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太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太虛

釋太虚(1890年1月8日-1947年3月17日),俗名吕沛林,出生于浙江海宁县长安镇,籍贯浙江崇德县(今桐乡市),著名佛教僧人、哲学家,並受到印順導師推崇為人間佛教的創始人,受到佛教後學們的崇敬。

艰辛童年[编辑]

太虚出生于浙江海宁长安镇一个木工家庭,俗名吕沛林,父母早逝,从小跟随外祖母生活,体弱多病,生活拮据。曾跟随笃信佛道的外祖母到九华山普陀山等名山古刹进香,故对佛教素有好感。在小舅的指导下,沛林读书识字,并曾在百货商店当过学徒。

出家求学[编辑]

世间生活的困苦,使沛林对晨钟暮鼓的出家生活更加向往,1904年5月,沛林终于离开长安镇,最后在吴江县平望小九华寺剃度出家,法名「唯心」,后由师祖奘年立表字「太虚」。同年12月,随奘年于宁波天童寺受戒,得戒师敬安法师尊证师道阶法师。在传戒过程中,由于太虚记忆力超群,短时间内将各种戒本背得烂熟,答问自如,众戒师"咸以法器相许"。

随后几年,在敬安法师、歧昌法师、道阶法师等高僧的教导下,太虚开始学习经论,包括《法华经》、《楞严经》等,同时也翻阅了许多传记,包括《指月录》、《高僧传》、《弘明集》等。由于太虚记忆力超常,口才出众,众名师对其多有属意。

1907年,太虚前往慈溪西方寺大藏经,阅《大般若经》有悟。1909年来到南京,就读于杨仁山居士创办的祇洹精舍

革命启蒙[编辑]

1908年,在僧人华山的影响下,太虚阅读了不少革命著作,包括康有为大同书》、梁启超新民说》、章太炎告佛弟子书》等。同年夏,结识了革命僧人栖云,开始与革命党人来往。

1910年应栖云邀请,前往革命党人云集的广州,于寺院狮子林设佛学精舍讲学,后任双溪寺住持,期间阅读了托尔斯泰巴枯宁马克思等人的译著,与革命党人多有交往,并不时参與革命党秘密集会。1911年4月,同盟会黄花岗起义爆发,旋即失败,太虚作诗《弔黄花岗》,内有“南粤城里起战争,隆隆炮声惊天地!为复民权死亦生,大书特出一烈字”,后被官方察觉,派兵围捕,太虚避居《平民报》报馆。

风雨护教[编辑]

最新支那要人传》中的太虛

背景[编辑]

国家的命运[编辑]

清朝后期,以非正统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传统集权社会已经走到了尽头,暴露出日益尖锐的社会问题,上层统治阶级占据着大部分的土地,腐败堕落;广大的下层百姓,在苛捐杂税、传统伦理的压榨下,在绝望中奄奄一息。作为近代科学发展典范的欧美,在对贫穷国家方面,并没有施以援手,反而更加贪婪地掠夺这些弱势国家的物质利益,这使得贫苦的中国民众更加雪上加霜。

同治年间,洪秀全打着"拜上帝教"的旗号,建立太平天國,发动起大批贫农試圖推翻滿清,一度占据了中国东南部的十多个省份,所到之处,寺院道观廟宇等这些他们看来的"异教",都一概摧毁,这场长达十多年的暴乱,几乎造成传统文化(包括佛教)的断层。

佛教的命运[编辑]

佛教在这样的动荡不安中,亦是日趋沒落。由于取消了考试取僧的制度,僧人文化素质良莠参杂。在宗法社会的阴影下,原本鲜活的佛教体制,演变为"子孙庙"、"房头患"。在物质利益的驱动下,僧人不是忙于经论学习、参禅修持,而是汲汲于赶经忏,沦为职业治丧者。

整个社会在要求革新,上层士大夫也在尝试改良,他们把矛头指向了佛教,制造舆论,鼓吹占寺夺产来兴办教育。面对这样的情势,有识之士纷纷采取措施来挽救佛教。杨仁山居士在南京创办了金陵刻经处,刻印流通了大量急缺的佛教典籍。有的地方开始尝试建立佛教组织,来为佛教呼吁;建立新式的佛教教学机构,培养宏法的人才。太虚法师,在这两个方面,都努力地进行了探索与开拓。

