. Botta, Roma 1883
  • Marescalchi Arturo, Dalmasso Giovanni, Storia della vite e del vino in Italia, 3 voll., Unione Italiana Vini, Milano 1931-3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