组织佛教[编辑]

太虚

"大闹金山"事件[编辑]

1911年元旦中华民国在南京宣告成立。太虚随后在南京发起成立佛教协进会,于毗庐寺设立筹备处。在社会党成员的引荐下,孙中山在总统府接见了太虚,并托其秘书马君武与之详谈。太虚详细阐述了佛教改革、筹备协进会的情况,得到马君武的赞可。

此时,祇洹精舍的同学仁山也来到南京,他准备上书教育部,要求将金山寺改办成僧学堂以造就僧才。在于太虚商议后,决定同往镇江,联合众人,召开协进会的成立大会,共图改革大业。

1912年1月,太虚等人抵达金山寺,他们拜访了方丈青权、知客霜亭等,讨论协进会事宜。由于改革佛教的主张,可能会触及守旧势力的利益,而且仁山与这些人早有宿怨,但青权等人碍于革命风潮、太虚等人多势众,协进会还是在金山召开了。

与会者僧众有二三百人,各界来宾有三四百,其中以社会党人为多,太虚被推选为会议主席,讲明设会宗旨,宣读会章,接着仁山发言,他指责传统的剃度制子孙住持制,认为其压制有识僧人的成长,要求予以废除。扬州僧人寂山随即登台演说,批驳仁山无端冒犯祖制,胡作非为。仁山听罢,怒火中烧,再次登台,力数扬州、镇江诸山长老昏庸无能、专谋私利。仁山的发言,受到了来宾的欢迎,仁山趁机提出,要以金山寺开办佛教学堂,全部寺产充作办学经费,方丈青权表示无法忍受,寂山高声呼打,但由于社会党人压阵,甚至有人用手杖击打寂山头颅,青权等人最后只好忍耐表面接受。

太虚对混乱的会场,自觉不妥,随后宣布散会。当晚,仁山带领二十多个同学接管金山寺。太虚将镇江诸事务交付仁山住持,自己回到南京。几天后,霜亭带领几十个人趁夜进入佛协会,将仁山等人打成重伤。在舆论的谴责下,青权、霜亭等人被判刑,但随后因为政府大赦,青权等人又回到金山寺,重新担任住持。

协进会以失败而告终,因为这则事件,太虚虽然名声大震,但名誉受到了影响。

1914年至1916年间,太虚在浙江普陀山闭关于锡龄禅院,由印光为其封关。

兴办教育[编辑]

出关后,太虚赴日本台湾东南亚考察当地佛教,回国后鼓吹佛教革新,创办《觉社书》杂志,后改名《海潮音》月刊。1920年,太虚前往武汉讲解心经,受到当地僧众拥戴,成立汉口佛教会。

武昌佛学院[编辑]

1921年,住持杭州净慈寺,后因受到非议,年底再次前往武汉,受私立武昌中华大学之聘,讲解哲学因明学。1922年,任武昌佛学院院长,次年创建世界佛教联合会,任会长。1928年,出访欧洲,传播佛教教义。

桃李天下[编辑]

晚年[编辑]

位于厦门南普陀寺的太虚大师之塔

抗日战争爆发后,前往东南亚各地组织当地华侨募捐,支持抗战。1943年,和于斌冯玉祥白崇禧等人成立宗教联谊会。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授予宗教领袖胜利勋章。

1947年3月17日,太虚在上海玉佛寺脑溢血圆寂,葬于浙江奉化雪窦山

参考文献[编辑]

  • 《太虚大师传》 邓子美、陈卫华著 1999年 青海人民出版社 ISBN 7-225-01728-4
  • 《太虚法师年谱》 印顺法师著 宗教文化出版社 ISBN 7-80123-006-X/K
  • 《真现实论》 太虚法师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年 ISBN 7-300-05894-9/G
  • 《法相唯识学》上下两册 太虚法师著 商务印书馆 2004年 ISBN 7-100-04063-9

外部链接[编辑]